冲喜娇娇:我靠撒娇治愈残疾大佬(南知鸢江景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甜宠文!架空古代软萌小郡主×真腹黑残疾大佬】 【大佬后期腿会好!】 大赢王朝的小郡主南知鸢一朝穿到现代,先是抱着江景宽叫阎王哥哥,又要跟着回家,没想到她的身份正是江氏掌权人江景宽的冲喜小新娘。 大佬

【甜宠文!架空古代软萌小郡主×真腹黑残疾大佬】 【大佬后期腿会好!】 大赢王朝的小郡主南知鸢一朝穿到现代,先是抱着江景宽叫阎王哥哥,又要跟着回家,没想到她的身份正是江氏掌权人江景宽的冲喜小新娘。 大佬挑食腿残爱生病,南知鸢打算好好生活和人好好相处,先是投喂再是撒娇,一路懵懵撞撞不仅成了小有名气的美食博主,还成了大佬的掌心娇! 为查清母亲惨死真相,和自己腿伤的真正原因,在江景宽韬光养晦的日子里从没想过他的生活里会蹦出这么个小东西,还是个会叫他哥哥的小东西。 他本欲放她离开,亦思量过这也是另一场阴谋,却还是在她一声声娇软的“哥哥”里动了情。 天赐良缘,命中注定! 他原是嗤之以鼻的,后来鸢儿却成了他的命!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病人血压多少?”

“85,65”

“这,这是哪里?”

南知鸢慢慢地睁开眼,看着眼前围着她都穿着白色衣服,戴着口布的人。她的眼睛不自觉的睁大透露着惊恐,鬼差吗?!

“病人,病人?”

等她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她捂着头坐起来,不自觉打量着这陌生的一切,处处都透露着和她们那的不同。

她是大赢王朝的异姓小郡主,本是避开了随行的太监宫女,想偷偷跑出宫玩的。却被人从后面用石头砸破了头,再清醒就到了这儿。

地府长这个样子吗?她努力的回想着之前看的话本。

“少爷,我问过了没有生命危险,人在里面。”

“嗯!”

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拧了下,她听见动静,又连忙藏回被子里。

南知鸢能听见什么东西在地面上滚动着和随行人的脚步声。

“你醒了。”

男人能看见被子里鼓鼓的一个小包,再有保镖一直守在这,她也跑不出去。

一室寂静,南知鸢躲在被子里没敢出声,一直也听不到声响。

她小心的将被子往下拉了一点,男人正看着她,显然耐心极好。

南知鸢灵动的眼睛也回看着眼前神情雍容,一双幽深的眼如无波的深井,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男人。

头发她是看不懂,不过他生得极好看。

“阎王,阎王哥哥?”

阎王还哥哥!阿大的脸不自觉的抽了下。

“还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看着她傻愣愣的样子,男人的情绪没有变化,只平静的问了一句。

“阎王哥哥,你能施法让我回去吗?我暂时还不能死。”

南知鸢抱着被子坐起来,将自己裹的只剩一颗小小的脑袋,可怜巴巴的。

“你放心我不会说的,我…我回去会拿很多很多纸钱烧给你,帮你塑身也可以,就按你的样子全用金子做,亮晶晶的。”

“阿大,去请大夫来。”

看着眼前女孩不含杂质的如小鹿般湿漉漉的眼,江景宽的眸波动了下,这是失心疯了?

“是!”

阿大应了声,快步走出去,这说的都快给他家少爷送走了。

“阎王哥哥,你能答应我吗,我真挺乖的。”

南知鸢仰起脸克制着害怕,尽可能表现的很乖巧。

只是还不待她说完,阿大带着医生一行匆匆进来。

“救命,阎王哥哥,别让他们抓我!”

南知鸢恍惚记得穿白衣服的鬼差按着她来着。

她忙跑下床,躲在江景宽的后面,还知道抓着江景宽的轮椅不放,这是阎王的坐骑。

“他们问完,就送你回去。”说完江景宽用眼神示意医生上前。

看着鬼差要围上来,南知鸢吓的不轻,由抓着坐骑改成抱阎王的脖子。

“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啊?”对,生死簿好像要说名字才能改的。

“南知鸢,我叫南知鸢,不要改错了。”

“记得你多大吗?”

“16岁,不对,还要三个月才到。”

医生们面面相觑,南知鸢也不明白她说错什么了,这多精准呢。

江景宽撇了她一眼,身份证上的22岁一下能缩水这么多?

“能想起你的家人还有谁吗?”

“阎王哥哥,我家人也要说吗?”南知鸢趴在江景宽的耳边小声的问。

“不记得吗?”

“记得啊,我父亲和母亲,不过他们已经不在世很久了,也可以帮我查查他们是不是投胎了吗?”

……

南知鸢站在江景宽的旁边,看着一旁嘀嘀咕咕的鬼差们。

心里也纳闷这事真很难办吗,她就被砸了下,送回去还可以再救救的!

“江总,碰伤了头确实会有记忆错乱亦或失忆的情况发生。”为首的医生摘掉口罩做着汇报带着几分小心。

“与病人现在的行为十分符合。”

“她现在的情况适合出院吗?”

南知鸢支起耳朵听,不送她回去吗,说她有病干嘛?

阳光照进来,大理石的地面投射着暗影,她低着头瞥见随口念叨了一句,

“原来鬼也有影子的啊?”

反应过来直接蹦了起来,鬼哪来的影子,瞬间发出土拔鼠尖叫。

“啊!!!”

“安静点儿,不然送你去陪真的鬼!”

听着男人轻飘飘的话,南知鸢紧紧捂着嘴巴,眼睛却瞪的滴溜圆带着几分慌乱。

“阿大,送医生出去,然后去办手续。”

江景宽给了阿大一个眼色,这件事没什么外传的必要。

刚才的这一声尖叫也吓了医生们一跳,这好像不是失忆是疯了,那他们治不了得转院……

房间只剩他们两个,南知鸢颤抖的伸出手试探的戳了戳他的手,好像还真是人,就是体温低了点难怪她之前没察觉。

“你不是阎王,那你是谁,这又是哪里啊?”

南知鸢挪了一步,心生疑惑。而且他们的衣服发饰就都怪怪的。

“江景宽,这里是医院。”

“呃,医院是医馆的意思吗?我为什么在这里?”

“摔破了头。”

“不是,我……”

南知鸢头痛的揉了下自己的小脑袋,这好像沟通不了,她问的和他答的好像不是一个事儿。

她现在觉得自己是真病了,头破了,还搞不清状况,好郁闷,头更疼了呢!

“少爷,已经办妥,可以走了!”

“那个,江,江景宽,能带着我吗?”

一听要走,南知鸢顾不得别的,连忙抓着江景宽的衣服,他是她在这唯一认识的人,他们应该有关联得跟着他才行。

“不叫哥哥了?”

“景宽哥哥。”南知鸢从善如流,立马乖巧的叫人。

“若我说不呢?”江景宽挑了下眉,小东西还会变脸呢!

“带着我嘛,我会听话!”

阿大听着他们的对话眼睛都直了,他才出去一会吧!

都从阎王哥哥变景宽哥哥了?还有他家少爷那是在笑?

他们一行出了医院,看着外面很多女子露着长臂和还有那些短短的布连大腿都露在外面。

南知鸢红着脸忙别开眼睛,这里民,民风这么开放的嘛?

虽然她们那也挺开放的,但没像这般。

“不坐马车回去吗?”

南知鸢一张嘴也知道说错话了,宽敞的街边哪有什么马车,只有很多大盒子带着轮子。

阿大打开车门,男人没用帮忙已经轻巧灵便的上了车。

南知鸢也紧跟着小心的爬进车里,没想到里面空间挺大的,她坐在他旁边位置打量着车饰。

阿大将车门关上随后发动车子,跟在他后面的车也跟着出发。

“阿大,开慢点!”

江景宽瞥了眼旁边双手紧紧抱着他胳膊的女人,巴掌大的脸藏在他胳膊后,偶尔还眯着眼飞快的瞟一眼外面。

“现在放开吧!”

“不要,飞太快了,吹脸。”

“咳!”江景宽低咳了下,这小东西想说空调冷风太大吗?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792.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12:00:28
下一篇 2022-11-23 15:00:0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