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心修仙戮李易全文免费阅读

顺则凡,逆为仙,踏入修仙界的李易本以为修仙,只是在山中打坐练气吸收天地灵气就可以成仙,可是踏入修仙界后才知道修仙的路,其实就是一条不停杀戮的路!

顺则凡,逆为仙,踏入修仙界的李易本以为修仙,只是在山中打坐练气吸收天地灵气就可以成仙,可是踏入修仙界后才知道修仙的路,其实就是一条不停杀戮的路!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太阳初升,宁静的李家村再次迎来了喧嚣,早起的村民扛着锄头,三俩结伴的向着田地的方向走去。

村头李易拿着与他齐高的木棍,做着挥砍练习,晶莹的汗水不停的从其脸颊上滑落,轻薄的麻布衣衫已经被汗水完全浸湿,李易并不在乎这些,依旧不停的挥砍着木棍。

“198 199 200 201。。。。”李易数着挥砍的次数,一边调整着呼吸,而这样的练习李易每天都在坚持着。

而距离李易不远处,村口歪脖子柳树下,一个头发花白,身穿麻布衣衫的老者,笑咪咪的看了李易方向一眼后,又将目光移向了田间劳作的人们。

老者是村里的老人,叫什么村里的人都不知道,只不过因为他常常坐在柳树下,所以人们都称他为树先生。

树先生是村里老先生,凡是村里会写字的基本上都是他的学生,李易的字便是树先生教的。

当然树先生除了教李易习字之外,还教了李易一套呼吸法,至于呼吸法叫什么,树先生也没有说,李易也没有问,只知道每次按照树先生教的方法练习后,身体小腹都有一股气流在流动,很是舒服。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便已到中午,劳作的人们都已陆续回家,村里的人家烟囱也已冒了炊烟。

李易看向通向村里的小路,心中叹了一口气,收起了手中的木棍,见树先生早已离去,便独自向着村中一青瓦四合院走去。

李易家在村中居中位置,因为父母常年在外走镖,自己其他的兄弟姐妹,都在远离李家镇的上齐镇居住,所以家中很多时候,李易都是一个人在家居住。

回到家中,家里的大黄狗很是热情的迎了上来,李易摸着大黄狗的头,说道:“旺财,今天父亲母亲又没有回来,今天又只剩咱们俩了,晚饭还是和昨天一样,白菜萝卜汤!”

李易说完,拍了拍旺财的头,向着厨房的方向走去,旺财似乎能听懂李易话一般,很是乖巧的跑到灶台旁躺了下来。

李家村位于群山环绕之间,树木郁郁葱葱,每到春分时节,百花盛开,更是美丽非凡,对于外人来说,这里可以说是世外桃源。

但是对于土生土长的李家村人来说,这样的环境却是另一翻解读,地理偏僻,进村出村很是麻烦,家里有孩童需要求学时,更是麻烦,基本上都要寄宿在城里。

所以很多时候,村里的人都会花十几文钱,请树先生教一下,识几个字便草草了事,而李易便是这些草草了事的孩童之一,不过李易很是聪明,树先生也很细心的教李易,而李易也在短短的一年之内,学完了别人四五年才学完的启蒙课程。

不仅如此,树先生还教了李易许多其它知识,比如医学,奇门遁甲,风水命理,“鬼画符”等许多知识,只不过李易对这些知识并不上心,只是梦想着成为高手,和父亲母亲一样成为镖客,行走天下!

吃过午饭,便算是下午,而这个时间多是农家人午休的时间,李易则带着自己的书本,来到村头树先生家里,因为在这段时间是树先生教导自己文化课的时间。

李易推开树先生的院子大门,见树先生坐在小院中的柳树之下,便行礼躬身道:“先生午安!”

树先生摸着花白的胡子笑了笑,招呼李易进门,让李易坐在身边,看着李易,认真地问道:“小易,你想学武吗?”

“想,做梦都想,只是阿爹阿娘,只教我每天拿着木棍做挥砍动作,说是在打基础。”李易顿了一会儿又接着道:“我觉得这样成不了高手!”

“你父母是使用刀的,教的也不错,基础的挥砍动作可以让你的身体肌肉形成记忆,对以后学习更高深的功法大有裨益!”树先生摸了摸李易的头,顿了顿反问道:“小易你知道什么叫武功吗?”

“武功就像父亲的《李家武式》,学了可以拿着砍刀以一敌十!”李易握着拳头满怀憧憬的说道。

树先生摇了摇头笑着回道:“你父亲那套自创武技《李家武式》不过是将几式基础刀式组合在一起,只能算是武,不能算是功,而武功是由武技和功法组成的!”

“奥!咦?《李家武式》是父亲创造的功法?可是父亲跟我说那是咱们李家祖传的功法啊?”李易被树先生的话,给说的愣了,有些不信树先生的话。

树先生见李易有些不信,便带着一些回忆说道:“你父亲小时候,和你一样一直想当个大侠,可是在咱们李家村这样一个种田打鱼的小山村,那有什么会武功的人教他啊,但是你爹这小子执拗,没人教他,他就每天坚持做几种挥砍动作,将几招挥砍动作组合一起便是《李家武式》,刚开始时很多人还笑话他,不过后来你爹闯出了一点名堂后,村里的人才承认他!”

“那为什么他跟我说那是咱们家祖传的?”李易有些不解的问。

“说自创的话会被人笑的,所以你爹才会跟你说,《李家武式》是祖传的,这样别人才不会笑话你!”树先生善意的提醒道。

“有什么好笑的!能自创武功,便说明阿爹很有本事,他们凭什么笑?”李易有些气愤的 说道。

“这个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你就懂了!”树先生叹了一口气说道。

李易听了树先生的话,虽然不是很懂,但没有反驳,而是沉思了片刻后,向着树先生试探性问道:“先生您所学甚广,您应该也会武功吧?为什么当初你不教教阿爹?”

树先生摸了摸花白的胡子,心中赞叹李易的聪慧,然后略带一丝伤感的回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爹虽然有些学武的资质,但是性子太过执拗张扬,又藏不住事,一但让人知道他所学功法,免不得遭人算计,加之我早年时结下不少仇家,你爹从小就想在外闯荡,若是让我的那些仇家辨识出功法来源,那时候不仅是我,可能整个李家村都会收到牵连!这是我不愿看到的!”

李易听完树先生的话,突然觉得外面的世界有些可怕,但很快摇了摇头,心中想着:“自己可不想一辈子待在李家村,自己的梦想就是走出李家村,看看外面的世界!”

树先生看着李易的表情,知道自己刚刚的话,让李易产生了害怕,而这也正是自己所要的结果,于是接着道:“所以你要是跟我学习武功,学会之后不到性命攸关之时,不得施展我所教给你的武功!”

“自己什么时候答应树先生跟他习武了?不过树先生既然要教自己武功,那自己自然是求之不得!”李易随即跪下给树先生磕了三个响头,完成拜师仪式。

树先生见李易磕头拜师,笑着摸了摸胡子,从怀中拿出一本名为《少阳决》的功法,说道:“给你两个时辰的时间,将这本心法背完,记住这本《少阳决》功法需要童子身才可以练,而且修炼此功法必须要修到《少阳决》第七层才可以破身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684.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06:00:16
下一篇 2022-11-23 09:00:09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