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美强惨,反被疯批醋精套路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卫瑾殊楚燮)

【重生+疯批+甜宠+无女主】 卫瑾殊重生了,没有家破人亡沦落为奴,没有被仇人送给阴郁嗜杀的摄政王楚燮(xiè)当玩物。 他还是忠勇侯府最娇贵的小公子。 而前世高高在上的疯批摄政王,让卫瑾殊惧怕到腿软的

【重生+疯批+甜宠+无女主】 卫瑾殊重生了,没有家破人亡沦落为奴,没有被仇人送给阴郁嗜杀的摄政王楚燮(xiè)当玩物。 他还是忠勇侯府最娇贵的小公子。 而前世高高在上的疯批摄政王,让卫瑾殊惧怕到腿软的男人,楚燮,正流落民间受尽磨难。 重生后卫瑾殊暗自发狠:去你的摄政王,你千万要好好保重,不要落在小爷手里,否则你这辈子就别想翻身了。 可是……谁让他心软,危急时刻忍不住出手相救,从此就被疯批赖上了。 楚燮:过来! 卫瑾殊腹诽:现在任人宰割的又不是我,凭什么听你的! 可身体的记忆更加诚实,乖乖过去接过楚燮手里的密函展开…… 楚燮:可还满意? 卫瑾殊:你……你个疯子! 楚燮:这天下所有的阴暗、血腥,我都不会让你沾染半分!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卫小四,嘛呢!”七皇子掀开帘子戏谑地笑道,“小小年纪不学好,不在学堂好好念书偷偷跑出来买酒喝,小心回去让夫子打你板子。”

禹朝的皇子即使已经封王也不准离开京城去封地,皇上怕放虎归山留后患。

今上可不是个好皇帝,前半生忙着生儿子,皇子皇孙的一大堆;后半生忙着修长生道,整日把“仙丹灵药”当饭吃。

眼看着皇后娘家在朝中的势力越来越大,今上仍旧不理朝政,任由外戚当权。

若不是仗着先皇开创的盛世延续至今,禹朝早就如大厦崩塌。现在只是表面看似一派祥和,实际已经岌岌可危。

七皇子这人就是变色龙,墙头草,自己没什么真本事,惯会见风使舵,因他的母亲出身卑微,为了在京城立足他宁可当皇后的走狗,残害手足兄弟。

上一世七皇子奉命抄斩卫家,最开始卫瑾殊以为皇后和七皇子就是陷害卫家的仇人。

后来是摄政王楚燮帮卫瑾殊查出了真相,七皇子和皇后只是帮凶。

帮凶也是仇人。

卫瑾殊本来对皇家的人就没什么好感,更何况是仇人。

“庆王殿下,只兴你花天酒地,仗势欺人,还不兴我路过。”卫瑾殊不买他的账,边继续赶路,边没好气地道,“小爷忙着呢,告辞!”

所有人都知道卫小公子是整个忠勇侯府的宝贝疙瘩,尤其廖夫人和老夫人恨不能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给他。

卫小公子骄纵跋扈不是一天了,就连宫里的皇子龙孙们见到他也要礼让三分。

谁让卫家祖辈都曾立下赫赫战功,若是发生了矛盾,不管是谁的错,只要闹到皇上那里去,皇上指定是向着卫家。

上一世,卫瑾殊觉得这是皇上唯一比较英明的地方。

现在看来,那不过是捧杀。

“这小屁孩……嘴上没个把门儿的。”七皇子被卫瑾殊怼的弄了个没脸,恐吓道,“卫小四,要不是看在本王跟你三哥有些交情的份儿上,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收拾了你。”

狗屁的交情,上一世抄斩卫家的时候也没见这个卑鄙的小人手下留情。

更加杀千刀的是,上一世摄政王楚燮当权后,为了讨好楚燮,七皇子没少往楚燮府里送人,卫瑾殊就是以罪奴的身份被七皇子买走的,然后被当做玩物送给了楚燮。

前世遭受的那些屈辱,无论是哪一件都能迅速把卫瑾殊的怒火点燃,让他杀心骤起。

卫瑾殊猛然转回身,顿时眼神变得狠厉,抬手露出袖箭对准了七皇子,凶巴巴地盯着他说:“信不信小爷现在就废了你!”然后用嘴发出“嗖!”的一声。

这一声,差点没把七皇子的魂儿吓掉了,赶紧放下帘子试图找地方躲避。

发现自己被戏耍后,七皇子重新撩开帘子又惊又怒,呵斥道:“你……你竟敢当街行凶,反了天了!别以为仗着你父亲和哥哥在军中有功本王就不敢动你,本王这就以谋害皇子的罪名把你抓起来关进天牢,看你还怎么嚣张。”

让你多活几天已经算便宜你了,卫瑾殊冷哼一声,转而哈哈大笑:“您老人家哪只眼睛看见小爷当街行凶了,我看你不但脑子不好使,眼睛也瞎了。”卫瑾殊凶狠地瞪了他一眼,“有本事你就来抓小爷!”

卫瑾殊说完扬长而去。

七皇子气得吹胡子瞪眼,却只能在原地咬牙切齿。

一个出了名的小纨绔的恶作剧而已,身为年长的皇子他要是当真,就是他心胸狭窄。

更何况,卫家暂时是他无法撼动的。

还有,七皇子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有那么一瞬,七皇子在卫瑾殊身上看到了卫侯爷在战场上杀伐果断的影子。

七皇子恶狠狠地道:“这个不学无术的小纨绔,大概是嚣张惯了,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等着吧,早晚有他吃亏的时候。”

卫瑾殊知道七皇子是只敢吓唬人的纸老虎,他能依仗的只有皇后,而皇后正在培植自己的势力,想拉拢卫家都来不及,不会支持七皇子和卫家作对。

所以,即使卫瑾殊对他出言不逊,他也只能忍气吞声的受着。

到了下学的时辰,卫瑾殊装模作样的提着书箱从竹林里闪身出来,脚步轻快地走在鹅卵石小道上。

翟家的学堂,夫子要求严格,不准各家的小厮丫鬟帮忙,所有学子都要自己提着书箱去上学,下人只能在外面候着。

有两个归心似箭的学子提着书箱冲出来,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学子奇怪地说:“我们不是第一个出来的吗,那人怎么像是卫小四?”

另一个说:“见了鬼了,卫小四今日来过吗?”

两人莫名其妙,相互交换眼神,正要喊住卫瑾殊问个究竟,身后响起了严厉的声音。

“不可妄议他人!”

两人回头一看,立马噤声。

翟修函是夫子的得意弟子,平常看似温和可亲,严肃起来也颇有威严,其他学子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再者,翟修函心高气傲,一般人不放在眼里,也就卫瑾殊敢在他面前放肆,他非但不恼,还得宠着,哄着。

谁敢在他面前说卫瑾殊的不是,等着挨罚吧。

两个学子赶紧低头认错道歉,翟修函不耐烦地摆手,示意让他们赶紧走人,他们才灰溜溜地跑了。

而翟修函望向卫瑾殊的背影面色不虞,好像有什么失去了控制,因为在卫瑾殊的眼神里他没有看到以往的崇拜和信赖,这种感觉很是不妙。

卫瑾殊出了学堂的大门就有小厮急忙接过他手里的书箱,小声道:“四公子,二公子亲自来接您了。”

不远处,马背上的卫瑾程身形健壮,深灰色劲装常服英气逼人。

卫瑾殊以为二哥已经原谅他了,开心地笑着跑过去:“二哥,我要吃齐芳斋的红豆糕。”

“我来接你是奉祖母之命。”卫瑾程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冷丢下一句便催马前行。

二哥向来刚正不阿,不会这么轻易原谅他,没关系,只要看到家人都好好的,他就很满足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卫瑾殊接过小厮递过来的缰绳,翻身上马,笑眯眯地追了上去。

兄弟俩一前一后回府,吃完晚饭,卫瑾殊先去祠堂跪了一个时辰。

昨日卫瑾殊自请罚跪三天祠堂,老夫人怕一次罚完会出人命,便让他每天跪一个时辰,跪满三十六个时辰为止,还不耽搁他去学堂念书。

也就是说,卫瑾殊至少要跪一个多月才能跪完。

凌风来接卫瑾殊回房,卫瑾殊犹豫良久,忍不住问:“那人走了没有?”最好是已经走了。

“回公子。”凌风叹气回答,“那人昏迷后一直未醒,已经请大夫看过了,大夫说伤势太重,不一定能撑过今晚。”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363.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21:00:25
下一篇 2022-11-22 21:00:28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