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美强惨,反被疯批醋精套路》主角卫瑾殊楚燮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重生+疯批+甜宠+无女主】 卫瑾殊重生了,没有家破人亡沦落为奴,没有被仇人送给阴郁嗜杀的摄政王楚燮(xiè)当玩物。 他还是忠勇侯府最娇贵的小公子。 而前世高高在上的疯批摄政王,让卫瑾殊惧怕到腿软的

【重生+疯批+甜宠+无女主】 卫瑾殊重生了,没有家破人亡沦落为奴,没有被仇人送给阴郁嗜杀的摄政王楚燮(xiè)当玩物。 他还是忠勇侯府最娇贵的小公子。 而前世高高在上的疯批摄政王,让卫瑾殊惧怕到腿软的男人,楚燮,正流落民间受尽磨难。 重生后卫瑾殊暗自发狠:去你的摄政王,你千万要好好保重,不要落在小爷手里,否则你这辈子就别想翻身了。 可是……谁让他心软,危急时刻忍不住出手相救,从此就被疯批赖上了。 楚燮:过来! 卫瑾殊腹诽:现在任人宰割的又不是我,凭什么听你的! 可身体的记忆更加诚实,乖乖过去接过楚燮手里的密函展开…… 楚燮:可还满意? 卫瑾殊:你……你个疯子! 楚燮:这天下所有的阴暗、血腥,我都不会让你沾染半分!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卫瑾殊去的学堂是翟相爷家的私学,翟家是书香门第,底蕴深厚,由禹朝三大儒之一的江州张先生亲自执鞭。

能进翟家私学的都是和翟家交好的权贵之家的子弟。

学堂建在翟家的前院,有单独进出的大门,通过一条铺着鹅卵石的小径,走到一片竹林就到了。

卫瑾程虽然没有消气,但只能奉祖母之命黑着脸亲自把卫瑾殊送来学堂,并派上人把守,以免他前脚刚走卫瑾殊后脚就逃了。

乖乖上学是不可能的,卫瑾殊有的是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上一世逃学是为了出去鬼混,这一世不一样,重生后他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最主要的,他不想见到这里的一个人,他怕控制不住自己杀人。

实际上,卫瑾程还未走远,卫瑾殊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坐上了翟府外一辆租来的马车。

除了学堂守门的小厮,学堂里其他人甚至都不知道卫瑾殊来过。

“去雅岚阁。”卫瑾殊低声道。

“是。”驾车的是他的贴身侍卫凌风。

凌风和凌飞是卫瑾程的大哥亲自给他培养的贴身侍卫,武功高强,且对卫瑾殊唯命是从。

凌风活跃健谈,凌飞沉默寡言。

去那种地方,带他们两个足够了。

昨日那些蒙面人训练有素,进退有章法,绝不是普通的劫匪。

前世杜家出事,都以为那是意外,因为毫无线索,只猜测那帮劫匪可能是从南边过来的,从前杜家的仇人。也仅仅是猜测而已。

现在,卫瑾殊必须要弄清楚,那些劫匪只是单纯的跟杜家有仇,还是变相的在对付卫家。

虽然二哥正在帮杜家处理这些事情,但打听那些劫匪最好的去处就是雅岚阁,那家酒楼是京城最大的地下暗桩。

以卫瑾殊接触的纨绔圈子是不可能知道什么暗桩的,像卫家和杜家这样行事磊落的正派人家也没机会结识那些暗处的东西。

包括京北那家隐秘的地下赌场,这些在卫瑾殊认知之外的存在,都是前世从那人那里学来的。

卫瑾殊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他,可那个带着淤青的侧脸,总时不时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马车一路向西,逐渐人声鼎沸。

雅岚阁是城西最大的酒楼,不同于城东那些只接待有钱贵公子的高格调,这里靠近城门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比如身轻如燕的神偷,武功一流的剑客,牵着骆驼的异域客商,漂亮的风尘女子,伶人等等。

卫瑾殊刚下马车就有跑堂的伙计热情地迎了上来。

“贵客到,卫公子您里面请!”跑堂伙计机灵地问,“您今儿个几位?”

“我自己不能来吗!”卫瑾殊边走边吩咐道,“房间不用大,要静。”

伙计一怔,来这里都是听小曲、看歌舞、找乐子的,头回听说找清静的。

“好嘞,卫公子您这边请,保证让您满意。”伙计在前面引路。

顺着游廊行至内里,内里聚石为山、凿地为湖,别有洞天。

卫瑾殊进了一处相对清静的雅间,接着就有侍者上来一壶好茶。

“转告你们大掌柜的,就说我有批货要出。”卫瑾殊打算速战速决,直截了当地道,“红货、白货都有,看货出价。”

侍者斟茶的手一顿,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卫小公子看上去不像在开玩笑,便回道:“公子您稍等,容小的先去回禀。”

侍者临走前仍是一脸的疑惑,不学无术的卫小公子,这气势,怎么换了个人一样。

其实凌风更疑惑,四公子从前只是贪玩调皮,可最近玩的有点大,大到已经超出了凌风所能接受的范围。

但他和凌飞都是恪守本分的人,不该问的绝不多问。

雅岚阁的大掌柜是一位清瘦的中年人,姓陆,很有读书人的气质,讲起话来文绉绉的,进门便笑着说:“贵客有何吩咐,但说无妨。”

“前两天,城北有一群蒙面劫匪出没,陆掌柜肯定知晓此事。”卫瑾殊转着茶杯,笑得纯真无害,“我想知道他们的来历和幕后主使。”

陆掌柜表面恭敬得体,实则没把卫瑾殊放在眼里,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而已,要不是有侯府撑腰,陆掌柜根本不屑应付。

他敷衍道:“卫公子真会开玩笑,陆某只是帮东家打理酒楼的掌柜,又不是江湖百晓生,什么蒙面劫匪,陆某闻所未闻。”

这话说的没毛病,有关劫匪的事情,出于多方面考虑,暂时封锁了消息,外人是不知道的。

而且,雅岚阁的人哪有这么容易交底。

卫瑾殊早有准备,满不在意地说:“陆掌柜,明人不说暗话,我要是不提白货、红货,今天怕是见不到你。你放心,我只是找你打听点事情,绝不会把你卖了。”

好大的口气,小小年纪如此狂妄。

陆掌柜面不改色,心里却开始斤斤计较起来,盛气凌人地道:“雅岚阁常年收奇珍异货,公子说有货,陆某自然要前来洽谈。没想到,公子只是戏耍陆某。对了,公子怕是不知道什么是白货和红货吧。”

对于他的挑衅卫瑾殊不急不恼,气定神闲:“说来听听。”

少年明明一脸的天真单纯,清澈无邪的双眸却好像能洞察一切。

这可不是一个纨绔子弟该有的气度,陆掌柜顿时对他刮目相看。

“白货是海味,红货是山珍。”陆掌柜别有深意地提示道,“卫公子出身高贵,府上自然不缺这些。”意思是你可以败家的拿来卖了换钱。

正解应该是,白货是银子,红货是杀人。

“无聊至极。”卫瑾殊嗤声,他清了清嗓子,“陆掌柜,你说湖州的江南水域图现在到哪里了?是徐州还是随州?”那是两个不同的方向。

陆掌柜面色一紧,没想到如此私密之事卫瑾殊也会知道。

先人留下的江南水域图失传已久,如果按照水域图上的方法治理江南,江南的水患可避免大半。

可没了水患,朝廷怎么还会不断的拨款,没了拨款,有些人靠什么积累财富?

这触及到太多人的利益,有太多人不想让这张水域图面世,各方势力暗中争夺。

前世,摄政王楚燮(xiè)就是拿这张图治理江南水域的,所以卫瑾殊才会如此清楚这件事。

不等陆掌柜回应,卫瑾殊胸有成竹地自问自答:“当然两个都不是,现在应该在雅岚阁大东家的书房里。”故意反问,“我说的对不对?”

少年的声音温润清朗,说出的话却地动山摇。

具体知道水域图在谁手里的人,目前不超过四个,还都是自己人,陆掌柜是其中一个。

这让陆掌柜不禁怀疑,卫瑾殊背后究竟有什么高人指点。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陆掌柜不得不低头认错,并承诺卫瑾殊一定会给他满意的答复。

卫瑾殊目的达到了,立马拍屁股走人。

他要设法溜进袁府去安慰一下袁盛林,他不放心那个憨憨。

马车避开大道,专挑僻静的小道走,一来掩人耳目,二来可以绕到袁府的后花园。

忽然,马车旁边闪过一个人影,凌风立刻警惕起来。

但那个人影并没有靠近马车,只拐到旁边的巷子里逃命,并且他身后还跟着几个追杀他的人,他们很快打在一起。

卫瑾殊听到动静,掀开窗帘,恰好看到巷子里那个踉跄的身影。

那人身上的衣服被血染红了大半,以一敌五,在打斗中看似快要没有招架之力,却招招避开要害,伺机扭转局势。

“停!”卫瑾殊下意识地喊道。

卫瑾殊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血人,心情复杂。

怎么又是他!

真是冤家路窄,楚燮,你不是很厉害吗,前世的威风哪里去了,怎么越混越惨,连命都快没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361.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21:00:24
下一篇 2022-11-22 21:00:26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