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美强惨,反被疯批醋精套路卫瑾殊楚燮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重生+疯批+甜宠+无女主】 卫瑾殊重生了,没有家破人亡沦落为奴,没有被仇人送给阴郁嗜杀的摄政王楚燮(xiè)当玩物。 他还是忠勇侯府最娇贵的小公子。 而前世高高在上的疯批摄政王,让卫瑾殊惧怕到腿软的

【重生+疯批+甜宠+无女主】 卫瑾殊重生了,没有家破人亡沦落为奴,没有被仇人送给阴郁嗜杀的摄政王楚燮(xiè)当玩物。 他还是忠勇侯府最娇贵的小公子。 而前世高高在上的疯批摄政王,让卫瑾殊惧怕到腿软的男人,楚燮,正流落民间受尽磨难。 重生后卫瑾殊暗自发狠:去你的摄政王,你千万要好好保重,不要落在小爷手里,否则你这辈子就别想翻身了。 可是……谁让他心软,危急时刻忍不住出手相救,从此就被疯批赖上了。 楚燮:过来! 卫瑾殊腹诽:现在任人宰割的又不是我,凭什么听你的! 可身体的记忆更加诚实,乖乖过去接过楚燮手里的密函展开…… 楚燮:可还满意? 卫瑾殊:你……你个疯子! 楚燮:这天下所有的阴暗、血腥,我都不会让你沾染半分!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那些被隐藏在心底的东西,压的卫瑾殊快要喘不过气来。

前世,卫家出事后,卫瑾殊是以罪奴的身份被仇人买走的,然后被当做玩物送到楚燮府上。

传闻摄政王楚燮在民间少了一只眼睛,常年戴着半个面具,阴郁扭曲,暴戾嗜杀,简直就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凡是送到他府上的,不管男女,没有一个活着走出来的。

卫瑾殊再傻也知道落到这种人手里,会是什么后果。

这人果真霸道强悍,卫瑾殊整日被欺负,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在楚燮府里,卫瑾殊卑微到尘埃里,被人嘲笑、唾弃、践踏,他都忍了。

最不能忍的就是,在他和仇人同归于尽后,最后一丝残存的意识听到,楚燮居然骂他是傻瓜窝囊废,连他的尸首都不肯放过,命人将他剁碎了喂野狗。

就因为他没有乖乖听话等楚燮回来再动手,楚燮便让他死后也不得安宁.

简直是睚眦必报。

只是,眼前的这个血人,让卫瑾殊感到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他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陌生的是他的五官,尤其是那双眼睛。

前世他从未见过楚燮摘下面具的样子,半边黑色的面具让他更加阴郁可怕。

上次相遇卫瑾殊只看到一个侧脸,这次他却看到了楚燮本来的样子,可以说是鹰视狼顾,同前世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想起前世那些不堪的往事,卫瑾殊便开始心烦意乱,他干嘛要停下来,他跟那个人划清界线都来不及,这样停下来算什么?

“四公子。”凌风在旁边请示,意思是问救还是不救。

按照以往卫瑾殊喜欢行侠仗义的性子,不用凌风请示,卫小公子自己就先冲过去了。

和上次一样,卫瑾殊毫不犹豫,无情地摇头。

大可不必,人有人道,鬼有鬼道,那人有自己的门路。

楚燮前世只是没了一只眼睛,照样活的好好的,不会这么容易挂掉,不用他操那闲心。

救是不可能的,就冲楚燮曾经要把他剁碎了喂野狗,他没上去捅一刀泄愤就不错了。

卫瑾殊甚至恶劣地想,楚燮,去你的摄政王,你千万要好好保重,万一哪天落在小爷手里,你这辈子就别想翻身了。

卫瑾殊刚想吩咐动身,巷子里骤然传来“砰”的一声!

他忍不住又看过去,只见楚燮后背靠墙,一手用刀撑地,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显然这下伤的不轻,他脸色更加惨白如灰。

几个打手见卫瑾殊的马车只是停下来看热闹,并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更加猖狂。

其中一个领头的壮汉狞笑道:“你不是很能跑吗,老子今天先打断你的腿,再废了你的武功,然后把你交给东家,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到时候看你还怎么跑。”

壮汉说着就发起攻击,楚燮反应敏捷徒手抓住对方的刀柄,反手一推,壮汉滚落到一旁。

“呸!”壮汉从地上爬起来啐了一口血沫,恶狠狠地道,“一起上,他撑不了多久了。”

另外几个打手听令一起猛攻,楚燮强撑着接招,兵器撞击的声音和刀剑刺入肉体的声音搅在一起。

缠斗中楚燮被人当胸一脚,硬是踹出三丈远,身体像破布袋一样滚落到一堆破烂杂物上,泥土混着血迹布满全身,异常凄惨。

楚燮捂着胸口,满眼杀气,他颤巍巍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没能成功,只勉强用膝盖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

然而,楚燮嘴角再次溢出的鲜血,直直刺痛了卫瑾殊的眼睛。

他认识的楚燮,是紫色绫罗袍服,腰配长剑,骨子里睥睨天下的气势压制一切,永远运筹帷幄,脚一跺,就让整个朝堂瑟瑟发抖,生杀予夺全凭一己喜怒的不可一世的疯子。

他虽在楚燮身边待了两年,只知道楚燮身为皇子自幼流落民间,对他过往九年的经历一无所知。

他怎么也没想到竟是这样!

上一次相遇,楚燮身为“马夫”被恶仆欺凌,卫瑾殊只是感到震惊。

而这一次,极度的落差感,让卫瑾殊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卫瑾殊即使心里憋着一口恶气,对楚燮又怨又恨,他也从未想过要把楚燮置于如此凄惨的境地。

卫瑾殊早就知道楚燮身上纵横交错的疤痕是日积月累厮杀的结果,如今亲眼所见,他一时间胸口发闷,呼吸有些紊乱。

“瞪什么瞪,再瞪老子挖了你的眼睛!”领头的壮汉仍在叫嚣。

眼睛!

那个常年戴着半边面具的男人,哪怕浑身都透着凉薄的冷意,哪怕只有一只眼睛,仍旧好看的充满了魔力。

前世卫瑾殊偶尔会惋惜,是谁那么恶毒,忍心伤害那么好看的眼睛。

恍惚的瞬间,楚燮腰上又挨了一脚,整个人匍匐倒地,他已经没了反抗的力气,被两个打手狠狠踩着肩膀和后背,任凭打手用力碾压。

即便如此,楚燮眼中对几个打手的轻蔑丝毫不减半分,他紧咬着后槽牙,疼得额头青筋直爆,却始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更不会求饶。

卫瑾殊似乎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心似乎也跟着裂开。

楚燮的不屑与倔强彻底激怒了领头的壮汉,身如蝼蚁的人怎么可以用强者的眼神藐视他。

“按住他,老子先挖了他一只眼睛,让他尝尝当独眼龙的滋味。”领头的壮汉迅速掏出一把匕首。

有个打手提出质疑:“老大,可是……”

领头的壮汉满脸的凶狠:“怕什么,东家只说要活的,没说不能残废!”

壮汉瞬间逼近,手中那把泛着寒光的匕首在楚燮眼前一晃,卫瑾殊忽然产生一种错觉,仿佛那匕首已经到了自己眼前。

上一世,他的眼睛就是这样没的吗?

眼睛,面具,前生今世的记忆交错,刀剑森寒,人影重叠,卫瑾殊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好像陷入可怕的梦魇。

哐啷一声!匕首落地,箭头刺穿壮汉的手腕,壮汉发出一声惨叫。

刚才那一幕太凶险,卫瑾殊握紧手里的袖箭,微微有些发抖,用尽全身力气才喊出声音:“凌风,救他!”

凌风和凌飞出手,从未让人失望过。

楚燮得救了,几个打手悉数被擒,正跪地苦苦求饶。

卫瑾殊不知自己是怎么出手的,也不知是怎么从马车上下来的,大概是情急之下身体本能的反应。

天空有鸟儿飞过,阳光格外晃眼。

干净明朗的少年,长身玉立,神清骨秀,一身湖蓝色锦缎长衫,衬得他整个人更加白嫩细致如美瓷。暖暖的春风里,少年明媚的像在发光,与周遭简陋破败的环境格格不入。

而墙角的阴影下,楚燮嘴角滴着鲜血,微微颤抖着用手掌强撑着破碎不堪的身躯,半跪在地上。

他虚弱地抬头,幽沉的凤目半眯着,穿过噪杂的求饶声,与卫瑾殊那双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眸相对,他的嘴角几不可查地勾了一下。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360.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21:00:24
下一篇 2022-11-22 21:00:26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