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美强惨,反被疯批醋精套路(卫瑾殊楚燮)小说最新章节

【重生+疯批+甜宠+无女主】 卫瑾殊重生了,没有家破人亡沦落为奴,没有被仇人送给阴郁嗜杀的摄政王楚燮(xiè)当玩物。 他还是忠勇侯府最娇贵的小公子。 而前世高高在上的疯批摄政王,让卫瑾殊惧怕到腿软的

【重生+疯批+甜宠+无女主】 卫瑾殊重生了,没有家破人亡沦落为奴,没有被仇人送给阴郁嗜杀的摄政王楚燮(xiè)当玩物。 他还是忠勇侯府最娇贵的小公子。 而前世高高在上的疯批摄政王,让卫瑾殊惧怕到腿软的男人,楚燮,正流落民间受尽磨难。 重生后卫瑾殊暗自发狠:去你的摄政王,你千万要好好保重,不要落在小爷手里,否则你这辈子就别想翻身了。 可是……谁让他心软,危急时刻忍不住出手相救,从此就被疯批赖上了。 楚燮:过来! 卫瑾殊腹诽:现在任人宰割的又不是我,凭什么听你的! 可身体的记忆更加诚实,乖乖过去接过楚燮手里的密函展开…… 楚燮:可还满意? 卫瑾殊:你……你个疯子! 楚燮:这天下所有的阴暗、血腥,我都不会让你沾染半分!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忠勇侯府偌大的校场上,乌泱泱跪了一片。

此事惊动了老夫人和廖夫人,廖夫人过去一看究竟,结果看到她的心肝宝贝小儿子居然跪在第一个。

“你们这些人怎么回事,天都快黑了还跪这儿作甚?”廖夫人心疼地看向小儿子,有种不祥的预感,皱了皱眉,“你凑什么热闹!”还不赶紧躲起来。

“阿娘,二哥下令要惩罚我们每人五十军棍,等会儿他回来亲自监督。”卫瑾殊见到救星,急忙央求道,“阿娘,是我犯错在先,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要罚就罚我自己,不能连累大家。”

你一个人连累好几十号人,真是长能耐了。

廖夫人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幸好丫鬟贴心及时送来椅子,廖夫人顺势先坐下缓缓。

“阿娘,您也知道那军棍的厉害,二十军棍打下来一般人就要躺一个月了,五十军棍岂不是要了他们的命啊!”卫瑾殊继续央求,“全都打在我身上好了,求阿娘让二哥放了他们吧。”

“你倒是说说,你到底又闯了什么祸?”廖夫人头疼不已。

廖夫人和卫侯爷夫妻恩爱,一连三胎生了三个儿子,到第四胎满以为是个女儿,可惜又是个儿子。

廖夫人和老夫人一致认为,卫家已经有三个儿子注定要跟随卫侯爷从军了,这小四说什么也要留在她们身边。

所以,卫瑾殊自幼被当成女孩儿一样娇养。

只是这养着养着就养歪了,卫小公子是干啥啥不行,闯祸第一名。

“说吧,方才我没听清楚,正好现在仔细听一听。”

此时,身后传来二哥低沉的嗓音,卫瑾殊回头见二哥的脸更加阴沉无比,顿感大事不妙。

卫瑾程一步步靠近,有力的脚步声踏得人心慌。

二哥平常虽不苟言笑,但卫瑾殊第一次见二哥发那么大的火,着实恐怖。

卫瑾殊心一横,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他做的事情他不后悔,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会那样做。

上一世坠马后他偷懒半个月,直到二哥回了军营他才得知,原来在他坠马的第三天,还未过门的二嫂就出事了。

二哥和二嫂原本年底要完婚的,就是从二嫂出事开始,卫家便厄运不断,没多久二哥郁郁寡欢在战场上失去了双腿。

卫瑾殊要的是家人安好,其他都不重要。

说也要有选择的说,前世那些骇人的经历他说不出口。

“我听闻城北有劫匪出没,便开始计划如何将他们一网打尽。”

此话一出,廖夫人险些从椅子上弹起来。

这比卫瑾殊和皇后的侄子打架,更加让她震惊。

她娇养的小儿子,调皮顽劣也罢,不学无术也罢,只当个富贵闲散人就好了,可他如今……

“我先是偷了二哥的令牌,模仿二哥的笔迹写了文书给他的属下下达任务,让他们到可疑的地点提前设好埋伏。”

这些属下都是二哥刚从西北军中带回来的,他们过惯了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埋伏那些劫匪轻而易举。

窃取令牌,假冒文书,随便哪一项在军中都是死罪。

廖夫人倒吸一口凉气,赶紧看向别处,躲开二儿子的视线免得跟他对视。

“然后,我又偷了阿娘的令牌,调动暗卫和我一起出城,扮成过路人,引蛇出洞。”

明目张胆地带着侍卫出城岂不是打草惊蛇,况且阿娘肯定会阻止,用暗卫最稳妥。

“什么?”廖夫人难以置信,调动暗卫的令牌藏的那么隐秘,居然也能被这臭小子偷走。

卫瑾殊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呈上,廖夫人直接彻底绝望了,她的小儿子这次真的闯了弥天大祸。

“路上恰好遇上杜家的车队,我怕杜伯母和二嫂有危险,便以二哥的名义把她们先送到府里的庄子上回避。”

廖夫人一听事情不对,追问道:“然后呢?”

“劫匪出现了,只留了几个活口。”

卫瑾殊平静缓和的讲述,让廖夫人险些一口气没上来。

卫瑾程久经沙场,自然波澜不惊,问:“用毒是怎么回事?”

“那不是毒,只是让劫匪暂时昏迷而已,我怕他们咬舌自尽,为了留活口。”

卫瑾程继续问:“袁二郎又是怎么回事?”

“我不想带他去,是他非要跟着我。”

其实他就是想让袁盛林亲眼看看,繁华的京城不止有平安喜乐,实则暗流涌动,危险就潜伏在身边,猝不及防就换了天。

快了,京城的好日子快到头了。

廖夫人用疑问的眼神看向二儿子,卫瑾程回答:“阿娘放心,杜家夫人和小姐已经平安到家。袁二郎受了些惊吓并无大碍。此事暂时封锁消息,后续的一些事情,我会协助杜将军一起处理。”

“好。”廖夫人长舒了口气,若有所思地道,“计划缜密,出手果断,安排周到。错就错在你不该私自行动,赶紧向你二哥认错。”

这就是偏爱。

“二哥……”

“阿娘!”卫瑾程打断卫瑾殊的声音,严肃地道,“那不是在街头和纨绔子弟打架,那是穷凶极恶的劫匪,他们武器精良,训练有素,稍有差池……”停顿了一下,冷冷看着卫瑾殊,“别叫我二哥,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

从一开始卫瑾殊就知道,二哥发怒其实是担心他,劫匪越强大,二哥就越是后怕,惩罚只是为了让他长记性。

所以,无论二哥怎么罚他,他都不会放在心上。

天色渐暗,小厮们开始掌灯。

有丫鬟来报,老夫人来了。

廖夫人赶紧起身迎接,意味深长地冲卫瑾殊使了个眼色,卫瑾殊心领神会。

等老夫人坐稳,卫瑾殊便立刻扑过去抱大腿。

“祖母,孙儿知错了,惊动了祖母孙儿罪该万死。”卫瑾殊声泪俱下,不是装的是真的在哭诉,有前生的委屈与遗憾,有今世的重逢与珍惜,

“祖母,您无论怎么惩罚我都行,我去跪祠堂,我帮您抄经书,我去学堂好好念书,我再也不闯祸了。求您让二哥放了他们吧,令牌是我偷的,文书是我写的,他们只是听令行事,而且他们救了杜家伯母和二嫂,就当将功折罪了不行吗。”

别看老夫人年纪大了,和善心宽,笑口常开,但府里的事情瞒不过她。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孩子,别怪你二哥严厉,他是为你好。”老夫人说着就开始抹泪,“是为大家好。”

老夫人抹泪,廖夫人也跟着哭,卫瑾殊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卫瑾程一下就慌了神。

一直低头不语的侍卫们,突然纷纷开始请示。

“老夫人,夫人不必为难,我等违反军纪愿意接受惩罚。”

“四公子有将相之才,为民除害,我等毫无怨言。”

卫瑾程黑着脸暴怒:“你们反了不成!”

结果可想而知,五十军棍自然是免了,只象征性的罚了几个侍卫头领。

卫瑾殊的跪祠堂免不了,而且从明天起他要乖乖去学堂念书,他自己承诺老夫人的。

而学堂,正是他最不愿意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他一见面就想杀了,甚至碎尸万段都不解恨的人。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357.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21:00:23
下一篇 2022-11-22 21:00:25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