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七零:退伍糙汉霸宠娇娇知青》主角陆南枝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穿书+空间+甜宠+娇娇知青+退伍糙汉+加女撩男+双洁】 原书中,懦弱胆小的陆南枝被室友算计,失去回城机会,只能委屈嫁给一糙汉子,还给糙汉养俩收养的娃。后来凭高考回城,又被渣男利用彻底,早早走完一生。

【穿书+空间+甜宠+娇娇知青+退伍糙汉+加女撩男+双洁】 原书中,懦弱胆小的陆南枝被室友算计,失去回城机会,只能委屈嫁给一糙汉子,还给糙汉养俩收养的娃。后来凭高考回城,又被渣男利用彻底,早早走完一生。 此时,陆南枝穿书而来。睁开眼,就要收拾已经被糙汉吃干抹净的烂摊子。 回城?不存在的!食品厂工人?有和糙汉子造人香么!更别说,糙汉是潜力股,日后会成大佬。两个拖油瓶也会成为各自领域的精英。三条大腿一起伸过来,她不赶紧抱住,岂不是傻! 突然冒出来的漂亮小知青直勾勾盯着他看,傅向北的心尖尖直接被拿捏了。 后来,在小知青的帮助下,傅向北还当上了村长。 “村长,你快去看看吧,你媳妇儿又给人家孩子打哭了!” 傅向北:”我媳妇又温柔又善良,才不会给人家孩子打哭。如果打了,一定是那熊孩子该打!“ ”村长,你快去看看吧,你媳妇拿大铁锤将人家锅给砸了!“ 傅向北:”我媳妇儿是娇滴滴的文化人,怎么会干那粗鲁的事?如果砸了,一定是那家的锅该砸!“ 村里百姓街头开小会,咱们村长哪儿都好,就是太惯着媳妇让人头疼。 傅向北一嗓子过去:”我媳妇儿我不惯着谁惯着?“ 转头,笑嘻嘻:”媳妇累了吧,走,我背你回家吃饭睡觉打豆豆。“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因为惯性,陆南枝直接撞到傅向北身上。两团柔软冲到坚硬如铁的后背上,那滋味很上头。

陆南枝蜷起胳膊捂住前面,一张脸憋得通红:“你干嘛啊!”

声音带着控诉和委屈,一双小鹿般的大眼睛里生理性的浮起了一层水汽。

傅向北一看自己闯祸了,顿时手忙脚乱起来。支住车子,伸手过来想给揉揉,半路又把手缩回去。

那地方特殊,也不能随便下手啊。

他一张脸也憋红了,冒出一身汗,将军绿色的衬衣后背都汗透了。

“你……你没事吧?”

“你说呢?”

傅向北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噙着泪花花的陆南枝,都快要哭了,肯定是有事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

撞的很突然,也就酸爽了一下。就好像忽然撞到鼻子,不舒服感觉很快就会过去一样。

十几秒之后,陆南枝其实就缓过来了。但看到傅向北那愧疚自责的样儿,就故意装娇气,抽抽着小鼻子,还皱皱着小眉头。

“就是什么?”

傅向北背在身后的手紧紧攥起来,声音很低的说道。

“桂花婶子的侄子胡建国是我战友,隔壁四新村的。我们一起转业回来,胡建国不久就做了四新村的村书记。而我,却成了三宝村人人避之不及的瘟神。”

陆南枝明白了,傅向北这是自卑加吃醋了!

故意问:“那你想说什么?”

傅向北的手攥的更紧,声音更加低。

“所以……桂花婶子说的不错,我领养的两个生病孩子会拖累你。你当得起更好的男人。”

所以你个大头鬼啊!吃干抹净想不认账?

陆南枝忍住洪荒之力,抬手到傅向北的腰窝上拧一把,甜着嗓子。

“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什么胡建国,王建国都得靠边站。牛牛和妮妮我也不觉得是累赘,相反,我喜欢的很呢。”

傅向北猛地抬起头,眼底满是藏不住的惊喜:“陆……南枝,你说真的?”

陆南枝娇嗔的白过去一眼:“呆子,假的我能跟你去登记啊?赶紧走了走了,头一次见男人结婚磨磨蹭蹭,磨磨唧唧的。”

傅向北见陆南枝不嫌弃自己和俩孩子,他是感动又感谢,更暗暗发誓,他这一辈子只对她一个人好,绝对不会辜负她。

傅向北重整心情,不再磨蹭,重新上去自行车,双腿轮圆了使劲蹬起来。从他紧绷的腰肌和带着来回动的肩膀,就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有多么的雀跃激动。

三宝村到大桥镇,中间还要经过丰定乡。到丰定乡的七八里路比较难走。过了丰定乡都是官道,道路平坦好骑很多。

平时傅向北要骑四十分钟的路程,这带着一个人,三十分钟就到了。

两人先去小供销社买了半斤水果糖,这才一起去民政局。

这个时候的青年很多,每天结婚的人很多,但正式登记的新人却很少。

尤其是落后的农村,大部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条件好的买两身新衣服,摆两桌酒席弄个简单的仪式。两件不好的,选个日子,男方给女方接回家就闷头过上了日子。

结婚登记处冷冷清清,两位工作人员,一大叔和一大妈闲的在打扑克。

二人看到陆南枝和傅向北带着村里的介绍信和半斤喜糖来登记,终于找到了工作的成就感。

大叔看一眼两人出示的村里介绍信,连连称赞:“哎呦,傅同志是退伍军人啊,敬佩敬佩。陆同志是城里来的知青,愿意留下来扎根农村,也值得敬佩。”

大妈剥一颗喜糖放嘴里,笑得合不上嘴:“男同志长得威武帅气,女同志生的娇媚动人。你们二人是 天作之合,以后日子一定错不了!”

大叔去拿结婚证的专属纸张,手写上一对新人的基本信息。

“二位同志,结婚书已经写好,你们过目。“

傅向北拿起文书看一遍,又递给陆南枝。两人都确定信息无误后,大妈就将一枚公章在红红的印泥上压了一下,然后盖到婚书的正中间。

“来,你们在各自的名字上按下红手印,就是合法的夫妻了。”

傅向北和陆南枝不约而同的相互看一眼,眼底均有害羞闪过。然后一起伸出大拇指,到印泥上按了一下,又一起在自己的名字上按下去。

停了一秒,抬手。

陆南枝发现两人的红手印贴在一起,就好像一个鲜红跳动的红心。

这一刻开始,她和傅向北就是正式合法的夫妻了。这一世,除了死亡,再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拆散他们!

傅向北拿起婚书看个没完,都红纸黑字盖上钢印了,他还觉得一切做梦似的。

“傅向北,我们去供销社买点东西就回吧,牛牛和妮妮还在家等着我们呢。”

这呆子,一张结婚书而已,回家看个够不好么。

傅向北看看登记处墙上的挂钟,已经九点半,是很快就晌午了。他将婚书仔细折叠放进口袋,然后拉着陆南枝就走。

现在是两口子了,拉拉小手也不是耍流氓了!

陆南枝从中原城市来到北方做知青一年半,这还是第一次来大桥镇。平时她买东西,都是和知青同志一起去丰定乡。

丰定乡也有供销社,但里面东西不多。只有针头线脑,烟酒糖茶,铁锅饭盆等一些最简单的生活必须用品。

不像这大桥镇的大供销社,居然有个小二层楼。一楼是副食和生活生产工具用品,二楼是针织毛线和衣服被褥布料,还有高档的奢侈品,也就是三转一响。

当然,这大供销社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要票!

陆南枝直奔二楼,去卖布料的地方。

傅向北还以为陆南枝要给自己买衣服,结果陆南枝却问售货员:“同志,我想给五岁的孩子做身衣服,大概需要多少尺布?”

“孩子身高一米二左右的话,做一套衣裤需要五尺。”售货员回道。

陆南枝想想牛牛和妮妮的身高,大概也就是一米一二。

“那我要给两个孩子做衣服,都是五岁,一个女孩子一个男孩子。这个水粉色的,还有这个天蓝色的,一样都来五尺。”

售货员好心提醒:“同志,这个的确良布有点贵。一尺需要七毛钱。那边有平棉布,只需要五毛钱。”

陆南枝摇头:“平棉布遇水掉色,穿几次颜色就不好看了。贵两毛没事的。”

她说完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票。从里面翻来翻去,拿出一张十尺布的票放到柜台上,然后又去口袋掏钱。

忽地,一只大手攥住她的手腕。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260.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15:00:33
下一篇 2022-11-22 18:00:33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