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折桂否》主角张知韫虞璟华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初次读到这首词的时候,是在高中的语文课上,窗帘微卷着风,外面是棵梧桐树,他心里感到惋惜。 张知韫穿越了,成了东晋国的少年将军——百里扶光。 三国鼎立,东晋国不算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初次读到这首词的时候,是在高中的语文课上,窗帘微卷着风,外面是棵梧桐树,他心里感到惋惜。 张知韫穿越了,成了东晋国的少年将军——百里扶光。 三国鼎立,东晋国不算弱国,张知韫觉得,还挺威风!但却在第一次上战场,热血洒在了他脸上,仅一刻钟前还给他奉茶的小兵死在了他怀里时,他怕了…… 宦海风波、马革裹尸,张知韫步步为营,征战沙场。灯火阑珊处,张知韫早已不见了当年的青涩,而百里扶光依旧少年,他说:“多谢你。” 为保家国而驰骋沙场的将军,从少年青丝到暮年白发,只为山河无恙。 (历史架空)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我果然没有选错人!”

张知韫在泡澡的时候睡了过去,被突然响起的声音惊醒,这声音他觉得耳熟,细听便知是系统的声音。

“我真的不能回去了?”张知韫抱着侥幸心理。

“你很聪明,这也是我选你来的原因。”

“为什么要选我?”张知韫不能明白,虽说自己有点小计谋,但百里扶光是驰骋沙场的将军,而自己是提不动枪,甚至是连马都不会骑的人。

水已经凉了,他问系统能看见自己吗,系统说自己可以不看,他便从浴桶里出来穿好衣裳。他问:“我怎么看不到你?”

见迟迟没有回应,他摆了摆手,道:“算了,我也不关心你这个。你就告诉我,杀害百里扶光的凶手是谁,我要为他报仇!”

“你下得去手?”系统嗤笑起来,声音左右不超过三十岁,是男声,所以嗤笑起来令张知韫很不舒服,像是大人看不起小孩一般。“你活了十七年,连蚂蚁都不曾捏死过罢?”

“但若蚂蚁咬我,我能把它踩死!”

系统没有再笑,他沉默了会儿,道:“我只能告诉你,是个姑娘,现如今不在府上。”

“姑娘?”

“怎么,下不去手了?”

“最毒妇人心!”

夜深了,张知韫也没想到自己在浴桶里睡了这么久,看来事得明日再做了。

系统不见了,他没有留下什么时候会再出现,张知韫也不关心。不过他细想,这系统出现两次,都是帮了他,而且是正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么一想,张知韫也就不烦他那嗤笑声了。

他和衣躺在床上,思索着系统的话——姑娘,现下不在府上。也就是说,这女的之前是住在府上的;再想起夏星回的话,年龄较小;夏星回那样护着她,可见她是有身份的人 ,首先排除了奴婢。

夏清砚育有两子一女,女儿排行老二,早已嫁人再生子,定不是夏星回口中所说的年龄较小之人。

月色朦胧,张知韫披了件衣服就出门了。他今晚上要不把那毒妇找出来,他能失眠到明日早上。

府上寂静得骇人,风吹动树叶的婆娑声,他都有种那毒妇就在自己身后,在得知自己没死又偷溜回府,想要再杀人。

“少将军!”

“诶呀我去!”张知韫吓得弹跳起来,这后院居然也派了士兵看守。“我到处走走,你们站你们的岗就行!”

往前走了没几步,他又退了回来,他一手揽一个士兵,谈笑道:“哥们,问你们个事啊?”

“少将军客气了,尽管问!我们二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之前府上住着位与小少爷交好的姑娘,近日怎么都不见她啊?”

俩士兵想了想,其中一位猛然抬头,道:“奥!少将军说的是表小姐吧?”

“哦,对对对!”另一位士兵接话道,“表小姐那日随小少爷一同去接您,后边她就直接回家了,没再回来了。”

“她家在哪里?”张知韫问得急切,他怕夏星回会猜到他想要做的事而保护她,他得抓紧时间。

“柳州城知奉县的陈家!”

第一次风尘仆仆赶往的地方,要做的事,居然不是战场杀敌。他已经赶了一半的路程了才发现自己居然会骑马了,果然人学会一件事只是瞬间的事,不用特意去琢磨。

百里扶光忘了陈妤。

张知韫赶到的时候,正好瞧见了陈妤在晾衣裳,阳光明媚,她瞧着十五六岁的模样,花容月貌。

他的脑海里有了对她的记忆,她是从小寄养在奉国府的,总爱缠着百里扶光。

那日,她递给他的桃花酿,他喝了就再没有醒过来。

张知韫有些不确定,但当陈妤转身看见他时,手上端着的盆狠狠地砸在地上的那一刻,他确定了。

那种恐慌。

他走了,下不去手,他不敢杀人。

张知韫在知奉县找了处客栈住了下来后,就去黑市找人,标价很高,只是杀个女人,自然不过半个时辰就有人找上门来。

那晚,张知韫先叩门进去。

陈妤请他到屋子里坐,他没有犹豫就随她进去了。他坐在桌子旁边的长凳上,而她左右踌躇半晌,道:“我去给你沏茶……”

“不必了……”

陈妤呆愣在原地。她没有想到他还活着,那毒药无色无味,就是吃了死后也无法明眼瞧出是中毒身亡。再者说,毒发后她是确定没了呼吸声,没了脉搏,她才走的。

是被救活了还是生得像……

可是声音也像,分明就是他。他没有死,他来报仇了。

陈妤跪了下来,她低着头,张知韫见不着她此时的模样。

“你为何要杀我?”若是张知韫没有突然恢复了百里扶光生命的最后那一刻记忆,他也是无论如何不能相信,这么一副娇小的模样,生得也是明媚动人。可就是这样的人,她却杀了人。

陈妤跪着,她不知说什么,也不敢多言,她早已在隔着栅栏见到张知韫的那天就给夏星回寄了信过去,快两天过去了,算下来夏星回不多时就要赶到。

她以为只要自己拖住时辰,表兄一定会再救她。

“你若是想要等到你表兄赶来再救你,你可就得好好回我的话,我们唠唠。”张知韫怎会瞧不出她的心思,他没多大的耐心,语气也不耐烦,“杀人不过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快得很。我剑上沾过血,数不清有多少亡命魂,杀敌而已。”

“我不是故意的……”陈妤哭了起来,梨花带雨,她望着张知韫许久,她说:“你不理我……”

“我不理你?”

张知韫惊得说不出来话,心想,有没有一种可能,百里扶光只是不擅长与人交谈,他心里是拿你做妹妹的……不然也不会忘了她,忘了她毒死了他。

“我不远千里去迎你,你却对我视若无物,叫我在众将士面前出尽了丑……”

陈妤磕头说她错了,求张知韫原谅的时候,张知韫心软了,心软在不愿意见她这副模样。

求他原谅……

他不是百里扶光,百里扶光已经死了,杀人偿命。

百里扶光的屋子里没有镜子,张知韫有时候会在水缸里的水面上看现如今自己的模样,长得很好看,比自己要好看。

他常常想,如果百里扶光这样的人生活在现代,在自己所处的那样环境下,一定能生活得很好,会是家长口中所说的“别人家的孩子”。

“扶光”是太阳的雅称,百里扶光的出生分明是寓意着美好,可他还没有见过光,他甚至不知道光应该是什么样的——父慈母爱、朋友亲近、没有欺瞒、毫无利用。

他以为是喝下了亲人给予的关爱,却在毒发后腹痛如绞才意识到,连她也要自己死。

从小追着自己喊“哥哥”的人、深宫里的所有人、战场上的矛盾,都想要自己死。

他十二岁就随军出征,为的就是活着。

张知韫走了,出门被门槛绊了一下,神情恍惚地走回客栈。

他结了账就牵着马走了。到岔路口的时候看见了夏星回,只是月光不是很透亮,夏星回赶路也赶得急,张知韫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他会杀了我为陈妤报仇吗?

张知韫不确定,毕竟张知韫并非百里扶光。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238.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15:00:21
下一篇 2022-11-22 15:00:38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