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折桂否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张知韫虞璟华)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初次读到这首词的时候,是在高中的语文课上,窗帘微卷着风,外面是棵梧桐树,他心里感到惋惜。 张知韫穿越了,成了东晋国的少年将军——百里扶光。 三国鼎立,东晋国不算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初次读到这首词的时候,是在高中的语文课上,窗帘微卷着风,外面是棵梧桐树,他心里感到惋惜。 张知韫穿越了,成了东晋国的少年将军——百里扶光。 三国鼎立,东晋国不算弱国,张知韫觉得,还挺威风!但却在第一次上战场,热血洒在了他脸上,仅一刻钟前还给他奉茶的小兵死在了他怀里时,他怕了…… 宦海风波、马革裹尸,张知韫步步为营,征战沙场。灯火阑珊处,张知韫早已不见了当年的青涩,而百里扶光依旧少年,他说:“多谢你。” 为保家国而驰骋沙场的将军,从少年青丝到暮年白发,只为山河无恙。 (历史架空)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百里扶光的尸体被带回来就直接给入了棺材,想着第二日就钉棺发丧后再起书禀告皇帝——五皇子不幸于旱灾中遇难,为保出征,只得简便发丧。

谁也没能想到,下午入的棺,晚上就活了过来。

朔州城内的百姓把事传得云里雾里,就连神仙做法都搬了出来。琅琊城内,百里渚居于宫中,他并未听得夏清砚家办有丧事。不过传闻有“起死回生”一事,他稍作打听才知,自己的第五个儿子就于昨日死了,又活了。

太后崔氏得知传闻后连早膳也不用了,被众人搀扶着就叩响了百里渚的寝殿,逼着他下了道召百里扶光进琅琊入宫的旨意。

张知韫睡到了日上三竿,一睁眼,就见到了夏星回,那近在咫尺的脸吓得他不轻。“你干什么你?”

夏星回起身将手里的密旨丢到了张知韫的身上,道:“你爹叫你!”

“你陪我去!”张知韫坐起身看完了密旨里的内容后抬头望着夏星回。

“你不怕我路上再给你毒死了?”夏星回试探着问他。

“本来也不是你毒死的吧?”张知韫确信夏星回只是说话图最快。在百里扶光的记忆里,夏星回只是个从小被宠到大的小少爷,为人正义并小有脾气。

“你想起来了?”夏星回紧张道,眼神里透露着不安。这又让张知韫感到奇怪了,人又不是他杀的,他这么不安个什么劲……

“嗯……”张知韫小声应着,接着又道:“记得是回房歇息,醒来后就到了棺材里,大概是饿而不自知,梦里就去了罢。”这话编的,张知韫自己都不信。“贡品太香了,就给我香醒了!”

“之前的你,可不会这么多话!”夏星回质疑。因为人是他怎么也救不回来,在自己怀里死透了的,怎会突然就活了过来?再者说,放棺材里也有好几个时辰,闷都得给闷死了,假死也得真死了。可自己方才趁着他酣睡时拨开他的头发仔细查看了他的头皮,那指甲盖的伤痕却是做不得假……

但,百里扶光从不会睡得这般沉。

“人生不过短短数十载,我想换个活法还不成么?”

“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知韫!”

“张知韫?”夏星回蹙眉,他拔出了腰上的佩剑抵在他的脖颈上,逼问道:“父母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假冒扶光有何企图?扶光现如今何在?你若不如实招来,我活剐了你!”

张知韫自知瞒不下去,也知一口咬定,他夏星回拿自己没办法,但他懒得再编说辞了,就这么承认了。反正他说出去别人也不会信,就算信了还有滴血验亲,他就是百里扶光。

“百里扶光已经死了。”说到这里,张知韫好像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色从镇静转为了笑谈,他两手一摆,道:“我也没法子救他!”

果然就见夏星回眼里的光暗淡了下去。他放下了剑,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你有他的记忆,起码也装得像点啊……”

“只有你觉得不像,还有你爹阅人无数觉得不像。其余的人,怕是从未在意过百里扶光是个怎样的人吧?伺候他的丫鬟小斯,同他沙场作战的将士,甚至曾多次为他诊病的李郎中,他们都不觉得我并非百里扶光。”张知韫叹了口气,将密旨摆放在掌心轻抛了抛,又道:“他爹叫他入宫一聚,说是他祖母挂念……可若真是如此,至于他小小年纪就赴战场?皇子都是养在宫里,尽数宫娥黄门照料着,怎么他就被寄养在将军府上,还没满十六岁就让人给害死了?”

“你说……如此加急的密旨传达,我若真去了,他、她、他们认得出我并非百里扶光吗?”

“你替他好好活着。”夏星回走了,独留下张知韫一人后,他感到眼角有点痒,拿手一扫,竟是眼泪。

琅琊城比朔州要繁华,马车里坐着两人,一人闭目养神,一人恨不能把头伸到车窗外面的吃食上去。

“等从宫里出来,你得帮我买!”张知韫拍着夏星回的肩膀,目光却还是定格在街巷上叫卖着的摊位上。

“你自己有月银!”夏星回睁眼,见张知韫这副模样后又赶紧闭了起来,全当不认识这人。

“我现在没有!”

“谁叫你遇见个没钱的就跟财神爷下凡似的洒金子!”

“我这么好?”

俩人不约而同的没再说话。

到了宫里面,红墙绿瓦、画栋雕梁,说不出的富丽堂皇这是张知韫的直观感受。可代入到了百里扶光,他只觉得恐慌,他下意识地去拽夏星回的衣袖。

四目对视,张知韫认出了这穿紫袍的中年男子就是百里渚,百里扶光的父亲,东晋国的皇帝。夏星回跪下拜见,张知韫愣在了原地,被夏星回拉到了地上一同跪着,叩道:“拜见陛下!”

没能想到在路上就遇到了,张知韫想,这倒也省事,用不着去大殿了,现在就算见完面了,该走了吧……

“把头抬起来。”

头顶上传来的声音。夏星回用胳膊肘戳了张知韫一下,张知韫才意识到喊的是自己,他猛地抬起头,再一次对上了百里渚的目光,虽然不和善,但虎毒不食子,张知韫是不怕的。

“去承德宫让你皇祖母见见,她挂念你挂念得紧。”说完,百里渚大步走了。张知韫觉得他莫名其妙,就这抬头和他对视这么久,脖子都抽筋了,结果就这么一句话。

二人又是跟着宫人来到承德宫。承德宫与他们一路走过来见过的宫殿都要不同,没有华丽的雕琢,也没有各样的假景,只有各种各样的花。

“我这皇祖母是位爱花人士啊……”张知韫凑到夏星回到耳畔,小声道。

“年年!”崔氏颤颤巍巍地跑向张知韫,有些个太监都要爬地上给她当肉垫了,生怕摔了她。被紧揽在怀里的滋味并不好受,不过她身上淡淡的花香是真的沁人心脾。

在百里扶光的记忆里,他没有这么一个叫做“年年”的小名啊……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233.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12:00:30
下一篇 2022-11-22 15:00:23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