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黄金眼之首席神医顾千川兰婧雪全文免费阅读

(爽文+神医+异能+透视眼+扮猪吃老虎) 顾千川学医归来航班才落地,就遇离奇车祸,眼睛因此受伤,想着此后导盲犬不离左右就觉得倒霉,却不想因意外获得了透视眼和治愈能力。立志做医王的顾千川此后的人生像是开

(爽文+神医+异能+透视眼+扮猪吃老虎) 顾千川学医归来航班才落地,就遇离奇车祸,眼睛因此受伤,想着此后导盲犬不离左右就觉得倒霉,却不想因意外获得了透视眼和治愈能力。立志做医王的顾千川此后的人生像是开了挂,看诊、手术,无所不能。医者仁心的顾医生,人帅心善,帮助了很多患者痊愈,也因此收获了甜美的爱情。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顾千川一直躺着,现在突然发现,除了躺着等最坏的结果,没有更好的事情可做了。

小时就惧怕黑暗,因为天一黑了,家里只有自己,父母的职业注定了自己从小就要独立,后来慢慢的也就适应了黑暗。

上大学后,别的同学都在天黑以后带着女朋友去逍遥,而自己就泡在在图书馆搜集所有的专业资料,只有让自己变的最强,才能有安身立命的资本。

父亲是院长,全国有名的眼科专家,母亲是大外科的专家,这样的家庭背景下,从小立志也想当一名好医生,像父母那样,穿上白大褂,救死扶伤。可现在发现,一切都是个笑话。

取得了最优异的成绩,打算回来立志做一个好医生,将来能是个医王。没错,不想当普通的医生,自己也要像父亲一样,当个医王。

医生里的王者,让所有人都尊重,让所有的病患在自己的学识下都能恢复健康,虽说目标高大上,但好歹也得让自己有个去尝试的机会。

看看现在,不敢睁眼,不敢下床走动,生怕一个小心,就会撞的头破血流。顾千川,这就是你的命吗?以后要和导盲犬为伍过一生了?

顾千山不甘心,才回国梦想还没开始,怎么就把梦想的小火苗扼杀在一场车祸里了呢?

现在的自己,就像一个天生的舞者断了腿,一个钢琴演奏家失去了最宝贵的手,一个医生,神经外科的天才医生,却失去了视力,想到这里,顾千川不知道要如何活下去,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以后的人生。

什么幸福人生的起点高,这个孩子是个天才,这些话全都在讽刺着自己,你现在什么也不是,就是个废物。

情绪如此的激动,也让顾千川慢慢的失去了一部分理智,用力的摇着病床的围挡,然后一只手再次捶向病床面。

于方方看不下去了,进来就说:“顾医生,你不要这么激动。”

“我不是顾医生,你是谁?出去,我并没有让你进来。”

女孩儿马上介绍了自己,“我是于方方,你的主治医生,也是顾院长的学生,你不能这么激动,对你的康复没有任何好处,不到最后一刻,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失明的呢?还有几天的时间,给自己希望,同时也给老师和师母希望,你这样,他们很痛苦。”

顾千川:“现在,请你出去,我不想和你说话,你能负责我什么?你能告诉我,我能恢复的概率吗?我的视力能到什么程度吗?还不是一些心灵毒鸡汤,我听的多了,不需要你来讲,出去听到没有。”

于方方才不听这个,“老师和我们都没有放弃你,你为什么要自己放弃呢?这个世界万一有奇迹呢?你就不希望幸运降临到你的头上吗?”

顾千川:“我不想给你普及什么是幸运的概率,现在请你出去,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再不出去我投诉了。”

于方方:“你投诉我也要说,你本身就是个医学天才,为什么要讳疾忌医呢?老师和师母都相信你能恢复,不要自己放弃。”

顾千川:“你这套我听的多了,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我现在想休息了于医生,出去。”

没听见门响,顾千川果断的按响了叫铃,而且一直长按。

于方方依然没有出去,这时顾铭进来了,“千川,你这是怎么了?”

“我想让这个女人从我的病房里消失,顾院长,我有这个权利吧?”

顾铭马上就说:“方方,你先出去,我来负责吧。”

于方方也只能叹了口气,“知道了老师。”

顾铭坐下了,“你饿不饿,我给你准备了饭,吃一点儿。”

顾千川很想说不吃,但真的有点饿了,“不管是什么,能管饱就行了。”

自己坐了起来,刚要伸手,发现不对,什么也看不见,“把饭给我吧,不管什么,我没有忌口,再给我个勺儿。从现在开……开始适应没有光的生活。”

这话说完,顾千山哽咽了,爸爸更是偷偷的抹眼泪,一个医才天才啊,毁于一场车祸,意外,天灾,太不公平了。

没敢告诉儿子的是,刚才又看了他的所有片子有手术记录,发现能恢复视力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哪怕自己是全国有名的眼科专家,这个奇迹也是自己无能为力的。

人的力量在灾难面前太渺小了,面对意外的发生,顾铭和妻子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主要是太突然了。

看儿子的手找不着饭盒,顾铭还伸手去帮了他,虽说千川会抗拒,可一切都要有个开始的。

吃过了饭,顾千川还是问了出来,“爸,我们能聊几句吗?”

“当然,你想说什么,爸都和你说。不会隐瞒。”

顾千川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刚才可以强硬的面对爸爸的学生,此时却不能再次强硬的面对父母,他们也是无辜的,自己伤成这样,父母更担心,更无助。这种情况下,极易说出伤人的话,但自己不想这样对父母。

“爸,哪天能知道结果,哪怕是宣判死刑,也得有个日期吧?”

这是让顾铭最头疼的问题,“现在是你回来的当晚十点,三天以后的早上九点,可以拆下纱布进行视力的测试。一般情况下也是这样,完全恢复也要看病情来定的,一般都是一到三个月。”

顾千川想,三天的时间,于是问:“一般情况下有第二天就能拆下纱布测视力的,我的眼睛可以吗?”

“儿子,我是专业医生,听我的,三天,提前不是不可以,但风险比较大,三天最为保险。”

顾千川:“好,我就等三天,爸,我很难恢复的是吗?”

顾铭就感觉眼泪刷刷的流,“从专业的角度上一说,一切都有可能。我现在无法准确的回答你,只能说情况不乐观。但是也不排除意外,你除了相信自己,还要相信你爸的医术。我可是全国最有名的眼科专家。”

“我妈还好吗?有没有回家?你们吃饭了没有?”

顾铭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在医院呢,我们饭是吃过了,就是担心你,儿子,一切都会好的。有爸妈在,没事儿。”

顾千川转向爸爸的位置,“爸,刚才的那个于医生是您的学生,她也这么说,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是在赌,赌三天以后的运气,一边是黑,一边是彩色,我愿意赌彩色,但实际上是黑夜。”

顾铭不知道要如何的劝儿子。

“爸,和于医生说一下,刚才我的态度不太好,请您替我向她道歉。让她以后尽可能不要来了。我不想听那些没用的鸡汤,只会越来越烦。”

顾铭马上就答应了,“好,你说什么,爸都答应你,该睡了,好好的休息也能让你看的见彩色。”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211.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12:00:19
下一篇 2022-11-22 15:00:14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