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驸马爷全本免费阅读,秦风小说全文

(架空,融明朝、唐朝、三国背景为主)全科医生秦风穿越成了太傅府不受宠的庶子,他本只想在这王朝做个隐藏首富,找机会自立户,未料却成了皇家赘婿,和公主做了假夫妻,形婚之下,各取所需,一心只想捞钱的秦风却呼

(架空,融明朝、唐朝、三国背景为主)全科医生秦风穿越成了太傅府不受宠的庶子,他本只想在这王朝做个隐藏首富,找机会自立户,未料却成了皇家赘婿,和公主做了假夫妻,形婚之下,各取所需,一心只想捞钱的秦风却呼了风,唤了雨,将九五至尊的皇帝岳父掀下马,改天换地!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秦风刚来这个世界时,最满意的就是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俊秀脸蛋,最不爽快的就是拖着一个病殃殃的身子,好在自己就是个全科医生,摸透这边的药材后开始给自己调理。

他现在身子骨好得很,当初使了点计谋让父亲同意他去学医,其后开了医馆,三年时间在隋城得了个名医的响头,但与仕途再没有半点关系。

他骨子里是现代思维,在这个重官轻商的年代,照例奉行票子才是王道的准则,经营医馆赚的钱也不是存在票行里,而是投资了许多家食肆、商铺,包括隋城最大的青楼也是他的。

换成最流行的说法,他秦风也是隋城的隐形富商。

去他娘的官职,银票、金银元宝、金叶子它不香吗?

门吱呀一声推开,秦风的小跟班冯宝进来了,端着茶水和点心,看秦风这幅懒散的样子,笑道:“公子,恭喜公子成为驸马爷候选人,小的刚才一看,大公子的脸都绿了。”

秦风瞟了一眼冯宝兴高采烈的眉眼,闷哼一声道:“恭喜?恭喜什么?我还是更想走低调暴富路线, 这下好,有人要把我挑出来,你说,那人图什么?”

冯宝一听,吓得膝盖都软了,扑通跪下:“公子,那,那可是圣旨,那位不能直言呀。”

“谁和你说我讲的是圣上了?”秦风端过茶水抿了一口,这冯宝和原主一起长大,原主混得最惨的时候,冯宝为了给原主弄点补身的药材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气,是个忠仆。

“那您的意思是?”冯宝看着气色不错的公子,心里格外舒坦。

公子这几年在外面做的事,他是知情人之一,还从中分了不少好处,早在外面偷偷置办了宅子,过几年也能娶个漂亮媳妇了,他和公子一样,演着呢,在府里装模作样。

他的演技是经秦风调教过的,主仆俩演技同出一脉,他不如公子,但也学了七八成。

“怕是有人晓得我底细了……”秦风捏紧杯子,可这个人是谁呢?

冯宝一点就通,脸色唰地白了,秦风一瞪眼,他立马恢复原状,还算有点长进。

东越国重仕途,秦风没有官职在身,在府里总是低人一等,但也因为此,与长兄秦云形成了微妙的平衡,兄弟俩没有竞争,他表面只有一家医馆,也不起眼。

但是,秦风抿唇,假如自己名下真实的资产暴露出来,秦云又会如何想?

他私下生意做得再大,大得过官家的为难?随便找几个茬,就能封了他的生意,真特么官大一级压死人哪,换到不同的朝代,依旧是这个道理。

这个朝代没有消防一说,但有监理司——针对商户的监理司。

监理司有点像现代社会的消防、工商、消委结合的机构,秦云和监理司少卿丁大人是老交情,要是知道他名下有这么多生意,还不把他往死里弄?

在他没想到万全的办法以前,还不能掉马甲。

这道圣旨一来,秦风的眼皮狂跳,以前的老话怎么说的,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左右他是分不清了,反正这次的感觉很不妙啊,很不妙!

夜深人静,秦风没法入眠,拿出笔墨,在白纸上写出两个遒劲的大字——官,商!

官压商一头,如何翻身?

难道真要靠当上驸马爷么?末席的候选人,就是给前面九位当陪衬用的,况且,是谁在圣上面前推举他?这个人怕是没安好心。

一想到有人可能要扒了他的马甲,这觉是没法睡了,到了后半夜,他一骨碌地起来,叫醒了冯宝,主仆二人按平常打扮了一番就出门去。

值夜的小厮本来在打盹,被他俩惊醒,打着呵欠行礼后问道:“二公子这么晚出去?”

“想到有副要紧的药没配,事关人命,去一趟医馆。”秦风说得平常,这样的事情以前也常发生,那小厮立马打开门,门一开,一阵冷风刮进来,秦风便假装咳嗽了好几声。

那小厮心想二公子这身子骨还是不行,吹点小风就发作了。

就这身子骨能让公主满意?

秦风不知道这小厮就从他的身子骨想到了能不能伺奉公主那么长远的事,出门后,冯宝取来了马车,他坐上车后松了口气,出了太傅府,就不用装了,舒坦!

他心绪不静的时候更喜欢去医馆坐着,医馆里其实别有洞天,比他在太傅府的卧房舒服多了,就连冯宝也总是嘀咕说能不能长住医馆,府里又不自在,何时才能出来自己住。

可惜不行,这鬼地方官大于商,嫡大于庶,搬出府住是要经过父亲和嫡母同意的。

他一没成家,二没受封,凭什么搬?要不就是秦太傅撒手人寰,兄弟分家,但这样的话,依旧会有宗族长老出来阻拦。

医馆离太傅府其实不到三里地,夜深人静,隋城的青石板小路泛着清冷的月光,医馆的大门紧闭,这里与现代的医院不同,没有夜班之说,入夜就闭锁。

要是有急发的症状,都是上门请大夫上门应诊,这简直是效率极低,有这一个来回的功夫,真要是重病,早见阎王去了!

秦风左思右想时,冯宝打开了医馆的门,兴冲冲地说道:“公子,进去了。”

没有别人在场的时候,冯宝都叫他公子,而不是二公子,在他眼里,自家公子比大公子不知道好到哪里去,要是小的时候能悉心救治,能成病秧子吗?

话说回来,公子是天才哪,三年时间,精通医术还把医馆开得如火如荼。

大公子就是苦读书,拼命文考,再仗着有个当太子傅的爹才混到现在的从四品,真论本事,他未必是公子的对手,可惜,冯宝瞟了咱家主子一眼,可惜是个庶出。

秦风不晓得冯宝的心理活动这么丰富,进门有高大的门槛,他撩起袍子正要抬脚,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敢问是不是医馆的郎中,我这有位急症的病人,劳烦救命!”

这人看似很着急,但是,秦风在心里冷笑一声,事出必有妖。

这么安静的晚上,街上空荡荡,这人要是着急,步伐肯定快,夜里声音明显,他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如同幽灵乍现。

可见此人是个练家子,还是个内家高手。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195.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12:00:22
下一篇 2022-11-22 12:00:26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