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驸马爷秦风全文免费阅读

(架空,融明朝、唐朝、三国背景为主)全科医生秦风穿越成了太傅府不受宠的庶子,他本只想在这王朝做个隐藏首富,找机会自立户,未料却成了皇家赘婿,和公主做了假夫妻,形婚之下,各取所需,一心只想捞钱的秦风却呼

(架空,融明朝、唐朝、三国背景为主)全科医生秦风穿越成了太傅府不受宠的庶子,他本只想在这王朝做个隐藏首富,找机会自立户,未料却成了皇家赘婿,和公主做了假夫妻,形婚之下,各取所需,一心只想捞钱的秦风却呼了风,唤了雨,将九五至尊的皇帝岳父掀下马,改天换地!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一主一仆走出太傅府,阳光正刺目,身后的小厮正埋头扫地,听到二公子的咳嗽声,便抬头看过去,这一看,竟然觉得二公子的身姿比以前挺拔不少。

原本就是相貌出众的人,身上的病气少了些后,风采渐现,可惜没有官服压身,不然就这风采,能够盖过嫡出的大公子。

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小厮惊愕地捂住嘴,这番话要是让人听了去,下场可就惨了。

秦风如常到了医馆,他将医馆进行了划分,像现代医院一样进行管理,进门便是候诊的人群,再往前是就诊区,各位郎中各有诊桌,进行诊治。

右手边侧是抓药区,一手交钱,一手拿药,而一侧的房间里是留诊区,重症的病人可在那里留诊,至于更隐秘的地方,则是秦风自己的地盘。

搁现代就是院长办公室,秦风一进来,不少百姓认出他,纷纷叫起了秦郎中,秦风笑容和煦地与他们打招呼,这才进了自己的地盘,一间不大不小的雅室。

书桌上摆满了医书,秦风坐下后活动了一下腿脚,到了这里再也不用示弱,他身心舒爽地伸个懒腰,拿起手下郎中送进来的疑难杂症的册子翻看起来。

眼下最棘手的是一个疯症,发作时手脚抽搐,口吐白沫,舌头突出,持续数次后甚至晕厥,对照症状来看,这是癫痫病,又称羊癫疯。

但在这个朝代,还无人知晓这是一种什么病,习惯称为疯病。

秦风眉头皱起,羊癫疯哪怕是在现代也没有根治的法子,它本属于中枢神经类疾病。

要是搁在现代,可以让其稳定,不能彻底消失,但也能办到停药控制,起码七成的人以上可以停药,那些药物在这里根本无法寻获,想要治疗谈何容易。

秦风毕竟是医生,医者仁心,心中一时惆怅,冯宝听到他叹气,赶紧给他续茶.。

“公子,午时一刻玉楼春还有约呢,要应付宫里来的人,您现在怎么就叹上气了,”冯宝狗腿子地给公子打扇,现在正夏季,热得很:“给您消消暑,府里用冰也太不痛快了。”

府里的用冰调度是有严格控制的,等秦太傅和嫡长房用完,剩下的才是二房、三房的。

下人们就更难了,除了管家和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偶尔能得到一点赏赐,其余人无法肖想。

冯宝却不用担心,公子发明了一个叫做手摇扇的东西,一拉绳子,那东西转得飞快,比什么蒲扇都管用,靠在井边上用的时候更凉爽。

依他说,公子这脑袋瓜子要是参加文考,肯定能是个状元,真做文官,肯定不止从四品。

这种话他在府里是万万不敢讲的,到这里就自在许多。

最重要的是医馆有冰,这是他们不时来医馆过夜的原因,秦风倒是想过拿一些给母亲,奈何柳氏太胆小怕事,自己一腔孝心倒可能引来麻烦。

只好省了自己在府里的用度,拿去孝敬母亲。

秦风占据了原主的身体,也感受得到这身体对母亲的怜惜与无奈。

想到中午的邀约,秦风没表现太多,翻看这些疑难杂症的记录后,潜心想着治疗的法子。

冯宝在一边给他默默地挥着扇子,一边看着公子在纸上写着他不认识的符号,那些跟蝌蚪一样的文字,给他几双眼睛都看不懂,但公子能说得头头是道,底下的郎中也能听明白。

这文字是医学处方缩写词典里的,秦风还以为这个年代可能会用,发现这边都用楷书一笔一画地写药方,这特么多费事。

到了这里,他就知道那回形针一样的缩写体多有效率了。

以前还有病人不懂,为什么医生一定要用看不懂的文字,他们哪里知道医生一天到晚写那么多处方,要是一笔一画去写,得耽误多少事,少看多少病人!

现在秦风只有自己会用,但正在凭着记忆编写缩写词典,到时所有的郎中学会以后,起码内部的沟通会顺畅许多,再不用磨磨蹭蹭。

午时一刻前,秦风把三个疑难杂症的方子琢磨了出来,只是用量上还需要再考究一些。

他此时揉着眼,暗道是时候去玉春楼了,那冯宝从外面走进来,门外,一个戴着帷帽的女子微微欠身,他认出来是红羽楼的老鸨春娘。

帷帽下,那张饱满妩媚的脸上并无任何脂粉,就算她脱了帷帽,医馆众人也认不出来。

今天是查红羽楼账本的日子,可惜要去赴约,秦风让冯玉把账本收过来,就让春娘走了。

春娘没和秦风说上一句话,心中有些怨念,转身时看着公子俊秀的面孔,差点把手里的帕子绞碎了,今天一早,太傅府二公子承蒙圣上恩典,要参与驸马甄选的事早就传开了。

春娘心中有些酸涩,秦风是她的救命恩人,没有他,自己早就葬身于淮河。

她深知自己出身低贱,如今能替秦风打理红羽楼已是莫大的恩惠,不应该再肖想太多,但听红羽楼里的姑娘眉飞色舞地提起此事,心中还是酸涩无比。

本想着今天可以借献账本的时候向公子打探一二,没想到没近了身,也没说上几个字。

春娘满腹心事地离开,后脚,秦风也和冯宝上了马车,直奔玉春楼。

红羽楼是青楼,玉春楼却是实打实的食肆,开张不到两年,因为几道特色菜闻名全城。

那几道名菜是秦风调教出来的,搁到现代不过是最寻常的菜色——一道芋泥豆腐,一道夫妻肺片,一道酸菜鱼,三道菜横空出世,惊艳全城。

秦风压箱底的菜色还有很多,就是玩个长线,等别的食肆复制过去,他立马推出新菜式,气得那些同行脸色如猪肝,拿玉春楼无可奈何,动摇不了玉春楼在食界的地位。

当他和冯宝走进玉春楼时,那玉春楼掌柜自不会过来向秦风打招呼暴露他的身份,只是在转身时做了个手势,微微欠身让大东家楼上最里面请。

秦风一目了然,邀请他来的人已经到了,且在玉春楼最好的包间——归来阁。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194.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12:00:22
下一篇 2022-11-22 12:00:26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