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皇登基,诚邀我入宫最新章节,小说渣皇登基,诚邀我入宫无弹窗(萧温煦苏黛儿)

“苏黛儿不过是个小小的商贾之女” 后来苏黛儿位居贵妃,那些京城贵女抢着向宸贵妃卑躬屈膝、阿谀奉承。 “我当是什么尊贵的身份呢,不过是个低贱的商人。” 后来苏黛儿坐拥天下第一丹砂矿,一年的营收能买两个

“苏黛儿不过是个小小的商贾之女” 后来苏黛儿位居贵妃,那些京城贵女抢着向宸贵妃卑躬屈膝、阿谀奉承。 “我当是什么尊贵的身份呢,不过是个低贱的商人。” 后来苏黛儿坐拥天下第一丹砂矿,一年的营收能买两个国库。 “进了王府她不过是个妾室,还不是任人拿捏。” 后来皇后稳坐后位,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族杀头的杀头、流放的流放,却毫无办法。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自由不是想去哪里就去那里,也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是找到你自己,成为真正的你。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立轩兄,立轩兄。”阴暗脏乱的房间里,萧温煦小声的叫着昏迷苏黛儿。

咚的一声,门被砸开进来的正是那领头大汉。萧温煦倔强的怒视领头大汉丝毫不躲避害怕。

领头大汉不怒反笑,已是砧板上的鱼肉了还这么拧巴,一时来了兴趣。用手中的马鞭将萧温煦的下巴挑起:“好样的,等你上了老子的床看你还硬不硬气。”

面前男子脸上横肉乱飞令人作呕,萧温煦忍下厌恶心想怎么还没有消息。便决定先拖延住他。

“你记得那匹跑了的马吧,那马通人性。过不了多久,官兵就会把这里团团包围。”萧温煦微眯着眼戏谑道。

领头大汉自从带领兄弟占山为匪,就将这熊耳山地形摸得清清楚楚。寨子的位置除了自家兄弟没有人能找到。

他在此地如此猖獗,就是靠着此地易守难攻,无迹可寻。

他将萧温煦甩在一边,站起身来哈哈大笑:“放心吧,进了这里就没有人能找到你们的。还什么通人性的马?真是可笑。”

“你不信就算咯,我已经提醒过你了。”萧温煦摇摇头,舒服地靠在身后的稻草堆上,一副千里之外运筹帷幄的样子。

那领头大汉本不相信,可看萧温煦自信的神态还是有些不安。叫来手下吩咐了几句。又重新蹲在萧温煦面前:“那我就与你赌上一局,若是今晚官兵没有来,你和你的哥哥都留下来做我的小老婆。”

萧温煦看了看还在昏迷中的苏黛儿:“那要是你输了呢?”

“哈哈哈哈,那你们就陪我一起死咯!”

萧温煦锋利的眼光看向山匪,转而和他一起大笑起来。

领头大汉愣住,这小子的眼神令人厌烦。要是过了今晚官兵没来,他就把这小子的眼睛挖了。

“老大,不是说今晚把他俩拖出来让兄弟们乐呵乐呵吗?”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对着萧温煦苏黛儿两人露出色眯眯的眼神,小声询问。

领头大汉背过双手,侧目训斥:“哼,急什么。且过了今晚再好好收拾他们俩。”

领头老大好好打量了这二人,退出房间吩咐:“把这两个人给我看好了,要是有差错,小心你们的皮!”

萧温煦总算松了一口气,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好几个时辰了,应该已经有消息了。

今晚本是山寨庆贺摆宴席的日子,熊耳山的兄弟们却一个个被提溜起来,安排轮番站岗巡逻,一时间山寨灯火通明,踵趾相接。

终于守到了申时,山寨外一片寂静。看着兄弟们一个个哈欠连天,领头老大觉着自己是被耍了,大手一挥安排大家下去休息。

一晚上集中精神,领头老大也疲惫不堪,那两人等明天他再收拾。

就在领头老大刚刚合眼与周公相会时,一声吆喝传入房间。

“着火了,来人啊。”

领头老大轰的一下坐起身来,拿起床头大刀就往关押苏黛儿他们的屋子里跑去。

只见守门的人颈部被人割开鲜血淋漓,歪在门口。领头老大一脚把门踹开,人去楼空,只剩下几节断绳孤零零的躺在地上,歪七扭八的好像在嘲笑他。

“放箭!”只听山顶出一声下令,千百带火的箭矢从空中射下来,一时间火光明亮,横行霸道的熊耳山山匪被一举歼灭。

明州县来福客栈。

隐约间什么清凉的东西在苏黛儿脸上擦来擦去,睁开眼一个怯生生的小女孩正举着手帕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苏黛儿又转头看了看,这房间干净整洁,装饰豪华。这年头连劫匪也能住的起这么好的房屋了吗?果真是暴利啊。

“你醒了?小姐你想要什么、吃什么都与我说就好。”小丫头轻声细语。

啊?被劫持还能想吃啥吃啥?

“嗯……,我不要什么。对了,和我一起被抓来的人关在哪啊?”

小丫头疑惑地看了苏黛儿一眼:“什么被抓啊?小姐你现在在明州县的来福客栈。我不知道有谁和你一起,只是有个人给了我一笔钱叫我照料你直到离开。”

苏黛儿脑子有些晕乎了,她记得自己被劫匪捆上马,然后就晕过去了。应该是有人将她和萧温煦救出来了。

苏黛儿一扭头看到自己的褡裢就在枕头旁,从夹层中掏出几颗珍珠来。

“伸手。”

小丫头伸出手来惊奇地看着那一颗颗圆润洁白的珍珠,这样好看的珍珠要是拿去典卖,弟弟就可以上得起学堂了。

“你帮我去打听一下,和我一起从熊耳山被救的人在哪?”

“熊耳山?那里的劫匪都被抓住了。听说是官老爷布下内应,一举歼灭的。没听说有什么被劫持的人啊?”

这是怎么回事?苏黛儿来不及多想:“乖,你就帮姐姐去打听打听。要是有线索,姐姐还给你珍珠。”

小丫头一听说还有珍珠,开心的合不拢嘴。小心地把珍珠揣进怀里,一溜烟跑了出去。

苏黛儿撑着想坐起来,刚一用劲,脚踝处就传来钻心的疼。她将被子掀开,伤口被包扎的妥妥帖帖,看来已经是处理好了。

苏黛儿小心地移动受伤的那只腿,来到桌子旁准备找茶喝。

一个熟悉的包袱映入眼帘,苏黛儿拉过来翻动,是她的包袱,除了那个弩箭一样东西也没少。甚至给了劫匪的五十两银子也好好的躺在包裹里。

哎,这是什么?苏黛儿看到一个通体温润,雕着麒麟兽纹样的翠绿玉佩。

莫不是萧温煦的?不对不对,那小子抠抠搜搜的,怎么会有这么上乘的玉佩。不管了,暂且收着吧。苏黛儿随手重新放回包袱里,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饮下。

过了大概一刻钟,小丫头气喘吁吁地跑回来。苏黛儿见状赶忙递给她一杯茶。小丫头咕噜咕噜喝下去,顺了口气:“姐姐,我把客栈上上下下的人都问遍了,没有打听到萧温煦这个人。”

苏黛儿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许是有急事先行了。只是怎么也不留个信儿,算了算了,眼下还是先养好伤再说吧。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065.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06:00:15
下一篇 2022-11-22 06:00:1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