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皇登基,诚邀我入宫萧温煦苏黛儿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苏黛儿不过是个小小的商贾之女” 后来苏黛儿位居贵妃,那些京城贵女抢着向宸贵妃卑躬屈膝、阿谀奉承。 “我当是什么尊贵的身份呢,不过是个低贱的商人。” 后来苏黛儿坐拥天下第一丹砂矿,一年的营收能买两个

“苏黛儿不过是个小小的商贾之女” 后来苏黛儿位居贵妃,那些京城贵女抢着向宸贵妃卑躬屈膝、阿谀奉承。 “我当是什么尊贵的身份呢,不过是个低贱的商人。” 后来苏黛儿坐拥天下第一丹砂矿,一年的营收能买两个国库。 “进了王府她不过是个妾室,还不是任人拿捏。” 后来皇后稳坐后位,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族杀头的杀头、流放的流放,却毫无办法。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自由不是想去哪里就去那里,也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是找到你自己,成为真正的你。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这边送走心满意足的大主顾,苏黛儿又回到大堂拉住欲要离开的蒙面女子。

“这位小姐,恭喜你得了我们本次贵宾日的好彩头。那块海蓝宝石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们店里可以给您无偿设计在首饰上面,不知您是否需要?”

“这样啊。多谢店主,不过不用了。这宝石我是打算送人的。”蒙面女子一双桃花眼露在外面,笑起来格外明媚,不难想象面纱之下是怎样一副绝世容貌。

“不会是送给心上人的吧?那收礼之人可真是幸运啊,能得小姐送的这样来之不易的礼物。”蓝宝石少见,属实算是一件很有新意的礼物了。

“希望他会喜欢吧。”蒙面女子没有否认盈盈一笑,迫不及待拿起装有宝石的盒子往外走。

“肯定会喜欢的。”嘴甜点总是没错,苏黛儿热情的将她送到店门口。

“温煦哥哥,我在这我在这。”蒙面女子将盒子举起来激动地朝一个方向挥了挥手。

苏黛儿转身一愣,温煦?不会是她认识的那个萧温煦吧。

“郡主。”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苏黛儿的耳朵里。

苏黛儿睁大眼睛去寻那声音的来处,然后四目相对,两人都惊喜的看着对方。一时间热闹繁华的街市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久别重逢之喜溢于言表。

“温煦哥哥,你认识这家掌柜啊。”云雨柔仔细打量着两人,慢慢走到萧温煦身旁。

少年头顶掐丝攒珠金冠,身着苏绣云雁锦衫。和苏黛儿记忆里的一身朴素白衣的萧温煦天差地别,只有那笑起来的小虎牙给了苏黛儿一些亲切感。

“嗯,这是我的一位朋友。”

苏黛儿有些疑惑萧温煦怎么对她女装一点都不惊讶,面上还是不改颜色:“对,话说我们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半年前。”

“温煦哥哥,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父亲让我邀你去府上用午膳呢。”云雨柔轻轻地拉萧温煦的衣袖。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事情不妙,赶紧把温煦哥哥拉走为好。

萧温煦不动声色的往旁边退了两步:“你先回去吧。回头我再去府上赔罪。”

又回头吩咐随从:“你们先走吧,随后我自己回府。”

“世子,王爷让我们……”

萧温煦冷冷一瞪,几人行礼告退。

云雨柔惊愕地失手将装有宝石的盒子落在地上,温煦哥哥向来对父亲毕恭毕敬,怎么会……

苏黛儿赶紧跟着萧温煦进店,回头看到云雨柔捡起盒子拂袖而走。

这小子将人家撇在一边,她不会因此记恨自己吧,那自己是不是要失去一位大金主了?苏黛儿仿佛看到大把银票从她的荷包中飞走。

萧温煦绕着柜台看了几圈:“不错,我来京都这些时日,常常经过这里。却没想到进来看看。”

苏黛儿想起自己费了好大的心才抢下这个铺子,“我这店才刚开没多久,你要是进来看说不定老板是谁呢。”

萧温煦不再搭话,苏黛儿意识到他的情绪突然低落,有些摸不着头脑。于是努力地挑起话头。

“对了,你怎么看起来对我是个女子这件事一点都不惊讶?”

“为什么没去赴约?”萧温煦没由来的一句话把苏黛儿彻底问懵了。

“什么赴约?”

萧温煦扭过头抓住苏黛儿的肩膀,眼神里充满疑惑:“你没看到我留给你的信吗?”

“信,什么信?我醒来之后你就不见踪影了,我还以为你有事不辞而别了呢。”苏黛儿觉得两个人挨得实在是有些近,默默地后退了半步。

萧温煦有些惊讶,真是不该相信那些人。

但看到自己的“立轩兄”现在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不想再去过多计较。一把抱住苏黛儿:“吓我一跳,我还以为……”

苏黛儿咯噔一下,有些吓到了。一把推开萧温煦,退后几步。

萧温煦也意识到自己过于莽撞了“对不起立轩,我有些激动。”

“噗,哈哈哈哈。”本来有些尴尬的气氛,因为这句“立轩”苏黛儿不禁笑了起来,这个呆子难道听不出“立轩”是个男人的名字嘛。

萧温煦不明白苏黛儿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杵在那跟着笑。

苏黛儿忍着笑意向萧温煦拱手:“重新认识一下,在下苏黛儿。”

少女狡黠一笑学着江湖中人拱手行礼,乌黑顺直的头发顺着主人的动作散落在肩上。

这样一个有趣的妙人!

萧温煦嘴角弯起弧度,学着苏黛儿的样子:“‘远山依旧横新黛,断岸还看散冷萤’,好名字!在下萧温煦。”

京都最有名的酒楼——瑞庆酒楼。

“你还去过蓬莱仙境?那你岂不是去过神仙住的地方了吗?”萧温煦惊叹。

“哈哈哈,神仙我是没见到。不过泛舟而入,溪中有岛,岛中有湖,确有入了仙境之感。有机会你也可以去看看。”苏黛儿起身碰杯,但只微抿了一小口就放下了。

“对了,他们怎么叫你世子?如今你锦衣玉食,我刚刚差点没认出来。”

“我日后再向你慢慢解释。哎,你怎么不喝啊?我们可说好了要开怀畅饮的。”萧温煦将酒杯填满,塞到苏黛儿手里。

“小酌怡情,你这个一杯倒就别喝了。何况你忘了我们上次……咳咳。”苏黛儿说着有些尴尬,放下了酒杯。

这事倒是提醒了萧温煦:“我送你的玉佩呢,你可带在身上?”

“什么玉佩?”

“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啊,我悄悄塞进你包袱里了。你,弄丢了?”萧温煦有些不悦。

“哦哦哦,那个玉佩是你的啊。不对,哪来的什么定情信物?我们什么时候定情了?”苏黛儿一脸震惊,看来他们两个之间的误会不小啊。

萧温煦从腰间解下一物放在桌上。

苏黛儿一看,这不是她的箭矢吗?那时候她闲来无聊,在每个箭矢上都刻了一株君子兰。

这箭矢被削断了尾部,用绳子固定做成了压襟。看着其光滑程度,应该是有人常常拿在手上把玩。

“这箭矢不是在熊耳山的时候就丢了吗?”

“我后来又捡回来的。”

“呃,这……”

萧温煦俨然一副看着负心人的样子盯着她,苏黛儿开始怀疑自己:难道是我失忆了?自己从来不记得他们之间还有这么一段。

看着萧温煦脸色越来越黑,苏黛儿心生一计: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那个我还有事,我们下次再说……”苏黛儿语速飞快,往门口冲去。

刚摸到门框,另一只手被抓住。苏黛儿被带着一甩,背靠着门。

萧温煦欺身而上,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苏黛儿的皮肤上。苏黛儿从耳朵红到脖子,身体瞬间僵住,只能任由他保持这样的姿势。

“那天醉酒醒来,你都将我看光了还不打算负责吗?”萧温煦说着竟有几分委屈,唇边轻轻擦过苏黛儿的耳尖。

“我……”苏黛儿还没说完,萧温煦凑到她脸颊轻轻一吻。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063.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06:00:15
下一篇 2022-11-22 06:00:1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