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皇登基,诚邀我入宫萧温煦苏黛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苏黛儿不过是个小小的商贾之女” 后来苏黛儿位居贵妃,那些京城贵女抢着向宸贵妃卑躬屈膝、阿谀奉承。 “我当是什么尊贵的身份呢,不过是个低贱的商人。” 后来苏黛儿坐拥天下第一丹砂矿,一年的营收能买两个

“苏黛儿不过是个小小的商贾之女” 后来苏黛儿位居贵妃,那些京城贵女抢着向宸贵妃卑躬屈膝、阿谀奉承。 “我当是什么尊贵的身份呢,不过是个低贱的商人。” 后来苏黛儿坐拥天下第一丹砂矿,一年的营收能买两个国库。 “进了王府她不过是个妾室,还不是任人拿捏。” 后来皇后稳坐后位,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族杀头的杀头、流放的流放,却毫无办法。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自由不是想去哪里就去那里,也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是找到你自己,成为真正的你。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大夫不是说只是伤心过度吗?表妹怎么还没有醒过来?”

“要不再让大夫来看看?”

一片嘈杂声中,苏黛儿缓缓睁开眼睛。

“阿姐醒了。”苏萤儿看到姐姐醒来,惊呼一声引起众人注意。

苏黛儿看着姨娘、妹妹、和表哥围在床边,脑子中一片混沌,眼睛发酸眨巴眨巴才完全睁开。

“黛儿,感觉怎么样,有哪里难受的告诉姨娘。”柳姨娘轻轻拉起苏黛儿的手,双眼肿胀的像核桃一样。

苏黛儿刚想回答,却看见姨娘发间簪着的白花。一瞬间,所有的记忆全部清楚地回到苏黛儿的脑海中。

她眉头微蹙,话刚出口就成了哭腔:“姨娘,父亲……父亲在哪?”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柳姨娘的神情,想从中找出一些自己希望得到的答案。

柳姨娘张张口,却没办法说出那个字,将苏黛儿的手贴于面上呜咽地哭了起来。

那天她接到夫君被放出大狱的消息,激动地在列祖列宗面前狠狠地叩了几个头。

她张罗着下人准备接风洗尘,自己却迫不及待的等在门前翘首盼夫君归来,后来天色越来越暗,她心中有些不安。终于,有人驾着马车从巷口驶来,但马车后却是一台棺椁!

苏黛儿深叹了口气,眼睛再次闭上,泪水顺着眼角流下。

从今以后,她再也没有父亲了。

三个月后。

远观红枫似晚霞,已知秋意尽显浓。悠悠漫步山林处,苍翠硕果在其中。

苏黛儿一头乌黑长发高高束起,身着山河飞鹤纹样襕衫,背着褡裢手牵白驹在林中漫步赏景,活脱脱一个俊俏公子。

已是酉时,满山枫叶红艳艳的几乎要和夕阳融为一体,鸟儿的叫声给这绝美之景又添一笔灵气。走着走着苏黛儿发现林间一片殷红,定睛一看原来是棵柿子树。

满枝朱果压的树干摇摇欲坠,一只只小灯笼般挂在枝头正是刚刚成熟的好时候。苏黛儿忍不住想摘几个尝尝,将马拴在临近的树桩,她大步绕开草丛,攀住一根低矮粗壮的树干,几下便上了树。

苏黛儿稳住脚下,伸手去够高处的柿子。也顾不得擦拭,一口轻咬下去。

华盖流寒液,蜂皮过蜜饶。美味!

苏黛儿正在树上美美的品尝时,听到马儿叫唤了几声忙回头去看。

一个身着白布衣衫的人影蹲在她的马儿身边。

莫不是窃贼?

“喂,干什么呢,那马是我的。”苏黛儿把柿子一口填进嘴里,刚准备下树去捉贼,只见那人回头头解释道:“这拴马的绳子快掉了,我帮你重新系上。”

原来是个少年,头发随意簪起,一身有些发旧的衣衫也挡不住男人温润的气质。脸颊鼓起一团豁朗地笑着,露出了颗小虎牙。不像坏人,倒是有些憨厚的样子。

这少年的笑容十分有感染力,看着他继续将麻绳绑好,苏黛儿放下心来,也笑起来招呼那少年:“快来,这边的柿子可好吃了。”

那少年听闻又是一笑,也没拒绝,迈着长腿几步走到树下。

“接着。”苏黛儿摘了一个又大又红的扔向少年,少年有些猝不及防,忙伸手去接。

柿子晶莹红润,少年尝了一口,香甜可口。“多谢仁兄,让我得以尝到这林间美味。”

“好说好说,你不是还帮我系绳了嘛,权当我借花献佛做谢礼了。”苏黛儿见这少年吃得开心,又伸手摘了几个放在肩上的褡裢里,又顺着树干慢慢爬下来,将柿子掏出来递给那少年:“喏,这几个你也拿上吧。”

“多谢仁兄。对了,我叫萧温煦,不知阁下……”少年将柿子装进包袱,拱手问道。

“噢,我叫苏……立轩,苏立轩。”苏黛儿顺口就想报上名讳,突然想到自己的名字一听就像女子,只好临时用了轩表哥的名。

“哦哦,立轩兄,不知你要往哪去,若是去往西去淮都方向,你我二人还有缘结伴同行。”

苏黛儿听这少年一本正经的与她称兄,有种捉弄人的恶趣味,想来路上有这么一个人结伴也不赖。于是也一本正经地回答:“温煦兄,我正是要往西去,看来这就是缘分啊。”

苏黛儿解了马绳子,让萧温煦将包袱放在马背上。

二人一路上相谈甚欢,已经快要消失的余晖将两人一马的影子拉得老长。

走了快五、六里路,一间客栈慢慢从高大的树林中显现出来。

“掌柜,我们来一间稍房。”萧温煦与苏黛儿谈论间觉得二人真是相见恨晚,尽管身上余银不多,还是决定请苏黛儿住一晚。

苏黛儿正想要一间上房,听到萧温煦说“我们”,顿时有些慌了:“温煦兄,你要与我住一间房?”

“得一知己,花点银钱算什么。今天住店我请了,立轩兄就不要跟我客气了。”萧温煦洒脱的大手一挥,就去蹀躞里掏钱。

掌柜的看了一眼两人穿着,觉着不像是亲属啊。不过世上什么人都有,随即意味深长的看了苏黛儿一眼,低下头哑笑。

看着认真找银子的萧温煦和掌柜显然是误会他们是断袖的眼神,苏黛儿心里窘迫的不行,尴尬的讪笑一声,立马从腰间掏出银票。

“不用不用,怎的好让你来请。掌柜的,两间上房,备上好酒好菜,把我的马照料好了。”

掌柜的看到明晃晃的五两银票,哪管他睡不睡一间房。喜笑颜开地招呼二人上楼。

“唉唉,立轩兄!”萧温煦本想着请立轩兄住店,没想到还反被请了。将刚掏出来的碎银子重新装回去,他赶紧跟了上去。

穿过长廊,几间门牌映入眼帘。萧温煦被带到了“天逸房”,刚要感慨这小小客栈起名不俗,门被打开。

环顾屋内,一张上好檀木,雕着精致花纹的八仙桌摆在正中间。靠近竹窗边上,那花梨木的桌子上摆着一只素底牡丹花瓶。清风徐来,绛紫色纱帐飘起。

怕是县令的私宅也不如这间屋子华贵吧!萧温煦将包袱扔在桌上,开心的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在一旁的苏黛儿看到他的反应,忍不住有点好笑,不过看着萧温煦那么开心,觉得自己这钱花的挺值!

“温煦兄,你先休息一会吧,等会下来吃饭。”

“好嘞。”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061.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06:00:14
下一篇 2022-11-22 06:00:16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