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皇登基,诚邀我入宫全本免费阅读,萧温煦苏黛儿小说全文

“苏黛儿不过是个小小的商贾之女” 后来苏黛儿位居贵妃,那些京城贵女抢着向宸贵妃卑躬屈膝、阿谀奉承。 “我当是什么尊贵的身份呢,不过是个低贱的商人。” 后来苏黛儿坐拥天下第一丹砂矿,一年的营收能买两个

“苏黛儿不过是个小小的商贾之女” 后来苏黛儿位居贵妃,那些京城贵女抢着向宸贵妃卑躬屈膝、阿谀奉承。 “我当是什么尊贵的身份呢,不过是个低贱的商人。” 后来苏黛儿坐拥天下第一丹砂矿,一年的营收能买两个国库。 “进了王府她不过是个妾室,还不是任人拿捏。” 后来皇后稳坐后位,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族杀头的杀头、流放的流放,却毫无办法。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自由不是想去哪里就去那里,也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是找到你自己,成为真正的你。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夜幕降临,奇凌江面波光粼粼。泸西县朱府上下忙作一团,迎接来客。

苏黛儿将来龙去脉详细讲述。

“朱伯伯,父亲如今身陷囹圄,望朱伯伯念着与父亲往日的情分,救救父亲。”苏黛儿手持苏父所给的一半墨竹雕花玉佩跪地恳求。苏萤儿与管家随之跪在身后。

朱元驹看着那玉佩,想起年轻时与苏父同窗,结业后一人考取功名为官,一人接手家族生意为商。

两人志同道合结拜为兄弟,也将这墨竹玉佩一分为二作为见证。

朱元驹看着这一双豆蔻年华的姐妹,心里疼惜的不得了:“你们来之前我已经将你们爹爹的案子呈到郡守那里了,只能等明天看看有没有消息。

人终究还在武江县令那里,明日一早我便亲自走一趟探探口风,找清楚到底是谁负责此案。”

“少爷好。”随着下人行礼,一位身着银灰素锦翠竹纹样长袍的文质彬彬的公子出现在门庭外,此人正是朱县令之子朱立轩。

“父亲,两位妹妹好。”朱立轩拱手行礼,看到一旁的苏黛儿脸色苍白,额角青丝垂下半遮淡粉唇瓣,向来明亮的眸子此刻尽是忧愁。

“来了,打听的怎么样了?郡守之子可透露什么消息?”

朱立轩的视线赶忙移开,低头掩饰眼中的心疼之意。“回父亲,估计您的折子早被人扔一边了。听那杨公子所言,此事郡守也受了牵连罚了俸禄,不肯再管这事了。”

朱立轩低下头,懊恼自己没能多结交些朋友就能多一条路来解救苏伯伯。可他只是县令之子,又从哪认识有权势的公子哥呢?

“这,我现在便出发,只要知道了背后办理此案的人,哪怕是被罢官或是散尽家财,我也要拼上最后力气救人。”朱元驹负手而立,看着苏家两姐妹表下决心。

“朱伯伯,黛儿先在此谢过您的大恩大义。还有一件事情,粮食是在武江县之后出问题的,我与您一同前往武江县,只要找到做手脚的人,就可以证明父亲的清白了。”

苏黛儿一直执着于见到父亲,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父亲既然是被冤枉的,那一定是有人趁人不备将那巴豆放进了赈灾粮中。

“你们已经奔波了一夜了,今晚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休息吧。调查的事情就交给我,我与父亲一同前去。”朱立轩承诺。

“朱伯伯、表哥,你们一定要抓到凶手,救我父亲。”苏萤儿在一旁插不上嘴,只好将所有期望放在朱家父子身上。

自从得知父亲被捕的消息之后,苏黛儿心里像压了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此刻有了朱家父子的帮助,总算是稍稍放松下来,此刻只觉得疲惫至极,身子慢慢滑落在旁边的桌子上昏了过去。

“黛儿”朱家父子异口同声,“阿姐”苏萤儿忙去拉苏黛儿的手。

众人忙作一团,连忙请了大夫。

阳光刚刚普照大地,一棵伫立在院中的桂花树上,吸引了许多小鸟叽叽喳喳地玩闹在枝头。

苏黛儿睁开眼睛,手臂轻轻一动碰到了什么东西。她转头一看,妹妹苏萤儿安恬的睡颜映入眼帘。

苏黛儿想起小时候在苏府的凉亭赏荷,妹妹调皮将水撩起,自己摘下荷叶遮蔽,父亲则在一旁喝茶痴笑,二姨娘坐在父亲身旁嘱咐她们小心落水。

在原本的世界里,苏黛儿只是一个弃婴,孤独是她生活的常态。所以当意识到自己穿越时空的时候,她丝毫不觉得害怕和伤心。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父亲教她为人处世,给她不求回报的爱。是父亲给了她家人的陪伴,治愈了苏黛儿在另一个时空的伤痛。

转眼间,那个软软糯糯的妹妹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

“吱呀”一声,一个小丫鬟推开门来:“苏大小姐,您……”

“嘘”,苏黛儿做出噤声的手势,起身随丫鬟一起出去,怜爱的看了妹妹一眼小心的带上门。

在丫鬟们的服侍下,苏黛儿已经整装梳理好。

“麻烦吩咐人帮我准备好马车,我与管家一起再去一趟武江县。对了,一会我妹妹醒了跟她说让她先留在朱府,等事情处理完了我再来接她,千万不可让她独自出府。”

“是”

武江县小记酒楼二楼雅间。

朱立轩起身为苏黛儿拉过座椅:“你来了。”等她坐下,倒了杯茶放在她面前。

苏黛儿在武江县城门被人拦了下来,一听是朱家的人,连忙赶来会合。

“表哥,怎么样了,可有查到那做手脚之人?”苏黛儿顾不得去喝茶,期待地询问。

朱立轩刚拿起茶杯的手又放了下来,面露难色。

“黛儿,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苏黛儿催促着朱立轩无需顾虑,只管告诉她,朱立轩这才娓娓道来。

“好消息是经人打探,得知有一个参与施粥的男子,他的邻居说他在几天前突然买了好些布帛酒肉回家。那男子本没什么赚钱营生,不过是打打小工度日,根本买不起那些东西。”

苏黛儿面露出一丝喜色:“那岂不是可以证明此人被收买,这样爹爹的案子就有转机了。”说完苏黛儿脸上的笑容一滞,暗淡下来:“那,坏消息是什么?”

朱立轩低下头来,忧虑的说:“只是那人在案发当天便跑了,我已经着人去那男子的老家,只是时间紧迫……”

苏黛儿努力地处理着这些信息:父亲被抓,案子不让衙门审便直接定了罪。这边好不容易找到个人证现在还跑了,明日便是最后的期限,想要调查清楚根本就来不及了。只能拖延!

朱立轩怕苏黛儿一天都在赶路没好好吃饭,点了些清淡的菜色让她先垫垫肚子。苏黛儿心里不安,只草草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二人在房间里等待着。

“老爷回来了”闻声,门被推开。朱元驹风尘仆仆归来,将披风卸下交给一旁的仆人。

“爹”,“朱伯伯”二人齐开口,急迫地想知道事情进展。

朱元驹知道二人等得着急了,自顾自的喝了杯茶水开口道:“好消息,此事有转机。”

此话一出,房间内有些压抑的气氛总算少了一些。苏伯父为人谨慎老成,能说是好消息那就说明父亲有救了,苏黛儿不觉浅浅微笑,眼睛重新亮起光来。

“爹爹,可是有法子救苏伯伯了?”朱立轩捕捉到苏黛儿欢快起来的情绪,也跟着放松下来,期待的问着下文。

朱元驹身子微微前倾,伸手顺了顺乌黑的胡须说:“今日我磨了那武江县令一天总算是有所收获,那县令因着轩儿的证词找人联系了上面那位,最终给了咱们一条路子。”

上面既然肯放了父亲一马,想必开出的条件不小。

“苏伯伯,您就直说吧,父亲嘱咐过我,现在苏家我可以做主。只要能救父亲,即便是散尽家财也无妨。”苏黛儿眼神坚定。

朱元驹点点头,伸出两根手指。

朱立轩欣喜道:“两万两白银。”这些钱虽然已够了寻常人家一辈子吃喝用度,但无论是苏家还是朱家,都还是承担的的。

朱元驹摇摇头,乌黑的胡须抖了抖。

“二十万两”苏黛儿深深感受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无奈。出了这个价格,说明上面的人对苏家的情况了如指掌,这是想要整个苏家!

“黛儿,这是能救你父亲的唯一办法了。苏家若是有困难,我定义不容辞。”朱元驹人到中年,只有这一个知心好友,就算是两肋插刀他也愿意。

苏黛儿低头沉思:苏家现银也就五万两,想要筹集二十万两就算是从现在开始变卖家产,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能办好所有手续。自己等得,父亲可等不得,苏黛儿知道上面的人想要什么。

“朱伯伯,已经够麻烦您了。还劳烦您再往上面递个消息。就说:

我苏黛儿愿将苏家所有钱财地契以及商铺献上,只为保我父亲一命。”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059.html

(0)
上一篇 2022-11-22 06:00:12
下一篇 2022-11-22 06:00:15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