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后,你告诉我厨师最迪奥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夏耀夏光翟)

美食世界+大唐+厨师+战斗+热血+新体系 一个满是恶意之地, 一处难得温馨小屋。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灵魂携带着最强的瑰宝。 从傻子、疯子、妖孽、怪胎、猎人、杀手、厨师。 这是一个美食的世界,这是一个靠吃

美食世界+大唐+厨师+战斗+热血+新体系 一个满是恶意之地, 一处难得温馨小屋。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灵魂携带着最强的瑰宝。 从傻子、疯子、妖孽、怪胎、猎人、杀手、厨师。 这是一个美食的世界,这是一个靠吃就能变强的世界,这是一个以厨师为尊的世界。 白玉的盘儿…… 青色的花儿…… 珍兽,宝植,兽血人,灵人,血脉者……纯血人族…… 人间界,荒界,兽植界,黑暗界…… 这是我的世界……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大唐盛食宏武年,八月。

今年好像比往年越发灼热,铄石流金的阳光炙烤在脏乱、恶臭、宛若垃圾场的罪狱——流魂街上,热量涌动,整个世界都宛若扭曲一般。

可出奇的是,如此脏乱之地却连一只蚊蝇小虫都未看见。

此时,一片明显被整理的空地上,人头攒动。

无数身披褴褛宛若行尸般的男人佝偻着身体,顶着酷热,面黄肌瘦宛若朝圣一般的抬起头,带着一丝希冀的目光直直的盯着不远处的高墙。

高墙约百米,由数米之长黑色石玉铸成,离墙三米之距,不生杂草,隐约带着一股腥煞之气。

“桀桀桀,那群废物,若不是不能食人……”

“闭嘴吧,赵食,记得咱们这次的任务。”

“对了,毅时回来了吗?他……”

“哈哈……放心吧,老大,毅哥儿听户、出逃算是一绝,都此时了还未回来,那小鬼来不了了……”

“只是,就那杂毛孩童,真有那么邪乎不成?”

“你一个才来一月的新人……你懂个屁……”

“那一夜……孩童……他是吗?……”

一垃圾堆成的小山阴影下,为首的黑袍人低眉扫视了一眼黑袍大汉,低着头,声音微颤,嘴唇泛白喃喃道。

好像想起了什么不美好的回忆一般忍不住打起了寒颤。

“算逑,正事要紧!”

黑袍人摇了摇头,随即注视向了人群前方的高墙之上。

赵食看着黑袍人惊惧的模样,摸了摸后脑勺,脸上闪过一丝不屑,吧唧吧唧嘴,也不多说什么,那小鬼他又不是没见过,傻傻乎乎,只知憨笑。

对付他,不过一拳之事而已。

……

而无人发现,此时两人的身后,三道黑袍下的身影紧挨着,身体不停的微微颤抖,黑色的长裤下隐约可见那一丝水迹。

……

“吱哑……哐哐……”

伴随着一阵高墙上嘈杂声响起,墙下的丧尸人群明显忍不住跃跃欲试,身体微颤,嘴角流淌出一丝晶莹,又快速的吸溜回去,要知道,水也是相当宝贵的啊。

“唐皇万岁,尔等本罪孽缠身,不可恕也,然唐皇仁慈,赦一季一恩食……”

尖细的嗓音宛若念经般让人越发烦躁。

“放猪食,大赦!”

话音刚落,巨墙之上便倾倒下无数垃圾。

而见到这些垃圾,在场所有人的眼神瞬间泛红,那是渴望,对食物的渴望。

在垃圾倒下来的瞬间,约八百道黑袍瞬间不知从何地涌出,卷起整整烟尘,一边朝着食物冲去,一边怒喝道。

“鬼门办事,闲人止步。”

“三头鸦组,敢动必死。”

“恶虎在此,安敢放肆!”

……

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后方的‘行尸’堪堪止步,看着近在眼前的‘美食’却不敢逾越半步。

八个势力的人马两两相望,长舒一口气,眼里闪过一丝庆幸。

这次那个傻子没来的话,时间充裕,这些食物择优选之不仅能完成这次的夺食之战,各方势力之间也就不用互相战斗争抢,按照流魂街的规矩,各方势力可有一个小时的优先择食权。

就在所有人长舒一口气的时候。

唰!

忽然,一黑影从众人头顶掠过。

“好快?”

“是新人吗?何方势力之人。”

“为何我感觉浑身颤抖,如坠冰窖?”

“不会吧……不会吧……千万别是……”

刹那间各方心思汹涌。

……

轰!

伴随着大地卷起一股烟尘,当烟尘散尽。

一道瘦小的身影身裹黑袍,一手提溜着两道瑟瑟发抖的黑袍身影,一手持带着一抹鲜红的巨大狼牙棒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各位叔叔们,大家中午好啊,哈哈……”

稚嫩带着一丝软萌的声音响起。

八方人马宛若惊弓之鸟一般刹住脚,但还有两人仗着腿脚之快,极速奔驰,眼看迎面撞上,却来不及收脚。

呼呼声响起。

两人面色瞬间煞白,面色惶恐。

“对……”

话音未完,轰轰两声。

大棒挥击下宛若破碎的西瓜,满是鲜红的“果肉”和“瓜汁”。

鲜血溅射在黑袍上,看着面前那憨笑的脸上带着些许红色汁水,露着十六颗白净的大牙,一副憨态可掬样子的小萌娃忍不住心生一股寒意。

不少来不及刹住的人摔了一个狗吃屎,感觉脸上的生疼,抬头的瞬间眼里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果真退一步海阔天空,疼一时风平浪静啊……”

少年看着面前瑟瑟发抖的众人,憨厚的笑意越浓,随后脸上突变,众人微颤。

只见少年的脸上却是带着委屈。

“各位叔叔,你们平时辱我、骂我、践踏我也就罢了,现在连饭都不让我吃了,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在这流魂街,谁不知道就属我夏耀年纪最小,家中不仅有一个风烛残年已达天命的爷爷要养,还有一条瘦如包骨般的老狗,好不容易今天是唐皇钦点放食的日子,你们却还要派人阻我。”

“夏耀……我……我只想让一家老小吃顿饱饭啊!你们还以大欺小,做这种下作的事,你们说,你们的良心呢?你们的还有道德吗?你们还配做人吗?!!”

“……”

听着夏耀那声嘶力竭的控诉,在场的人默不作声。

在场刚进罪狱不到俩月的新人们有些羞愧的低着头,咬着嘴唇。

对啊,眼前的还是个孩子,虽然他们都是犯了事进来的,但有人采花,有人偷盗,有人一怒为红颜,虽有大罪,但良心未泯。

面前的小孩他们是知道,一个可怜的小孩。

事也如他所说,毕竟,夏耀是一个流魂街最特殊的存在,一个出生便在这满是凶恶之徒流魂街的人……

要知道罪狱只关犯了大罪之人。

一个花甲古稀的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和有条瘦的皮包骨的杂毛老狗能犯什么大罪,而且就连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都不放过,被关在了这遗弃凶恶的不毛的死地。

心中不由得生出一抹同情。

但是……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948.html

(0)
上一篇 2022-11-21 18:00:30
下一篇 2022-11-21 21:00:1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