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星世界最新章节,小说异星世界无弹窗(李天静张雅雯)

出身平凡的我,在恐怖劫难中竟然巧得神器,巨变之下,世界逐渐分崩离析。回荡在午夜的恐怖歌谣,路面上深不见底的裂缝,天边闪耀着的血红光芒……面临诸多恐惧和疑团,我又该如何应对?在充满未知的世界中,

出身平凡的我,在恐怖劫难中竟然巧得神器,巨变之下,世界逐渐分崩离析。回荡在午夜的恐怖歌谣,路面上深不见底的裂缝,天边闪耀着的血红光芒……面临诸多恐惧和疑团,我又该如何应对?在充满未知的世界中,我又会开启怎样的传奇之旅?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今天的泡面感觉有些不大对劲,还是我最喜欢且吃了好几年的酸辣口味,还是同样的流程,同样刚烧开的热水,同样的泡面,同样的碗,但是口感就是很奇怪。

挑起来的时候看着一切都好,可吃到嘴里的时候就有一种……吃饭吃到沙子的感觉,还是那种比较细的沙子,这面饼好像有问题,要么就是料包有问题,我该不会买到了假的泡面了吧?

我又拿起包装袋,仔细检查一番,这才发现,就在那泡面包装袋上一个小角落,有一个圆形的细小的破洞,那破洞大概有五六毫米的样子。

卧槽,可在我发现这袋面有问题的时候,我已经吃了好几口了,瞬间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我会不会被毒死啊……

虽然有点舍不得,可我还是忍痛倒掉了这碗有问题的泡面,刷刷碗,又重新拿出一袋,仔细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问题,这才泡了吃。

这一次味道纯正,一切如常,甚至还觉得比以前更香了。展示完我的吸面神功之后,我打了个饱嗝,拿起旁边的手机,明天就是周六了,我已经跟雅雯约好了周日出来,明天干什么去呢?

闲的没事,听起了新闻,一边听一边收拾屋子,顺带拖拖地。

就在我卖力干活的时候,突然听见拖布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摩擦地板的声音,我停下动作,拎起拖布。

正当我的双眼扫描地面的时候,伴随着一声轻微的 ‘当’ ,一颗红色的小球从拖布条里掉了出来,弹了几下之后安稳的落在地上,这小球的直径大概有五六毫米的样子,纯红色。

我刚想弯腰捡起来仔细看看,富贵不知道从哪窜出来跳到我面前,一巴掌把那小球拍走了,紧接着富贵追着小球也跑了出去。

雯雯从卧室的门走进来,刚好那小球滚到雯雯的脚边,雯雯一抬脚,按住了那颗红色的小球。

富贵见小球被雯雯抢去,立刻停在了原地,回头看着我,有气无力的眨了几下眼睛,就转头离开了。

雯雯把脚抬起来,歪着脑袋看着小球,紧接着低下头,一口就把小球舔进嘴里,还象征性的咀嚼了几下,脖子一扬,做了一个下咽的动作,那小球被它给吃了。

我有些发愣,这家伙真是什么都敢吃,且先不说那玩意是啥吧,单凭那玩意是从拖布里掉出来的,我就觉得埋汰的够呛。

我摇了摇头,继续干我的活。可就在这时,新闻的声音忽然间就消失了,随即响起了一首歌。

哎,不对啊,我没要求换台啊,怎么还放起歌来了?我喊了一声我家的智能音箱,让它切换回新闻。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往常唯命是从的智能音箱,今天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疯狂的切换起歌曲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我这耳膜都被震得生疼。

又喊了几声,完全不起作用,此刻这音箱就像是脱缰的野驴,很快就到了最大音量,我隔壁和楼上楼下可都是有邻居的,这大晚上的他们不得杀上门来.

见语音指令完全没效果,我就准备使用物理手段,走到音箱后面准备拔掉电源插头。而就在我的手马上要触碰到插头的时候,失控的智能音箱一下子安静下来,一瞬间,整个屋子都显得格外的寂静。

我伸向插头的手停了下来,又喊了一声,而紧接着,令我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音箱里传出来的并不是新闻,而是 “咕噜咕噜咕噜” 的声音,我一下子头皮发麻,这声音……我猛然想到前不久我站在那个洞口听到的声音,对,我不会记错,一模一样,那声音令我感到无比的恐惧。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了,心脏狂跳起来,一瞬间,就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冲上脑袋,我紧紧握着拖把,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恍惚之间,那声音又变小了,这时我缓过神来,扔下拖把,一把拽掉了音箱的电源插头,音箱发出 ‘呲’ 的一声,随即彻底安静下来。

房间里死一样的寂静,仿佛与世隔绝了一般,我坐在床上,一种深深的疲惫和无力感将我完全包裹。

我闭着眼睛,回想着这段时间以来我经历的所有诡异恐怖的事情,隐约间觉得这些事情好像可以串成一串,可我此时脑子乱作一团,实在是没有精力去想任何事。为什么这一切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到底怎么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怀疑自己中了邪,或者是患上了什么不得了的精神疾病。

晚上我关灯之前,特意查看了一下身边,确认富贵和雯雯就在我身边,我才稍微安心的躺下。

可躺下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生怕再听到或者看到什么恐怖的声音或东西,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我迟早会疯,我怕到那时候我会失去雅雯,失去一切,”

我心里暗暗的想着

“我必须做点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意识竟然先我身体一步清醒了过来,我睁不开眼,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无法睁开眼睛。

可我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屋子里已经大亮,富贵和雯雯依旧躺在床上,而我自己就躺在它们旁边。

窗外车水马龙,远处工厂那高高的烟筒正冒出一缕缕的白气,那些气体飘向湛蓝的天空,随后白气缓缓散去,消失不见。

这时候我的意识又回到了我自己身上,我想起床,可怎么都起不来,我努力的挣扎,可每次都是做出动作,然后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原封不动的躺在床上,我依旧睁不开眼,我拼命的挣扎,可就是无法从床上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一下睁开了眼睛,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起的猛,头还晕了一阵儿,我醒来了,真正的醒来了。

而我醒来后所看到的一切,竟然和刚才我意识到的一切一模一样,屋里大亮,它俩还在床上。

我走到床边,外面车水马龙,远处的工厂此刻呈现的情景也和意识到的完全一样。我被这一切惊呆了,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迷茫之中,又莫名的露出一丝兴奋,难道我拥有了超人的感知能力?身在原地却可知晓万里?突然间,又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个站在这里做白日梦的傻子。

我仍然记得我昨晚想了什么,我要做点什么。和张雅雯在手机上聊了一会天,她就去忙她的事情了,我穿好衣服,照例给它们添加猫粮,然后出门。

左拐右拐,来到了早市一条街,花花草草,鱼虫鸟兽应有尽有,突然有点想养两只娇凤鸟,又有点想买两条鱼养,看见前面小仓鼠,又想养两只玩一玩……我摇了摇头,嘲讽了自己一句,

“你这野心可真大呢……”

去早餐店里吃早餐,几个包子一碗粥,浑身又充满了力量。

再往前,有一个大的花鸟鱼市,室内的那种,我还从来没去过,时间还早,索性就奔着花鸟鱼市走过去。

一进大厅,一股花香扑鼻而来,我不由得猛吸了几口,顿时心情舒畅,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来到二楼, ‘宠物区’ 这几个大字被我收入眼底,各种各样的小猫,毛茸茸的,可爱到极致。

再往前,来到了我最感兴趣却没胆子养的 ‘爬宠店’ ,顾名思义,就是各种蛇,小蜥蜴,甚至还有小鳄鱼,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当下不由得就在店里转起圈来。

这可是我第一次看见真正的蛇,拿在手里应该是冰凉的吧,尤其是夏天,还盘什么核桃啊,盘蛇它不香吗?

我几乎把脸贴在玻璃上,仔细的观察这条蛇,这条蛇面对着我,还没等我把它看仔细呢,突然间那蛇就开始扭动并翻转自己的身体,紧接着嘴巴张开,露出两颗小牙,蛇信子吐了出来,然后一下子,昂面朝天翻白了。

卧槽,我被吓了一个激灵,我可什么都没干啊,这蛇怎么死了呢?

虽然想不通,但我意识到我可能闯祸了,这要是被老板看见,我不得赔个倾家荡产啊。当即赶紧从店里退出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了花鸟鱼市。

导航可真是个好东西,很快我就找到了一家医院,这就是我说的要做点什么之一,去做个全面的体检。

去医院的路上我还在想那条蛇的事情,邪门了,难不成我能隔空杀蛇?到了医院,就在我排队挂号的时候,一颗光溜溜的脑袋从我身边一晃而过,结果没走多远,又退了回来,

“哎呀,小兄弟,你咋搁这呢?”

说着他还非常夸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我看着他,这光头,这大金链子,这大嗓门,不是王德彪是谁啊。

紧接着我又想到之前他开车撞了我的事情,他来医院干啥,难不成这一回又撞了人,给人家付医药费来了?

“哎呀,王大哥,好巧啊哈哈哈”

“嘿嘿嘿,小兄弟,你咋的啦?”

“我没事,就是来做个体检”

我也赶忙笑着打招呼,紧接着就问他

“王大哥,那你今天来医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只见他突然停了一下,然后摸了摸光头,尴尬的笑了两声,

“可别提了,最近这点子可老背了,打麻将底裤都要输进去了,前两天开车还把一个老太太给撞了,这不,我给人家掏医药费来了”

果然啊,还真让我给说中了。我们又聊了两句,就各自去忙了。等体检结果出来已经是中午了,单子上显示我各项指标均良好,健康得很。

看到这个结果,我就放心了,拎着单子往外走。好巧不巧的,刚出医院就又碰到了王大哥,大哥一看见我,眼睛又瞪圆了,一脸堆笑走过来,还关切的问我

“小兄弟,结果咋样啊,没啥毛病吧?”

我回答道

“没事大哥,我健康的很”

没想到王大哥一把抓住我的手,那双大手十分有力,我根本无法挣脱,

“哎呀,小兄弟,上一次哥哥我不小心把你撞了,好在你没事,你也没讹我,我觉得你这小兄弟可交,是个好人,哥哥我请你吃个饭,走,嘿嘿嘿”

他说完,就直接拉着我打了一辆车,真的请我吃了一顿饭。这大哥虽然大大咧咧,但的确是个讲诚信的人。

从饭店出来,他随口问了我一句

“小兄弟,下午去干啥去?”

我直接说道

“最近我总是遇到一些怪事,所以想去求一张平安符”

王大哥一拍大腿

“哎呀,巧了巧了,我也要去求一张符,只不过哥哥我要求的是发财符”

没等我说话,他又说

“走走走,小兄弟,我正好认识一个朋友,开了一家风水店,专门做这个的,咱们一起去”

此刻我心里想着,还真是巧了。他又带着我打车来到一家风水店门前,一进店,王大哥就和那位风水师打起了招呼,两人亲切的握手,那感觉就好像高层代表会面一样。

紧接着他把我介绍给这位风水师,又给我介绍起眼前的这位风水师,他的名字很霸气,叫龙万钟。我赶忙给龙先生问好,龙万钟同样回礼,然后王大哥又说

“哎呀龙先生,我们这次来,是要求符,我求发财符,这位小兄弟求平安符,嘿嘿嘿”

问好了价格,那位风水师请我们入座,只见他铺纸提笔,点符画符一气呵成,很快两张符就画好了。我们走到面前,王大哥就说

“哎呀,果然是风水师,画的符就是好,这位小兄弟的钱我也一起出了”

结果王大哥刚把手伸进皮包里,那风水先生就说

“只有求符者本人亲自奉上,这符才会奏效”

听他这么一说,我赶忙走上前,把钱双手奉上,因为我觉得风水之说是中华之伟大传统,所以还是十分尊敬的,龙万钟点点头,亲手把平安符挂在我的脖子上,并且嘱咐我

“李先生请切记,此符不可遇水,另外行房之时也要摘下此符”

我点点头,再次谢过龙万钟,从店里出来,我又谢过王大哥,他拍拍我的肩膀,

“咱兄弟俩客气啥,以后有啥事随时找我,嘿嘿嘿”

说完,我们也各自离开。

回到家里,我对着镜子,看着我自己和脖子上的平安符,心里终于得到了一丝安慰,这一次,总该平静了吧。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946.html

(0)
上一篇 2022-11-21 21:00:13
下一篇 2022-11-23 06:00:1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