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大叔嘴太硬,却把小哭包轻哄全文在线阅读阮甜甜薄翊寒小说全本无弹窗

【先婚后爱】【闪婚】【团宠】【嘴强王者大叔VS娇软笨蛋小哭包美人】【双洁,纯小甜文!】 阮甜甜想不到有一天她闪婚了,还是闪婚给那个传说中又老又丑还大腹便便的薄九爷。 从小她就知道,她只是阮家的一个实验

【先婚后爱】【闪婚】【团宠】【嘴强王者大叔VS娇软笨蛋小哭包美人】【双洁,纯小甜文!】 阮甜甜想不到有一天她闪婚了,还是闪婚给那个传说中又老又丑还大腹便便的薄九爷。 从小她就知道,她只是阮家的一个实验品,工具人。 闪婚逃离阮家,她倒也算捡了个大便宜。 可是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芝兰玉树、容貌绝艳俊美、矜贵优雅的大叔就是她那传说中的闪婚老公? 领证第一天,她问大叔:“我们可以很快离婚吧?” 男人鄙夷且嘲讽地横她一眼:“想得挺美!” …… 对薄翊寒来说,眼前这个小姑娘就是个麻烦精。 爱哭鼻子,爱发嗲,除了脸蛋甜美之外真是一无是处的哭包。 而且,她还有个秘密…… 一开始,他警告她:“签下婚前协议,离婚后不许纠缠我。” 小姑娘软软糯糯点头:“哦,好的,大叔。” 后来,小姑娘姨妈时在沙发上打滚嗷嗷叫,他冷眼旁观,嘴上说:“呵,早就告诉你别吃冰东西,现在知道痛,天王老子来也救不了你。” 小姑娘抬起雾蒙蒙的眼,可怜兮兮,“大叔,我想吃麻辣烫。” 他凶巴巴地警告:“别指使我给你做事,想得美!” 结果,转头,他却将一碗热腾腾的只有麻酱没有辣的麻辣烫捧给她。 后来的后来,协议到期。 小姑娘乐呵呵来跟他离婚,他却将人抵在墙壁上:“离婚,没门!”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阮甜甜扯唇,有点心虚地看了眼对面大叔。

她对于刚刚说话的莽撞感到后悔。

“爷爷,没,没事,我等会要去一趟阮家。”

既然已经嫁到薄家了,这个行程还是要通报一下,万一等会儿去阮家遭遇不测,好歹薄家还能知道如何找到她。

薄爷爷却收起了刚刚玩笑模样,皱了皱眉。

“我听说,你爸爸妈妈对你不好?”

阮甜甜没有迟疑点头,不过还是不忘解释:“您放心,我只是回去拿些东西。”

“好好好,让管家送你去。”薄爷爷担心她被阮家人欺负,所以第一时间想的是让他们薄家的管家去撑撑场子。

阮甜甜笑意盈盈地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

开玩笑。

如果让管家知道她变鱼尾的秘密,就完蛋了。

薄家会愿意留一个怪物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她毕竟也是收了薄翊寒钱的,也是要尽职尽责一点。

“那怎么行……”

“我送。”突然,薄翊寒冷不丁启唇。

原本还担忧的老爷子立马露出了满意欣慰的笑来,“好好好,你送。”

好小子,总算是开窍了。

不枉费他一个老头子昨天整了那么一出。

吃过早饭,阮甜甜换上她最开始穿到他们家的泛白牛仔裤和粉色T恤,她站在树荫下等薄翊寒的车。

只见黑色的宾利缓缓停在她面前。

阮甜甜瞥了眼后座,立马打开副驾驶的位置。

后座的男人只是懒懒掀了掀眼皮,无动于衷。

车开往阮家的路上。

薄翊寒冷冰冰地问她:“接下来我不怎么回薄家,你在家好好陪爷爷,毕竟你也是拿钱办事。”

阮甜甜哦了声,软乎乎地点头。

一听他不怎么回来,心底可高兴了。

那张大床就属于她了。

阮甜甜没回头,不过嘴角已经翘起,敲开森~

虽然看不见前面小丫头,可是薄翊寒还是感受到了来自这小东西身上的开心。

他心梗似的皱眉。

这小哭包看不见他,这么高兴?

算了,不过是个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小女孩,可能哭包人设都是她硬凹出来,让爷爷同情。

车子停在了阮家别墅门口。

司机看了眼阮家别墅,再看向少奶奶,本想说到了。

阮甜甜倒是十分直觉,动作麻利打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不忘回头对薄翊寒挥了挥手,“大叔,拜拜哦。”

薄翊寒不可能理会她,视线故意不看她落向别处。

但眼角余光还是能瞥见那蹦蹦跳跳的小身影。

司机察言观色,弱弱问:“九爷,我们要去公司吗?”

原本以为男人会立刻答应,却不料听见男人低低地说:“不急,等一等。”

司机:哈?

等?等啥呢?少奶奶都进去了,少爷坐在车里是要充当望妻石吗?

自从去了薄家后,阮家的别墅在阮甜甜眼中就再也没有那么高大上了。

在欧式奢华的花园里,阮海城与他的漂亮太太喝着咖啡聊着天。

管家和阮家佣人知道阮甜甜的事,如今碍于这女人做了薄家的少奶奶,没人敢动她。

听见动静,阮海城随便扫了眼。

贵妇打扮的赵小盈也是轻扫着阮甜甜:“哎呀,甜甜回来了呀!”

她优雅地放下咖啡杯。

甚至还特别做作地看了眼自己新做的美甲。

不知显摆给谁看。

对面阮海城冷冰冰地对阮甜甜说:“你在薄家没被发现秘密吧?”

阮甜甜想着先拿药在手,于是此时装作乖巧软萌的模样,轻轻点头,小声回答:“放心吧,阮家主,没有被发现。”

自从她有记忆以来,这男人就不许她叫爸,后来更是直接暴露出真面目,她也知道自己就是个养女身份。

她甚至还在心底庆幸,好在这只是个垃圾养父而已。

她的家人一定在某个地方寻找她。

她垂在两侧的手握拳,软软地开口:“药呢?”

“老公,你瞧瞧甜甜这乖巧的模样,真叫人心疼呀~”赵小盈咂舌,踩着轻盈的步子来到阮甜甜身边。

漂亮精致的美甲轻刮过阮甜甜那白皙细腻的脸。

“这张脸也实在漂亮,可惜送给了薄家那老男人。”

薄九爷在帝都一直很神秘。

他也从不出席各大名流宴会,所以外面的人都传,这薄九爷是个长相绝丑、年纪又大、大腹便便的老男人。

更何况阮甜甜才二十岁。

阮甜甜握着的拳头很用力。

忍!

她要忍!

现在她有钱了,只要拿到药,她可以摆脱这狗屁阮家。

见她不敢反抗,乖得一批,赵小盈轻呵一声,扬手就要扇下巴掌。

手被半空截住。

阮甜甜截住女人的手,咬着后槽牙。

忍个屁啊!

这老女人那刺鼻的香水味让她快要吐了,她总不能站着不懂挨耳光吧!

突然被她截住手臂,赵小盈眼中划过阴毒。

阮海城说道:“好了,不要闹。”

他这话是跟赵小盈说的。

他从旁边取出一瓶只有巴掌大的药瓶,放在桌上。

阮甜甜伸手要拿,听见阮海城说:“等等,我还没说我的条件。”

“你让我代替你的阮云云嫁进薄家,我也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做到了,而你们阮家,也得到了薄家的注资,就这,还不配拿一瓶药?”

阮甜甜的声音听起来乖巧,可字字句句都肃然凝重。

她也不是表面那么软萌。

她瞪着阮海城,心情很糟糕。

阮海城露出抹奸商得逞的笑容,“只要你答应帮我办到,这药就给你,有什么不对?”

行!

这个老傻帽就是个老奸巨猾的,她嘴上只能暂时答应。

“你先跟我说答应你什么事?”

“很简单,帮我去薄家偷一份资料,他们接下来的投资计划书,你偷到,就是下一瓶药的条件。”

阮甜甜这次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好,我答应你。”

阮海城把药给了她。

阮甜甜拿到药,收入包中,放得稳稳当当,随即,脸上露出了微笑。

甜美,眉眼弯弯,可那笑意丝毫不达眼底。

她大步逼向他们的桌子。

阮海城皱眉,拿着咖啡杯的手问:“你还有什么事……?”

砰!

阮甜甜将桌子猛然一掀,桌上的咖啡壶、咖啡杯、水果盘洒了二人一身!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881.html

(0)
上一篇 2022-11-21 18:00:23
下一篇 2022-11-21 20:45:59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