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大叔嘴太硬,却把小哭包轻哄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阮甜甜薄翊寒)

【先婚后爱】【闪婚】【团宠】【嘴强王者大叔VS娇软笨蛋小哭包美人】【双洁,纯小甜文!】 阮甜甜想不到有一天她闪婚了,还是闪婚给那个传说中又老又丑还大腹便便的薄九爷。 从小她就知道,她只是阮家的一个实验

【先婚后爱】【闪婚】【团宠】【嘴强王者大叔VS娇软笨蛋小哭包美人】【双洁,纯小甜文!】 阮甜甜想不到有一天她闪婚了,还是闪婚给那个传说中又老又丑还大腹便便的薄九爷。 从小她就知道,她只是阮家的一个实验品,工具人。 闪婚逃离阮家,她倒也算捡了个大便宜。 可是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芝兰玉树、容貌绝艳俊美、矜贵优雅的大叔就是她那传说中的闪婚老公? 领证第一天,她问大叔:“我们可以很快离婚吧?” 男人鄙夷且嘲讽地横她一眼:“想得挺美!” …… 对薄翊寒来说,眼前这个小姑娘就是个麻烦精。 爱哭鼻子,爱发嗲,除了脸蛋甜美之外真是一无是处的哭包。 而且,她还有个秘密…… 一开始,他警告她:“签下婚前协议,离婚后不许纠缠我。” 小姑娘软软糯糯点头:“哦,好的,大叔。” 后来,小姑娘姨妈时在沙发上打滚嗷嗷叫,他冷眼旁观,嘴上说:“呵,早就告诉你别吃冰东西,现在知道痛,天王老子来也救不了你。” 小姑娘抬起雾蒙蒙的眼,可怜兮兮,“大叔,我想吃麻辣烫。” 他凶巴巴地警告:“别指使我给你做事,想得美!” 结果,转头,他却将一碗热腾腾的只有麻酱没有辣的麻辣烫捧给她。 后来的后来,协议到期。 小姑娘乐呵呵来跟他离婚,他却将人抵在墙壁上:“离婚,没门!”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阮甜甜确实腿脚有点不听使唤,僵硬地迈开腿,往那张写着“大喜”的床上而去。

眼看着那张床越来越近,她知道自己离胜利越来越近,随即躺上去摆成了个大字。

当然,她还不忘长长舒了口气。

浑然已经忘记这个房间里还站着个男人。

男人看着她此番模样,有点无语,轻捏了捏眉心。

沉默横亘。

等了足足十秒后,薄翊寒迈开长腿来到床边,冷声说:“这个协议,签了。”

一沓协议扔在了阮甜甜的身上。

他扔的动作有些嫌弃的意思。

阮甜甜微微支起身,拿过协议看。

上面写得很清楚,他们的婚姻为期一年,一年后立刻离婚,并且由她向爷爷提出离婚,解释清楚是她自愿。

同时,双方都不得对对方动心,让她也不要有任何的妄想,但要在外人面前配合演戏。

离婚后,她可以得到一套房产和五百万的补偿。

这些条款对她此时身无分文的人来说……非常友好了。

还有一套房产,多么美好的事情。

阮甜甜抵了抵腮帮子,伸出她白净的小手:“笔呢?”

男人垂眸,看向她的小手。

这丫头的手不像别的女生,是有点肉的小手,握拳的时候像个小包子,竟然有点可爱。

他沉声问:“没有疑问?”

“没有啊,我觉得这个条约很棒。”她眼睛放光,心中好似有个小人在激动的搓着小手手。

这个五百万加一栋房子,对她来说很棒了,不知道治她身上这怪病,五百万够不够?

她准备签字,四处张望找笔,直到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递上钢笔。

钢笔一看就知道比较昂贵,而且一定是主人随身携带的,因为钢笔本身有不小磨损。

这可真不像薄九爷会拿着的东西。

她接过,打开,软乎乎地刚刚写下第一笔,她突然停下了。

她抬头,眸子狡黠的望着他。

薄翊寒抱着手臂,身高腿长地站在她身侧,身高自带的压迫感能压得人喘不过气。

令人窒息的气氛。

他见她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却迟迟不签字,他逐渐不耐烦,“怎么不签?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那个……”她舔了舔自己红润饱满的唇,“五百万可不可以先提前预支付我一点?”

她比了个“一点点”手势。

身无分文的她,总得需要一些资金。

这话惹来薄翊寒不屑一顾的冷嗤:“想要多少?”

果然是个只想要钱的女人。

这女人心机可真重。

倒是这五百万能让她满足,看来胃口挺小。

阮甜甜啊了声,回得软绵绵,她挠了挠头,比出一根食指。

“好,一百万是不是,我让助理打给你。”

“额……”她想说,给她一千块够生活就好。

结果,不差钱的大佬就是厉害,竟然直接就来个一百万。

“手机呢?”男人语气有点阴冷,见她还傻愣愣地坐着,不耐烦。

阮甜甜默默摸出了自己的又破又烂的手机。

手机屏幕已经稀碎。

而且她打开时非常慢,卡得厉害。

她扯唇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

男人恐怕是真的不耐烦,冷瞥她一眼,大步就走了。

阮甜甜张了张嘴,本想唤住他,见人走得头也不回,她鼓了鼓腮帮子,委委屈屈。

本以为薄翊寒应该不会再回来,大概十分钟后,男人丢了一个崭新的手机给她,“拿着。”

阮甜甜手忙脚乱地接过,笨拙地要换下手机卡……

男人才说:“不用换了,你以前在阮家用的卡可以不用了,只用我给你的。”

“另外,阮家既然用你来做交易,从今以后,在离婚之前,你跟阮家没有任何关系,懂?”

阮甜甜眼巴巴地望着他,觉得这个大叔真的好凶哦。

不敢有片刻的犹豫,她慌忙点头,“我我我知道了,大叔。”

她打开手机,刚接收到这位大叔打过来的一百万,那只老旧的手机就响起了铃声:“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破碎的屏幕上写着“阮海城大傻帽”。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879.html

(0)
上一篇 2022-11-21 18:00:21
下一篇 2022-11-21 18:00:24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