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攻略她是专业的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南书其他人)

【快穿·甜宠·娱乐圈·现代·带感人设·】 南姝作为快穿女配部的成员,因为扮演了太多品行恶劣的女配,令各个世界的男主虐心虐身,从此再也不相信爱情,让攻略的女主部成员们个个叫苦不迭,纷纷向上面投诉。 于是

【快穿·甜宠·娱乐圈·现代·带感人设·】 南姝作为快穿女配部的成员,因为扮演了太多品行恶劣的女配,令各个世界的男主虐心虐身,从此再也不相信爱情,让攻略的女主部成员们个个叫苦不迭,纷纷向上面投诉。 于是,主神大手一挥,让南姝重新投身世界,修正人设,从而达成HE结局。 事成之后,南姝拿着钱,年纪轻轻准备退休! 不料攻略过的世界意外与现实融合,那些男主们一个个找到了她身上,从此修罗场遍布,让她苦恼不已。 一切人设,情节只为爽服务,三观不合请绕道。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临行前一天,南书安排好工作室的工作以后,就回了家准备要出去旅游用的各种物件,除开必备的防晒洗漱用品,和衣服裙子外,还带上了自己新买的相机和镜头,这也是清清给她推荐的,据说是蹲机场必备,一番整理下来,足足装了两个行李箱,而她只是去玩几天。

两人因为出发地相距比较远,就约在了H市机场的出口见面,

顾星移的站姐清清是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她从学生时代就开始追着顾星移,从一开始的小透明做到了如今粉丝站子的一把手,从靠奖学金到自己赚钱去买各种周边,期间经历了不少,也锻炼了各种技能,追活动拍照修图是最基本的,策划应援活动,给顾星移做数据这些都不在话下。

先一步到达见面地点,清清面容清秀,气质温和,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姑娘,穿了一身素净连衣裙,因为是来出差的缘故,并没有带很多游玩的衣服,她是早就对这位素未谋面,却被众多粉丝挂在嘴上的人感到好奇了,平时聊天也能看出来对方是个极好相处的小姑娘。

是的,她已经先入为主,默认对方比自己小。

实际上,南书只比她小了一个月而已。

清清低头看南书给她发来的消息,没注意到她身边的人们都朝她这里投来惊艳的目光。

“嘿!”

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清清抬起头,只见身前的女生身材高挑,比她高了小半个头,姿态闲适,友好地和她打招呼。

“你…你是南书?”

清清有些不确定,就连说话都结巴起来。

女生点点头,随后摘下墨镜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表示自己就是和她约好在这里见面的南书。

想过南书会是个漂亮的姑娘,可亲眼见到本人,清清只觉得自己还是太过没见识,这种程度的美貌可不仅仅能被称作漂亮,去做艺人都绰绰有余。

这样的人会是顾星移的粉丝,天哪!她觉着自己也被无形中拉高了一个档次!

南书看着眼前直愣愣盯着自己瞧的女生,有些无奈,先一步揽住了对方的胳膊。

被迫和美人贴贴,清清害羞地整张脸涨红,这几年当社畜训练出来的镇定自若消失了个干净,不自觉地收紧胳膊。

原本这趟出差公司给定了距离市中心不远的酒店,可南书却说自己可以搞定,主动包揽下了住宿这块。

跟着酒店派来接待的侍从,一路坐着敞篷汽车,有空调又有零食,这简直是清清出过最舒适的一次差。

装潢大气的酒店大厅,来往皆是西装革履的商务人士,这就是南书口中说的有优惠,只是父亲认识的生意伙伴开的酒店。

怕不是优惠,而是直接免费,清清瞧着酒店人员对待南书的恭敬态度,怎么都觉得像是这样。

相通了这一切,既然人家生活的环境就是如此,她又有什么好矫情的,清清适应的很快。

两人回了房间,迅速开始商量起来接下来的计划。

顾星移只对外公布了这几天会去H市的行程,却没有具体的时间,

整天都去机场蹲守显然不实际,而且她们也没那么多时间,于是两人决定往顾星移的爱好里下手,H市是知名的潜水圣地,得益于其毗邻海岸的地理位置,拥有专业的潜水教练和团队,每年都有不少人闻名而来,而最出名的一家潜水俱乐部,就位于她们酒店附近。

“顾星移肯定会去潜水放松,但不知道会不会去这家。”

清清趴在床上,望着手机能查到的潜水俱乐部名单,有些犯难。

“那就赌一下,去这家!”

想着本来就是来碰运气,纠结那么多没用,南书很容易就做好了决定,然后下床,拿睡衣进浴室洗澡。

哇呜~这干脆利落的劲。

这一天下来,已经完完全全被南书的脸和挥金如土的魅力所倾倒,清清有些晕乎乎地想着。

要是南书出道,她绝对会是她的死忠颜粉加无脑吹。

夏季天气炎热,以潜水运动出名的各大俱乐部正是生意旺盛的时候。

更不要说是最出名的一家,已经尽可能早到的南书和清清,还是免不了需要排队的时间。

趁着前面人少的时间,南书打开了自己和顾星移的聊天页面。

自从那次她发了精修图之后,每隔几天就会去刷一下存在感,有时候是日常闲聊,有时候是粉丝们的愿望,随着她修图技术的日渐提高,发照片也开始有底气起来,可是对方一直是已读不回的状态。

最近的这次,是她说自己要和朋友出去玩几天,没时间替他们团搞应援,他依旧是这样。

一直以来,都是南书自己在唱独角戏,也不禁开始质疑其自己的方法是否有用。

以前没看出来顾星移这人这么小心眼。

小气鬼,装冷酷,不解风情。

拿着各种自己知道的坏话在心里吐槽,南书是越想越兴奋,

俱乐部里面的贵宾室,毫不知情的顾星移正在换潜水服,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

他捂住自己裸露出的胸口,望了望四周,没风。

和这家俱乐部的老板认识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顾及到顾星移的艺人身份,老板每次都会在他来的时候空出一间房。

顾星移没再多想,迅速穿好潜水服,戴上防水镜后去了外头的海域。

“南书,我们可以进去啦!”

清清走过来,满脸兴奋地说道。

“不是还有那么多人?”

南书不解,指了指前面排队的一众人群。

闻言,清清狡黠一笑,凑到她耳边讲了几句话,原来是她刚刚觉得排队的人太多就想着能不能找前面的人捎带上她们两个,那会南书又正好在发呆,就自己上了。

果然,快要排到的几位男士听了她的请求,又转头看见南书,没多犹豫便答应了。

这个看脸的世界,对待美丽的人向来宽容。

就这样,南书两人跟着这些男士进了门。

对于新接触潜水的运动者,在开始正式的潜水教学时,会派专人给他们讲解潜水时的注意事项,以此来避免潜水途中可能会出现的各种意外。

南书站着的边上一侧是清清,一侧则是方才那几个男生里的一员。

专人指导完,除去要等着教练过来的部分女生,其他人都已经自己寻了个位置开始潜水,男生里的那人潜过几次水,刚才见了南书便颇有好感,主动过来说可以一会带着她,

南书这会儿手里拿着潜水用具,都已经准备好听教练的话,于是礼貌委婉地拒绝了对方。

见证了全过程的清清捂嘴偷笑,冲她举起大拇指。

检查过潜水装备,在教练的指导下开始潜水,南书这还是第一次尝试水下呼吸,没几秒便浮出水面。

反复几次试探,南书还是有些害怕,独自一人回到海面的轮船上面。

而清清早已玩得如鱼得水,不知道潜到哪儿去了。

望着不时有海浪沉浮的海面,生来就是旱鸭子的南书裹着干毛巾欣赏风景,想当初她学游泳也学了很久,可就是学不会。

这时海上,一个正在冲浪的人吸引了她的视线,那人穿着紧身的潜水服,宽肩窄腰,直立而行,顺着海浪冲上更高的水面,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优美顺畅,莫非他也是潜水俱乐部的教练。

正如此想着,对方的脸远远地映入眼帘,虽然有几分模糊,但直觉告诉南书这人就是顾星移。

说是来碰运气,实际也并非没有存了几分能遇见顾星移的心思,可当这个事实摆在眼前,南书反而是吃惊地后退了几步。

她拿起不知道是谁放在船舱上的望远镜,向远处眺望。

多年的艺人生涯,使他对镜头极为敏感,顾星移似有所觉般,朝海面上的一艘轮船望去,只看到一个黑影,只是他犹豫着思考的瞬间,身体失去重心,整个人被海浪打翻在里头。

“!!!”

这段时间不知道看了多少顾星移的表演视频,无一不是精致造型,舞姿帅气,如今猛然瞧见翻车现场,南书忍不住笑出声。

真是可惜,这会儿没带上相机,不然就能录下来了。

看着顾星移从水面里站起,再游回岸边,南书也想着跟过去,可是这艘船是大家共用的,其他人包括清清都还沉浸在潜水带来的新奇体验当中。

从海里出来,将滑板放在一旁的沙滩上,顾星移运动够了,打算找家店吃饭。

刚走出没多久,就听见一声尖叫,他寻声看去,方才停留过目光的轮船附近,有人落了水正在呼救。

没多想,他赶紧往海里跑去,快速地往那个方向游去。

等到把人捞在怀里,还没来得及看清女生的脸,对方就死死扒住他的脖颈,如同抓到了根救命稻草,生怕他再给丢在海里。

“咳咳..”

因为没有带着潜水面罩,几乎是一碰到地,南书连忙放开人,自己捂着胸口,跑到一边弯腰蹲下,开始咳嗽起来。

鼻子和嘴巴都进了些水,嗓子又疼又刺,咳得她眼泪都出来了,早知道就不那么冲动地往水里跳了。

是她故意看准时机往海里跳的,姑且..算是苦肉计,但也是实打实地,在拿自己的命做冒险

她难受之际,一双大手伸了过来,带着几分僵硬,却又十分轻柔地在她背上拍着。

天底下这么大,这么多好玩有趣的地方,怎么就让她这么凑巧地又遇上了自己。

顾星移想到前几天她发来的消息,如何还能心里没数。

平常最为讨厌私生饭无孔不入的跟踪行为,他在见到她的那一刻火气突生,在接触到她苍白的脸庞后又软了心肠。

知道自己不会游泳,还跟着人家学什么潜水。

直到她脸色好转,重新红润起来,顾星移这才放下了一颗心,又想到什么,转身走了几步。

“你要去哪里?”

女生一把抓住他要收回的那只手,是显而易见的慌张。

刚从水里出来不久,微凉带着细密水珠的皮肤相触,双方心中皆是一颤,手掌的温度也急剧上升。

顾星移想把手抽出来,南书却是用了力气,就是不放开。

如此几次,他只好耐着性子解释自己不是想离开,而是想去买瓶水。

可听了这话,女生非但没有放开他的手,还冲着他露出委屈巴巴的表情,像极了没有主人要的落水小狗。

“你可以带上我,一起去买。”

没等他提出反对的意见,南书又在空中伸出了一只手,那意思,分明就是让他背着她走到小卖部里买水。

“我脚也抽筋了,真的走不了。”

又在张嘴就来的瞎话,顾星移翻了个白眼,心想刚才站着不舒服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脚也有事。

可是又想着这人要是不顺了她的意,还不知道搞出什么幺蛾子。

这个沙滩人流量不少,刚才的落水事件就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可能已经有人认出他来了。

虽然他们大部分的粉丝都还比较理智,就算认出来了也不会上前打扰,可是也不能排除部分的偏激粉丝,他自己倒没事,要是南书被人人肉出来,就糟糕了。

这会儿顾星移还没有发觉他把南书的安全看得比自己还重要,只是单纯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顺从地蹲下身。

几年过去,他们都长大了,可在南书的重量压上来的下一秒,顾星移对于过去的记忆还是止不住唤醒,这一幕,不正是像极了当初上学,南书总是借口不想走路让他背着送回家,而他也总是看破不说破,乖乖地让她造作。

如果当初南书没有说要离开,那他们大概还会是这样吧。

可是没有如果,一切现实都在提醒着他在那段时光里,南书远没有他来得认真,对于她来讲,这也许不过就是她无聊了找的一个乐子,所以才能,在他好不容易遗忘了有这么个人的时候,她又轻描淡写地出现在他的生活里面,搅乱一切。

顾星移正百感交集,也就没有注意到那颗朝他越凑越近的脑袋。

比起十八岁的少年,如今二十八岁的顾星移已然长成了可靠的男人,肩膀宽阔,靠着安全感十足。

“啵唧”一声,南书在顾星移脸颊落下一个吻。

声音清晰,听得人一下子收回了散开的思绪,

稳稳举着她膝盖内侧的手忽地失了力道,身体往下坠,又被迅速接住,南书吓得叫出声来。

“你在干嘛?”

她气气地拍了下男人的脑袋。

“对,对不起!”

男人心虚又慌张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一句对不起来不及主人的阻止,自行跳了出来。

顾星移闭了嘴的同时,又暗自恼怒,想着自己道歉干嘛,还不都是南书突如其来的小动作闹的。

孰不知在南书眼里,男人耳廓发红,眼神游移,却非要鼓着一张嘴,害羞又傲娇的表现有多可爱,又有多令人安心。

每每都是有去无回的消息,她一次又一次鼓足了勇气,厚着脸皮去和压根不会搭理自己的人说话,内里有多虚,如今就像被打了一针镇定剂。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857.html

(0)
上一篇 2022-11-21 18:00:13
下一篇 2022-11-21 18:00:16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