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婚服真好看正好我也有一套》主角沈钰顾禁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双男主+穿书小甜饼+沙雕毒舌+病娇疯批+团宠年下】 冷傲话少美强惨反派男二VS沙雕毒舌情商低纨绔男三 沈钰手滑打开了一本女频言情文,结果穿进了文里同名同姓的舔狗男三,最后还被美强惨反派男二下令处死了

【双男主+穿书小甜饼+沙雕毒舌+病娇疯批+团宠年下】 冷傲话少美强惨反派男二VS沙雕毒舌情商低纨绔男三 沈钰手滑打开了一本女频言情文,结果穿进了文里同名同姓的舔狗男三,最后还被美强惨反派男二下令处死了全家一百零八口。 为保小命,沈钰决定先下手为强。 不过,这个后期牛逼闪闪的大反派男二,前期属实有点惨啊! 正所谓:同是女主狗,相煎何太急。 沈钰一时心软嘴贱,决定抱反派大腿,给反派送温暖,劝其莫做舔狗,一心一意搞事业。 眼看一切发展顺利,他心中甚慰打算再给自己找个官配。 岂料某人面色一变:“劝我回头是岸,为何转身娶别人?” 沈钰:“???”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沈钰简直哭死。

他的穿书之旅不会就这么终结了吧?

就在他感觉自己快要被掐死的时候,顾禁突然放开了他。

他还以为是对方良心发现,结果是顾禁体力不支又再次昏死了过去,还好死不死的刚好扑倒在了他的身上……

小允子听到房里的动静担心出事,于是慌忙的推开了门,然后就看到这样一幕。

世子爷被小畜生……不是,被顾禁扑倒在了身下,嘴巴还刚好亲在世子爷的唇角……

沈钰感觉没脸见人了,昨天被顾禁咬了一口,今天又被他亲了一口,这画面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不对!

小说中,这不是男主和女主才拥有的牛顿•压不住棺材板•万有引力的狗血情节吗?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还愣着干嘛?赶紧把人抬走啊!”他用手将顾禁的俊脸撑开,恨不能立即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小允子这才反应过来,当即上前帮忙将顾禁掀开。

“爷,您,您没事吧?”

沈钰有,他感觉自己的老脸都丢尽了。

“这两天的事,你给我烂在肚子里,若是被第三个人知道,你应该明白会有什么下场!”

他这句话很有效,至少对小允子很有效:“爷,您放心,小允子刚才什么也没看到,绝对不会把顾禁咬您亲您的事情说出去的!”

沈钰:“……”

他揉了揉眉心,感觉有些心累。

“爷,那顾禁怎么处理?”

“把他先抬上去,然后……再找条绳子来,要粗一点结实点的那种。”他补充。

小允子先是一愣,而后反应过来。心想:难道爷想玩点刺激的?

于是用可怜的眼神扫了一眼依旧昏迷不醒的顾禁,便立即去准备绳子了……

沈钰刚把顾禁绑好在床榻上,便宜娘就来了。

更离谱的是,沈钰此刻正好马奇坐在顾禁身上,这画面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那个,妈,不是,娘,您先听我解释。”他伸出的尔康手。

阮绵绵看着眼前的画面,一时间得了失语症。

她本来是想看看儿子是不是真的没事了,可现在瞧着像是没事了,但又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似的?

“钰儿,你这是?”

沈钰立马从顾禁身上,不是,从床榻上跳下来。

“我……”他正寻思着该如何解释时,便听便宜娘突然惊呼:“钰儿,你的耳朵怎么了?”

沈钰下意识的伸手触碰了一下,顿时疼的龇牙咧嘴。

“你昨日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伤成这般?莫非是这小野种干的好事?”

沈钰:“……”

他怎么感觉便宜娘这话听着哪里怪怪的?

“咳咳!没,没有。不是他,是我自己走路不小心磕到的。”

“当真?”

“嗯嗯嗯!”

“那你把他绑来房里作甚?”

沈钰又噎住了:“我……哦!他昨日害我掉下池塘险些淹死,所以我想好好教训他一顿来着。没错,就是这样!”

阮绵绵总感觉儿子的解释有些牵强,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你大病未愈,想要教训他,哪里用得着你亲自动手。荣嬷嬷,把人带走!”

“是!”荣嬷嬷立即命人上前。

“哎!等等!”顾禁可不能让便宜娘带走,否则不死也得死了。

“娘,我想亲自教训他。我和他的事,您就别管了。”

阮绵绵闻言,依旧有些不放心:“万一逼急了这小畜生,伤了你怎么办?”

“咳咳!不会的!我已经将他捆绑好了。他若敢反抗,我便打到他服气为止。”

阮绵绵虽觉得儿子的行为有些不妥,但……

“娘,您就放心吧!我的性子您还不了解吗?”

阮绵绵自然了解儿子的性格,闻言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那好吧!但也不要玩的太……一个贱奴而已,你若是不喜欢他,直接让下人乱棍打死扔出去便是。”

“嗯嗯嗯,我知道了。”沈钰急忙点头答应。

心里则不由感慨:古代的奴仆果然命如草菅,活生生的人命竟然可以任凭主人的心情决断,还好他穿的是男三。

虽然最后的结局悲惨了点,但至少从出生开始便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每日不是吃喝玩乐,便是斗鸡走狗,要么提笼架鸟,要么娼楼妓馆。

可以说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咸鱼生活了。

昨晚没怎么睡好,沈钰好不容易把便宜娘忽悠走,正想再去睡个回笼觉,便见床榻上的人已经醒了,而且正一脸愤恨的瞪着他。

若他没有猜错,刚才他和他便宜娘的对话,顾禁应该全都听到了。

“放开我!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沈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对方才会相信他真的不想杀他,最后也懒得解释了,只吩咐小允子道:“把药煎好给他喝了。还有,一天三顿让他吃饱喝足。”

小允子也不明白爷这是想干嘛?但主子的吩咐他不敢有异。

顾禁自然是误以为,他想将他养好了再留着慢慢折磨,毕竟像沈钰这种纨绔子弟,奴仆不过是供他们消遣的玩意儿罢了!

沈钰也懒得管他误不误会,毕竟信任不是一天两天便能建立起来的。

他走到外室,刚躺下就听下人过来禀报,说是尚书府的二公子邀他今晚去风月阁喝花酒。

风月阁?

那不是……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829.html

(0)
上一篇 2022-11-21 15:00:30
下一篇 2022-11-21 15:00:32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