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随便亲我顾言一秦烟全文免费阅读

(高岭之花&温暖小太阳) 前期女追男,追一半不追了,后期男主倒追~ 【校园+甜宠+校园+久别重逢❤️】 片段一:转学第一天,秦烟就遇见了麻烦,被某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顾同学帮忙之后,却连累他第二天早读去

(高岭之花&温暖小太阳) 前期女追男,追一半不追了,后期男主倒追~ 【校园+甜宠+校园+久别重逢❤️】 片段一:转学第一天,秦烟就遇见了麻烦,被某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顾同学帮忙之后,却连累他第二天早读去广播室念检讨。 本以为热心市民顾同学是个外冷内热,严肃正经的高冷学霸,高岭之花。 但第二天早读的检讨却让秦烟破防了。 顾言一:我错了,我检讨,昨天动手打人是不对的,我应该用脚踹。 秦烟:??? 怎么和高冷学霸的形象不太相符?这是能在学校大喇叭里说的吗……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老姜颤抖着手把茶缸放在讲台上,自己班的学生自己了解,顾言一是什么样的孩子他还能不清楚吗。

这孩子不光学习好,还是个老实孩子,怎么可能跟人家打架呢。

“好了好了,静一静,你们自习,我去教导处看看。”

老姜对着班里的同学摆摆手,把茶缸子放在课桌上之后就准备去教导处,这孩子在广播部里“大放厥词”想必是把教导处那几个领导气的不行,哪怕是顾言一学习好,估计周一升旗仪式也得被点名批评。

秦烟见班主任起身准备离开教室,把手举起来。

不管怎么说,顾同学都是因为她的原因才会当着全校同学念检讨,虽然……这检讨多多少少不太走心,与其说是检讨,不如说是挑衅更为准确。

“姜老师,我有一件事想跟您说。”

听见小姑娘的声音后,老姜停下了步子,小姑娘说话语气温温柔柔的,倒让人没办法拒绝,虽然顾言一那小子现在很有可能被几个教导处的老师主任轮番批评,但男生,倒也禁得住。

“行,那秦烟同学你先出来,听你说完我再去教导处。”

秦烟跟着老姜从班级出来,到了班级门口她把昨天那几个男生的事情和老姜解释了一下。

“姜老师,顾同学应该算是帮助同学,就算不给他颁个奖,发个锦旗,也不应该念检讨的……”

老姜听秦烟这么说直接笑了,他们班新来的这小姑娘倒是挺有意思。

“还发个锦旗,今天他在广播室这些豪言壮举,没被请到校长室喝茶就不错了,还颁个锦旗,锦旗上写什么?”

秦烟沉吟了一下,一本正经的开口,“上句就写:我检讨,我认错,下句:动手不对,用脚踹。横批——横扫千军。”

老姜笑的停不下来,见隔壁班有同学出来了,这才收敛一点儿。

“行了,这事儿我知道了,你先回班,我得去教导处把顾言一给领回来。”

“好的老师。”

秦烟应了一声,接着转身回了班级。

老姜到教导处的时候,几个老师正围着顾言一训斥呢,少年一声不吭站在那,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不反驳也不解释。

看见这个场景,老姜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他在学校是出名的护犊子,一般能在班里解决的问题,从来不会让其他老师插手。

“这是干什么呢刘主任?我说这孩子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回班级,原来是在教导处呢,赶紧回去吧,早自习还要数学小测呢。”

“姜老师,刚才学校的广播您没听见吗,顾言一在广播里说的话,简直是没把校规,没把教导处的老师放在眼里,那念的是检讨吗?”

刘主任掐着腰,激动的口水一个劲儿的往外喷。

少年皱着眉,往旁边躲了躲,说话就说话,没必要这么激动,怪脏的……

顾言一这个洁癖可能有点遗传他爸,但他脾气能比顾夜薄好一点。

因为要是有人敢往他爸脸上喷口水,可能下一秒就会被他爸两拳把门牙打掉。

“检讨我听见了,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刘主任让我们班顾言一念检讨之前总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吧?我们班顾言一这么好的孩子,学习好,认真听话,还尊敬老师,友爱同学,怎么会没有理由就动手呢?”

“姜老师,按您这么说我还要给顾同学发个奖状不成?”

刘主任脸色有些难看,他知道老姜平时就护着自己班学生,但这么护着是不是有点儿过了,有错连批评都不行?

“我看行,奖状怎么写我都想好了,等会儿让我们班新来的女同学跟刘主任说说。”

老姜笑眯眯的看着刘主任,都是一个学校的老师,虽然平时接触的不算太多,但低头不见抬头见,又是同事,闹得太难看也不好。

刘主任差点没被气过去,深吸两口气这才平复下来。

“我们班新来的那个女同学,昨天办完转学手续之后被那几个小子堵在巷子里,是顾言一帮忙解围的,刘主任不问青红皂白让我们班孩子念检讨,你说换谁谁不委屈?也就是顾言一坚强,换别人早把家长叫来讨要说法了。”

此时,坚强的顾言一眼睑微掀,淡淡的瞟了一眼刘主任,随即在主任的工作椅上坐下。

站了半天真是挺累的。

老姜:…… ……

这小子是想上天不成?

不过老姜话接的也快,看见顾言一坐下随即便出声。

“看给孩子委屈的,都腿软了。”

“快坐着快坐着,是不是热了?脚底下那箱子里还有矿泉水,喝点儿。”

刘主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最近学校学校的事情也是比较多,这件事也的确是他们教导处老师工作上的事失误,要是人家顾言一家长找到学校,还真是不好处理。

“是委屈顾同学了,那姜老师看这件事怎么处理好?”

老姜清了清嗓子,伸手把旁边的塑料凳子扯过来坐下。

“按理说吧,这么误会我们班的孩子,刘主任是应该给孩子道个歉的,但是我也知道刘主任爱面子,那给顾言一道歉的事情咱们就不提了。”

“是是是,姜老师说的对。”

刘主任一听这事儿有缓和,忙笑着称是。

“但那几个挑事儿,堵我们班女同学要微信的几个混球不能饶,得重罚要不然不长记性,记个大过,记录档案。周一全校念检讨,并且向我们班的秦烟同学还有顾言一同学道歉,还得再罚扫一个月的操场……”

老姜把要求一条一条的说出来,护犊子可不就得护到底。

“姜老师,不是我不答应,您看这惩罚是不是有点儿太重了,又记大过记录档案,还念检讨扫操场,要不然记大过就算了,有档案对他们以后工作也有影响,得饶人处且饶人您说是不是?”

刘主任在中间和稀泥,帮忙调和着。

“刘主任呐,就是因为你这种想法,所以那些混球才会那么肆无忌惮,越来越猖狂。

那行……你要护着他们也行,记过就算了,检讨也不用念了,操场也别扫了,刘主任你现在去广播室,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跟我班顾言一道歉这事儿就算完。”

想当好人和稀泥?那就给你这个机会,只要你能舍得下脸就行。

果然,听老姜这么说,刘主任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817.html

(0)
上一篇 2022-11-21 15:00:24
下一篇 2022-11-21 15:00:2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