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主我在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苏琯娇莫离)

苏琯娇本是宰相府嫡女,可因父亲迎娶别人,反而还杀害了母亲,这个仇苏琯娇可是一辈子都记得,长大后便一直派杀手刺杀宰相府……没想到宰相府反击,一次意外险些以为性命到这就没了,却是被从小到大的影卫莫离挡了一

苏琯娇本是宰相府嫡女,可因父亲迎娶别人,反而还杀害了母亲,这个仇苏琯娇可是一辈子都记得,长大后便一直派杀手刺杀宰相府……没想到宰相府反击,一次意外险些以为性命到这就没了,却是被从小到大的影卫莫离挡了一刀…… 不久后还发现居然是魏国太子!相处时间越久还对主子以下犯上,苏琯娇还发现根本拿他没办法…….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天气正好,竹林里的湖水在这朦胧的雾里更显为仙境。娇娇今日穿着件淡绿色的常服,头上也极简用发带绑了上去。

“宫主,我们真要坐船吗?奴婢怕宫主待会着凉了,我们还是回去的好。””玲儿在一旁念叨着,这宫主上次遇险病刚好,这会又来游湖,莫离大人不在,玲儿不免有些担忧。

“哎呀,玲儿你怎么比紫绵还啰嗦,本宫自己身体清楚,现在可是好得很,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可得玩个尽兴才回去,而且你看,这里景色那么好,不得游湖赏个景再走吗?”娇娇傲娇的偏过头,她才不要回去呢,无聊死了。等一下这个长老的那个长老的,一天时间就这么没了。

玲儿见状拗不过她,也闭嘴了,默默拿了件披风为娇娇披上。

竹林中有鸟儿的叫声,有鱼儿的游水声,也有竹笛声…….

“玲儿,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宫主,有个竹笛声,这附近难道还有人?”

“本宫不知,走我们去看看。”

船一靠岸,娇娇就拉着玲儿跳了下来,往竹笛声寻去。

“宫主,我们还是小心为妙,我们这次出行带的暗卫不多。”玲儿似乎对这陌生的竹笛声感到疑惑。

娇娇寻到一半,那笛声就消失了,娇娇跟玲儿来到了一座凉亭。凉亭上的男子身穿白衣,正放下竹笛在研究他新到的弓箭。

“谁!”察觉到有人靠近,安楚栖转过头,正拉弓,可看到是娇娇后,瞳孔一缩,箭偏离了。正稳稳的落在娇娇身旁的竹子上。娇娇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阵风吹过,带动了她耳边的发丝。

“楚栖?”娇娇看着那人向她走来,便认清了对面的男子。

“姑娘,好久不见。”安楚栖恭敬的扶了扶手,才抬头对上娇娇的目光。

“好巧,楚栖你怎么在这?”娇娇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楚栖。原以为一个太子应当是无闲暇心来这竹林游湖,赏景的。

“刚好在这附近办事,路过此地。”旁边的侍卫看到他们殿下说假话都不带脸红的,办事的地跟这边可是反方向。这两天一直在这等,原来是等这位姑娘啊……

“正好,今日我可是偷跑出来的,你可得跟我一起解解闷。”

“当然,本殿好像还未问过姑娘姓氏。”

“我姓苏,跟我母亲一样,我叫苏琯娇。”娇娇说着拿起一旁的笔,写了起来。

“好字。”安楚栖在一旁望着,脸上的表情好似与平常大不相同,微微一笑小酒窝就显露了出来,眉眼间也是舒展,好似比画像上的还要好看。侍卫都有点胆战心惊的望着他们的殿下。他们殿下可真是看人的啊。对他们一直脸黑黑的,对这姑娘都是笑盈盈的,生怕惹了这姑娘不快。

娇娇在这凉亭里又是吃果子,又是研究楚栖这新弓箭的。

“楚栖,这弓箭你哪来的啊?”娇娇有些好奇,这弓箭跟市场上的比,相差可不是一星半点。

“这弓箭是我一位好友相赠的。苏小姐若是喜欢,便拿走。本殿那里还有许多这种兵器。”安楚栖可不心疼,这种弓箭算不了什么,好是好,可他也不缺。

娇娇兴奋的拿着弓,立刻练了练手。

箭落在了一只兔子上,娇娇乐开了花。更喜爱她手上这只弓箭了。

“不错不错,楚栖等下次本宫给你送个回礼。”

“那本殿更期待我们的下一次见面。”

微风吹起,娇娇跟楚栖刚用完午膳便在凉亭喝着热茶闲聊。许是这风太舒服了,娇娇不知不觉的座在椅子上睡着了。

玲儿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披风替娇娇盖上。竹林中又陷入一片安静。

“殿下,属下有要事禀告。”

安楚栖离开了凉亭,来到了外边。

“说吧,什么事?”

“属下查到魏国二皇子与这宰相府有勾结,且那二皇子好像已经知晓此事是大人所为,据探子来报,此次二皇子慕容易派了诸多杀手,正要在此次大人出行中,借机夺取性命。”

“哦?是吗?没想到这二皇子消息还挺灵通的嘛。”安楚栖似乎对这消息还不怎么放在心上,杀他?可没那么容易……..

“可有查到那些人的踪迹?”

“禀大人,此刻那群人正离我们很近,我们现如今先逃,便可躲…..”侍卫话未说完,凉亭里便传来打斗声。

不好!他们目标是我,娇娇是无辜的,不能让她卷入这里。安楚栖赶来时便看到了诸多杀手围攻娇娇一人。

娇娇挥舞着长鞭,似乎没想到就睡了一小会就又差点被暗杀,还好玲儿提前叫醒了她。安楚栖立刻抽出剑杀了上去,挡在了娇娇身后。两人似是有默契的斩杀着。竹林中又来了一批黑衣人,眼看他们就要坚持不住了。

“楚栖,我们先撤,这里人多不好对付。”娇娇偏过头,似是在询问楚栖的意见,楚栖点了点头,在侍卫的掩护下,渐渐在这竹林里离开。逃了一个多时辰,那些人似乎用不完的精力,眼看前面就是断崖,两人也不敢再前进。

娇娇已经斗了多时,拿出口哨在吹响,希望莫离听到能赶来救她。就在她吹完口哨时,一个暗器飞来,刚好被身旁的楚栖甩开,娇娇一个没站稳,刚好倒在楚栖前面,而她感觉到背后一阵刺痛。糟糕!好像中暗器了。楚栖抱着娇娇的后背,感受到了她身后温热的血,内心更是像发了疯一样。

“苏琯娇你坚持住,我叫太医来救你,你千万不要睡啊,等着,马上就好了。”

娇娇迷迷糊糊的听到一个男子的抽泣声,手微微抬起,摸了摸脸,对楚栖笑着说:“我无事。”随后眼皮再也撑不住的闭上。

“苏琯娇!”安楚栖似是用怒吼叫了出来,他慌了,他彻底慌了,他的心从来没有这么乱过。

远处安楚栖的救兵赶来,所有黑衣人倒地,而娇娇也被楚栖抱着回去养伤…….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789.html

(0)
上一篇 2022-11-21 15:00:08
下一篇 2022-11-21 15:00:29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