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掉渣男后,豪门千金她摆烂了(林微生顾归途)小说最新章节

【强强,男女主来头都很大,相互攻伐、旗鼓相当的爱恋】 林微生是土豪,豪到不能再豪的那种。 可就算是这样的豪门千金,也会被渣男骗财骗色当怨种。 于是她决定不装了,带着保镖杀进酒店,拳打渣男、手撕白莲花。

【强强,男女主来头都很大,相互攻伐、旗鼓相当的爱恋】 林微生是土豪,豪到不能再豪的那种。 可就算是这样的豪门千金,也会被渣男骗财骗色当怨种。 于是她决定不装了,带着保镖杀进酒店,拳打渣男、手撕白莲花。白莲花哭唧唧,抱着林微生的腿说:“姐姐,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吧,别怪哥哥。” 林微生淡定地把白莲花一脚踹开:“就你这种货色,也配?” 解决完渣男和白莲花后,林微生寂寞如雪地去了酒吧买醉。 她不信自己还找不到一个愿意只对她一个人好的男人!哪怕是为了她的钱! 酒后,林微生靠在酒吧二楼的阳台上,醉眼迷离。 一双手自身后环住她的腰,声音低沉:“小猫咪,嫁给我吧。” 林微生:“?” 不要觉得她喝多了就会随便以身相许哦! 不过……看在那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的份上,要不就同意了? “要嫁,也该是你嫁给我啊,顾二少。” 【躺平千金女主】×【精分影帝男主?】 ·爽爽爽!女主被渣男骗后一改常态,从此受不得一点委屈! ·女主是真有钱,最有钱的那一波,女霸总的那种配置。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宇哥哥,你好坏啊~”

“薇薇,别躲啊……”

“……”

屋内,气氛旖旎,一对狗男女在里面打情骂俏。

而林微生立在门外,神色淡淡。

里面的人不是别人,一个是她的男朋友,另一个是她的闺蜜。

而现在,她最亲近的两个人滚在了一起,给她戴了一顶巨大的绿帽子。

“呃,这酒店隔音好像不太行。”墨玉书尴尬地打破这寂静的氛围,“人就在里面了,微生你……”

林微生淡然地开口:“再等等。”

墨玉书知道林微生的意思,不由得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冷汗。她这个发小啊,脾气好是真的好,坏也是真的坏。

在没有触碰到林微生的底线前,你再怎么蹦跶也没事;但只要你一触碰到了她的底线——那你完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知过了多久,林微生才转过头问一旁的保镖道:“从我们到这开始,过了多久了?”

“已经十五分钟了。”领头的保镖恭敬地向前走了一步,“小姐,需要进去吗?”

林微生点点头,退到一侧:“相机准备好,直接踹开。”

“是。”

随着一声巨响,房间的门直接就被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踹开,另外几个人则是拿着相机“咔咔”地对着混乱的床上一通拍,该看的不该看的通通都被记录到了那小小的黑色盒子中。

“干什么干什么!”陈宇被这闪光灯刺激的睁不开眼,连忙抬手捂住眼睛。

“陈宇。”林微生双手抱胸,慢慢地踱着步子走近,“好久不见。”

“微微?”陈宇有些惊讶想要起身,却被怀中的软玉温香牢牢禁锢。

“宇哥哥,我怕!”

陈宇这才注意到自己和魏薇交缠的身体,眼神慌乱:“微微,你听我解释——”

“微微?你是在叫我,还是在叫这个女人。”林微生接过一部相机,缓缓举起,“看镜头,来,笑一个。”

魏薇连忙将头埋入陈宇怀中:“微生姐姐,不是你想的这样!”

林微生嗤笑一声:“那你告诉我,事实是怎样的?”

“我只是,只是太爱宇哥哥了……对不起微生姐姐,都怪我!”魏薇扯了被子将自己盖住,泪眼涟涟地望着林微生,“我知道宇哥哥是姐姐的男朋友,所以我不求姐姐把宇哥哥让给我,只——”

“啪——”

清澈而又响亮的巴掌声响彻整个房间。

林微生没耐心听魏薇在这掰扯:“你是个什么东西,这么跟我说话。”

她一把掀开魏薇的遮羞布,将人踹向一旁。

极细的高跟踩在魏薇的掌心,直将人疼地眼角沁出眼泪,另一只手也顾不得遮羞,只奋力地握住林微生的脚踝:“疼……”

“魏薇,我对你不薄。你穿的、用的,哪样不是源自我,可你依然选择,去动我的东西。”

林微生俯下身子,抚开她遮住容颜的细碎长发:“魏薇,是我过去对你太好了,好到你失了分寸。”

“啊——贱人!”尖锐的叫声贯穿房中,魏薇显然痛极,又或是被林微生的话所刺激到,也顾不得自己被踩着的那只手,直接就用尖利的指甲抓上了林微生的小腿。

林微生没躲,只是微笑着看向了一旁的陈宇:“陈宇,你呢?”

陈宇知道林微生家中的势力,此时已是微微颤抖着,一句话也不说,只惊恐地看着她小腿上汩汩流下的血痕,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

已经被捉奸在床了,林微生也开始报复了,似乎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陈宇不敢乱说话,他怕自己也跟魏薇一样的下场。

“照片发出去,不用打码。”林微生冷笑着一脚将魏薇踹开,也不顾还在流血的伤口,抬脚就向门外走去,“我记得他们俩都是音乐学院的吧,照片记得多往那处发几份,以免秋后的蚂蚱啊,还会不停地蹦跶。”

“是的,小姐。”

走出房间后,墨玉书匆匆解开自己脖子上的丝巾包扎在了林微生的伤口上,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不躲啊,被那女人伤成这样。”

林微生笑了笑,任由她在自己的小腿上打了个歪歪扭扭的蝴蝶结。

“人都是要长记性的,以免重蹈覆辙。”

“早就跟你说过陈宇不是个东西,你不听。”墨玉书忍不住白林微生一眼,“还非要我把证据摆在你面前,你才看得清。”

林微生忍不住调戏起她来:“就不怕我相信他们不相信你,觉得你是在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墨玉书无语:“你要是真这么觉得,我感觉我可以直接滚回国外再进修几年了。”

林微生笑笑:“你还真是一点没变。”

墨玉书:“你不也没变?吃亏还非要吃到底了,才知道去反击。”

林微生望着她,笑容突然凝滞:“我只是不在乎罢了。”

“我也不知道你在乎什么。”墨玉书扶着林微生走进电梯,按下一楼,“去医院?”

“不用。”林微生摇摇头,“我不喜欢那里。”

墨玉书嘴角一抽:“你都多大了还怕医院?”

林微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脱下自己脚上的高跟鞋,往墨玉书脚下一推。

墨玉书:“……你想都不要想。”

一分钟后,原本穿着运动鞋的墨玉书踩上了十厘米的恨天高,满脸愤然地牵着林微生走出了电梯。

“你这鞋什么牌子的,穿着倒是挺舒服。”

墨玉书重重地打开车门:“大路货,不清楚。”

林微生挑眉:“你不会有脚气吧?”

墨玉书一怔:“脚……气你大爷啊!”

墨玉书认命地把林微生塞进车内,随后坐上驾驶位:“你带来的那些保镖呢?”

林微生伸手缓缓抚过那个丑陋的蝴蝶结,漫不经心地回道:“处理后事去了。”

墨玉书:“……后事?”

“我没动他们。”林微生望向窗外,“有时候人活着,可比死了痛苦多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751.html

(0)
上一篇 2022-11-21 11:05:55
下一篇 2022-11-21 12:00:14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