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女星穿越喜当妈程茴顾晟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程茴在舞台上,是光芒万丈的顶流歌手。 回归生活里,却是跟人说话都有些结巴的社恐。 一朝穿越,迎接她的,是丈夫的辱骂和儿子的憎恶的眼神。 程茴:“……”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爽文,女主是个万人迷,废

程茴在舞台上,是光芒万丈的顶流歌手。 回归生活里,却是跟人说话都有些结巴的社恐。 一朝穿越,迎接她的,是丈夫的辱骂和儿子的憎恶的眼神。 程茴:“……”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爽文,女主是个万人迷,废物程度和颜值成正比,顶废,顶美!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这是昨日刚领的工钱,二十个铜板,你省的点花。我先去上工了,孩子不需要你照顾,也不许再打他,不然回来我饶不了你!”

程茴正在厨房里发着呆,吃完饭的男人走了进来,她将一个粗布包裹着的东西扔在灶台上,看着程茴面色不善的叮嘱了一句。

铜板?

程茴呆住了。

即使是再迟钝,她也反应过来了,就算是再落后的农村,也不应该用铜板作为交易金钱。

毕竟人民币已经出现许多年了,也许农村可以没有支付宝和微信这样的收付款方式,但不应该用铜板作为交易方式啊。

“我说的话,你到底听懂了没有?如果我回来,再看到你虐待寥儿的话……”

顾晟的话还没有说完,程茴突然抬起头,那眼中的惊恐和无措让顾晟微微发愣,随即皱起了眉:“你这是什么表情?”

“你……我……”

程茴喉头发紧,她想问很多问题,可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先问哪一个。

“现在……现在是哪一年?我,我是谁?你又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呵,果然。

这女人的演技越发精湛了。

顾晟并没有因为程茴的问题而有所怀疑,这女人惯会装疯卖傻,他眼中原本消散了一些的厌恶,更加深刻起来。

冷哼一声,不再理会程茴,顾晟转身离开。

上工的时间已经有些晚了,这女人宁愿装疯卖傻,也不愿答应自己好好的对待寥儿,自己今日只能拼命的赶工,早点回来照顾寥儿。

那个女人……哪里指望得上。

程茴在男人离开后许久,还有些恍恍惚惚的走出厨房,她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所猜测的事情,便直接走出了院子。

“那不是顾家媳妇吗?整天躺在床上不动弹,今天是吹的什么风,竟把她这个懒皮吹起来了。”

“上午的时候,我听到那个女人鬼哭狼嚎的声音,好像是被她男人打了。要我说啊,这顾老大就应该早点动手,瞧瞧把这女人惯的,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

“长的那副狐狸精的模样,还不知道顾老大被她勾引成什么样子呢,连自己儿子的死活都不管了,整天就容着这个狐狸精作妖。”

众人议论的声音并没有刻意的压低,仿佛是生怕程茴听不到一样,程茴愣愣看了过去,便看到那一群围在一起的女人,正满眼嫌弃的看着自己。

她们口中说着鄙夷的话,眼神中却又带着无法掩饰的,对她容貌的惊叹。

程茴在意的不是他们的话,也不是他们的眼神,而是他们每个人身上,都穿着古代的衣服。

“看什么看,我们说错了吗?!瞧瞧你,把你儿子折磨的浑身上下连一块好皮肉都没有,就是当后娘都没有这么虐待自己孩子的,更何况你还是个亲娘。也就顾老大瞎了眼,图你这一身狐狸精的好皮囊娶了你,不然就算你长得再好,估计也是个当老姑娘的命!”

亲娘?

她什么时候给人当娘了?

她明明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就突然喜当妈了?

程茴一时间,说不清是该哭还是该笑。想到自己或许是真的穿越了,永远都回不去了,程茴瘪了瘪嘴,眼眶里开始凝聚出一汪水雾。

正围在一起同仇敌忾怒骂程茴的一众村妇,突然发现程茴有些不对劲,她浑身轻微颤抖着,眼睛水汪汪的,脸上的表情看着,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这……这顾老大家的媳妇不是要哭了吧?”

不知是谁,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她这话音刚落地,便见程茴眼中的水雾凝结成一颗颗泪珠,像是断了线的水晶般一颗一颗的往下落。

偏生她哭的还是没有声音的,就硬憋着,喉咙里发出小狗般委屈的呜咽声。再加上这人又长的绝顶好看,因为哭的太凄惨,有些喘不上气,脸颊和鼻尖都沾染上了一抹红,更为她增添了几分活色生香。

农村的妇人都没有念过书,不识几个大字,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女人现在的模样。但要仔细说起来,这个女人哭起来,就像是她们村里那个池塘里开的荷花一样,在小风的吹动下,微微颤颤的。

粉白的小脸蛋像是花骨朵一样,那晶莹的泪珠也像是花骨朵上沾染的露水一样,鲜嫩水灵的不行。

“我们……我们刚刚是不是骂的太过分了?”有一个妇人,见面前的女孩哭的那般凄惨的模样,终于良心不安的说了一句。

奇怪,明明都已经生过一个那么大的儿子了,可是看着这样的一个女子,不自觉的便把她当作了小辈,忍不住想要去呵护她。

呵护个屁呀!这女人的性格可恶毒的很,可不能被她表面给忽悠过去了。

妇人咬了咬牙,脑海中回忆着这个女人的恶劣事迹,努力想把自己那突然柔软的心脏给强行掰硬。

但是……她只要一想到这个女人,脑海中便都是她此刻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努力了半天终是放弃了。

“是啊,她是顾老大的媳妇儿,她不干活顾老大都没说什么,我们有什么资格指手划脚。人家不干活,是她的男人疼她,我们干活是我们男人没本事,和顾老大的媳妇没什么关系吧。”

在第一个妇人开口后,第二个妇人也紧跟着说道。

“打孩子怎么了?现在谁家不打孩子?你们也知道,四五岁的孩子正是最调皮的时候,我们家那小子天天闯祸,前两天让他去鸡窝掏个鸡蛋,还把两个鸡蛋给打碎了,被我揍得屁股都不敢沾板凳了。”

众妇人的心都被程茴的眼泪泡软了,她们平日里最爱说闲话,却也最是心软。

再加上程茴的模样实在是太好了,这哭的娇娇弱弱的模样,与她们平日里,见的那些农村妇人哭的指天骂地的模样大相径庭,便不自觉的也放轻了自己的语气。

“那个,大妹子,今日的事是姐不对,你别哭了,瞧瞧这漂亮的小脸蛋都哭花了。”

“是啊,别哭了别哭了,姨知道今天不该说你,姨反省自己。为了表示歉意,姨将家里老母鸡刚下的两个鸡蛋给你成不?”

“我家早上刚摘了一些野菜,鲜嫩的很,我也去拾掇一些给你,瞧瞧你瘦成什么样了,回去可得好好补补。”

“我家养的母羊,刚下了小崽子,我去给你挤一些羊奶过来。那东西煮开了喝,香的很,你等着啊。”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731.html

(0)
上一篇 2022-11-21 06:00:26
下一篇 2022-11-21 12:00:06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