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你当朕高澄只会寻欢作乐吗高澄郁久闾娜娜全文免费阅读

一开局,老爹高欢就死了, 面对强横的西魏大冢宰宇文泰,老谋深算的南梁武帝萧衍, 锋芒毕露的东魏孝静帝元善见,以及自己那个憋着劲要篡位的二弟高洋, 内外交困的高澄,只能一步一个脚印: 平定河南侯景之乱,

一开局,老爹高欢就死了, 面对强横的西魏大冢宰宇文泰,老谋深算的南梁武帝萧衍, 锋芒毕露的东魏孝静帝元善见,以及自己那个憋着劲要篡位的二弟高洋, 内外交困的高澄,只能一步一个脚印: 平定河南侯景之乱,擒杀西魏名将王思政, 寒山之战击败梁武帝萧衍的十万大军, 龙山之战生擒西魏李弼、赵贵两位柱国大将军, 迎娶柔然族那位泰森一样的公主、、、、、、 创办武学,重用寒门,改革税制,修订律法,整顿吏治, 创建骑兵、斥候、步军、水师、后勤五军统领制, 左手监察院,右手悬镜司, 左手茶叶、丝绸,右手马槊、环首刀,钳形攻势,澄清天下!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报,将军,元柱部败退,朝咱们这边涌过了来!”

“传令,封住道路,让他们绕行,避免被挟裹进去,不听号令者,杀!后军负责,收容整编败兵。”

“韩将军有令,所有人离开道路,绕行两侧,不遵号令者,杀无赦!”一队传令兵齐声高呼,朝溃兵奔去!

“韩将军有令,所有人离开道路,绕行两侧,不遵号令者,杀无赦!”“杀恁大爷那蛋”几个骑兵挥着马槊吼道:“鸣金收兵,全军撤退,你们他妈的干什么的,赶快把路让开。”

“嗖”一声一道羽尾闪过,一支弩箭插进了他的脖子:“你,你们,竟、、、、、、”他手捂着脖子,瘫倒在马上,再也说不出话来。

哗啦,同行的那几名溃兵提起手中的兵器准备前扑。那名传令兵小队的队长毫不畏惧,冷冷看着越来越多的溃兵:“所有人立刻绕行两侧,到后军接受整编休整,这是最后一遍!”说着,再次抬起了手中的弩弓!

虽然依然溃兵连绵不断,但行军速度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直到看见溃散归来的步兵,和黏在后面不停收割人命的敌军骑兵,传令兵拨转马头,赶紧跑回去报告情况。

“所有骑兵换马,各部整队出击。”

正在追逐猎物的猎人,转眼间成了猎物。侯景和元柱鏖战一场,又追击了这么远,早就也是强弩之末,碰上嗷嗷叫的生力军如何能敌,一触即溃,顾不上爱惜马力,疯狂朝后退去,与后续追来的骑兵撞在一起,愈加混乱。听到斥候汇报的情况,侯景气得哇哇一通怪叫,无奈只得命令正在打扫战场的步兵收拢队形,原地结阵,接应不断败退的骑兵。妈的,这个韩轨,貌似忠厚老实,内心真是奸猾呀!

在斥候来报追兵还有十里的时候,侯景不再管还有没有溃兵,果断下令,全军互相掩护,朝颍川城退去。

韩轨立在高处,看着缓缓退去的侯景,败而不溃,死瘸子不愧是当世名将啊。回头看看同样人困马乏的军士,按照临行前世子的嘱咐,稳妥为上,遂决定不再追击,安营扎寨打扫战场!

此役,元柱部死伤近三万,还有上千人失踪,不过骑兵主力尚在,遗弃的辎重侯景来不及收拢,被韩轨重新夺了回来。侯景这边死伤不到两万,算是惨胜,不过对于侯景满打满算才四万出头的兵力来说,可以说是伤到了元气。

大战之后,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血淋淋的尸体和断断续续的呻吟。打扫战场的兵士把受伤的同袍抬到军医营,看见没死透的敌人,不管轻伤重伤,直接补刀,然后把铠甲扒下来,搜罗一下有没有食物和钱财,尸体则直接遗弃,这次因为世子有嘱咐,韩轨专门下令,敌人的尸体也抬起来堆在一起,过一会集体焚烧。万一弄出来瘟疫,那他妈的还有什么稳定,没有了稳定,还有屁的功劳!

“对了,传令下去,受伤的马全力医治,别顾惜药草,谁他妈的嘴馋故意杀马,仗二十,不。仗四十!”

几番喋血龙争虎斗之后,不单高欢难受,甚至在玉璧之战后气得直接郁郁而终,宇文泰也没好到哪里去,尤其是邙山之战,死了六万多精锐,对土地贫瘠人烟稀少的西魏来说(此时的西魏不是秦国时期,连续几百年的战争,几乎把这里干成了无人区),直接就患上了兵源困难症,在熬夜熬得几乎成了地中海之后,才终于创建了府兵制,此时正是初创阶段,需要磨合试错,没有一点继续打仗的心思。

不过在看到侯景想要归附的时候,就像看到街上一个浑身名牌袅袅而过的美女,虽然知道有点不太现实,但还是跃跃欲试。可惜六大柱国将军中,只有李弼、赵贵两个人有兴趣,其余李虎(李渊他爷)、李弼、独孤信(史上最牛老丈人,出了仨皇后)、赵贵、于谨、侯莫陈崇四人坚决反对,尤其是代表荆州贺拔岳势力的独孤信和老狐狸于谨,不管怎么劝,死活就是不同意。

主要原因如下:首先这个羯族瘸子没啥礼义廉耻的名气太大,谁都知道,怕他出尔反尔,更怕是他和高欢合伙唱的双簧,

其次据边关守将汇报,东魏的斥候不顾自身安危,频繁深入侦查,边军一直在围捕,不过收效不大,双方骑着马,都是越野系男孩,油门踩到底速度差不多,关键这些斥候还明目张胆的,一点没有地下工作原则,有的五人一伍长,有的十人一什长,还有的干脆百夫长带队,四处烧杀抢掠,严重影响了农民种地、商人运货和和尚念经。这是苍蝇恶心人,也是战略威慑啊,在你忙着拍苍蝇的时候,谁敢保证不会突然窜出一群狼,直扑长安城。

再者,河南十三州,地盘那么大,去的人少了,就是添灯油,去的人多了,粮草有点供应不上,高家经营河南诸州,侯景那厮能一呼百应吗?如果他自己都吃不饱,他会管别人吗?

最后一点,就是南朝梁武帝萧衍那老头,会不会突然勃起,跑过来插一脚。这是河南啊,自古兵家必争之地,况且还有个风姿绰约的汉之东都、西晋首都洛阳立在那里,萧衍那老头一旦把她搂进怀里,那功绩堪比恒温、刘裕啊,哪个男人忍得住!

分析总结之后,应对之策很简单:封官许愿,然后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于是,侯景成了西魏的太傅、河南道行台、上谷公。

然而总有意外,西魏荆州(今河南邓州)刺史王思政,出身于太原王氏,孝武帝跟高欢闹翻后,他一路跟着孝武帝元修入关,在东西魏战争期间,跟东魏干过不少硬仗,此时看到搂到洛阳的机会,一下子从榻上蹦了起来,一边向朝廷请战,一边劈柴、喂马、打造战车、搜集粮草,当晚,很多人就在朋友圈看到了九张眼珠子通红和各种军资合影的照片。

n.zhi���x�GM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707.html

(0)
上一篇 2022-11-21 09:00:15
下一篇 2022-11-21 15:00:12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