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你当朕高澄只会寻欢作乐吗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高澄郁久闾娜娜)

一开局,老爹高欢就死了, 面对强横的西魏大冢宰宇文泰,老谋深算的南梁武帝萧衍, 锋芒毕露的东魏孝静帝元善见,以及自己那个憋着劲要篡位的二弟高洋, 内外交困的高澄,只能一步一个脚印: 平定河南侯景之乱,

一开局,老爹高欢就死了, 面对强横的西魏大冢宰宇文泰,老谋深算的南梁武帝萧衍, 锋芒毕露的东魏孝静帝元善见,以及自己那个憋着劲要篡位的二弟高洋, 内外交困的高澄,只能一步一个脚印: 平定河南侯景之乱,擒杀西魏名将王思政, 寒山之战击败梁武帝萧衍的十万大军, 龙山之战生擒西魏李弼、赵贵两位柱国大将军, 迎娶柔然族那位泰森一样的公主、、、、、、 创办武学,重用寒门,改革税制,修订律法,整顿吏治, 创建骑兵、斥候、步军、水师、后勤五军统领制, 左手监察院,右手悬镜司, 左手茶叶、丝绸,右手马槊、环首刀,钳形攻势,澄清天下!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出了宫门,一大群大臣过来打招呼,有的是嘘寒问暖,如今高家势大,在世子面前混个脸熟先,有的是过来套个话,看看高王到底怎么样了,其中就包括祠部郎中元瑾、散骑常侍荀济、常山王元大器、淮南王元宣洪等,有的是高家的铁杆,想听听高王有没有什么最新指示,还有的就是崔季舒这种,挤开人群,毫不顾忌周围大臣异样的眼神:“世子爷,念叨着去接您,没想到您就从天而降啦,哈哈,下朝了,咱们抛开俗事,找地喝两杯!”

崔暹狠狠瞪着崔季舒,是啊,人家刚死了爹,喊人家寻欢作乐,不是作死吗?

“季舒,世子刚回邺城,好多公务呢,添什么乱,你没有公务吗?”

“叔父,世子安排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世子巡视边地归来,请世子喝杯酒接风洗尘怎么啦!”

“嗯,也好,中午咱们小酌一下!”

“哼”崔暹甩袖而去。唉,这老头还是城府不够啊,一把利剑,却没有剑鞘。

“老六,你回府读书,其余人,走着,喝酒去!”

“陛下,经探查,渤海王世子散朝后前呼后拥的喝酒去了,名单在这里。”

“都是哪些人?还是那些人吗!”

“是的,变化不大。

“嗯,你放起来吧,对了,派人通知琅琊公主元玉仪,请她设法探查高王的情况。”

“是,陛下”刘思邈低头走了出去,安排人联系元玉仪。

“世子,咱们是去哪里呢?”

“随便找个酒肆即可,昨晚赶路也有点乏了,咱们聚一下热闹热闹就好!”

崔季舒手一挥,一个家奴不知从哪里就窜到了跟前:“去,通知随园楼,二楼包下来,特等酒席先预备三桌。”

在行军途中吃得差,无非是面饼、粟米、烤肉什么的,就是在晋阳王府,也没什么精致可口的饭菜,邺城这个所谓的什么随园楼,却是南北风味兼顾,让人大开眼界。

海参三法、鳆鱼、蛎黄、鲥鱼、猪筋拼盘、芙蓉肉、荔枝肉、烤獐肉、全羊、鸽子羹、蘑菇煨鸡、青盐甲鱼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加上素菜,硕大的桌子竟然摆得满满当当的,不愧是京城繁华之地,不过这也太奢侈了吧!这货的俸禄难道能比得上王府!

面对我的疑惑,崔季舒大大咧咧道:“世子有所不知,但凡家族外出为官者,宗族都有贴补,靠俸禄,粟米粥都喝不起稠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世家大族的财富堪比国库啊!

“这一桌得多少钱啊!”

“不多,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这特么的一家人一年都吃不完啊!掌柜的何方人士,你认识吗?”

“掌柜的姓王,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应该是从南边过来的!”

这厮突然凑近,贴着我的耳朵,把我吓了一跳,虽然魏晋流行男男,但老子钢铁直男,宁折不弯:“听说是尉景将军、孙腾大人和司马子如大人罩着的。”

“哦”

见面分一半的道理这帮老货咋就不明白呢?我买马造槊改进军备不需要钱吗?难不成让我搜刮百姓,把百姓逼成流民,逼成土匪,逼成叛军!没义气,我得找时机敲打敲打他们,实在不行,关门放崔暹!如何把军阀和地方豪强的钱弄到国库里呢?等等,那掌柜的姓王,难不成是南朝王家的人,王家传承数代底蕴深厚,财大气粗且死要面子,可以合伙做生意啊。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厍狄干、高岳、可朱浑道元他们几个起头,大家一起吼了起来: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我低声附和着,一股苍凉雄阔的气息迎面扑来,莫名其妙的流下泪来。是啊,有些诗词的意境,是在嘶吼之中的。

“陛下,渤海王世子在随园楼赴宴,席间众人歌舞,敕勒歌起,众人垂泪。”

这个时代的酒度数不高,后劲真猛啊,我醉意朦胧踉踉跄跄下楼之时,脑海只记得一件事,那就是钱。本来想跟高洋这个战争狂人唠唠关于军备的事,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趣。钱,钱,钱,得想法子弄钱啊:“老三,去,叫尉景、孙赛、司马子如到东柏堂议事!”

等我回到东柏堂,他们三个已经到了,看来早两年我指使崔暹收拾他们的阴影还在。呵呵。

“姑父,孙老大人,司马老大人,赶快上座。”

“子惠,啊,不,世子,叫我们来是有什么事吗?”

看着他们半个屁股坐在凳子上,不由得好笑:“也没什么事,前段时间我巡视边地,今天喝酒又没见到你们,心里甚是想念,找你们过来聊聊!”

最近没收什么钱啊?怎么又聊啊!

“今天去随园楼,菜着实不错,你们没去可惜啦,没口福啊!”

“老臣年纪大了,闹腾不动了。”

“要不我安排崔季舒给你们送到府上去,也尝尝嘛,南北风味齐全啊。”

“这个,不用了吧”

“怎么能不用呢”我脸上挂着揶揄的笑,口气越来越冷:“虽说贵了一点点,味道确实天下少有啊!”

“世子恕罪啊,老臣一时糊涂,不该参与行商,谋取暴利!”司马子如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眼巴巴地看着我,尉景和孙赛也赶紧跪了下来。

“哦,只是一时糊涂,行商牟利吗?”

“子惠,其实随园楼是与南边的王家合伙开的,不过出发点也是好的,想着补贴一下军饷,还有就是贴补一下历次征战中死去的同袍。”

“哦,三位请起,如此说来是我冤枉姑父和两位老大人啦,老大人老成谋国,让我敬佩啊!”

“来来来,坐坐坐,来人,上茶,说说具体是如何经营的,怎么分红的呢?”

三人各得其一,王家占七,负责投资经营管理。听起来不错,不过刀把不是在人家手里吗?

“嗯,我打算渤海王府也参与一下,不知可以吗?可以先跟那个王掌柜谈一下,之后和王家的族长商议。争取扩大规模,把随园楼开遍大江南北,开到长城以北嘛!”

“啊”

“世子”

“陛下,琅琊公主派人传来消息,渤海王世子回府后,即召尉景、孙赛、司马子如前去,说是要与梁朝的王家合伙开什么随园楼,牟取暴利。”

“和梁朝的王家?这不是叛国吗?呵呵,不过这样也好,如此贪图财货之徒,看来没什么大的野心啊!”听完此话,刘思逸也是暗暗窃喜。

“通知下去,高王应该只是抱病,所有人不得妄动,静待时机,去吧!”

“是,陛下。”

��:$�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703.html

(0)
上一篇 2022-11-20 18:00:27
下一篇 2022-11-21 09:00:15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