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渣老公他超凶的(顾明南林瑜)小说最新章节

重生回到高中时代,林瑜又喜又悲。 喜的是她可以拯救高中倒数第一老公,悲的是现在的老公除了打架就是打架,完全不疼媳妇。 不过,没关系,她教训老公有一万套方法。 …… 倒数第一的顾明南被年级第一的林瑜缠上

重生回到高中时代,林瑜又喜又悲。 喜的是她可以拯救高中倒数第一老公,悲的是现在的老公除了打架就是打架,完全不疼媳妇。 不过,没关系,她教训老公有一万套方法。 …… 倒数第一的顾明南被年级第一的林瑜缠上了。 顾明南一脸不耐烦:烦人精,有病。 林瑜: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顾明南:…… 林瑜: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后来倒数第一开始好好学习了,立志要当年级第一的男朋友……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福中

看着教室里三五成群吵吵闹闹的同学们,扎着马尾辫的林瑜使劲揪了脸一下,疼得呲牙咧嘴。

她真回到高一了,死读书的年纪。

简直让人难以相信,毕竟昨天还在家里教她结婚四年的老公学习。

按理说要重生也是她老公重生,毕竟他做梦都想重新回到高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她高中成绩很好,次次第一,高考进了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

她老公就恰恰相反了,经常打架、上课睡觉、倒数第一、高考考了零分。

不要问她为什么这么清楚,他们两人是一个高中,一个班,不过当时不太熟,只是互相耳闻。

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结婚了,高中同学都说是个意外。

刚正这么想着,教室门发出“咚”的一声,吓了她一跳,抬头看了过去,少年长到眉毛的头发,蓬乱的耷拉着,要是别人那肯定是杀马特。

偏生他长相帅气,眉毛不浓不淡又有型,眼睛深邃,鼻梁挺直,嘴型棱角分明,要不是他一副厌世的神情,肯定是好多女生的暗恋对象。

不过班上喜欢他的女生也不少,拿着书偷偷看着他,一脸的花痴样。

林瑜看得眉心直抽,重重的又叹了一口气,这老公一点都不像老公。

要是高中这样,十个顾明南她都不要。

就在她发神这会,顾明南已经走到她后面坐着了,欠打的推了她背一下,带着磁性的声音不耐烦道:“挪前面去点,别碰老子的桌子!”

林瑜吃痛,扭头瞪着他,脱口而出,“顾明南,你是不是欠打?”

她的“豪言壮语”,顾明南诧异一下,很快嗤笑了一声,极其嫌弃道:“就你,我都不屑。”说着不客气伸直了腿,腿伸到了林瑜的凳子下面。

林瑜深吸了一口气,忍着没有踩他一脚,踩坏了以后还得伺候他。

瞧瞧,有多讨厌。

这也不怪为什么顾明南追了她两年,她才同意。

高中他这德行简直在她心里留下深深的印象。

不过那个时候她不敢惹他,默默忍受了整个高一。

好在高二分科,她就没跟顾明南一块了,不过经常听见他的“英雄事迹”。

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

反正每周检讨大会都有他的名字,以至于她高中毕业后记得最深刻的名字就是顾明南。

天天打架,倒数第一的顾明南。

她想了想,拿书打了他的腿,“顾明南,伸回去!”

虽然不痛,但顾明南这脾气下意识就想抬手打人,不过他不打女生,僵在了半空中。

林瑜起先缩了一下脖子,随后扬道:“你打啊!”

相处这么多年,她还是拿捏到顾明南的弱点,他不打女人。

再讨厌也不会打。

“你他妈脑子有病。”

果然,顾明南一脸不爽的放下了手,随手把桌子往后扯了点,不爽的对后桌的人道:“桌子挪远点!”

被骂脑子有病的林瑜:“……”

她没有再说什么了,因为再说顾明南肯定要发飙了。

不过,这口气她忍不下,拿出笔记本在上面记。

10.6

顾明南骂她:你他妈脑子有病。

等以后结婚了,她就拿出来慢慢算账。

对,她确定还是要和顾明南结婚。

这时,上了铃声拉响了,“同学们,上课铃声响了,请抓紧时间回到教室……”

林瑜看了桌上的课表,语文,她拿出了语文课本,余光下意识瞥了一眼后面的顾明南,他已经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她真想把他半夜看书学习的模样给他现在看看。

看他还有什么脸睡觉。

顾明南谈生意时被人笑过学历太低后,回家就开始发奋图强看书。

一到那个时候她就要说他几句,顾明南自觉理亏,也不敢吭声。

好在他还是有点读书的天分,二十五岁重回高考,考了六百多分,重点大学。

不过二十五岁才高考,说出去还是有人偷偷笑话他。

他每次憋了一肚子气,但也没办法反驳,毕竟也是事实。

顾家其实是相当有钱,要是当初花钱肯定能在国外念个大学,镶个学历金边。

不过顾明南他爸对顾明南恨铁不成钢,气顾明南高考考了全零分,之后就不管他了。

那几年顾明南确实吃了不少苦,累得够呛,在他们学校开了个奶茶店,经常晚上十一点骑着自行车送。

有好几次她看见他坐在篮球场的椅子上休息,高中时候的嚣张气焰丝毫没有了。

那个时候她还觉得他挺活该的。

好吧,现在也觉得他活该,毕竟路是他自己走的。

她仗着是班长的职责,理直气壮的敲了顾明南的桌子,“顾明南,上课不要睡觉。”

臭老公,好好念书!

被打扰的顾明南一脸不爽的盯着她,最后从牙齿里挤出一句不太好听的话,“你这八婆今天有病?”

八婆的林瑜:“……”

刺头老公比她想象中还刺头。

要是以前她肯定不敢管。

她深吸一口气,别生气,别生气,这是自家老公,耐心一点。

“上课不能睡觉,不然我就给班主任说。”

顾明南看着她没说话,但眼神透露出“神经病”三个字。

这时,语文老师许安拿着课本进来了,站在讲台上,笑容和蔼道:“同学们好。”

“许老师好。”学生们参差不齐的问好。

林瑜快速往后又看了一眼,顾明南又趴着睡了,语文老师肯定不会管他。

没有哪科老师愿意管他。

刚开学不到一周就把所有老师气上火了。

上课不听、作业不交,一问三不知。

她用背碰了他的桌子,小声提醒道:“顾明南,不准睡。”

顾明南阴郁着脸盯着前面的马尾女生,有一瞬间想一拳砸她,但他是个爷们,从来不打女生。

最后他没睡,翻开语文书,不耐烦的看着文言文,但也没看进去。

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估摸着不知道林瑜抽什么疯,班主任都不管他,她还来管!

有病。

旁边戴眼镜的男同桌默默往旁边挪了一点,随后认真听老师讲课。

四十分钟的课,很快就结束了,林瑜放下笔,吐了一口气,还好听着不吃力。

成绩应该能稳定。

这时,许安走了下来,一副看好成绩学生的慈爱模样,温柔道:“林瑜,中午把同学们昨天的作业收上来。”

林瑜是班长也是语文代表,更是年级第一,各科老师眼中的好学生。

“好。”林瑜乖巧的点头。

等许安走了后,她刚想扭头看顾明南在干什么,却发现他已经迈着大长腿从后门出教室了。

这是第二节课下,课间时间有二十分钟休息。

在这种时候,顾明南不是打架就是打篮球。

她想了一下连忙起身跟了出去,正好见他下楼梯,她跟着下去了。

走了没几步,顾明南就扭头盯着她,戾气不爽的模样吓了她一跳。

他低骂道:“你他妈跟着我想干什么?暗恋老子就别想了。”

“老子不喜欢你。”

这话换一个人来说,就像个自恋狂,但奈何顾明南颜值身高在线,暗恋她的女生还真不少。

林瑜:“……”

她都还没嫌弃他!

这老公丢了算了!

唉,还是不丢,她舍不得,这老公哪哪都好,就现在不好。

她才不会承认喜欢他,“顾明南,你别自恋,我暗恋你?想都别想了!你以为我跟着你?我只是顺路下去。”

顾明南看了她几秒,转身就走,刚下完楼梯,一名男生就跑了过来,急急道:“南哥,高二的吴峰要打我们,这会正在男厕所堵着宁山他们。”

顾明南正闷着一口气呢,这就有人撞上来了,他抬腿就走。

林瑜一听他们要打架,想也没想就抓着顾明南,“你不准去,你要是敢去,我就给教导主任说。”

她记得高一上学期,顾明南被记了一次大过,还停学了十天。

虽然不会影响什么,但总归不好。

顾明南盯着她的手,神情不耐烦,态度极其不好了,“你他妈的信不信老子揍你?”

“你揍我我也不让你去。”林瑜拉着他硬着头皮道,对于现在的顾明南,她心里还是直打鼓。

说不怕是假,肯定怕。

他一拳下来,她脸都得歪。

顾明南深吸了一口气,拳头紧了又紧,还是打不下去,咬牙切齿道:“老子不打女生,你今天有病是不是?”

“放开。”

最后两个字音压得很低了,透露出十分的不爽。

要换个男生早就一脚踢上去了。

林瑜心肝都在打颤了,她还是摇了摇头,素净的小脸绷紧道:“不放,你不准去。”

“老子就问你你放不放?”

“不放!”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引来了不少学生围观,一副看热闹的眼神。

旁边的男生一脸莫名其妙,着急道:“林瑜,你干什么啊!快放开南哥,我们要办事呢!”

高一年级谁不认识林瑜,学霸加级花,新生代表就是她,高一起码一半的男生都喜欢她。

高二和高三的也不少。

“以后你们不要找他打架了,我不会让他去的。”林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办事就是去打架?

这男生她也知道,跟顾明南一起鬼混的人,高中毕业没一个念大学,都出去工作了。

他们肯定没有顾明南幸运,毕竟顾明南手里有钱。

他和另一个男生在工地上干活去了,后来工地出了事,他摔断了半条腿。

顾明南借钱给他医的,不过还是没医好,终生残疾,后来在高中学校门口摆小摊。

顾明南早就不耐烦了,一听她这么说,当下脏话就出口道:“你是老子谁啊?还管老子?滚!”

我是你老婆!

林瑜当然没有说出来,不然肯定以为她是个暗恋狂,咬牙切齿的语重深长道:“我是班长,你是一班的学生,我就得管你,不能让你影响评选红旗班集体。”

一班是高一成绩最好的班,顾明南能在一班读,完全是他家里用钱塞进来的。

结果塞了也没用,顾明南的青春反叛期太强了。

“你有病吧!”顾明南除了这句话真不知道骂什么了。

他骂男生行,骂女生就不太会。

然而女生就真跟脑子有病一样,死活拉着他不松手,劲可真大。

他甩了几下没甩开,盯着她的脸眼睛都快冒火光了,咬牙道:“林瑜,你要是再不放开,我就去教导主任那说我们俩早恋。”

学校管早恋严,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请家长。

好成绩的学生最怕请家长。

林瑜才不怕他说早恋,老师肯定不会相信他,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你说我们俩结婚都没问题,反正我不会让你去。”

她停顿了一下,又道:“从今天开始,我不会让你去打架。”

她不按套路出牌,顾明南噎住了,“……”

艹!

平日看她温温柔柔,没想到是个神经病。

这时候,突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怎么回事!闹什么闹!顾明南你又欺负同学了是不是?”

“教导主任来了。”

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喊了一句,人群连忙散开了。

林瑜连忙松开手,但顾明南这会也走不掉了,脸黑得跟锅底一样,抬手拍了拍刚才被人拉过的位置。

教导主任戴着眼镜,看着林瑜,语气十分温和道:“怎么回事?林瑜,他欺负你了?”

“没有,没有。”

林瑜连忙摆手,随后撒谎解释道:“我跟顾明南说好了,我帮他补课。”

顾明南皱眉,补他妈的课,谁稀罕她补了?

但是他没有说话,只是脸色越发不爽。

一听这话,教导主任脸色缓和,看了两人一眼,“林瑜同学你这样的行为是好的,同学之间就是要互帮互助,不过也不能耽误了自己的学习。”

随后他盯着顾明南,语气重了一点,“顾明南,林瑜同学帮你补课,你要认认真真的听,别辜负了同学情。”

顾明南不仅让班主任头疼,他也头疼,学校也头疼。

不过头疼也得受着,顾家捐了一栋教学楼。

顾明南冷“呵”了一声,表示不屑。

“老师,顾明南他愿意学,我带他上去补课了。”

林瑜扯了顾明南一下,顾明南甩开了她,她也不尴尬,又道:“顾明南,回教室。”

教导主任就在旁边,顾明南也没胆子大到跟教导主任对着干,只能黑着脸跟着她走,一到了教室,他就跟同桌换了位置。

他惹不起那神经病,总躲得起吧!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623.html

(0)
上一篇 2022-11-21 06:00:10
下一篇 2022-11-21 06:00:13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