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祸国的美人,不是好妖女蓝花楹忆尘枫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蓝月国最受宠的小公主,一朝被匪徒劫走,至此下落不明。意气风发的过路少年,莫名被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砸中,于是他黑脸将罪魁祸首带了回去。 金枝玉叶果真吉人天相,沦落敌国亦毫发无损,她似乎不像之前那般天真烂

蓝月国最受宠的小公主,一朝被匪徒劫走,至此下落不明。意气风发的过路少年,莫名被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砸中,于是他黑脸将罪魁祸首带了回去。 金枝玉叶果真吉人天相,沦落敌国亦毫发无损,她似乎不像之前那般天真烂漫了?错觉吧?她明明还是会笑的,也出席了凤凰花节。什么?赤烈国的冷太子求娶公主?不知她对此是何看法? 不好了,公主又失踪了! 当隐藏身份的蓝月公主来到敌国后,才发现自己追逐的人也有另一身马甲,那山庄少主的身份好好的,咋摇身一变成皇子了?这还怎么弄?放手回头?那不可能!求而不得的事情,接受不了! 冷圣夜:感情之事非一人努力可成功。 蓝花楹:事在人为、情意无价,终有一张容颜能美过江山! 秋伊凡:过分执着是一件很傻的事情。 蓝花楹:我要赌一把,哪怕拿命去试一次! 命运:你当我不存在呢?那必须让你长个记性!我向来公正无私,看在你被虐得实在太惨的份上,我也送你一份巨大的惊喜,至于有多惊?多喜?你不妨期待一下。 翩翩仙君入凡尘、除君身上三尺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忆尘枫:万物在我眼中,却不在我心中,只是如今,好像有了例外。 蓝花楹:命运原来如此偏颇于我,上天恩赐的远比自己强求的更好。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一对白鹤在水面上展翅飞翔,三两只翠鸟停歇在盛开的牡丹花枝上,侧身遥望着两抹雪白的英姿。绯红色的房子,在水面上映出清晰的倒影,一群白鸽从听雨阁的上空掠过。和风旭日,晴朗的天空格外蔚蓝,给人一种神清气爽,视野开阔的感觉。

听雨阁的对面,是一条两边种满花草的青石板小道。各色花朵开得正艳,不时有蜜蜂嗡嗡叫,彩蝶翩翩飞舞,空气中满是淡淡的花香。

青石板铺的小道转角处,转出一琥珀色身影,飘逸的头发依然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侧身望了望对面的阁楼,眼角微微上挑,轻轻一跃,如飞燕一般的略过河面,蜻蜒点水般的触了触水波,然后无声的落到了阁楼前。

“都整整一天了,那小丫头片子还没醒?她是打算赖到什么时候?”看到从屋子里出来正在关门的小香,语皓然显得有些急切,这已经是他今日第四次过来了。

小香心知肚明,笑着打趣:“怎么?少主着急啊?”

“喂~你那眼珠子又在乱转啥?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想给我收起来。我告诉你,就算小爷着急,那也是急着找她算账!”语皓然啧了一声,自己老想着她什么时候才能醒,不自觉的一日几趟往这屋里钻,都快让自己魔怔了:“她要这样睡上半个月,那还得了,到时小爷的伤好了,气也消了,岂不是白让她砸了?”

“是是,您说得都对。”小香自顾的笑着,不停的点头。他这张爱面子的犟嘴,她都懒得跟他争论:“那小姑娘手脚上的伤都没什么大碍了,高热也退了,只是咽喉还有些发炎,我让山庄里的大夫开了些药,也熬了些消炎的草药汤给她喝,估计很快就会醒的。”

“嗯,醒了立刻派人通知我!”说完便潇洒的转过身,摇晃着手里的折扇大步朝前走去,玉树临风的背影瞬间消失在丛林深处。

不远处墨绿色的翠竹林中笼罩着缕缕白雾,竹林深处,依稀能看到远处依山而建的高耸建筑。与竹林相接的地方,是一潭深绿色的浅水,水底飘逸的水草好奇的从水面上冒出了头,野鸭悠闲的浮在浅水上,不时转过灵活的脖颈,捋捋自己灰色的羽毛。

这潭浅水的左边,有一条延伸到竹林深处的小道,小路上长满低矮的杂草和娇小的野花,这是山庄的后方,地处偏僻,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

语皓然随手扯下一条翠柳枝,悠闲的边走边打着水花。

迎面走来一端庄秀美的女子,藤紫色抹胸长裙,外面罩着一件杏色纱衣,秀发盘在头顶,梅色的簪花别在发髻,额前一缕秀发自然的垂在脸际,虽已是三十出头的年龄,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不能想像她年轻时该是怎样一副惊人的美貌。来人便是紫韵山庄的庄主夫人。一侍女手持花篮,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

“然儿,娘刚和小雪念叨你来着,结果抬眼就看到你了。”庄主夫人柔柔一笑,满脸的喜悦。

“娘。”语皓然低低的唤了一声,少有的温顺乖巧。

庄主夫人回头吩咐道:“小雪,你自个儿去采些花来,我和少主聊聊天。”

“是~”侍女应声退下,快步离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一处媚茶色的凉亭坐下,凉亭边一棵高大垂柳在微风中摇摆着枝条。

“姨娘是有什么事情要说么?”见四下无人,语皓然却突然改了口,那称呼让他觉得不自在。

庄主夫人微微抿嘴:“然儿,我知道这些年你依然放不下你娘亲,姨娘虽和你娘亲长得足有八九分相似,也将你视为己出,但终究不是你娘亲…..”

“姨娘,我…….”望着庄主夫人有些悲伤的表情,语皓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关系然儿,姨娘明白你的心思,我也不会觉得不开心。”半饷,庄主夫人淡淡的笑了笑,如花般娇美的脸上满是溺爱:“其实今天姨娘是想关心关心你的私事….”

“私事?”他拧了拧眉,有些诧异不解。

庄主夫人会心一笑:“姨娘还什么都没说呢,瞧然儿那神色凝重的模样,看样子传闻是真的了?”

语皓然愣了愣,完全摸不着头脑:“什么传闻?”

“然儿带了个漂亮的小姑娘回庄里,怎么都不告诉姨娘?”庄主夫人拍了拍他的臂膀,好看的眸子里满是宠溺。

“啊?”语浩然一惊,赶紧辩解:“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和她一点都不熟的,不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我连她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里都不知道,我带她回来是有些私人恩怨……”

庄主夫人闻言笑得更欢了:“都不认识人家姑娘,又哪来的私人恩怨呢?哦,然儿是怕姨娘不同意?还是害羞怕姨娘笑话啊?没关系的,你也知道姨娘没有孩子,一直把你当亲生孩子一样的看待。然儿也十六七岁了,只要你喜欢,姨娘不会反对。你姨夫那边,由我来跟他说,你不必担心…..”

“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一向嘴溜的语皓然,此时只觉得头痛得很,他很想再讲述一遍,她莫名从树上落下来,又碰巧砸到自己怀里的祸事。但转念一想,用倒霉的遭遇和更丢脸的事迹,来挽回其实也没那么丢脸的事情,呵呵~自己吃饱了撑呢?

“好好~”庄主夫人笑笑,也不再逼问他:“不介意我什么时候去瞧瞧那小姑娘吧?”

“瞧她做什么?她很快就不在庄里了!”事情咋还没完没了呢?自己气头上带她回来,也只是为了出口气,咋还莫名其妙跟她捆绑上了?

如今想来自己一时冲动,贸然将她带回山庄的行为,明显是极其不明智的举动。一遇到她就被砸个大包不说,进庄才两天就害得现在自己走到哪儿都被人调侃,她这还躺着没睁眼呢,要醒了还得了!所以等她醒过来之后,自己向她讨完债,立马就把她给丢出去,她简直就是一扫把星,还专克自己!

“咚咚~”敲门声传来,小香放下手中的活儿,转身去开门。当看到映入眼帘的人,她有些诧异:“原来是小雪姐姐,有什么事么?”

小雪浅浅一笑:“是夫人让我给,少主带回来的,这位姑娘送些换洗的衣物和饰品过来。”

小香接过托盘,有些纳闷:“不知夫人是如何知道这位姑娘的?”

小雪捂嘴窃笑:“前两日少主一路扛着她回来,庄里谁人不知啊?夫人她可上心呢!”

俩丫鬟有说有笑的私聊一番后,小香轻轻的掩上门,望着托盘里琳琅的饰品和五彩缤纷的衣物,心想夫人果真很疼爱少主,对少主带回来的陌生姑娘都这般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蓝花楹的睫毛颤了颤,窗户外透进来的光格外的刺眼,她用手背揉了揉眼睛,缓缓的支起身子。

她小心的看了看这个陌生的地方,青紫色的纱帘外,一抹身影正向这个方向走来。

“姑娘,你醒了?”小香满脸笑容的掀帘进来,看到已经起身坐在床榻上的蓝花楹。

“是你救了我?”蓝花楹怯生生的问,疑惑的望了望眼前的陌生姑娘。

小香向她微微一笑:“是少主带你回来的,我叫小香,姑娘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

蓝花楹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些茫然的问道:“嗯,请问这里是…哪里?”

蓝花楹心里满是疑惑,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只记得当时又饿又渴,虚弱得没有一点力气,然后看到树上有梨子,好想吃,还爬上树摘来着,后来到底吃没吃到就不记得了。

小香看着那一脸沉思的面孔,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她贴心的为她解释:“这里是紫韵山庄,姑娘有什么记不起来的,一会儿你可以问问少主。”

蓝花楹喃喃念道:“紫韵山庄是在哪里?隶属蓝月哪城?”

“不是啊,这里是风祁国,姑娘是蓝月国人么?”小香顺手倒了杯水递给她。

蓝花楹心里顿了顿思索了片刻,她从记事开始就知蓝月国和风祁国不和,父皇和风祁国的皇帝更是苦大仇深。风祁国与蓝月国毗邻,难免有领土之争,听说皇爷爷在位时,就时不时开战。如此一来,两国的国民也不免会相互怨恨排斥,所以其他的先不说,单单就说自己是蓝月国人,想必也不太好?

蓝花楹心里有了决断,抬头淡淡一笑接过瓷杯:“嗯,不是的,我就随便问问,好像是睡太久脑子有些糊涂了。小香姐姐,谢谢你照顾我。”看到她比自己稍大些,蓝花楹便礼貌的叫了一声姐姐,自己来的时候应该很狼狈,现在穿的也不是原来那身华丽的脏衣服了,看来这姐姐待自己挺好的。

小香望了望窗外飞过的追逐的两只蝴蝶,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姑娘不用客气,现在外面的天气不错,你要不要出去走走?想来对身体恢复也有好处。”

“好~”蓝花楹咧嘴一笑,她也觉得自己现在好了很多,至少有了力气嗓子也不痛了,出去走走看看也好。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495.html

(0)
上一篇 2022-11-20 21:00:22
下一篇 2022-11-21 06:00:19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