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祸国的美人,不是好妖女蓝花楹忆尘枫全文免费阅读

蓝月国最受宠的小公主,一朝被匪徒劫走,至此下落不明。意气风发的过路少年,莫名被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砸中,于是他黑脸将罪魁祸首带了回去。 金枝玉叶果真吉人天相,沦落敌国亦毫发无损,她似乎不像之前那般天真烂

蓝月国最受宠的小公主,一朝被匪徒劫走,至此下落不明。意气风发的过路少年,莫名被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砸中,于是他黑脸将罪魁祸首带了回去。 金枝玉叶果真吉人天相,沦落敌国亦毫发无损,她似乎不像之前那般天真烂漫了?错觉吧?她明明还是会笑的,也出席了凤凰花节。什么?赤烈国的冷太子求娶公主?不知她对此是何看法? 不好了,公主又失踪了! 当隐藏身份的蓝月公主来到敌国后,才发现自己追逐的人也有另一身马甲,那山庄少主的身份好好的,咋摇身一变成皇子了?这还怎么弄?放手回头?那不可能!求而不得的事情,接受不了! 冷圣夜:感情之事非一人努力可成功。 蓝花楹:事在人为、情意无价,终有一张容颜能美过江山! 秋伊凡:过分执着是一件很傻的事情。 蓝花楹:我要赌一把,哪怕拿命去试一次! 命运:你当我不存在呢?那必须让你长个记性!我向来公正无私,看在你被虐得实在太惨的份上,我也送你一份巨大的惊喜,至于有多惊?多喜?你不妨期待一下。 翩翩仙君入凡尘、除君身上三尺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忆尘枫:万物在我眼中,却不在我心中,只是如今,好像有了例外。 蓝花楹:命运原来如此偏颇于我,上天恩赐的远比自己强求的更好。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如今正是六月天,凤凰花开得正艳,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往的商人旅客络绎不绝,万物都笼罩在这火红如血的花海中。

凤凰木是蓝月国凤凰城特有的树种,每年花开时节,各国文人墨客纷纷慕名而来,其中不乏王公贵族皇子亲王,而每年的六月上旬,凤凰城会举办盛大的凤凰花节,接待前来赏花的人们,皇室亦专门编排节目,设宴款待各国贵族。于是这便成了凤凰城一年一度,最热闹的节日。

皇宫偏殿内,与城外的热闹相比显得异常的肃静,空气中透着浓浓的危险气息。窗台边悬挂的金丝笼里那只活泼的绿鹦鹉,像是感觉到了气氛,从昨两天开始便一言不发,耷拉着脑袋,不时用圆溜溜的眼珠,瞅瞅大殿发怒的那张面孔。

“两天了,还没找到公主?”龙椅上坐的人紧握拳头,只听见“砰”的一声脆响,案桌上的玉质茶杯不知何时飞出去,跌得粉碎。

“皇上息怒,属下已加派人手,前去寻找公主下落。”半跪在地上的男子,双拳抵至头顶,将头埋得又低了几分。

此时龙椅上的人已起身,虽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从他微微有些颤动的身躯,袖口紧握的拳头,看出他的怒意丝毫未减。

“可有查出是谁人所为?胆大包天敢劫持公主!”蓝月国皇帝蓝鸿飞蓦然转过身,一掌拍在案桌上,墨汁飞溅。

台下的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皇上一向爱民如子、勤于朝政、性情温和,自己跟随其多年,也从未见他发过如此大的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他背脊发凉,所有人都知道皇上疼爱花楹公主到骨子里去了,那可是他的掌上明珠。

“回皇上,属下妄自揣测,北州宁王有极大的嫌疑。”男子微微抬头,试探着君王的反应。

“嗯,你继续说!”蓝鸿飞用手杵在额头上,半眯着眼。

“十一年前,萧王窥视皇上宝座起兵谋反,除了风祁国的云帝之外,宁王也是暗中给了他不少帮助的。”谁人都知风祁国和蓝月国不和多年,加之云帝雄心勃勃意图扩充风祁疆土,因此只要能让蓝月内乱,能从中谋利的事情,他一定都会暗自支持。

“跻远起来说话吧~”蓝鸿飞长吸一口气,看到下跪的亲信,朝他摆了摆手。

“谢皇上。”被叫做跻远的男子拱了拱手,抬头起身。

“宁王的心思朕岂会不知道,他人虽远在北州,但朝中党羽却不少,加之没有证据,所以一直让他在北州逍遥。只是碍于他是朕的亲皇弟,毕竟也是血浓于水,只要他不踏出那条红线,朕实在是不刃和他兵戎相见。”蓝鸿飞转眼又陷入了无尽的焦虑之中,仅有的两位皇弟已经去其一了。

“退下吧,朕有些乏了,记得一有公主下落,立即汇报于朕。”蓝鸿飞背靠龙椅,显而易见的疲劳样子。

“还有,吩咐下去此事不得声张。”蓝鸿飞不忘嘱咐,毕竟此等大事传扬出去,不管是对蓝月国还是对花樱,都是百害而无一利。

“是,属下告退。”跻远拱手退至门口关上门,这才松了口气。但愿早日找到公主啊,他拭了拭额头上的细汗,转身在心中默念。

清晨的阳光愈加的明媚,金碧辉煌的梧桐宫一如往昔风景秀丽,一只仙鹤站在湖边凸起的石块上,悠闲的清理着自己的羽毛。湖边上,富贵牡丹幸福铃兰争相开放,远处翠色欲滴的树木,倒影在湖里。

不远处的凉亭上,一粉雕玉琢般的绝色女子凭栏相望,头上精美的凤凰发饰斜斜的盘旋于头顶,下垂的珠串不时的颤抖,更为其增添了几分柔情。冰肌玉骨,柳叶弯眉,朱唇微红,她身着淡黄色连群纱衣,粉色的牡丹花均匀的撒满纱衣,一袭金线绣着凤凰图案的领口开得恰到好处,既雍容华贵又不失礼节。此时的她,眉头微蹙朱唇轻抿,难掩的焦急。

“皇后娘娘~”一位浅蓝色衣宫女急促走来,向她盈盈一拜。

“可有打听到公主消息?”焦急的女音传来,神色虽是急切,声音却如空谷幽兰一般动听悦耳。

“回娘娘,暂时还没有公主的下落。”话间蓝衣宫女有些担忧的望了望蓝月国皇后,此话一出果不其然,白月婵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娘娘莫急,听皇上身边的尹公公说,皇上的贴身侍卫跻远,已在加派人手追查了。”见自家娘娘忧心不已,蓝衣宫女赶紧宽慰于她。

白月婵叹了口气:“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我万万不会让花楹替我去祈福……”

“公主金枝玉叶,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逢凶化吉的。娘娘也是身体不适,才让公主代劳,怪不得娘娘的。”沛菡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家娘娘,小心的搀扶她坐下。

看着娘娘哀伤焦虑的模样,沛菡又依稀想起了自己当年。那时她只有五岁,在一个偏远的村落,岂料那年因萧王突然起兵造反,她的父母不幸的死在了反军的兵刃之下,自己瞬间就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懵懂无知的自己孤零零的路边行走,又饿又冷又怕,终于忍不住去路边摊上偷拿了一个馒头,于是便被摊主打得满身是伤。还记得那日,她被和蔼可亲的娘娘从地上扶起,还递给她一块糕点,细心的为掏出手绢为她拭去脸上的泥土。

“你要是没地方去的话,可以跟着我,不知你愿意吗?”对当年尚不完全醒事的自己来说,那笑颜温暖得胜过初春的阳光。

“嗯,我愿意。”虽然不知道要去哪里,但她还是毅然决然的跟那个漂亮的姑姑一起走了,她相信能笑得那般温暖的,一定是个大好人。

后来就到了宫里,娘娘待自己宛如半个女儿,赐名沛菡。小公主比自己略小一点,还叫自己沛菡姐姐,想想就觉得温暖,像家人一样。如今公主被人劫持了下落不明,她也真心难过。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4489.html

(0)
上一篇 2022-11-20 21:00:07
下一篇 2022-11-20 21:00:22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