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途深海纸鱼《神壤:创世从一寸枯土开始》_(神壤:创世从一寸枯土开始)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神壤:创世从一寸枯土开始》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齐途深海纸鱼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深海纸鱼”,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他叫齐途

两年前,是光环耀眼的亲传弟子
两年后,是饱受屈辱的杂役弟子
……
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体内神壤浮现,从此齐途化身种田农夫,每日在神壤中栽神花培仙草,培育几块极品灵石作为点缀,温养神兵利器,撰取无上功法
……
自阴谋诡计中杀出,向不可知领域迈步,成就传说

小说:神壤:创世从一寸枯土开始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深海纸鱼

角色:齐途深海纸鱼

小说《神壤:创世从一寸枯土开始》是由“深海纸鱼”所著。内容概括:趁着中午还有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齐途回到自己简陋的居所,同样在这座后山上,离挑水的小院不远,这是一座非常简单的木屋。木屋坐落在树林中,落叶枯黄铺满地,一扇门,一扇窗,屋内摆着一张床,木制的桌椅,和一个存放个人物品的木柜,除此之外再无其他。齐途盘坐在床上,闭目养神,集中精神纳灵入体,而后利用所剩无几的一点点时间补了一会睡眠。……下午,齐途准时从床上起身,走到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解刚刚睡醒的干渴。片刻后,齐途沿着小路再次来到后山的膳食院,这回却远远看见身影熟悉的两个人在那里驻足,似乎在等待什么……

评论专区

九州·华胥引:江南是男频最爱之一,唐七公子是女频最爱之一。难道都因为是巨蟹座。所以我那么热爱他们⊙▽⊙。。向巨蟹前辈大大们致敬。,这个也不是仙侠……恩。

青蝠酒吧:很好看的小说。

武谪仙:在主角的描述中,他的父亲马大强。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傻缺。还是天字号的那种。

齐途深海纸鱼《神壤:创世从一寸枯土开始》_(神壤:创世从一寸枯土开始)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插图1

《神壤:创世从一寸枯土开始》在线阅读

第3章 麻烦

趁着中午还有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齐途回到自己简陋的居所,同样在这座后山上,离挑水的小院不远,这是一座非常简单的木屋。

木屋坐落在树林中,落叶枯黄铺满地,一扇门,一扇窗,屋内摆着一张床,木制的桌椅,和一个存放个人物品的木柜,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齐途盘坐在床上,闭目养神,集中精神纳灵入体,而后利用所剩无几的一点点时间补了一会睡眠。

……

下午,齐途准时从床上起身,走到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解刚刚睡醒的干渴。

片刻后,齐途沿着小路再次来到后山的膳食院,这回却远远看见身影熟悉的两个人在那里驻足,似乎在等待什么。

等到走近后,看清那几人的样貌,齐途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顿时又多了几分阴霾。

其中一人身着象征内门弟子地位的白衣,看起来居领头地位,另外一人着灰色素袍,正是上午监督齐途干活的外门弟子林山。

“嘿,我们的天才来了。”

齐途还没走近,就听到了毫不留情的讥嘲,心头一横就要绕路走。

却听到那边传来的高声呵斥。

“那边的杂役,见到苍云门中弟子,还不快过来问声好?”

苍云派的规矩,也是修道界不成文的规矩,下位者总是要向上位者低头,很多地方都没有人身权益可言,逊色于人,便难免低人一等。

无奈之下,齐途只能硬着头皮朝那边走去,那白衣男子,乃苍云派的内门弟子,是与齐途同一批加入苍云派的,名为张金士,天资卓越,只是相比那时的齐途,他还是差了点。

上午时盯着齐途干活的林山此时跟在张金士身后。

“真勤快啊,加满那个水缸,对一个没有修为的凡夫俗子来说,很不容易吧?”张金士摆出一副笑脸。

“对了,你腿上的伤怎么样了?没事吧?”

齐途腿上的伤便是拜他所赐,前几日齐途按照往常,来往挑水时,张金士明目张胆地“暗中出手”,导致齐途跌下台阶,磕伤了腿,虽然敷了药,但带伤干活,导致到今天也没有恢复过来。

现在他张金士还主动提起这件事,可谓是蹬鼻子上脸了。

“张金士,你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处处针对?”齐途不止一次这样问过,但至今没有答案。

“这怎么会是针对呢?我这是关心同期的工作啊,每天都这么辛苦,我当然要多加照顾和慰问才是。”张金士依旧笑道。

“我不需要你的慰问,如今我不过是一个杂役弟子,你何必对一个下人这样不依不饶?”齐途回道。

“不依不饶?”

张金士眼底闪过一丝狠厉,一把抓住齐途的头发,硬生生将其拽到眼前,几乎跟他的脸贴在一起了。

然后张金士用几乎只有他与齐途能听得到的声音低声说道。

“你现在只是个下人,一个下人莫名失了踪迹,又会有谁追究呢?你之所以还活着,只是因为我想让你活着而已,你应该感谢我的不杀之恩。”张金士盯着齐途的眼睛,轻描淡写地说着令人不寒而栗的话。

齐途怒极,心中发毛,心底把张金士的族谱都问候了个遍,但还是强忍着怒气问道。

“我还是想知道,我有什么值得你这样针对,一个杂役弟子,没有修为,最多就只有几锭没处可花的银子,对你来说也是不值一提的东西,既然我迟早要死,至少让我当一个明白鬼吧?”

闻言,张金士又笑了,松开抓着齐途头发的手,用力拍了拍齐途的肩膀。

“想知道为什么?用你接下来的日子去慢慢感受吧。记住,你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

显然,他不想让齐途明白。

“放心吧,我会常来,说不定哪天心情好,我就告诉你了呢?”张金士深深地看了齐途一眼,似乎在暗示,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齐途默然。

“我们走,下次再来看望我的好同期。”

说罢,张金士戏谑地看了齐途一眼,仿佛齐途只是他掌中的玩物一样,而后带着身后的林山离去。

留在原地的齐途双眼几乎冒火,愤怒的同时也有几分惊惧,原本他以为张金士频频针对他只是看他不顺眼,应该也就仅仅止于捉弄了。

但他开始有了一种深深地危机感,事关性命他无法不重视,张金士要杀他,绝对不仅仅是危言耸听。

正如他所说,没有人会追究一个失踪的下人的踪迹。

“王八蛋!无缘无故就要对我下手,如果我能够正常地修炼……”齐途怒骂,但这样的假设无济于事。

“只要在苍云派内,我一个杂役弟子根本无处遁形,在哪里他都能找到我,怎么办……?”齐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

“寻求长老的庇护?”齐途忘不了,那天他的师傅王岩长老将他扫地出门时,眼中那弃之可惜又带有厌恶的神色。

以及那句意味深长的“可惜了,可惜了……”

听着不像在惋惜自己的弟子无法修炼,更像是在为自己的某种目的无法达成而叹息,其中缘由齐途至今也没弄清楚。

曾经的“师徒之谊”恐怕行不通,其他长老平日也不是一个杂役弟子想见就能见的,更何况他无凭无据就指控一个内门弟子要谋杀他,一但张金士反咬一口,自己多半只能平白落下一个空口诽谤的罪名。

这某种程度上无关道理,更多的是一个杂役弟子和一个内门弟子价值、地位并不对等。

考虑再三,齐途决定先去山脚下的河边继续纳灵入体,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能够有所突破了。

距离干活还有一段时间,膳食院暂时还没到准备晚饭用水的时候,所以齐途带着扁担和水桶来到河边,打算待会回去的时候顺便挑两桶水上去。

然后他盘坐在地,最大限度地纳灵入体。

灵气源源不断地进入齐途体内,但一如往常,他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变化,没有修为,没有灵识,他也无法内视灵气入体后的走向。

所以他只能这样漫无目的持续地修炼下去,哪怕很可能只是在做无用功。

“我就不信,灵气在我体内,既没有散离出去,还能凭空消失不成,一定会有所成效的。”齐途暗道,下定决心要坚持下去。

……

一段时间后,齐途睁开眼睛,抬头看了看天色,察觉时间已经不早,然后起身将两个木桶加满水,扛着水桶走上台阶。

每个杂役弟子都有自己每天要完成的杂务,每个月也都会有门派发放的津贴,但如果无法完成,将会受到责罚。

不过,实际上大多数杂役弟子的活都没有齐途这么累人,齐途现在之所以在干这种苦差事,是因为某人从中作梗而已。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31969.html

(0)
上一篇 2022-08-18 20:14:03
下一篇 2022-08-18 20:14:0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