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毒妃冲喜后,王爷腻宠不停(赵幽幽樱庭舒烧)_(赵幽幽樱庭舒烧)全章节在线阅读

《替嫁毒妃冲喜后,王爷腻宠不停》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赵幽幽樱庭舒烧是作者“樱庭舒烧”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替嫁冲喜,无名小卒赵幽幽摇身一变成了王妃,所嫁的乃是身染恶疾,活不过百日的倒霉王爷读过不少医书的赵幽幽,成了王爷的贴身大夫,只是这大夫治病的手法很是可怖,药引用的都是蛇蝎毒虫,王爷严重怀疑赵幽幽不是再替他治病,而是在拿他试药
“王爷,吃药咯”赵幽幽微笑
“你给本王吃的什么,为何有条蚱蜢腿”段岑惊恐
赵幽幽好医术,用以毒攻毒之法,生生治好了王爷的病痊愈后的王爷如有神助,夫妻同心,打匪徒治权贵,平步青云,扶摇直上,一场突如其来的流言,将二人推入万丈深渊
夫妻一场,同生共死,王爷莫怕

小说:替嫁毒妃冲喜后,王爷腻宠不停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樱庭舒烧

角色:赵幽幽樱庭舒烧

热门新书《替嫁毒妃冲喜后,王爷腻宠不停》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樱庭舒烧”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山林间,有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缝隙钻进,零零散散的洒在林间下路上。段岑被赵幽幽带到太阳大一点的地方放去,祈州虽热,但是山上还是十分阴凉。她好心替段岑找来柴火,让段岑边取暖边烤衣裳。可是成了落汤鸡的段岑不领情,就是不肯坐到篝火旁:“本王好心收留你,你竟然恩将仇报,将本王往水里骗。”赵幽幽不以为然的说:“王爷明鉴,我一没推你,二没吓你,是你自己要往水里跳的……

评论专区

1984之狂潮:看到这评分,我本来是不信邪的,但是事实无情打脸,五分左右或许能淘到一些书,但三分不存在遗珠!三分的坑里面只有屎!

迷雾纪元:被我放在黑名单里面的作者,上一本书超凡双生的心魔篇记忆犹新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一下山就变睿智

替嫁毒妃冲喜后,王爷腻宠不停(赵幽幽樱庭舒烧)_(赵幽幽樱庭舒烧)全章节在线阅读插图1

《替嫁毒妃冲喜后,王爷腻宠不停》在线阅读

第4章 有仇报仇

山林间,有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缝隙钻进,零零散散的洒在林间下路上。

段岑被赵幽幽带到太阳大一点的地方放去,祈州虽热,但是山上还是十分阴凉。她好心替段岑找来柴火,让段岑边取暖边烤衣裳。

可是成了落汤鸡的段岑不领情,就是不肯坐到篝火旁:“本王好心收留你,你竟然恩将仇报,将本王往水里骗。”

赵幽幽不以为然的说:“王爷明鉴,我一没推你,二没吓你,是你自己要往水里跳的。”

刚想反驳的段岑,又被赵幽幽堵住了话头,“还有啊,王爷,至于恩将仇报一事,是你先开始的。”

被驳的无话可说的段岑,只得把到嘴边的话咽回肚子里。

笑眯眯的走到段岑身边,赵幽幽蹲下身来,双手搭在膝盖上,向哄孩子似的对段岑说:“你就好好的呆在这里烤火哦,看我马上抓好多鱼回来给你吃。”

只见她走到小溪旁,弯下腰去把裤腿卷起来,再用布带系紧,袖子也是用同样的方法扎的高高的,让衣裳等会不妨碍她抓鱼。

握着削好的木棍下水,赵幽幽低着头,盯着水面时眼睛都不眨一下,她一只手举着木棍,另一只手手掌微微张开,下一瞬听见水花声响起,赵幽幽竟一棍子插中两条鱼,用空着的手把鱼从木棍上卸下来,装到背篓里。

岸上的段岑吃过很多好吃的鱼,但是像这样在溪水里插窟窿的鱼,他还是头一次吃。方才赵幽幽抓鱼的过程,可谓是一气呵成,这丫头看似年纪小小,但是做起事来格外的老练,就好像下水抓鱼这种事,她做过很多次一样。

还没等段岑的衣裳烤干,赵幽幽已经抓了满满一背篓的鱼上了岸,把背篓交给段岑后,赵幽幽又爬上了段岑身后的野果子树。

段岑挪了下位子,仰着脖子看向挂在树上的赵幽幽,好奇的问:“你真的是丞相府的丫鬟吗?”他知道的丫鬟,有擅长针线活的,有会下厨的,像赵幽幽这种山蹿下跳,游刃有余的丫鬟,段岑从未见过。

而且,他长这么大,从没见过女孩子叉鱼,更没见过女孩子上树,赵幽幽真是个奇怪的小丫头。

挥舞着手中的木棍,敲打树枝,野果子咚咚咚的往地上掉,赵幽幽回段岑的话时,气都没有喘一下:“当然啊,如果不是丞相府的话,我怎么可能被绑到这里来跟你成亲。”

认真摘果子的赵幽幽半天没有听到段岑回她的话,待果子摘得差不多,她从树上下来是,就看到段岑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了。

慌忙扔下怀中的野果子,赵幽幽拍着段岑的脸:“喂,你醒醒,你怎么了?”

村里的人瘴毒发作时,没有口吐白沫的啊。

眼神胡乱的在段岑身上扫了一圈,最后在段岑的小腿处停了下来,卷起段岑的裤腿,就见到了小腿上两粒豆子般大小的红点。

段岑被蛇咬了。

没有多想,赵幽幽低下头,用嘴含住了伤口,用力的把蛇毒吸出来。

吸蛇毒的动作,反反复复多次后,段岑的脸上恢复了血色,用布带包扎好段岑小腿上的伤口,赵幽幽尝试着把段岑背到后背上,但是她太小了,根本背不动段岑。

况且,还有鱼和果子呢,背了段岑回去的话,就没办法背果子和鱼了。相比之下,赵幽幽更像带下山的,是鱼和果子。

段岑是被香味和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吵醒的,他费力的睁开眼,缓缓的坐起身来,见到赵幽幽一边烤鱼一边咒骂:“什么习武之人,战场杀神?切,这么大的人,竟然能被蛇咬伤,蛇能比敌人难对付!”

“你怎能拿人跟蛇比。”段岑不悦,这小丫头是在蔑视他的能力啊。

听到段岑的声音,赵幽幽连忙转过身来,手中烤着的吃食还忘了放,她欣喜的说:“王爷,你醒了。”

忽地,段岑‘啊’的大叫一声,忙往后退,再说话时声音发颤:“你…你烤的什么?”

赵幽幽得意的晃了晃手臂,“当然是蛇咯,我敢断定,就是它咬得你。我把它抓来抽筋剥皮烤了吃,看它以后还敢不敢咬人。”

咽了咽口水,段岑眼神中满是惊讶:“你…不怕蛇?”

“不怕啊。”

京中的姑娘别说蛇了,便是见到一只小虫都会吓的哇哇乱叫,这小丫头竟然能把蛇抓来烤了吃。段岑点着头,竖起大拇指,由衷的称赞:“你真的…很厉害。”

扯下一段蛇肉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塞到段岑的口里,赵幽幽叮嘱道:“慢慢嚼然后咽下,是它咬得你,你就得咬回去。让这整片山林的蛇知道,你段王爷不是好惹的,以后就再也没有蛇敢欺负你了。”

‘是他咬得你,你就得咬回去。’

这句话,像一声惊雷,劈中了段岑。

口中的蛇肉究竟是什么味道,段岑已经没有心思去品味了,这一刻他反复咀嚼的,只有赵幽幽说的这句话。

真是因为被咬多少次都不会还口,所以那些人才会肆无忌惮的咬他、碾他、欺负他。

段岑苦笑一声,他活的竟然没有一个小丫头通透。

赵幽幽疑惑不解的看着段岑,撞了一下他的肩膀,说:“报了仇,你就这么开心吗?”她没听出段岑笑中的苦涩。

“当然了。”段岑答非所问。

吃完一条蛇,又一人啃了一条鱼,两人才慢慢悠悠往山下走。

等回到山庄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还未走到门口,身子半依在赵幽幽身上的段岑便提醒赵幽幽停下来:“先不要走。”

“怎么了?”赵幽幽抬起头,不解的看向段岑,只见段岑的视线看着山庄的方向,脚下却不肯挪步。

“今早奚锐便出了门,不可能到天黑还不回家的。”他把搭在赵幽幽肩头的手臂拿开,脚步缓慢的往前走,“你站在这里不要动,乖乖等我回来。”

下水上树的事,段岑的确不敌赵幽幽,但洞察刺客之事,泱泱汴夏,无人是段岑的对手。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9022.html

(0)
上一篇 2022-08-06 16:15:17
下一篇 2022-08-06 18:25:1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