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在狗囸的末世)黄哥李佛龙全集免费阅读_狗在狗囸的末世最新热门小说

很多网友对小说《狗在狗囸的末世》非常感兴趣,作者“圣煮”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黄哥李佛龙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末世第一天惨死的我,居然魂穿到一条狗身上,不过天将降大任于斯狗也,我变狗了,也变强了,在人命如草芥的末世里,狗好活,狗强大,狗也自然要承担起狗的责任——作为人类最好的朋友
开局一人一狗,人往往是主角,我就不服了,为什么狗不能当主角?你看看这现在里里外外,谁不得喊我一声黄哥?

小说:狗在狗囸的末世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圣煮

角色:黄哥李佛龙

强烈推荐热门奇幻玄幻小说《狗在狗囸的末世》,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圣煮”。小说无错版梗概:“管它什么末日,先把老刘的脸盖住。”我说。我承认,那时候听到末日,我心里还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那是我们这种工薪年轻人对不确定性的期待。老板点了点头,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看了看老刘那张挤满水泡,红疹,五官几乎被前二者埋没的脸。现在是初秋,天气依然很热,因此我并没有穿外套,只有一件t恤,看到老板这般犹豫,我心领神会,上前去把他的外套拿了过来……

评论专区

随身带着女神皇:这书还行,女人蛮可爱的……没哪个女的比较讨厌……至少算我的粮草,有时候略干

我,东京剑圣,百般武艺:看看这不要脸的简介。拿着加特林用的斩舰刀,还好意思自称剑圣。说什么剑法无敌。不要脸。

位面旅行指南:前面的穿越明朝那一段还算有点意思,可惜作者人物描写幼稚,爽点节奏掌握不好,崩了,至于其他故事,太雷了。

(狗在狗囸的末世)黄哥李佛龙全集免费阅读_狗在狗囸的末世最新热门小说插图1

《狗在狗囸的末世》在线阅读

病原肆虐残同事,为保美人搏命死

“管它什么末日,先把老刘的脸盖住。”我说。

我承认,那时候听到末日,我心里还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那是我们这种工薪年轻人对不确定性的期待。

老板点了点头,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看了看老刘那张挤满水泡,红疹,五官几乎被前二者埋没的脸。

现在是初秋,天气依然很热,因此我并没有穿外套,只有一件t恤,看到老板这般犹豫,我心领神会,上前去把他的外套拿了过来。

“老板,哪能用您的呢?”老李走过来,脱下自己的外套,一个箭步走到老刘身边,我看到他在要把外套盖上去的那一瞬间向我的方向轻蔑一笑。

我只是从余光里看到他的笑,我大部分注意力在销售的脸上,他下眼皮上长了一个水泡,这个水泡不断成长,他的眼睛不断被向上挤,现在,我已经能看透过被水泡撑到透明的皮肤下,那里面活动的红色蠕虫。我毫不怀疑它们随时会破泡而出

噗!

果然,还没等老李作秀似的慢动作结束,那水泡就破了,里面密密麻麻的红色蠕虫被那件外套挡掉一部分,然后剩下一部分冲向毫无防护的老李的脸。

“啊啊啊啊”

“老李!”老板大喊一声,却不敢挪动脚步接近老李了。

“救……救我……什么东西在往我鼻子里……呵唔唔……”红色小蠕虫一旦接触到皮肤,就开始向各处尝试钻入,比起皮肤上的毛孔,它们更喜欢嘴巴,鼻子,这些地方……它们汹涌而入,堵住了老李的呼吸……

“嗷!”

一声不似人声的嚎叫传来,我这才来得及看向半靠在地上的销售……

随着销售下眼皮上那个水泡的爆掉,他的整个下眼皮都被炸的稀烂,眼睛的各种软组织耷拉下来,红红的眼球没生气的垂着,但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他脸上一个个水泡放鞭炮似的连续爆掉,把那张原本就千疮百孔的脸炸的血肉横飞,脓水,软组织,血液,组织液,皮下脂肪,坏死的肌肉和神经,你不分我我不分你同流合污在一起,比镇关西牌酱油的成分还要复杂。

但这还不是令我最恐惧的,令我最恐惧的是——销售此时竟然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没错,他耷拉着自己的一颗眼球,没事人似的站了起来。

地上的老李已经停止了挣扎,但现在没人关心他。

“啊——”

“跑啊,老刘变丧尸了!”

我大吼一声,把手里老板的衣服猛的向销售脸上一摔,然后一把捞住老板向后跑去。

“啊啊啊!”

我轻松跑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公司其他人,他们中不少被这恐怖的景象吓呆了,甚至跌倒在地,根本无法挪动一步,我看到岳明嫣也在其列,她瞪大了一双美眸,捂住嘴巴,双腿发颤地站在那里。

“明嫣,我们走!”我再次拉住她的手。

“啊!老刘你干什么!?”

一声惨叫从我身后响起,我不敢回头看,只是向前跑,但从嘶吼和惨叫中可以得知,销售应该是变成了那种传说中的生物“丧尸”,并开始吃人了……

但很快,我就用不着通过声音推测、联想和想象丧尸吃人的场景了,因为当我跑到小吃街尽头,马戏团的展览入口边时,我正好碰到了三只脸上血肉模糊到只能看见白色牙齿的丧尸猴,正在园区路口分食一具人类的尸体。

我看到热气腾腾的肠子被拉出来,我看到黄色的脂肪层向四面摊开,我看到失禁的屎尿和血液混在一起,我看到那些猴子血肉模糊的脸上那两个没有眼珠的深深眼洞,我看到它们嘴巴里掉出的白色的碎骨渣,我看到被撕碎的头发和衣物沾满了污血散落在旁边的地面上。

“嗝——吼吼!”

一只丧尸猴子突然一仰头,高吼了一声,然后从原本自己啃食尸体的位置上跳开,径直向着我这里冲来。

明明这丧尸猴连五官都被那种水泡炸烂了,眼睛,鼻子和耳朵都已看不出来,只剩下隐藏在一片血肉下的小小黑洞,但他却还是精准的向这边扑了过来。

我强迫自己从遏制住强烈的呕吐感,推开老板和岳明嫣,微微下蹲,做了一个迎战的姿势。

我很想看看岳明嫣当时看我的表情——她脸上一定写满了对英雄和救世主的崇拜。

我只来得及刚刚做出这个体面的姿势,那只猴子就扑了上来,它冲过来的巨大冲击力让我想象中像咏春那样优雅地站着和对方打的有来有回的指望彻底落空了——我一下被扑倒在地和那猴子扭打起来,毫无形象可言。

丧尸猴冲着我的脑袋而来,一口血肉中的白牙向鼻子咬去,我双手死命抓着它的肩,努力把它控制在一个无法威胁到头部的安全距离,但也因为这个行动,我的手臂被它挣扎的两爪抓出了无数的血痕,它锋利的指甲刨开层层血肉,撕扯着我的神经。

我和这只丧尸猴已经贴的很近了,它脸上浆糊般的模糊血肉以及其中酝酿的水泡近在咫尺。

“噗!”

“妈的!”

我暗叫不好,他奶奶的,那丧尸猴脸上一个稍大点水泡赫然破裂,血水,组织液,以及那要命的红色蠕虫向我的脸上喷了过去。

不幸中的万幸,我虽然被这些水泡里的东西喷中了一只眼,疼的要命,但好在我还有一只眼睛能用,不至于在紧张的作战中失去视力……卧槽!

我突然感到自己的脸上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这才想起来之前那两位被感染的时候那些红色小虫会主动寻路,进入人的鼻腔口腔和眼睛里……完蛋了,这回真完蛋了。

我依旧和丧尸猴扭打在一起,一人一猴在地上来回翻滚,我拽着它的肩,它挠着我的手臂,剧痛在我的神经之间游走,无论是内脏还是肌肤,这是我最清晰的知觉,除此之外,鼻子似乎被异物填入,耳道也传来阵阵痛楚,就连最后的视野前也出现了红色的朦胧之物……

“砰!”

我听到一声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重击……那似乎是重击,但在我即将被红色小虫钻破的耳膜听来只是一声轻微的闷响。

“砰!”

又是一声。

我突然感到手上的压力骤减,那只力气和我不相上下的丧尸猴似乎一瞬间就变成了橡皮糖。

我轻易的推开它。

我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我看不见,听不见,闻不见任何事物了,我张开了刚刚一直紧闭的嘴巴,才让我不至于呼吸中断。

但片刻以后,如同我刚刚陷入了一个游泳池,而现在把头从泳池的水中伸出来了一样,我的感官又一个接一个的恢复了,我张开眼睛,寻找着岳明嫣。

由于身形摇晃佝偻,因为强烈痛觉有些站不稳,所以我第一眼看到了一双干净的小脚踩在肮脏的水泥地上,再往上看,是岳明嫣纤长的小腿,白色的裙摆,衣服下从腰到胸的完美曲线……最后是她姣好的脸上关切而害怕的神色。

我知道我现在一定满身血污,狼狈极了。

我又看了看老板,他正跪坐在地上,面前是一地的呕吐物。

我勉强抬起手,挥了挥。

快逃吧,逃吧,去停车场,开上车,一切就结束了……

疼痛,刺骨的疼痛,我这人很怕疼,那时的我巴不得能痛快点死掉,但后来想,可能正是因为疼痛我才没有进入尸变前的昏迷。

我看到旁边放着一把长凳,情侣座的那种。

我伸出浸透血液的胳膊,抄起长凳。

我扭过头,地上有一只死猴子,两只可爱的女式凉鞋散落在地上,一只带着血。

远处,那两只丧尸猴还在啃噬尸体。

我沉默着走向那两个畜牲。

我很想说点什么,很想发出最后的警告和遗言,很想大声喊出死前最后爱情的激烈。

但我太疼了,不得不一直咬着牙。

……

“最后呢?”

我看了看那个秃顶的中文系教授,脑袋晃了晃,用狗爪沾了一点墨水,在那张纸上继续留下鬼画符。

“这个……”

可怜的中文系教授,无论他有多么博学,认识多少个汉字,对中国语言有着多么精深的了解,他也看不懂我狗爪出的鬼画符!我只好扭过头,冲着昏昏欲睡的李佛龙一阵狂吠。

李佛龙一激灵,白了我一眼。

“别嗷嗷了老黄,那啥,莫教授,这俩字念‘留白’!”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8938.html

(0)
上一篇 2022-08-06 12:13:38
下一篇 2022-08-06 12:13:5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