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心灵主宰)应运圣诞之后_(应运圣诞之后)全本阅读

小说《末世之心灵主宰》,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应运圣诞之后,文章原创作者为“圣诞之后”,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宇宙中有亿亿万颗星辰,分散在浩瀚无垠的星空里
它们或炽热,或冰冷,在各自的一方世界里独自熠熠生辉
然而每一个生命体,总是渴望在遥远的黑暗中寻求同类
地球,广阔的星海里一颗渺小,不起眼,但却十分美丽的天体
在不算恒久的历史中摸索出了一条通往星空的道路
而道路尽头到底是同类,还是敌人?
人类从来抱以真挚的热忱与期待,但人类总会下意识地隐藏着人性的恶端,甚至欺骗了自己,以至于他们忽视了宇宙中亘古不变的道理——进化与吞并
战火,阴暗,善恶,这是一首谱写在星空之下的悲歌

小说:末世之心灵主宰

类型:科幻

作者:圣诞之后

角色:应运圣诞之后

小说《末世之心灵主宰》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科幻文,它的作者是“圣诞之后”。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哨声传遍四周,那个奈奎斯人知道一个人不是我们的对手,立即转身从楼梯口离开。李娜妮阴沉着脸从窗口看下去,已经有不少奈奎斯人围了过来。值得思考的是,更多的奈奎斯人包围了前面那栋楼,反而当前我们所处的这栋楼下奈奎斯人数量较少。大家都很惊慌,不知道那个中了麻醉剂的奈奎斯人是如何苏醒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营救计划好像被提前识破了。“大家别乱,他们好像知道我们准备去营救平民,这栋楼一楼的围攻力量反而不多,我们做好突围准备!”“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放弃救援……

评论专区

灵飞经:新时代武侠,凤歌是我唯一看的下去的。

死亡万花筒:@Samsam0353 : 文笔好,设定新颖,耽美 西西特的书,喜欢耽美的不妨一看

我的男友是先知:被作者撕逼大战吸引过来的,都什么年代了还要用分手退婚流打底?一章拜退,除了腻歪人拖一大段戏不明白这种有绿倾向或纠结倾向的开头有什么魔力,到现在还用,不文青不舒服斯基,

(末世之心灵主宰)应运圣诞之后_(应运圣诞之后)全本阅读插图1

《末世之心灵主宰》在线阅读

第六章 诈贼

哨声传遍四周,那个奈奎斯人知道一个人不是我们的对手,立即转身从楼梯口离开。

李娜妮阴沉着脸从窗口看下去,已经有不少奈奎斯人围了过来。

值得思考的是,更多的奈奎斯人包围了前面那栋楼,反而当前我们所处的这栋楼下奈奎斯人数量较少。

大家都很惊慌,不知道那个中了麻醉剂的奈奎斯人是如何苏醒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营救计划好像被提前识破了。

“大家别乱,他们好像知道我们准备去营救平民,这栋楼一楼的围攻力量反而不多,我们做好突围准备!”

“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放弃救援。”

李娜妮冷静地指挥着行动,说话间,她扫视了一眼小组的每个成员,漂亮的眼睛里隐藏着晦暗不明的怒火。

江薇薇,那天给我打了一针让我昏过去的女兵。

她率先开口质疑:“为什么奈奎斯人会第一时间包围前面那栋楼,我们的计划好像被预知了。”

她说着这句话,做着与李娜妮一样的动作。

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但是她的动作更直接,更明白。

显然,我作为这个小组唯一的外人,忠诚度无疑是最低的。

江薇薇那双充斥着质疑的目光经过一周扫视,最终定格在我身上。

被人怀疑的感觉,就好像是那个人拿着一根针抵在你的心口处,刺穿人类之间关于“信任”的虚假童话。

直白,冷酷,但合理。

我知道她已经给足了我面子。

那扫视一圈的动作,不过是一个过场而已。

最后的落点,一定是我。

尽管连我自己也想不明白,我凭借什么手段和奈奎斯人串通然后将救援行动泄露出去?

我在心底冷笑一声。

随着江薇薇这番动作,大家的目光也落在了我的身上。

35105小组已经有了五六年的共事之情,彼此之间早已经建立了充分的信任,他们绝对不会怀疑到自己的同伴身上。

令我意外的是,有人率先替我说话了。

小武,那个我印象比较深的文职军人,他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然后迟疑着说道:“不一定是有人将行动泄露出去,还有一种可能是他们本来就知道那栋楼里还有平民。”

“而我们是咬钩的鱼儿。”

这番话很有道理。

“那么那个奈奎斯人是怎么醒的呢?”我开口了,语气冷漠,宛如一个局外人。

却一语中的。

“是呀,我们的麻醉针只有特制的解药才可以在短时间内去除药效,否则绝无可能这么快恢复意识。”有人附和道。

李娜妮默不作声,只是听着我们的对话。

“对,只有特制的解药可以恢复意识。”

我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继续说道:

“那么,是不是有人偷偷给那个奈奎斯人使用了特制解药呢?”

此话一出,全场无声。

他们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解药他们每个人都有,除了我。

这样的话,那个背叛者的角色就落在了他们小组之间,这是他们不愿接受也不愿相信的。

现在,审判者的身份到了我的手里,他们之前的质疑被我三言两语便轻易击碎,而这种反转让我心底产生了一丝快意。

我并没有将这种快意表现在脸上,我知道一但得理不饶人,必然会适得其反。

我没有扫视他们,像江薇薇一样。

而是径直将目光投向了陈明。

他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甚至没有伪装的惊慌。

直到他发现我看向了他,他古井无波的表情才泛起了一丝惊讶的涟漪。

我确信我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只是盯着他的眼睛。

像是在看雾里的东西,竭尽全力将目光穿透雾气,企图看清真面目。

我未曾发现的是,我从未像现在这样热衷于审度人心。

这种变化一定来源于我的能力。

陈明很快就收敛了惊讶,平静地与我对视。

我笑了笑,转过头去看着李娜妮,说道: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万一李上校用的并不是麻醉针呢?”

李娜妮看向我,不发一言。

这是众人未曾设想的思路,但是根本不用思考,这句话绝对是天马行空的屁话。

“怎么可能,组长绝不可能背叛我们。”

“就是,你别胡说八道了!”

连一向理智的小武也不禁摇摇头,觉得我实在有些胡言乱语了。

但是奇怪的是,李娜妮并没有反驳我,也没有回应其他人。

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砰!”一道巨大的爆炸声从外面传来。

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李娜妮忽然地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失落。

“没错,我用的并不是麻醉针。”

这句话又是一个炸弹,投进了35105小组成员的心海中,掀起了滔天大浪。

说实话,大家已经有些麻了,他们根本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况且现在他们都已经被包围了,能不能快点想办法突围?

但是好像现在又多了一件事要处理,而且要在突围之前处理。

“我用的是狂暴针。”

此话一落,所有人都露出疑惑的表情,唯独一个人,面色大变。

那个人是陈明。

他先前的平静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慌乱。

“狂暴针的药水搭配麻醉针的特制解药,便是爆炸强度极大,扩散性极大的活体化学炸弹。”

李娜妮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陈明。

“狂暴针本身存在小剂量的其他种类迷醉药,所以那个奈奎斯人昏迷了很短的时间后便苏醒了。”

“而我之所以不用麻醉针,是因为……”

话未落,陈明猛地推开一边的队友,然后向楼梯口跑去。

可惜,李娜妮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她轻轻抬手,一抹寒光自她的袖中闪出,从空中呼啸而过,精准地落在陈明的脖子上。

噗的一声,陈明应声倒地。

这次是真的麻醉针了。

原来陈明从听到狂暴针开始,就猜测他已经被李娜妮怀疑,而这个圈套正是为了算计他一个人,其实李娜妮又怎么能确定呢,但也许也是陈明做贼心虚的原因,他成功成为了那个咬钩的鱼。

李娜妮故意用狂暴针,就是为了揪出队伍里的叛徒。

而之所以有这个举动,还要将时间回溯到大约一个半小时前。

在将电脑还给李娜妮前,我在电脑上建立了一个文本:

“陈明有问题,我的超能力可以感知出来,他在筹划着一些计划之外的事情,而且我有很大的把握肯定,他所筹划的必然不利于我们。”

“我知道你可能不会相信我,但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我告诉你我的猜疑也只是为了确保我们行动的顺利。”

“信与不信在你,我自己亦有安排……”

李娜妮并不完全相信我,但是她也察觉到了陈明的不对劲,所以她进行了这样的一个试探。

倘若外面没有那一声爆炸,便说明没有人给奈奎斯使用了特制解药。

而实际上,早在奈奎斯人将前方那栋楼围住的时候,她早已经明白了一切。

更有意思的是,我的安排。

“你们两个抬着陈明,上楼,救人。”

李娜妮有些失神地指挥道。

“上楼?我们绝对无法从这栋楼转移到前面那栋楼的,眼下只能尝试从外面穿越过去或者突围离开。”小武严肃地说道。

我拍了拍小武的肩膀,打断了他。

“上去吧,平民在这栋楼。”

小武傻眼了,大伙都傻眼了。

我想,这个氛围我应该用左手点一支烟,右手插在兜里,深吸一口云雾而后吐出,然后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可惜我不抽烟。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8527.html

(0)
上一篇 2022-08-04 16:13:54
下一篇 2022-08-04 16:14:0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