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则凡,逆则仙!(楚玄莫飞)全本阅读_《顺则凡,逆则仙!》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楚玄莫飞是奇幻玄幻《顺则凡,逆则仙!》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我本为魔,为何仙!
逆天而行又如何?倘若天非要阻我,我便杀了这天!
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欲除我我屠天,终复一日我为权,平尽天下我为天!

小说:顺则凡,逆则仙!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南阳众诚

角色:楚玄莫飞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南阳众诚”的一本书《顺则凡,逆则仙!》。讲述了​就在楚风惊讶之际,一道空灵的声音响起,回头望去,楚风一脸震惊,在他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名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老者。老者的脸颊,清瘦无比,好似一张骷髅脸,最令楚风感到震惊的是,老者除脸部有些许血肉,其他部位几乎没有一点血丝,它就好像一具腐烂大半的骷髅骨架!“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这里可是天牢!”楚风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像是见到鬼一样,能清晰感觉到眼前这名老者修为甚至比当初自己在至尊传承内见到的至尊虚影还要强大!“我是来叫你们兄妹二人的。”老者脸颊微微一笑,略微带着些狰狞,转头对着那三名狱卒厉声吼道:“放开他们!这二人的父母连我都惹不起!你们想死吗?”楚风愣住,仔细打量了一下:“怎么可能?我的父母不是丞相吗?虽然手眼通天,但也仅限于天玄!”迈步继续向前走,却发现早已被锁链捆住。“等等”老者拽住楚风,“先让我把这两个废物杀了行吗?”楚风甩开那老者的手,语气中带着些许冷意:“我早已没有任何价值。”“是看不上老朽吗?虽不及那万年前的耀阳至尊,但好歹也是一个主帝至尊,如若少主被老朽这副模样想找老朽可换副模样……

评论专区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既没什么代入感真实感,文学素养也没多高,又不够苏爽,最近这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网文真是越来越多了

异界那些事儿:弱智 你一滿及法師 老是愛跟敵人打進身戰智商堪憂

反抗在幻想乡:新章:比较有想法的二设东方,很有意思!

顺则凡,逆则仙!(楚玄莫飞)全本阅读_《顺则凡,逆则仙!》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插图1

《顺则凡,逆则仙!》在线阅读

第3章 我叫苏牧一个放牛娃

就在楚风惊讶之际,一道空灵的声音响起,回头望去,楚风一脸震惊,在他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名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老者。

老者的脸颊,清瘦无比,好似一张骷髅脸,最令楚风感到震惊的是,老者除脸部有些许血肉,其他部位几乎没有一点血丝,它就好像一具腐烂大半的骷髅骨架!

“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这里可是天牢!”

楚风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像是见到鬼一样,能清晰感觉到眼前这名老者修为甚至比当初自己在至尊传承内见到的至尊虚影还要强大!

“我是来叫你们兄妹二人的。”老者脸颊微微一笑,略微带着些狰狞,转头对着那三名狱卒厉声吼道:“放开他们!这二人的父母连我都惹不起!你们想死吗?”

楚风愣住,仔细打量了一下:“怎么可能?我的父母不是丞相吗?虽然手眼通天,但也仅限于天玄!”迈步继续向前走,却发现早已被锁链捆住。

“等等”老者拽住楚风,“先让我把这两个废物杀了行吗?”

楚风甩开那老者的手,语气中带着些许冷意:“我早已没有任何价值。”

“是看不上老朽吗?虽不及那万年前的耀阳至尊,但好歹也是一个主帝至尊,如若少主被老朽这副模样想找老朽可换副模样。”

“没必要!”楚风再度甩开老者“放开本座!”

老者依然不肯罢休,拽着楚风右手,紧咬着嘴唇,犹豫许久放手,咬牙说道:“既如此,这两个废物我便替少主解决,之后便依少主。”

楚风面无表情,但心中已然愤怒,他可不相信有什么奇迹的发生,毕竟这是天牢,语速奇快说道:“如此便做,先把本座的锁链弄开,之后不用管我。”

老者:“谨遵少主圣旨,只是世道如此,战乱频发,不知……”

还未讲完,便被楚风摆手打断,他并不打算接这个茬,的确是不想透露真实想法,说话间,那老者已经跪了下去,但紧拽着楚风的手仍未松开。

楚风皱了皱眉头,想使些力道,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心中不禁长叹:“现在这幅躯体果然还是太过羸弱。”

老者轻轻松手,叹了口气,一股强烈的能量自掌心聚集,下一刻,整个天牢都被贯穿一角,而那三名狱卒早已化成灰消散世间,见此兄妹二人都不惊艳了口气,转头看向二人,做了个请的姿势。

楚风脸色大变,左右看了看,不敢停留拉着楚雨,加快脚步离开了此地。

而刘狂,看着破开的一角,也随之离去。

夕阳西下,青玄城,左侧800里的一处城镇,一条无名的街道,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瑟瑟抱着肩膀,紧紧的裹着粗布烂衫,低头望着火堆,双目无神。

天气是那样炎热,仿佛一点星火就会引起爆炸似的。

街道泥泞不堪,污水横流,到处都是动物排泄的粪便,恶臭不堪!

无数低矮的屋棚,一个紧挨着一个,密密麻麻的如同蚂蜂窝。

路边时不时可以看到满脸麻木的人群,男性驼着背,女性妖娆着身,男多,女少。

如风跑的男子,叫王峰,身形瘦弱却又高大,仿佛一阵风,就能刮走一般。

他今日刚从风月场所出来,却意外得罪了一个王公贵族的世子,准备抓紧离开青玄城,逃往别处。

他的工作只是一名矿工,生活异常煎熬,矿洞内深不见底,脏臭不堪,到处都是飞行禽兽的粪便,恶劣的环境,使原本长相阳光帅气的王峰,看上去恶臭不堪,胡子拉碴,毛发旺盛,似野人,只是黑黑的眼眸中带着一丝精明。

咚的一声,一柄寒光闪烁的宝剑,飞了出来,砸在了王峰胸口之上。

“快看呐,快看呐,这个废物又惹王家公子生气了,本来自己就没钱,还去风月场所逛,这下好了,惹了硬茬子了。”

“就是,家门不幸啊,他刘家本来是镇上一个大家族,要不是他整日吃喝玩乐招惹是非,刘佳也不可能这么快落寞。”

弱小的身躯,好似想挣扎爬起,却又没有力气,周遭人的嘲笑,让他愤怒至极,却又无可奈何。

“哎呦呦,刘大少爷,你还没死呢?来来来来来啊,需不需要老子来扶你啊?哈哈哈哈~废物就是废物。”

“行啦,走吧走吧,镇主的女儿过几日要比武招亲,听说姿色倾国倾城,就算是城主府的小公主,在她面前也要逊色几分,而且见过那位的都说她的胸~嘿嘿嘿嘿嘿嘿……”

“就是就是,有一次我在街上见过,那脸蛋,那身材,啧啧啧啧…”

好,一会儿那矮弱的身躯才渐渐缓了过来,吃力地站起了身。

靠,胸口上的一阵刺痛,险些让这弱小的身躯再度倒下,但相比于身体的疼痛,更要命的是,本就感染腐烂的伤口,还被那几个恶霸泼了凉凉的水,而这人最绝望的,往往相比于肉体的疼痛,言语上的侮辱反而最致命的。

算了吧,一切都算了吧!我只是一个废物,一个被世人永远嘲笑的废物,这弱小的身躯扶着墙一瘸一拐的往外走着。

“喂,死瘸子滚一边去,别挡我们大少爷的道。”只见一众穿着华贵风度翩翩的青年人迎面走来。

弱小的身躯赶忙移到一旁,枯黄的长发下,模糊且憔悴的眸子,无比懦弱的神情若隐若现,偷偷看了一眼,我就在众人那一名粉色长发的少女,旋即赶忙低下头,生怕多看一眼,就会被自我无尽的自卑掩埋。

“艹,管好你的狗眼,大小姐,岂是你这种贱民能够看的?再看小心你的眼珠子,被我们挖了!”

“胚,真臭,你的工作是捡屎吗?邋里邋遢的,真恶心,赶紧滚,让大小姐看到非得把你杀了,快滚快滚。”一群人看着刘峰,就像看马戏团里杂耍的猴子,仿佛一口一个唾沫,就要把他淹没一样。

人群中的那个少女见状不由转过头来瞥了一眼,这个周身没有一丝灵力波动的男子,充斥厌恶道:“哟,这不是刘家的大少爷刘枫吗?怎么几年不见?落魄成这个熊样了,可惜了,当年……算了算了,已经成过去了,现在你我二人过去交情的份上,这十万年灵石拿去,花钱不能再大手大脚了,花完之后我可不给你。”少女语气平淡,不带有一丝感**彩,仿佛周遭一切都与他无关。听到少女的发言,才俊们都纷纷围了上去,才子佳人映射着少女美丽的身影,倒也相衬。

健壮刘峰捡起掉落在地,蔚蓝色戒指,一瘸一拐的向外走去。

艰难叹了口气,刘峰继续向外挪动着身躯,表情麻木,自己堂堂刘家长孙,每天却要忍受拳打脚踢,言语侮辱,唉,看着手心处刻着的那个人字,苦笑的摇了摇头,爷爷,你可知你刻着的这个字,让我背负了多少!

为什么…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当初明明是父亲……罢了,往事不提也罢,世界既如此,我还有何意义?不如一死了之!

最后一刻,跳下了深不见底的悬崖,跟这个操蛋的世界说拜拜,醒来时却发现自己正身处杂草满地的草原,身前还有两男一女的身影,以及无数头奶牛。

“太玄大陆……刘家…喝花酒,逛窑子,纨绔子弟,这里是地狱吗?”

“这是父亲,母亲,妹妹吗?”

“好久不见,峰儿终究还是没……”

脑海深处的见识,告诉他此处应该已不是那脏乱差的小镇,而是望不到边际的地狱。

过了一会儿,眼前的世界渐渐清晰起来,这个少年长相阳光俊俏,身后的一男一女,一个胖嘟嘟矮矮的梳着双马尾好看极了,至于另外一个则是壮硕高大,手中狼牙棒闪烁着寒光,活脱脱像是地狱的判官和小鬼。

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格也渐渐变得嚣张跋扈,甚至以为一直对自己友好的青梅竹马,也不过贪图自己的财产,疯狂败家瞎混,成了小镇有名的败家子。

转眼到了大婚之日,爷爷本以为刘峰有了老婆,性格也能有所收敛,不料结婚之后,风月场所次数越来越多,直至夫妻离心,那从小陪到大的青梅竹马,同时也是他的老婆,也被他残忍杀害。

但因为自己家族在小镇的势力,官府也不敢多判,只是将他关押在监狱,整日好吃好喝伺候着,不像是来蹲牢子的,更像是度假。

但靠山山会倒,靠树树会歪,直到有一天,自己的父亲因为得罪一名天都使者,导致全家惨遭灭门,只有自己与爷爷活了下来。

本想报仇,却被爷爷奶奶下来,天都高手如云,随便一个侍卫都能灭掉一个城,去了无异于是找死,于是自己便听从爷爷的指示,低三下气的求得了一份矿工的工作,虽然辛苦,但好歹能填饱肚子。

手掌心的那个忍字,也是爷爷三年前离世刻下的。

回忆生前种种,那充满血丝且憔悴的眼神,头一次变得无比坚韧,艰难的起身后,望了一眼身后精彩的世界,眼泪不自觉的落下,叹了口气,看着三人道:“既然来了,那就把我带走吧,这世界我早已没有任何牵挂,死了也没什么人,记得我。”

三人中间的楚风,扫了一眼周身蕴含隐秘天道之力的刘峰,闪过复杂之色,大声道:“呸,男儿活在世上,当顶天立地,怎可因为一些小事而寻死觅活,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若无功绩,不若死亡!”

刘峰,呆呆地望着,身形早已激情澎湃,开口问道:“多的不问,不知阁下是何人,如此眼界恐怕不凡!”嘴里说着,身子腾一下,站了起来,眼中流露决然。

此情此景,无数生灵,演奏着如花般清新淡雅的音乐,像是在赞颂这一刻的激情与热血,多么豪情,多么豪迈!

“我叫苏牧,一个放牛娃,身后的是我的叔叔和妹妹,欢迎你。”说完,“苏牧”身体前倾眼眸如月亮般微笑,声音不带有一丝敷衍,仿佛二人亿万年前便认识心意相通,听到楚枫这般言话,充满干劲的身体,赶忙跟上楚风,两个同样悲惨命运的人,在这夕阳余晖的照射下,倒也衬得楚风身影,格外伟岸。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8202.html

(0)
上一篇 2022-08-03 08:13:38
下一篇 2022-08-03 08:13:5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