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人格,为己而战》镜晨镜紫_《创造人格,为己而战》完整版免费阅读

《创造人格,为己而战》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振动的弦”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镜晨镜紫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创造人格,为己而战》内容介绍:公元2102年,地球科技如日方升,狂噬者、机甲、改造人等武力新象征更是层出不穷
但这一年,全球人类大脑受到高能射线侵袭而导致失忆
罗马不是一天内建成的,而人类的文明大厦却能一天内坍塌
失忆的人类要么做跳脱出牢笼的野兽,要么做被折断自由羽翼的笼中鸟,或者摆脱过往活出新生
本来命运悲凉的镜晨,在他的一众人格协助下,势要抢占生态位,攀爬食物链,逆天改命……

小说:创造人格,为己而战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振动的弦

角色:镜晨镜紫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创造人格,为己而战》,作者是“振动的弦”。本书精彩片段:啊……啊……受到重击的彪汉失去了平衡,仰天狼狈倒地。双手分别捂着发紫淤黑的鼻梁和喉咙,脸部狰狞着,张大的嘴拼命地吸入空气,可胸脯却难有起伏。虽未见鲜血,但胜负已分。镜晨半跪在地上,看着痛苦万分的彪汉,悬起的心终于是放了下去。他盯着这双粗糙的手,不禁思忖着:这人如果是个谨慎的敏捷型对手,自己恐怕就没有这么幸运……

评论专区

造纸纪:设定的世界很有趣,但被作者写成装逼打脸文

混沌雷修:关键词:仙侠、东皇钟。修仙的精品之作,掺杂有洪荒流的设定,值得一看。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小白,水准内,书荒可以看

《创造人格,为己而战》镜晨镜紫_《创造人格,为己而战》完整版免费阅读插图1

《创造人格,为己而战》在线阅读

第3章 新月在微笑

啊……啊……

受到重击的彪汉失去了平衡,仰天狼狈倒地。双手分别捂着发紫淤黑的鼻梁和喉咙,脸部狰狞着,张大的嘴拼命地吸入空气,可胸脯却难有起伏。

虽未见鲜血,但胜负已分。

镜晨半跪在地上,看着痛苦万分的彪汉,悬起的心终于是放了下去。

他盯着这双粗糙的手,不禁思忖着:这人如果是个谨慎的敏捷型对手,自己恐怕就没有这么幸运。

咏春拳是华夏的传统功夫,以柔制刚是它的强大之处,彪汉也许是第一次吃到这种亏。

华夏,一个拥有五千多年历史,名震古今的强大文明。

难道和自己有什么联系吗?

“镜晨君,你没事吧?”铃木的担心切断了他的思绪。

“你怎么还在这?”

“我……我一直在这呀……”

“抱歉,我没怎么留意。”

“不要这么说,你为我挺身而出,我还要再谢谢你呢。”

“你别,别,别客气。”镜晨掐灭了铃木想鞠躬的想法,正色道:“谢谢,你是个勇敢的女孩。”

现在,他终于能放下疲惫的身心,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镜晨十分清楚铃木留下来,如果自己打输了的话,她将会面临什么危险。

也许这就是被信赖着吧,就连冰封已久的内心也隐约融出了几颗水滴来。

今晚的星空格外璀璨,肉眼随便就能捕捉到上百颗耀星。

镜晨仰望着头顶的星幕,双眼放空,身影陷入了凝滞,思绪飘向了远方。

这些星辰看似熟悉,就像离别不久的故人。那异常醒目的七颗星,连起来看就像古人舀酒的斗,这便是北斗七星了吧……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视线在七星间流转着,沉醉其中的镜晨竟没发现自己呢喃了起来,“宇宙无情……纵使地狱人间……星辰依旧闪耀……”

可他又何尝不知,星辰点亮的是自己。

顺着天璇和天枢的连线延长线,大概在五倍距离的地方,便能找到北极星。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在他所处的北半球都能看到,北极星的被七星簇拥在中间。

在他心目中,那便是中心的天元之位。

镜晨从心里羡慕着,这种感觉毫不陌生。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潸然泪下,淌在脸庞上的泪珠,被星光点缀得异常闪亮。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身旁默默守候多时的铃木大吃一惊,她想了想,便欲言又止。

时间在悄然流逝。

记忆的枷锁也在暗暗松动……

儿时的一幕幕场景,在镜晨脑海深处飞速的闪烁着。一句句低语,在耳朵根部响起,杂糅成烦人的噪音。

身体莫名的跟着燥热起来,如同遇见入侵者一般排斥着一切。久而久之,这份炙热灼烤着身体的每一寸肌肉,每一个毛孔都朝外喷发着水汽。

一旁的铃木再也按耐不住焦急的心情,伸出沾上尘土但依旧白皙的双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镜晨君,你还好吧?”

只见陷入疯狂的镜晨随手一拨,把单薄的铃木轻松推倒在地。

瘫坐在地上的可怜人儿发着愣,一脸迷惑,脸上的表情比解答微积分方程还精彩。

镜晨平日里刻骨铭心的沉稳就像熄了火一样,任凭混乱在身体内部肆意蔓延,胡作非为。

他癫狂似的用死死紧握的双拳,狠心地不断捶打着地面。暴突起青筋的手臂,让上面的大片结痂崩裂开来,重新染上一片片的猩红。

这或许是本能唯一的自我保护机制,试图唤醒自己来摆脱疯狂。

起初只能听到微弱的锤地声。渐渐的,响起了“嗒……嗒……嗒”的像击打水面的声音,还有清脆的骨折声。

铃木经历了一天的风雨,早已身心俱疲,也难怪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骇人的场景。

心有余而力不足,她试图唤醒镜晨的呐喊终究还是没见成效,却引起了不远处一群女子的注意。

“你好,我叫高桥优子,你没事吧?”带头的女子已经跑到铃木身旁,她留着清爽的短发,神态自若,看似相当干练的样子。

与她同行的四个女子也陆续赶了过来,她们纷纷打量起周围。

超市门口前躺着两个男子,一动不动。不远处躺着个壮汉,粗壮的胳膊不时抽搐着。

最值得在意的是前面两米远的地方,一个人影癫狂似的捶打着地面,让人忍不住感到一阵肉疼。

镜晨诡异的举动却没能唬住高桥,想必她对这种事情也见怪不怪。

“你……你要帮帮我……求求你……镜晨君他……”铃木看向那个背影无助道。

这惹人怜爱的模样,就连高桥的心都泛起了涟漪。

“我们只是普通人,抱歉。”高桥正经道,“对了,你有记忆吗?”

“没有……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你也是吗……你可以跟我们一起走,现在到处都有危险。”说到这里,高桥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

“那镜晨君呢?你们也遇到危险了吗?”铃木紧捏的拳头冒出了冷汗。

“不行,这个人的状态有问题,我们这都是女人,我要为她们负责。”高桥接着说道,“我们刚从商业大街那边过来,那边……”

铃木静静地等待着高桥的停顿,撩了撩被冷汗打湿的秀发。

“那边尸横遍野……”高桥不太愿意回忆起当时的画面,因为那足以成为她一辈子的噩梦。可是眼前的女孩需要这个重要信息,她也很乐于帮助这可怜的姑娘。

高桥身后的四名女子听到后也都面带苦涩,恐怕经历了不少磨难。

“……”铃木说不出话来,舌头犹如被冻结一般僵住,身体也吓得浑身哆嗦。

“我们遇到的人都失忆了。”高桥意味深长道:“失忆的人类,没有了法律、伦理道德的枷锁,便会化身成野兽,甚至魔鬼。”

“哟呵,小美女,你是在召唤我们吗?”突然传来了一阵嘲弄声。

在高桥她们来的方向,隐隐约约出现了三个黑影,她们离远都能感受到邪恶的气息。

“不好,他们怎么追来了,之前不是甩掉了吗?”高桥咬牙道。

“对不起,高桥前辈,我腿上的血止不住,可能是血迹……”高桥身旁的马尾女子自责地捂着脸哽咽道。

“快跟我们走,他们是杀人犯,我们亲眼看见的。”高桥扯起铃木耷拉着的双臂,准备把她强行拉走。

“你们别管我,我要保护镜晨君。”铃木欣慰地微笑道:“谢谢你们,你们赶紧走!”

在夜的气息中,要守护好别人,能改变的只有自己,仅此而已。

铃木敢于玉石俱焚的勇气,无不激励着在场的女性。在这瞬间,她们重新回忆起了属于人类的勇敢、顽强。

这是人类的骄傲。

可是这并不能让她们摆脱困境,只是留了一线生机。

“快走吧……铃木……”镜晨不知何时已经停下手来,发出气若游丝的声音。

听到镜晨的话,高桥对他放下了防备,一种怜悯且敬佩的感情油然而生。

“美女们去哪呀,陪我们玩玩嘛。”在路灯的照明下,三名男子凶狠的面容逐渐显露了出来。

嗞——

为首的飞机头男子走得大摇大摆,右手拖着金色的金属垒球棒,擦起了不少火花,仔细一看,上面分明带有大片血迹。

“这是我家里的纯金垒球棒,酷吗?”飞机头男子嚷嚷道“都不知道是哪个傻蛋弄的。”

“我看你挺像。”高桥再次拉起铃木的手,边拉边喊道:“跑!”

“哈哈哈哈……”飞机头男子眼看着猎物想逃窜,激动得咧嘴大笑,他最享受捕猎的过程了。

感受着后方高频的跑步声,高桥摸起了腰间的匕首,充满了迟疑。

以暴制暴难道是唯一出路吗?这个时候已经很难全身而退,抗争也许还能争取一线生机。

当跑步声越来越近时,却戛然而止,换来的是一阵整齐的噗通声。

她们不约而同地诧异着回头看,先前追来的三个男子竟往前倒在地上,翻起了白眼,身体纹丝不动。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在场的女孩们震惊不已,一时间理不清思绪,直到她们受到刺眼的照射。

在后方十米上空,她们认出了有一艘京都治保署的巡视舰悬浮着。

“死里逃生了吗?”高桥低声呢喃着,但是看着空中的钢铁怪物,总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治保署的出现,令大家都松了口气,毕竟她们都理解它的意义。

大和治保署,是维持治安秩序、打击犯罪的执行者。它所配备的巡视舰,便是执行任务的交通工具。

“伊藤大人,三个目标已成功麻痹。”穿着蓝白拼色治保署制服的男人,向前方英姿飒爽的高挑男子报告道,“新发现十名存活目标,其中三名生理指标低下,一名心理指标低下。”

“执行B行动。”伊藤拓斗冷冷道。

“是。”治保署队员应道,便回到舰内的操作室里继续操控着钢鹰。

唰的一声,钢鹰就飞到一行人前方不远处,它金黄的金属外皮反射着照来的亮灯光,使人一阵头晕目眩。

钢鹰内发出了治保署队员的嗓音,“我们是京都治保署应元分署,正在执行任务,请配合行动,原地等待。”

此时,镜晨已恢复了几分神采,正默默地盯着前方的钢铁机器。

仅仅是短暂的一瞬,他确确切切的捕捉到了微弱红线,从钢鹰眼里射出,扫描了他们之中每一个人。

就像自动门一样,但不同的是,自动门只扫描了脸部,钢鹰则扫描了全身。

“不对劲,铃木快跑!”镜晨边喊边挣扎着要站起来。

“快跑!”高桥几乎同一时间和镜晨异口同声喊道。

因为高桥刚想起了这飞舰的熟悉感。几小时前她看见这种飞舰风驰电掣的经过她的前方,等到她跑到它飞过的地方,那条大路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乖乖的不好吗?非要给我添乱。”钢鹰操控者不耐烦道。

一排枪管,从钢鹰两边的合金翅膀上降下来,内部有电流盘旋着。

等到众人跑出原地一米范围外,无情的枪管同时向七人射出七发麻痹弹。

七人无一幸免。

镜晨咬牙切齿地挣扎着,眼中的不甘直到缓缓合上双眼才消失殆尽。

地上出现了个由小变大的影子,这是巡视舰在缓缓下降。

嘶……舱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5个蓝白配色的人形机甲,它们步伐一致,整齐有序。

它们的工作,便是搬运地上动弹不得的众人到舰上的拘留仓里。

执行完行动的队员向伊藤家的那位大人报告完,便翘起二郎腿,嘴里嚼着刚捡来的奥利奥饼干,打量起拘留仓内的三十多号人来。

现在开始,物资可是很紧缺的,对于他这种底层来说,能不浪费则不浪费。

拘留仓里的人无一例外的锁拷着,就连他们的嘴巴也被封了起来,只留下鼻孔用来呼吸。里面有的人本来就动弹不得,有的人被锁得照样动弹不得。

等一切办妥,巡视舰便徐徐升起,继续搜寻下一个行动目标,不一会儿就“咻”的一声扬长而去。

……

这一年,是2102年。

玛雅文明预言的2012年世界末日成了笑话。可是当人们知道玛雅人的预言其实需要倒着看的时候,还有人会笑得出来吗?

这一天,无论是富豪还是乞丐,大人还是小孩,男人还是女人,都平等的接受了这场改变命运的洗礼。

这一夜,是新月之夜。

苍穹格外透亮,群星璀璨,半捎新月被众星捧在星空上,咧起两边嘴角,露出莹白的月牙,笑容诡异得令人细思极恐。

从这往后,后世的新纪元即将到来。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8199.html

(0)
上一篇 2022-08-03 08:13:29
下一篇 2022-08-03 08:13:4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