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驿站)藏龙三更_藏龙三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三更驿站》是“言覃阿”的小说。内容精选:阴阳有序,万物衡常
活了两千年的不死驿站老板和男大学生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们永远无法磨灭的,是我们那颗永远如赤子般燃烧的内心〕

小说:三更驿站

类型:悬疑

作者:言覃阿

角色:藏龙三更

小说《三更驿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文,它的作者是“言覃阿”。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吱——”就在天蒙蒙亮的时候,驿站的木门被推开了。“是你?!”还在收拾烂摊子的三更一愣,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师傅呢?”目光略过亚虎,三更的眼里从饱含期待到失落只用了十秒钟。可亚虎反常地没有做出任何回应,那个普信男人设似乎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问你呢,说话啊?”三更把小手放在亚虎的眼前摇了摇……

评论专区

掠夺在电影世界:文字很苍白啊

战争天堂:游戏和无限的结合和《惊悚乐园》那种差不多。我有好久没看玄幻和修真了是真看不下去·了。我只想看无限和末世。有好看的末世给我留言好吗?书友们。

灰巫师:干粮, 这书开头设定有些亮点,但很遗憾没有看到更多伸展。主线明确,文笔稍干,剧情必要的铺垫,开的隐金比较大,合理性一般,文字虽简短,剧情却显杂乱。 书荒可看

(三更驿站)藏龙三更_藏龙三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插图1

《三更驿站》在线阅读

第5章 在黑暗中睡去

“吱——”

就在天蒙蒙亮的时候,驿站的木门被推开了。

“是你?!”

还在收拾烂摊子的三更一愣,停下了手里的工作。

“师傅呢?”

目光略过亚虎,三更的眼里从饱含期待到失落只用了十秒钟。

可亚虎反常地没有做出任何回应,那个普信男人设似乎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问你呢,说话啊?”

三更把小手放在亚虎的眼前摇了摇。

“嘿嘿,我想喝杯咖啡。”

亚虎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

“得瑟的你!”

三更的第一反应是想真实他一顿,但毕竟他也已经吃过了苦头,变本加厉反而有失师傅的颜面。

“嘿嘿嘿……”

就在三更转身去里间的那一刻,亚虎的嘴角咧开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弧度。

他的瞳孔渐渐消失,只留下眼白,紧紧盯着三更的背影。

……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老农民扛着锄头走出小木屋为门口的耕地除杂草咯。

藏龙停在了离这处小木屋不远的一棵树上。

这里是他能够感应到印记最后消失的地方。

可是这儿一眼望去,似乎只是个与世隔绝的小小桃花源。

“不对。”

藏龙摸了摸下巴,死死盯住这个腿脚并不利索的锄地大叔。

这附近是一处墓地,而且这木屋的走向坐南朝北,阴极之地。

都说这老一辈人最看重这些了,怎么又会选择这么一块地方来安度晚年。

再看这一地的杂草虽然生的如此茂密,但却充斥着死气。

“黄发垂髫?”

摇了摇头,藏龙一个闪身靠近了木屋。

“少。”

他咂了咂嘴,这里绝对有问题!

“俊哥儿,恁在这瞅啥嘞?”

一瘸一拐地杨老三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藏龙的身后。

他的语气质朴而又憨厚,像个实诚了一辈子的老农民,但藏龙的后背却湿透了。

一个腿脚不便的老农民怎么能这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的背后。

坐南朝北的木屋前的耕地里,杂草肥沃,瘸腿老人在翻土。

阴混阴,藏龙透过木屋的缝隙看到床上正躺着一堆白骨!

湘xi起尸最基本的就是锁魂,按照老法子,他们习惯用槐木建屋子,以此囚禁住灵魂。

如果面前的老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话,那么沃土之下埋的就是……

“碰巧路过,别无它意。”

藏龙依旧淡定如初,对着面前朴实的老人耐心说道。

可是这不合理,老人破坏规矩的动机是什么,害人的动机又是什么?

据他所知,起尸,锁魂,锁的都是游历四方的孤魂野鬼。

而房子的朝向也就能够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眼下,唯一的问题就是那片耕地了。

“俊哥儿,俺瞅着这天怪热滴,俺去给你倒杯水漱漱(喝喝)。”

老人说着就要转身进屋,却被藏龙给拦住了。

“大伯,这样,我先帮您锄个杂草,不然也怪不好意思的。”

藏龙笑得很和煦,想要接过老人手里的锄头。

“好,好!那可是麻烦恁嘞。”

谁知老人并没有露出异样,笑着就把锄头递给了藏龙。

荒郊野岭,凭空出现的一老一少,竟然把一切不合理都变成了合理的演习。

“要说这城里的娃,素质就是高嘞!”

杨老三笑呵呵的端了一碗水出来,客气的递到了藏龙面前。

“这些是…”

轻轻抿了一小口,藏龙指了指地上散落的白纸一样的碎片。

“哎呀妈,化肥袋子,我们那习惯连着袋子一起捣碎。”

杨老三边说边拍了拍藏龙的肩膀,远看两人就好像农忙时的一对父子。

“您先去歇着吧,我这一会好了就叫您。”

藏龙笑着与杨老三打趣,手里的锄头也不再停歇。

日光下,这肥沃的耕地上就好像有珍珠一般闪烁着光芒。

“糟了!”

就在杨老三第二次进屋准备给藏龙打水的时候,烈日下锄地的身影猛地僵住了。

藏龙心里大叫一声不妙,撂下锄头就要走。

杨老三见状,怎能罢休,只见屋子里忽然间冲出来一群蒙面黑衣人将藏龙给团团包围。

如前两晚的纸人一般无二,狐狸尾巴终于不用再藏着掖着。

“俊哥儿,恁要上哪儿去,怎个招呼都不打一声?”

杨老三一瘸一拐的从屋里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碗给藏龙打的水。

“你不用着急,我还会再回来。”

既然撕破了脸皮,也不用再装下去了,藏龙的脸上好似结了一层冰霜。

在这夏日的晨雾,让杨老三心里生出一股恶寒与莫名的恐惧。

虽然杨老三早就料到了三更驿站的老板不好对付,但实际面对起来,还是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但当他转头看到床上奄奄一息的女孩时,老父亲的决心也早就定下了。

妮儿,俺今天就是豁出这条老命,也要给恁拼出一线生机!

……

弯弯绕绕的小巷子里,三更驿站的门虚掩着,里面则空空荡荡。

地上的灰尘被积于一处,却还没被扫进簸箕里。

光线昏暗,唯有前台上的一盏油灯散发着些许的希望。

木桌下,被打翻的茶杯还在摇晃,是对一地的咖啡无尽的控诉吗?

……

当亚虎出手的那一刻,三更就知道为时已晚了。

他那空洞无神的双眼如同深渊,凝视着自己的双眸。

他的力气陡升,就好像被人操控的提线木偶,不留下一丝反抗的余地。

是因为自己被注射的那一针吗?

三更询问着自己,却得不到答案。

她的眼前逐渐变得黑暗起来,她的身体也不再拥有一丝活力。

可自己明明就是人啊,难道是这副躯体?

可这普信男到底要搞什么鬼?

他到底经历什么?

三更一个劲地询问着自己,尽力保持着最后一丝清明。

可黑暗终究还是来了,像一只漆黑的大手顷刻间握住了这个世界。

亚虎背着晕倒的三更,飞速离开了三更驿站。

这一刻的他,早就已经不是自己,他沉睡在自己的梦中,任由另一个灵魂玩弄自己的躯壳。

他听不到正在想着堵他的校园五人帮,也听不到教室里老师因为他再次迟到的恼火,更听不到三更有气无力地求救声。

他能看到的只有在那漆黑世界中,大病初愈的爷爷正对着他招手。

可这一路太长,好像跑了几个小时却总也跑不到。

就在他来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爷爷面前时,却被爷爷一把扔进了莫名出现的大水缸中。

爷爷笑着,摁住他,任由他挣扎。

而他恐惧,害怕,却又有一股莫名的安心。

“睡吧,睡吧,在黑暗的死海睡去吧,我亲爱的孩子……”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7992.html

(0)
上一篇 2022-08-02 10:15:45
下一篇 2022-08-02 12:13:2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