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修崖云星霓《龙鳞剑》_(沈修崖云星霓)完结版阅读

网文大咖“横塘木鱼”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龙鳞剑》,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奇幻玄幻,沈修崖云星霓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相传上古时期,黄金圣龙陨落,其逆鳞遗落人间后来,逆鳞为铸剑大师腾山所得,融入深海玄铁,铸就龙鳞剑,威力无穷,却引起江湖的腥风血雨辗转百年,龙鳞剑不知所踪
据说,十六年前,在云梦泽君山之巅的武林大会上,年仅十九的沈重,手持龙鳞剑力压群雄,夺得麒麟榜首,同时得名龙鳞剑首

小说:龙鳞剑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横塘木鱼

角色:沈修崖云星霓

经典热门小说《龙鳞剑》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横塘木鱼”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一夜无话,让沈修崖内心难以平静,这段时间来,发生太多变故。次日,黄县令在内堂佛室里供奉沈重的牌位,沐浴更衣,郑重其事,带着夫人和女儿与沈修崖一起祭拜沈重的牌位。黄县令的女儿黄月英年方十八,长沈修崖两岁,长得貌美如花,是沈修崖见过除了母亲之外最漂亮的女子,唯独没有介绍其夫人姓名。让沈修崖称呼婶娘,称呼自己为叔父,叫黄月英为姐姐,意思就是要收沈修崖为义子。据黄县令所说,当年差点与沈重定下娃娃亲,只是黄月英比沈修崖大两岁,并未真正定下亲事……

评论专区

天可汗:随着身体的一阵颤抖,整本书也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甲午之军工霸世:历史文凡事是开着金大腿的都很毒

黄金牧场:乡土干粮

沈修崖云星霓《龙鳞剑》_(沈修崖云星霓)完结版阅读插图1

《龙鳞剑》在线阅读

第6章 花灯如昼

一夜无话,让沈修崖内心难以平静,这段时间来,发生太多变故。

次日,黄县令在内堂佛室里供奉沈重的牌位,沐浴更衣,郑重其事,带着夫人和女儿与沈修崖一起祭拜沈重的牌位。

黄县令的女儿黄月英年方十八,长沈修崖两岁,长得貌美如花,是沈修崖见过除了母亲之外最漂亮的女子,唯独没有介绍其夫人姓名。让沈修崖称呼婶娘,称呼自己为叔父,叫黄月英为姐姐,意思就是要收沈修崖为义子。

据黄县令所说,当年差点与沈重定下娃娃亲,只是黄月英比沈修崖大两岁,并未真正定下亲事。还询问沈修崖愿不愿意与自己女儿定下亲事,也算是替恩人照拂子嗣。

黄月英貌美可人,沈修崖少年多情,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只是羞红了脸,低头不语。见状,黄县令夫妇哈哈大笑,算是默认了这门亲事。

黄月英在父亲的授意照顾沈修崖,对其无微不至,体贴入微,本来还有些抗拒的沈修崖萌发爱意。

有些悲苦木讷的少年,在活泼开朗的少女接触中,渐渐多了些笑容。

有事没事,黄月英带着沈修崖逛庙会,喝茶看戏,日子过得好不快活。让背负血海深仇的少年似乎一时忘记了仇恨,忘记了痛苦,忘记了忧愁。

临近过年,县令夫人还让人给沈修崖添了过年的新衣,黄月英还亲自为沈修崖做了一件长裳,俨然一副妻子的模样。过了年,沈修崖就是十七。

时间来到正月十五,夜幕降临,月上柳梢,花灯如昼,街头巷尾,红灯高挂,有宫灯、兽头灯、走马灯、花卉灯、鸟禽灯等等,吸引着观灯的百姓。

作为县令的黄公复会出席今晚的灯会,以示与民同乐。同时派出大批的官差和衙役巡逻,以防有人闹事。

黄月英约上沈修崖去了花市,若是平日里,晚上的大街是比较冷清的,今天自然热闹非凡,闹花灯,猜灯谜,变戏法,杂耍卖艺等等…….

黄月英牵着沈修崖的手蹦蹦跳跳,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嘴里还唱着:“正月里来正月正,正月十五闹花灯,花灯黄,花灯红,雪打花灯好年景…….”

“修崖弟弟,你可知道正月十五闹花灯的由来?”黄月英问道。

沈修崖挠挠头,憨笑道:“不知。”

黄月英暗道他无趣,是个呆子,什么都不懂。道:“那我来给你说说,在很久以前,凶禽猛兽很多,四处伤害人,人们便组织起来打,有一只神鸟因为迷路而降落人间,意外地被不知情的猎人给射死了。天帝知道后十分震怒,便传旨,下令让天兵于正月十五日到人间放火,将人畜和财物通通烧光。天帝的女儿心地善良,不忍心让百姓无辜受难,便冒着生命危险,偷偷驾着祥云来到人间,把这件事告诉了人们。众人听后,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当时,有个老人想出个法子:“在正月十四、十五、十六日这三天,每户人家在门前挂起红灯,燃放爆竹、烟火。天帝就会以为人们都被烧死了。”大家听了都点头称好,便分头准备。到了正月十五这一天晚上,天兵往凡界一看,发觉人间一片火光,以为是大火燃烧的火焰,就禀告天帝不用下凡放火了,天帝听后,心中大快。人们就这样保住了自己的生命和财产。为感激天帝之女的善心,为纪念这个事件,从此每年的正月十四、十五、十六这三天,家家户户都要张灯结彩,点烟火,放爆竹,来纪念这个日子。”

等黄月英讲完,沈修崖来了一句:“天帝真残忍,为了鸟,就要杀光地上的人畜。”

闻言,黄月英一愣,她以为他会很夸赞她学识渊博,没想到来这么一句。低声说了一句:“扫兴。”便率先去了一个猜灯谜的摊位前,身后挂着百十来个花灯,每盏灯上写着字,旁边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摆件。

摊主叫喊着:“猜灯谜,猜灯谜,猜中灯谜有彩头,十个铜板猜一次……”

黄月英给摊主扔过去一两银子,摊主看看手中的银子,又看看打扮富贵的一对少男少女,有些吃不准。连忙作揖道:“公子,小姐,小人找不出这些钱。”

一两银子相当于一千个铜板,将这摊位的所有花灯包圆了,还有余钱。摊主喜欢钱,但是个精明人,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就不是普通人。

黄月英道:“不用找了,多余的就当赏你了。”摊主兴高采烈地连连作揖表示感谢。黄月英指一个,摊主摘下一个,连猜了十几个灯谜,全中。

猜灯谜对黄月英来说这似乎很简单,于是也失去了兴趣。她接过摊主递过来的花灯,让沈修崖猜。可是沈修崖一个也没猜对。黄月英更加觉得无趣,内心对沈修崖更是厌恶,气得拂袖而去。

沈修崖倒是会识文断字,小时候父亲倒是教过,也读过一些书,那都是武功秘籍。舞文弄墨,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对于沈修崖来说那就是十巧通了九巧,就只有一窍不通。

见黄月英离开,沈修崖也只得无奈的跟上去,在经过一座茶楼的时候,大门敞开着,里面灯火通明,茶客络绎不绝,看到正对大门的舞台上,一六旬老人拍着醒木说书。

一下子吸引住了沈修崖,停下脚步,因为这个说书老人说得竟然是小孤峰大战。

沈修崖不知不觉的就走进茶楼,握紧着拳头,面色煞是难看。

一直以为沈修崖跟着身后的黄月英,突然发现他不见了,这下轮到黄月英自己着急了。还在担心自己任性丢下沈修崖,他是不是生气离开了,如果他走了,岂不是坏了父亲的大计?

回身到处寻找,大街上人山人海,根本就不见沈修崖的身影,正当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碰到衙役巡街。便吩咐衙役协助寻找。

说书老人说完小孤峰大战,又开始讲其他的江湖轶事。而沈修崖还沉浸在小孤峰大战的情景中,脑子里出现一幅幅画面,泪水止不住的流下,心中有对父亲的思念,有对母亲的怨念,更多的是仇人的杀意。

当黄月英找到他的时候,说书先生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黄月英先是责备,沈修崖没有反应,劝慰,也没有反应,最后黄月英摆低姿态跟他道歉,同样没有反应。弄得黄月英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良久,沈修崖才在自己的世界里回到现实世界,看到身边的黄月英着急的样子,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

这几个月的温柔乡慰藉着少年的心,让自己忘记了仇恨。而他不能忘记,不能忘记失去亲人的痛苦,不能忘记对父亲发过的誓言。

“月姐姐,我先回了!”他说得很平静,似乎没有带一点情绪。在黄月英看来,他跟原先的憨厚产生了巨大的反差。只是黄月英不知道,沈修崖刚才被说书说得带入幻境中,已经消耗了自己的所有情绪。

回到县衙后堂自己住的房间,在枕头底下拿出已经有数月未曾想起的龙鳞短剑,现在身上唯一还保留着的父亲的遗物,而且是沾满了父亲鲜血的遗物,曾经母亲用它刺进了父亲的后心。

紧握龙鳞短剑去了后院空地,开始练剑,将《龙鳞剑诀十七式》的一招一式一遍一遍的用力的练着。

黄月英随后回到县衙,看沈修崖不在房内,而是在后院练剑,便也没有多想。毕竟沈修崖平日里话也不多,呆头呆脑的,有些这样的反常举动也是正常,反正只要不要让他跑了就可以了。

又开始扮起了贤惠未婚妻的角色,看沈修崖在练剑,吩咐下人,准备热水和宵夜。

其实黄月英除了长相和家世之外,没有太可称道的地方,学习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也只是给自己脸上贴金,毕竟是书香门第。也会点三脚猫的功夫,毕竟母家可是江湖豪门。所以黄月英不管是文的还是武的都会一些,只是装点门面,毕竟以自己的家世,未来的夫婿应该是门当户对,若是什么都不会,岂不是给娘家丢人。

所以会点功夫的黄月英看到沈修崖精妙的剑法,根本看不懂,似乎也没有兴趣,若是剑道高手在此,将会是如何的震惊。因此佛说:“只待有缘人!”

若是无缘,真佛在你眼前,你还以为是挡道的。

直到子夜时分,沈修崖才收功,看到黄月英在一旁打瞌睡,无奈的笑笑,将她抱回房中,还偷偷的亲了一口,还一阵傻笑。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7671.html

(0)
上一篇 2022-08-01 08:13:15
下一篇 2022-08-01 08:13:2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