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玄梦泽樵夫)高武锦衣卫_《高武锦衣卫》全本在线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高武锦衣卫》,是以陈玄梦泽樵夫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梦泽樵夫”,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历史架空】+【高武】+【无系统】
陈玄穿越到大明朝,成为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恰逢新帝登基,后宫,外臣,太监等权势登天,唯独锦衣卫地位一落千丈,惨遭清洗
在这权力的漩涡中,看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如何在风暴中心,定住乾坤

小说:高武锦衣卫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梦泽樵夫

角色:陈玄梦泽樵夫

小说《高武锦衣卫》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军事历史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梦泽樵夫”。文章精彩片段如下:齐王府有一座小湖,湖水清澈见底,荷叶田田,只是这个季节,多数的荷花都不曾盛开,都是一个一个的花苞,显得生机盎然。湖中停着一艘小船,船上一个高大男子手持一杆绿竹鱼竿,坐在船边垂钓,另一男子坐在船边看着,时不时的指指点点,就差自己上手抢夺鱼竿。终于钓鱼的男子忍不住,收起鱼竿放在船边,看着对面笑嘻嘻的人,“陛下真是好雅兴,来打扰我一个囚徒的生活。”朱见誉点头笑道:“四弟可不算囚徒,这齐王府的大门,四弟想要出去,可以随时走。”齐王朱见临说道:“大哥你知道的,宗人府那边不可能让我活着,当年五叔就是这么死的……

评论专区

暗房:主角是专业冷酷的摄影师大拿,以他的视角,展现出一个由摄影、模特、时尚构成的迷离彩幻的世界。人物、故事都非常出色,虽然爽点不多,但够专业,可以让读者科普到大量知识。

野人凶猛:中二满满毫无逻辑强行热血日漫模板

进入电影:幼苗,待养

(陈玄梦泽樵夫)高武锦衣卫_《高武锦衣卫》全本在线阅读插图1

《高武锦衣卫》在线阅读

第10章 齐王

齐王府有一座小湖,湖水清澈见底,荷叶田田,只是这个季节,多数的荷花都不曾盛开,都是一个一个的花苞,显得生机盎然。

湖中停着一艘小船,船上一个高大男子手持一杆绿竹鱼竿,坐在船边垂钓,另一男子坐在船边看着,时不时的指指点点,就差自己上手抢夺鱼竿。

终于钓鱼的男子忍不住,收起鱼竿放在船边,看着对面笑嘻嘻的人,“陛下真是好雅兴,来打扰我一个囚徒的生活。”

朱见誉点头笑道:“四弟可不算囚徒,这齐王府的大门,四弟想要出去,可以随时走。”

齐王朱见临说道:“大哥你知道的,宗人府那边不可能让我活着,当年五叔就是这么死的。”

朱见誉隐约有些怒气。

齐王继续凝视湖面,忍不住笑,开诚布公,“从我决定加入争龙之局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失败身死的打算,当然,若是当初是我赢了,我同样不会对大哥你留情。”

齐王缓缓道:“不过我应该和大哥你有同样的一个想法,要是我赢了,我就会请大哥在死前去覆灭宗人府,现在大哥赢了,那我死前,也会帮大哥覆灭宗人府。”

朱见誉将信将疑。

齐王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一点害怕或者后悔,“太子殿下很有抱负,让我看到了大哥以前的样子。不过,大嫂现在却像是变了一个人,若不是太子殿下护着,我那妻儿估计早就被大嫂联合宗人府,传出一个生病暴毙的消息。”

说到陈皇后,朱见誉脸上也变得阴沉,“我没想到媛儿会这么大胆。”

齐王倒是满不在乎道:“大嫂可是把我们所有人都骗了,不过还好有一点始终没变,就是帮大哥稳定皇位,现在大哥的皇位稳定了,大嫂接下来就该一门心思帮助太子殿下了。”

朱见誉沉默片刻,望着那根纤细的鱼竿,“你就这么死了,太可惜了。”

齐王委屈道:“喂喂喂,大哥,没你这么揭人伤疤的。”

朱见誉不说话,齐王这才淡然道:“以前一直觉得自己不怕死,这几天才想明白,我又没死过,怎么会知道自己不怕?”

朱见誉说道:“后悔了?”

齐王猛然一摆手,一条湖中游鱼被托起,在空中挣扎片刻,最后安安静静的死在空中,高大的男子哈哈笑道:“好久没吃过大哥煮的鱼了。”

朱见誉冷眼看了一下岸边,只见魏瑾一脸警惕的看着齐王。

朱见誉也不多看,单手一震,空中悬浮的鱼直接被震掉了所有鳞片,随后一道安静的气刃划过,整条鱼被分割开来,鱼肠之类的自然落进湖中,而两段鱼也跟着进入水里,洗净之后,气血化作火气,直接炙烤鱼肉。

高大男子双手枕在脑后,躺在小船中,看着大哥开始烤制鱼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片刻后,两人一人一段烤鱼吃了起来,吃着吃着,朱见誉突然问道:“那个锦衣卫是怎么回事?”

齐王有些恼怒道:“东厂还是无孔不入,连我做得这么隐秘的事都查得清楚,吕青衣真是条好狗。”

朱见誉说道:“我们年轻时候,最佩服的不就是吕虹吗?”

“那还真是。”

齐王吃完手中的鱼肉,说道:“当年在战场上,有人为了救我,自己反倒是死了,所以算是我欠他的,帮他养养儿子。”

朱见誉不再多说,吃完鱼肉,把鱼骨往湖中一扔,湖中浮空起一团水,他伸手洗了洗,“明天徐成应祝寿,到时候你就去一趟吧。”

说完,朱见誉一步迈出,直接踩在了荷叶上,慢慢的向岸边走去,岸上的老太监魏瑾连忙拿出一块手绢递给了他,沉声道:“陛下,就这样让齐王走出齐王府?”

朱见誉笑道:“就这样吧。”

魏瑾识趣的闭嘴,他看得出来皇帝陛下的决心,自己说什么都是多说。

很快,齐王府里面的人走得差不多,这时候,岸边又出现了一个人,朱见临仿佛心有所感一样,暗骂了一声“死太监”,转身微笑着打着招呼,“什么风把厂督吹来了,我这可是输家的府邸,你就不怕被陛下看到了,心有猜忌,让你们俩君臣离心,我罪过可就大了。”

岸边青衫儒雅的男人温和的笑着,举起手中的一壶酒摇了摇,道:“齐王殿下说笑了,来的路上已经遇到陛下了,陛下让我好好陪殿下喝一杯。”

说着,吕虹脚尖轻点,整个人直接从岸边落到了船上,却没有引起小船一点摇晃,感觉就像是一片树叶落下来。

朱见临阴阳怪气道:“一段时间不见,厂督这武道修为愈发精进了啊。”

吕虹只当是玩笑话,虽然自己武道修为不错,但面对这个被称为这个天下一甲子内再难有人超过的齐王来说,真的算不得什么。

朱见临从船舱拿出几个酒杯,接过吕虹的酒,就倒满了两杯,自顾自的端起就喝。

吕虹笑着也拿起一杯,喝了一口才说道:“其实最开始我们都以为会是你赢。”

朱见临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你吕青衣都亲自下场了,我拿什么去赢?”

吕虹笑眯眯的,想了想才继续说道:“不是齐王殿下不想玩了吗?”

朱见临微微无奈,道:“怎么玩?我想直接带着大明走出去,阮叔夜不同意,他还想为大明再争取一个甲子。我又想跳过阮叔夜直接找到向涛,向涛又不干了,说我在拿大明百姓去赌。就连那个无所事事的齐方海,也都是见到我就躲。我要是真当了皇帝,不还得被他们气死啊?”

吕虹赶紧轻轻咳嗽两声,然后水到渠成的端起杯子,低头喝了起来。

朱见临可不管这么多,见到吕虹这模样,鄙夷道:“见过咳嗽喝水的,没见过咳嗽喝酒的。”

吕虹不动声色,继续安稳的小口喝着酒。

朱见临突然生气了,“妈的,反正老子也活不久了,得想个办法,不能让阮叔夜好过。”

吕虹苦笑了一会儿,也正经说道:“你的想法太冒险了,老百姓接受不了,若是你沉稳一些,我也就不会带着东厂下场。说到底,你和先帝一样,先帝年轻时候也这么激进,最后搭上了徐成应的一条腿,还有整个隆国府。”

说到这,吕虹顿了顿,问道:“陈玄就是隆国公的后人吧?眉宇之间有点像那个小子,不过多了很多心思,这样也好,不会像他爹一样莽撞。”

朱见临一脸无可奈何,气哼哼道:“你们东厂还真是烦人,查清楚了就查清楚了嘛,暗中照顾一下就行了,干嘛要说出来嘛?”

吕虹说道:“这个身份太大了,满门忠烈啊!”

“打住。”

朱见临打断吕虹的话,说道:“我就想他当一个小小的锦衣卫,过一辈子普通人的生活,不再参与到我们这些人里面,当是给隆国公留一条血脉好了。”

吕虹默不作声,朱见临也不再说话,两人各自喝了一杯酒,吕虹就独自离开了。

朱见临看着对面的一口没喝的酒杯,暗骂一声老狐狸,却有点心伤,喃喃道:“我赢了又如何,大哥比我更适合当这个皇帝。阮叔夜,向涛,齐方海,徐成应,廖萱国,魏瑾,我的好大嫂,还有你吕青衣,或许只有你们才能让大明看到未来。”

朱见临抓起酒杯喝了一口,觉得索然无味,酒杯一扔,又拿起鱼竿。

“钓不到鱼,真烦。”

第二天,陈玄一大早就给严桓和赵伟生带来了早饭,严桓的伤势让他仍旧是下不来床,至于赵伟生,虽说现在精神好点了,不过还是虚弱得很。

毕竟只是皮血二境的武夫,身体素质不错,但是精神上的打击抗不住。

不过,当陈玄告诉他,严桓的伤势是怎么来的后,能够感受到,他心情明显好了很多。

陈玄说道:“今天国公府要来许多人,你们两个暂时没有任务,不过,也不要到处乱走,特别是你,赵伟生,我怕你到时候见到徐坚和徐骥,忍不住拿刀去砍他们。”

赵伟生哦了一声,好奇问道:“是不是明天就要回宫了?”

陈玄愣了愣,想了想,回答道:“既然明天寿宴都过了,七皇女自然要回宫,我们到时候也要跟着回去。”

赵伟生嗯了一声,“知道了。”

陈玄见状,也离开房间,准备去找昨天的那个丫鬟,看看她怎么安排的。

赵伟生拍了严桓一下,说道:“别装了,醒了就赶紧吃饭。”

严桓睁开眼,尴尬的笑了笑,躺在床边,一手端起一碗清粥喝了起来。

赵伟生突然说道:“被燕国公的护卫打成这样,其实没多丢人的。”

“……”

严桓把嘴里的清粥狠狠的嚼两下,咽了下去。

“再说了,你爹吏部侍郎只是个文官,你弱了点,很正常的。”

赵伟生闭着眼细细的品了一口粥,有点甜,真好。

严桓也不吃饭了,把碗放下整个人开始躺尸。

赵伟生见状,刚想再开口两句,严桓突然指着他骂骂咧咧:“你他娘的闭嘴!”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7605.html

(0)
上一篇 2022-07-31 20:14:19
下一篇 2022-07-31 22:13:3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