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长歌宁元元)隐山豪侠传_(隐山豪侠传)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是严长歌宁元元的精选武侠修真小说《隐山豪侠传》,小说作者是“顽主宋某”,书中精彩内容是:明朝天启年间,大明王朝已经走向了风雨飘摇的边缘朝堂之上东厂魏忠贤一手遮天,其爪牙遍布江湖各地,江湖之中暗流涌动,隐山村的一个山野少年初入江湖,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竟然影响了整个明王朝的走向

小说:隐山豪侠传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顽主宋某

角色:严长歌宁元元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隐山豪侠传》,作者是“顽主宋某”。本书精彩片段:听到这话,那名曾经对王富贵出手的弟子,顿时惊了神,他倒退几步,神色慌乱。洪长老深深的看了王翟演一眼,然后缓缓闭上双眼。无形间,剑光乍起,紧接着便是一声痛苦的哀嚎,只见血溅三尺,剑气在墙上留下了一道深痕。“我的手,我的手啊——”那名白衣弟子一脸痛苦的捂着断臂处。而他旁边的女弟子,早已花容失色,喷涌而出的鲜血洒在她脸上,却浑然未觉……

评论专区

巫界之无限火力:看的各种憋屈,尤其是老管家完全不该死的,傻逼主角非要扮猪把自己人坑死

我的细胞监狱:神经病级大杂烩,乱七八糟,这五星比率我是不知道咋来的

我就是这般女子:文笔真是要命,太干了,看了好几遍都没看下去

(严长歌宁元元)隐山豪侠传_(隐山豪侠传)完结版免费阅读插图1

《隐山豪侠传》在线阅读

第4章 突现的白衣鬼影

听到这话,那名曾经对王富贵出手的弟子,顿时惊了神,他倒退几步,神色慌乱。

洪长老深深的看了王翟演一眼,然后缓缓闭上双眼。

无形间,剑光乍起,紧接着便是一声痛苦的哀嚎,只见血溅三尺,剑气在墙上留下了一道深痕。

“我的手,我的手啊——”

那名白衣弟子一脸痛苦的捂着断臂处。

而他旁边的女弟子,早已花容失色,喷涌而出的鲜血洒在她脸上,却浑然未觉。

“王家主满意了吗?”

洪长老脸色阴沉,他不得不妥协,王翟演手中的这封信函里面,涉及的秘密太大了。

“当然!”

松开手指,王翟演坐回凳子上,一脸笑意。

他虽出身不凡,但凌霄宗这群人也不是易与之辈,逼得太过,王家会吃大亏。

洪长老冷哼一声,拆开密函看了下。

仅仅只是一眼,内心积攒的滔天怒意勃然爆发,一道道瑰丽的剑气纵横而起,裹挟着杀机,直逼王翟演。

王翟演不惊不怒,浑然不惧,即使剑气将要临身,依旧不动如山。

“嗬嗬嗬嗬哈哈哈哈……”

怒极的笑声打破了长夜的寂寥,在四周回荡不息。

恍惚间,只听咻的一声,那遍布四周的锐利剑气荡然无存。

洪长老目光如电,直视着王翟演,冷声叹道:“不愧是从紫府出来的人,王家主这招顺势而为,当真好手段!”

“走!”

没有过多的威胁,更没有无谓的狠话,洪长老带着两名弟子果断离去,连信函都没有带走。

王翟演盘着手里的道令,神情中尽是轻蔑。

“爹,你这么晚了还在等我一块吃饭呢?”

就在这时,在勾栏里快活而归的王富贵走了进来,见桌上还有一堆饭菜,以及一副没有动过的碗筷。

他的脸上顿时充满了笑意,连忙坐上凳子。

“哎哟卧槽!”

只听扑通一声,王富贵顿时摔倒在地,眼前的桌子饭菜已经化成了齑粉。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地板上流淌着一摊鲜血,再抬头发现自家老爹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

紧接着,一张黄纸缓缓飘落在他面前,王富贵定眼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

“九月十五,初始现苍连。”

…………

傍晚的时候,下来将这些孩子交到家长的手里,这一习惯,已经持续了很久,从来到王家武馆当教员那天开始就是如此,不过今天唐斩在等候的时候,没有与这些孩子讲鬼故事吓他们。

将孩子们交到家长手里,唐斩清理了一下武馆的卫生后才离开。

每一次进入藏书阁都有不少收获,今天也是如此。

他甚至想要在自己将书阁里的功法融合贯通以后,再将自己的对功法的理解,以及修炼方式写成一部新的功法。

对此,他已经提前想好了功法的名字,就叫《苍连战武》。

唐斩没有将争夺战放在心上,认为自己这几年的作为,足以威慑住不少人。

“就是你得罪了仙长,还大摇大摆的走了?”

然而还没走出王家武馆外的小巷,就被打脸了。

只见巷子的出口处,两个人双手抱胸,背靠在墙上。

姿势很帅,唐斩给两人打了个9.8分的高分。

“误会,这都是误会,我不是大摇大摆地走的。”

唐斩连忙摆手解释,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了,就得被人跟风诋毁。

苍连人不缺钱,缺的是乐子,吃瓜拱火,添油加醋更是基操,到时候一传出去,他上个街都得被人指指点点。

“胡说,我明明看到你在诋毁仙长!”

“生杀予夺,这就是入道者高高在上的姿态?”

两人向唐斩走过去的同时,其中一人还在重复白天时唐斩说过的话。

“终究只是个敢做不敢当的懦夫!”

张恒止不住脸上的笑意,道:“我原本还以为他有几分能耐,看来只是依靠王家作威作福罢了。”

“今夜就是猎杀时刻!”

张五四面色略显狰狞,手掌一伸,想要捉住唐斩的头盖骨,给他来点大人的教训。

“哼哼哼啊——”

王家武馆巷子里,只听几声略带痛苦的叫声过后,原本连接着二十四名争夺者的线顿时断了两根。

此刻子时方至,散落在苍连各个位置的争夺者,不约而同的望向了王家武馆的方向,神态各有不同,或震惊,或不屑,或……放声长笑,苍连有敌。

昏暗的巷子内,唐斩捋了捋袖子,喝了口酒,转身回家。

争夺战,并没有影响到苍连城百姓载歌载舞。

其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看不到战斗的过程,虽然他们善于加工舆论事迹,但也不会无中生有。

除了白天的时候有些议论以外,到了晚上话题更多的反而是,那个白天在广场上比武招亲的段落了。

“那个姓白的小伙子真是想不开,他难道没看到一整天都没人敢上擂台?”

“嘘,我跟你们说,刘家那小姑娘虽然看起来很柔弱,但是有扛鼎之力,不知道这小伙子受不受得住。”

“哪里来的流言蜚语,刘家姑娘看起来一点都不柔弱,你知道为什么她从来不敢出远门吗?因为没有马车能拉得动她,哈哈哈!”

“呃……这一点都不好笑。”

“额……那再换一个。”

行走在热闹的街道中,听着这些八卦事迹,一阵莫名的感觉袭向心头,唐斩心有所感,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一个身穿破麻衣,皮肤发灰,双眼翻白,披头散发的虚影,它若隐若现的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嗯?”

这条街道,走了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只鬼,唐斩皱着眉头向它走了过去。

它好像没有看到唐斩,只是站在那里嘴巴一瘪一抽,一副随时都要哭出来的样子。

“苍连城的鬼魂真是越来越多了!”

观察了一会,发现对方不是已经复苏的异类,唐斩便转身走了。

没有完全复苏成异类的鬼魂,即使你将它打散,不久之后依旧会重聚,这类对象是无法产生死气的,也无法影响到人类的生活。

就如同那只在五三街巷子里游荡的小鬼,它只会本能的靠近生者,却影响不到生者。

最主要的是,人们无法看到它们的存在。

这一点,唐斩已经印证过,每每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街坊邻居们总是认为他出现了癔症。

如此看来,好像他确实有别于常人,但是要让唐斩将这,类似阴阳眼的东西当成挂,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弱鸡的挂!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7578.html

(0)
上一篇 2022-07-31 20:13:11
下一篇 2022-07-31 20:13:2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