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狱)程惶肆明狱_(镇狱)最新章节阅读

高口碑小说《镇狱》是作者“林中云鬼”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程惶肆明狱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这世上存在着阴与阳都不待见的方,被称作间域而我就是下一任间域的域长,可我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呼
请叫我“镇狱者”谢谢

小说:镇狱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林中云鬼

角色:程惶肆明狱

《镇狱》小说是作者“林中云鬼”的倾心力作。以下是《镇狱》内容介绍:看样子方老板还请了个师傅来此地周旋。我心说当年这里来了不知道多少人在此又是做法又是超度的。道佛两家来了一圈,就差请来十字架了。可故事就从来没有停过。而今天来的这个,既没有道教元素,也没有佛教元素……

评论专区

恐怖网文:有个配角是个学生,用催眠术让教室里所有的同学趴桌子上睡觉,他在讲台上xx女老师,事后学生继续听课老师继续讲课,都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这种丧心病狂的事实在是太让人羡慕了

活色生香:有人说作者人品不行,然而不可否认,活色生香是对中国电影行业发展最用心的一本小说。

即鹿:忽闻常侍起新篇,不教老朽慨万千。昔时多少未完本,化作一星报君前。

(镇狱)程惶肆明狱_(镇狱)最新章节阅读插图1

《镇狱》在线阅读

第3章 迟到

看样子方老板还请了个师傅来此地周旋。

我心说当年这里来了不知道多少人在此又是做法又是超度的。

道佛两家来了一圈,就差请来十字架了。

可故事就从来没有停过。

而今天来的这个,既没有道教元素,也没有佛教元素。

就一身简单的,洗到发白的蓝帆布工作服。

他朝门口做了几个手势,又拿起一把黄纸点燃在空中挥舞。

就好像在画着什么图案。

突然,那人手里燃烧的纸突然就脱了手,平地起了一阵风,这风又快又急。

黄纸如同大片的落叶朝我和何凯的方向飞来。

而方老板则是喊了一声“出来”。

何凯似是嘴里进了沙子,他吐了口吐沫,朝方老板走去。

我跟在他后面。

那个师傅的眼神停在我身上就没有离开过,他又拿起一把黄纸捏在手里。

何凯表明身份之后,方老板脸上虽然笑着,但言语里有些不屑。

他根本没有把眼前这俩高中生放在眼里。

但在场的人不少,他又不好说什么重语气的话,就尽可能搪塞着何凯想给父亲报工伤的要求。

我正想搭话,结果那个师傅率先开口了。

“方老板。”

只是叫了一声之后,师傅点着了手里的黄纸,又是在空中划了一番之后。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些人都在看我身后的东西。

我斜眼看着脚下。

不是吧,这骄阳似火,谁也没说过大太阳底下也能闹鬼的啊。

正当我以为我背后有什么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脚下除了自己的影子之外,还有两条又宽长的影子。

在那师傅将黄纸抛出去的时候,我背后的影子又回到正常。

这一幕,在场的人只有何凯没看见。

但此时何凯并不打算继续纠缠下去,他朝方老板点了点头,我看见他腮帮子一起一下之后,他转身拉我想要离开此地。

而愣了几秒的方老板突然开口叫住了何凯,并表示工伤随意报,他这就叫秘书跟医院接洽。

何凯见方老板态度转变,脸上浮现一丝疑惑。但也没有说什么,拉着我就离开了厂区。

“这货绝对没憋好屁。”

何凯站在医院对面,似乎在等什么人。

“我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是的,与其说何凯此时有些不适应,其实不适应的人是我。

那多出来的两条影子是怎么回事。

那个师傅是什么身份。

结合今天在公交车上的一场梦。

我感觉自己有些奇奇怪怪的。

何凯见到自己母亲从医院走了出来,背过了身,然后医院门口的公交车上下来个老头。

何凯的爷爷送饭来了,打过招呼之后,我俩去市里自己吃饭,医院他爷爷陪着。

回到市里,我先是在市场买了鱼食,又跟何凯随便吃了点面。

由于第二天还要上课,我俩本来约好去打游戏的计划也就相应取消了。

晒着夕阳余晖,我回到了家。

外曾祖父正在厨房忙着什么,我只闻到屋里一股带着酸气的酒味。

“唉,我酿了好几次,又失败了,凑合喝两口吧。”

外曾祖父抱着一个酒坛子走了出来。

“你小子吃过了吧,怎么没想着屋里还有个老头没吃呢。”

我没有搭话,把鱼食挂在了鱼缸旁边。

“嘿嘿。”

我笑了一声,只见老头子从厨房端出一盘毛豆一盘花生米。

“来,陪老头子喝两口。”

我看着杯子里有些发黄的酒皱了皱眉。

“嘿,你还嫌弃上了,我告诉你,这是最好的酒。”

说着话,老头子浅浅地抿了一口。

然后就皱起了眉头。

我看着他的表情,就拿筷子沾了一滴放在舌头上。

怎么说呢,这酒带着一股醋味。

回味酸的我直咽吐沫。

“第一口真是太难喝了,这第二口第三口才能觉得这是口酒啊。”

老头子抓着我的手腕,略显粗糙的手掌在我手腕上转了好几圈。

我没再犹豫,干了一杯。

不知道多少杯下了肚,我再次醒来时,老头子屋里传来鼾声,我看着满目疮痍的桌子没有多想,脑子里就一句话,不能宿醉,明天要上课。

我扶着墙回到自己床上,换了很多个不太舒服的姿势。

然后就睡着了。

借着月光,我看见了一个身穿蓝色衣服的女人披着头发站在老头子的房门外。

她双手放在胸口,惨白的皮肤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刺眼。

露出的下巴正在上下活动,似乎在说话,她身体前倾,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

为什么,我觉得她在哭。

我想开口叫老头子,喉咙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梦魇吗?

我第一次体会这种感觉。

突然,老头子大喝一声,我猛然惊醒,天光大亮。

完了。

“迟到喽。”

老头子敲着腰,我正在刷牙。

不用想,此刻的我一定满身酒气。

“不急,你先去给那鱼喂点吃的。”

嘿,我眼瞅着就要迟到了,您还要让我喂鱼?

我背起书包,蹲在鱼缸前。

昨天我买的鱼食好像里面掺了东西,用手指摸去感觉像是铁屑。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要迟到了。

奔跑在路上,我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很难理解,这些场景到底代表了什么呢?

就在我踏进校园的一瞬,上课铃响了。

压哨进场,舍我其谁。

而此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还有抽泣声。

我转头一看,居然是沈芸。

我与她是小学同学,中学也在一个学校,但不在一个班。

沈芸应该是公认的校园美女了吧,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她最近好像跟社会上的一些人有些过节,但具体情况是什么,我不得而知。

走进教学楼,班主任老陈站在门口,一把就拦住了压哨进场的我。

而在隔壁教室门口,沈芸在打了一声报告之后就走进了教室。

隐约还能听见老师安慰她的声音。

然后老陈手里的书就砸在了我的脑门上。

“第一天上课就迟到,你睡死过去了?”教室里传来笑声。

说着,老陈凑近我闻了闻。

然后又是一顿书本教育。

“小小年纪不学好,学大人喝酒啊?你家大人知不知道你喝酒的事?我看你是该请家长了。”

老陈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总之我一早上都在门口站着,根本没有进教室。

中午时分,我将书包塞进书桌里,看着桌子上高耸的练习册,长出了一口气。

何凯喊我去食堂吃饭。我站起身,从口袋里悄悄拿出两根烟递给了何凯一根。

我俩站在食堂后面,我猛吸了一口。

“你昨晚跟谁喝酒去了?”何凯问我。

“我家老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隔三差五就喊我喝几杯,昨晚确实喝多了。”

我揉了揉脖子和小腿肚,站了一早上人的确受不了啊。

走进食堂,我和何凯找了个角落坐下。

接下来的一幕让我失去了吃中午饭的胃口。

只见两个同学买了一份快餐,一人拿着一勺,就在那互相喂了起来。

这种场面我第一次见,震撼的我盯着他们看了很久。

这俩人女生是我们班的,男生是隔壁班的。

我见过腻歪的,如此腻歪的我还是头一回见。

何凯用筷子敲了敲饭盆,提示我别看了。

“我打算毕业就去参军,这地方我待不住了,想离家远一点,去边疆。”

何凯说着吃了口饭。

其实参军这个事,我也是想过的。

我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

“沈芸的事你听说了吗?”

我心里一惊,难道何凯知道些什么?

“我上哪听说去,我在楼道站了一天。”

我胡乱吃着饭,准备听接下来的故事。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7341.html

(0)
上一篇 2022-07-30 18:13:44
下一篇 2022-07-30 18:14: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