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归荑陆离《病娇嫡女重生后被炮灰养成小白花》_《病娇嫡女重生后被炮灰养成小白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病娇嫡女重生后被炮灰养成小白花》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循循善诱”,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甜宠+双向救赎+女强+宅斗+后宫宫斗+种田+系统】
【病娇女主x疯批可怜奶狗男主】
上辈子许归荑处处听话,小心翼翼,最后被逼的为堂妹替嫁,一朝嫁错人,在后宅里被耗尽一生,临死被休,死在离家仅几步之遥的马车上
重生归来许归荑瑕疵必报,心狠手辣,处处不肯让人一步,还救了一个本就该死的人,从此感受到了被宠爱,有了我行我素的底气
还被系统盯上
“请听话的被教成善良,正直,跟正苗红的小白花吧!”

小说:病娇嫡女重生后被炮灰养成小白花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循循善诱

角色:许归荑陆离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病娇嫡女重生后被炮灰养成小白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循循善诱”。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一觉睡到天亮,许归荑卧在贵妃榻上,悠闲的吃着葡萄,不经意的抬眼说:“小翠,我要喝燕窝,去厨房端一碗过来。”守在门口的小翠看了一眼旁边站的笔直的侍卫,放心的领命去了厨房。许归荑不急不缓的站在窗口,观察四处,可能觉得许归荑黔驴技穷,除了顶嘴没有什么真本事,只安排了四个侍卫,轮流守着。许归荑轻而易举的避开侍卫到廷尉衙门。门口站着的差役神情严肃拦住来人,大呵一声“来者何人!”许归荑拿出状子说:“我乃少傅之女许归荑,今日要告唐海安草菅人命,挖人心,食人血,作恶多端……

评论专区

一万种清除玩家的方法:别刷分了啊,这么烂也配将近7分?书里的玩家说是玩家,不如说是名为玩家的npc。

重生小地主:包子包子

[综英美]你的攻略日记:好看,坑。(简简单单的血泪之谈

许归荑陆离《病娇嫡女重生后被炮灰养成小白花》_《病娇嫡女重生后被炮灰养成小白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插图1

《病娇嫡女重生后被炮灰养成小白花》在线阅读

第3章状告亲舅爷

一觉睡到天亮,许归荑卧在贵妃榻上,悠闲的吃着葡萄,不经意的抬眼说:“小翠,我要喝燕窝,去厨房端一碗过来。”

守在门口的小翠看了一眼旁边站的笔直的侍卫,放心的领命去了厨房。

许归荑不急不缓的站在窗口,观察四处,可能觉得许归荑黔驴技穷,除了顶嘴没有什么真本事,只安排了四个侍卫,轮流守着。

许归荑轻而易举的避开侍卫到廷尉衙门。

门口站着的差役神情严肃拦住来人,大呵一声“来者何人!”

许归荑拿出状子说:“我乃少傅之女许归荑,今日要告唐海安草菅人命,挖人心,食人血,作恶多端。”

差役接过状子眼睛一亮,这状子写的详细,把许归荑带入堂内。

后拿着状子请了廷尉,廷尉看着状子上一桩桩,一件件面色冷凝说:“这状子藏尸地点,所用凶器写的清清楚楚,要是真的,真叫人心惊,天子脚下,消失这么多人没人知道。”

“快去搜查,若是假的……呵!”

廷尉细看了状子姗姗来迟,落座高堂,一张国字脸,眼睛往上吊,眼中有两道精光,看着年纪不大,神色淡然看不出喜乐,周身气场威严,坐在高堂上不怒自威。

上辈子听说过他铁面无私,为人不留情面,想必不会放过草菅人命之人。

惊堂木一拍,升堂!

“堂下何人?”

许归荑心里暗暗肯定这人就是上辈子听说的那个廷尉,所以毕恭毕敬的回答说:“民女许归荑。”

廷尉“所为何事?”

许归荑答:“为唐海安草菅人命,状子上明明白白的写清楚了我所告!”这会儿许归荑又有些怀疑,上辈子都说他断案能力强,为什么状子已经递上还问状子上已有的。

心里打起了退堂鼓,上辈子困于内宅,所知晓的人物都是声名在外的,这声名几分真几分假,不可而知。

廷尉想起状子上的姓名问:“唐海安可是你舅爷?”

许归荑知道律法,血亲相告视为忤逆,轻则杖打三十大板,重则绞刑,那又如何,只要事情没闹大,只要祖母觉得还有救舅爷的机会,自己就要嫁给拿着证据的景王,走上辈子的老路,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不如放手一搏。

想到此处许归荑坚定的说:“是民女舅爷,但是民女不忍看到百姓枉死,就是粉身碎骨也不后悔。”

廷尉听了这番话,对堂下跪着的小姑娘另眼相看,是个有骨气。

小翠端了个燕窝的功夫就不见了小姐,连忙告知了祖母和柳夫人,下人在外面一打听就得知许归荑去廷尉衙门报案去了。

祖母两眼一翻差点背过气去,此时许父还在上朝一时半会回不来。

等几人到了廷尉衙门许归荑已经把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

舅爷唐海安被差役架上公堂,衣服破烂,头上身上都是脏的看来是挣扎了许久。

唐海安一上公堂对着许归荑就是哭,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惨不忍睹,不像是犯人,倒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祖母急匆匆的赶来,一口气还没有喘匀,看见自己弟弟这副可怜的模样,觉得自己这孙女太过心硬了,嫁给王爷做个正妻,难道还能委屈她了!就她这性子以后寻常人家都不敢要。

“你这个孽障啊!哪有外孙女告舅爷的,我许家是出了个什么孽障啊!”

祖母痛心疾首,被两个丫鬟一边一个扶着才得以站稳。

柳夫人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做出如此离经叛道的事,一时不知道是要骂女儿目无尊长,还是要说她连女儿家的名声都不要了。

最后只能说:“你真是糊涂,京都大大小小,多少双眼睛看着,你今日公然告了舅爷,即使告赢了,不嫁景王府,你认为京都还有人敢娶你不成?”

许归荑做了自然就知道后果“不嫁就不嫁,我难道一定要他们来娶?就是绞了头发,出家做尼姑也好过嫁给刘景那样不堪托付的人。”

柳夫人气的胸口起伏不断,平日里在外面的清高模样也顾不得维持,厉声说:“你是不嫁人了,你有没有想过你堂妹,婉凝她还没有出嫁,你让别人怎么看她,还有你父亲在朝为官,最重要的就是名声,你让别人怎么看许家,教出你这样的女儿”

不提许婉凝还好,提起这个许归荑就像是吃了火药一样,火冒三丈。

“她怕什么,她才名在外,景王不眼巴巴的上门求娶,至于你们,谁把我看在眼里了,我出家做尼姑你们也乐的自在,岂不皆大欢喜!”

“肃静!”廷尉看来一出伦理大戏,一拍惊堂木,语气严肃的说:“公堂之上岂是你们可以放肆的。”

祖母是小地方来的,本就不认识几个官员,廷尉一身正气祖母不自觉安静了。

柳夫人本就气的不想说话,两人都安静了。

唐海安立马高声喊道:“大人冤枉啊!草民不知道为何被带到公堂之上,我与我这外孙女是有过矛盾,但是草民从未害过她,大人明鉴!”

延尉懒得与堂下之人废话,一抬手,久等在外的差役抬着尸体进来,足足抬了一刻钟的时间,大大小小十多具尸体整齐划一的从外面摆到堂内。

唐海安看着第一具尸体抬上来就明白自己的老窝被捅了,惊恐又愤怒的看向许归荑,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不起眼的人外孙女身上栽了跟头,还没有跟嫁进景王府就勾的人把证据教了出来,真是好手段。

尸体众多,大多是年轻的男人,即使是见惯了场面的廷尉也难免悲愤,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在京都杀了这么多人,才被抓捕。

祖母震惊,知道自己这个弟弟胆大包天,平日里也是会敲打一二,以为最多只是失手杀了几人,没想到会这么多。

柳夫人出嫁前养在深闺,出嫁后也不曾打打杀杀,顶多是罚罚府里不听话的下人,恨毒了打发给人牙子眼不见为净,这辈子都没想过杀人,更何况这么多尸体,吓的腿都软了,丫鬟们扶着才勉强站稳。

廷尉厉声怒道:“唐海安,你可知罪?”

唐海安知道自己跑不掉了,不再做无谓的挣扎,把矛头指向许归荑。

“她是我外孙女,血亲相告,她也有罪,大人不罚她而抓我,我不服!”

廷尉目光看向许归荑,叹了口气,好好的女娃娃要是打了板子就彻底毁了,可是天子律法不可寻私。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7212.html

(0)
上一篇 2022-07-30 10:13:41
下一篇 2022-07-30 10:13:5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