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沧生慈悲)十六境斩妖人全章节阅读_十六境斩妖人全章节免费阅读

高口碑小说《十六境斩妖人》是作者“limin啊”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陈沧生慈悲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三千年前祸乱中原的灵童被首任阴灵司司空张陆川镇压于慈悲瓶中,并兵解肉身、分化功法,留下十二脉传人,称为十二脉司命
三千年后灵童脱逃,当代传人陈沧生带着小师侄慈悲,前往各处寻找十二脉司命传人,试图恢复十二脉司命盘,重新将灵童封印
我陈沧生势必持手中这一尺斩妖,斩尽世间妖邪,还后人一片朗朗乾坤!

小说:十六境斩妖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limin啊

角色:陈沧生慈悲

经典小说《十六境斩妖人》是网络作者“limin啊”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嗯?这么说来,三千年前我们还是一家了。”陈沧生饶有兴趣地看着净衍小道士。净衍小和尚微笑地点点头。“你看看我说得有没有道理,你的祖师爷是我的祖师爷的小弟,那么按照这个关系,你以后也就是我的小弟了。”陈沧生作势就要伸手拍在净衍小道士的肩膀上……

评论专区

九州经:被人坑过来看的书,发现起点居然404了,再去网上找一找,结果一看…….真是满腔的艹,吐也吐不光,妈了个鸡,各种ntr,作者还是去四合院吧,那里才是你发光发热的舞台。

传奇缔造者:系统流,各种抽球星动作包,前期主角的毒瘤属性还蛮燃的,可惜太监。

没时间了快上车:克苏鲁因素的设定和融合武侠的开场令人很新奇,看得出作者对鞑子和清穿女很过敏,但是有些为了吐槽而吐槽了,大片无用情节,有用的没多少。车确实飙得挺猛,个人干草+

(陈沧生慈悲)十六境斩妖人全章节阅读_十六境斩妖人全章节免费阅读插图1

《十六境斩妖人》在线阅读

第5章 探子陈沧生

“嗯?这么说来,三千年前我们还是一家了。”

陈沧生饶有兴趣地看着净衍小道士。

净衍小和尚微笑地点点头。

“你看看我说得有没有道理,你的祖师爷是我的祖师爷的小弟,那么按照这个关系,你以后也就是我的小弟了。”

陈沧生作势就要伸手拍在净衍小道士的肩膀上。

净衍小道士一躲,有些嫌弃地说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再说了,那可不是大哥和小弟的关系,是并肩作战的伙伴。”

陈沧生本就只是为了揶揄一下小道士,倒也没有过多计较。

“说说吧,究竟怎么回事。其实就算你不拿这个条件作为交换,如果到时候真的出现了可怕的事情,我也不可能坐视不管的。”

陈沧生一顿,咧嘴说道:“因为,这也是属于我们斩妖人的职责所在。”

看着突然之间变得认真地陈沧生,感叹于这人变脸之快,堪称世间少有。

“其实就在灵童脱困的那一天,我灵苍山道门就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陈沧生不解地问道。

“之前张陆川张司空在兵解自己之前早已抱有必死的决心,但是他也清楚,灵童终有一日必定脱困而出。于是取心尖血造了四盏长明灯,并且告诉四大天师,将来若有一人长明灯熄灭,那就代表灵童已经脱困而出。到了那个时候,四大天师的后人就要迅速做出反应,争取早日将灵童重新封印。”

净衍小道士缓缓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灵童脱逃已经是四年多前的事情了,当时的我还没出生,所以有些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

陈沧生听到这里明显一愣。

他原先以为净衍小道士不过是保持了童子身的模样,可是按照他现在这个说法,外表表现的年龄就是他的实际年龄了。

“我问一下,你现在是什么修为?”陈沧生有些好奇。

净衍小道士瞥了一眼陈沧生,淡淡地回答道:“和你一样,七境。”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陈沧生整个人都震惊了!

先前那个雷脉的传人看样子年纪也比自己小,那也就罢了,就算小估计也小不到哪里去。

况且就算是可以接下自己三尺斩妖的第三剑,也不代表他就一定拥有七境的实力。

就算是六境,加上他还是十二脉当中雷脉的传人,能够抵挡下自己这第三剑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眼前这个小道士,按照他这个说法,他今年撑死只有四岁。

四岁啊!自己四岁的时候还是刚刚起步,别说一境的实力,半境估计都没有。

可是这小道士才四岁,就已经拥有了七境的实力。

这到底是人是妖啊,就算是妖也没有这么可怕的情况吧。

“等等等等,你说你多少?七境?你不会忽悠我吧。”

陈沧生还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骗你作甚,只不过我的情况和你们的情况都有所不同,这个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不会拖你的后腿就行了。”

陈沧生还是没有从净衍小道士的实力中缓过来,但是看他这个样子,似乎也不愿意多说。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不过陈沧生相信世间总是公平的,净衍小道士在这个年纪就拥有这个实力,背后肯定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我继续说,当时灵童逃脱后,我灵苍山道门第一时间便得到了消息。我的师傅,也就是如今道门的掌门第一时间进行推演,但是却始终没能推出灵童的大致位置。”

“起初我师傅也在怀疑是不是那长明灯由于时间过久,出现了问题,于是派人到了黎塘,可是派出去的人却没有发现阴灵司的踪影,想来那个时候你们已经出发寻找灵童了。”净衍小道士继续说道。

陈沧生点了点头,净衍小道士所说的黎塘,正是此前阴灵司的所在,灵童逃脱之后,师兄身死。陈沧生带着慈悲便踏上了寻找灵童的道路。

所以灵苍山道门掌门派出的人这才扑了个空。

“在得知黎塘已经寻不到阴灵司的人的踪迹之后,师傅有些慌了,他担心是不是灵童脱逃的时候将阴灵司的人赶尽杀绝了。于是又推演了一卦,在得知你们还活着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每次师傅推演的时候,你们的方位都发生了变化,师傅也不是没派人出去寻你们,可是每次当我们的人到了的时候,你们就消失不见了。”

“正常,我们在一个地方不会停留太长的时间,很多时候只是按照慈悲瓶的指引朝着妖气浓郁的地方而去,希望能够寻到灵童的踪迹。”

陈沧生开口解释道。

净衍小道士点了点头,表示他们已经猜到了这个可能。

“然后你们便越走越远,直到出了大离的王土,于是师傅便放弃了继续找你们。”

“等等,你师傅为什么一直要寻我们?是有什么事情吗?”

陈沧生有些不明白,灵苍山道门掌门一直找自己是干什么。

“第一肯定是想确保你们的安全,避免遭到灵童的毒手。至于这第二嘛……”

净衍小道士特意卖了个关子,一副你求我我就告诉你的表情。

陈沧生这辈子最听不得别人说话说一半,每次出现这种情况心里就像是被猫挠了一般。

“说啊,第二是什么。”陈沧生忍不住催促道。

“第二就是,师傅知道你们肯定是出去寻找十二脉司命的传人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陈沧生有些不明所以。

“既然我师傅能够推演出从未见过的你们,那我师傅自然能够推演出十二脉传人的位置了。”

“……”

陈沧生现在的表情就像是下巴挨了一拳,彻底脱臼了。

张开的大嘴已经完全可以塞进一个拳头。

搞了半天,自己带着慈悲辛辛苦苦,游历四年,展开地毯式的搜索,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要拿十二脉司命盘出来探索一番。

可是四年过去了,如今只出现了一个雷脉传人,还是自己主动冒出来的。

而且这个雷脉传人和自己之前的判断大是不同,并不是自己之前猜测的宁王周瑾,而是另有其人。

“我浪费了这么长时间,走遍了这么多地方,现在你告诉我你师傅可以推演出十二脉传人的位置,你这不是玩我吗!”

陈沧生痛不欲生,回想这些年的风餐露宿,差点落下眼泪来。

“这能怪我们吗,明明就是你们跑的太快,我们压根追不上。”

净衍小道士表示你这锅我可不背。

陈沧生一屁股坐在地上,缓了许久,才算是缓过劲来。

“小师叔,一切都还不晚,况且这么些年我们在外游历,也算是斩杀了不少妖邪,你想想那些深受其害的百姓,要不是有你,他们可能都会丢了性命。”慈悲看着陈沧生这副表情,不忍心地出言安慰道。

“唉,也只能够这么安慰自己了。那就赶紧把现在的事情给解决了,带我上灵苍山。”

陈沧生垂头丧气地说道。

“并且那雷脉传人我们也已经确定了是谁,只要此间事情结束之后,我便将他的真实身份告诉给你。”净衍小道士说道。

“那在这之前我能不能问两个问题。”

陈沧生心里仍旧有些疑惑没有解开。

“你问。”

“第一,十二脉的雷脉传人究竟是不是宁王周瑾?”

陈沧生问道。

“不是。”

“第二个问题,那既然不是宁王周瑾,那这个人和他有没有关系?”

“有。”

“什么关系?”

“你没睡醒吧?我不是说了事成之后再告诉你吗?”

净衍小道士鄙夷地说道。

眼见自己的套路没有奏效,陈沧生尴尬地挠了挠脑袋。

“那你说说这回你下山的目的吧。”

陈沧生赶忙将话题转移开,以免尴尬。

“不是我,是我们,此次下山的除了我以外,还有我的十七个师弟,加上我一共十八人。”净衍小和尚摇头说道。

“十八个人?你们这么多道士一起下山,这回的事情难道真的很严重吗?”陈沧生在得知净衍小道士的身份后,便觉得他这番下山肯定不简单。

修士可是万万不能参与到凡人的争斗当中。

但是这一回灵苍山的道士不仅下山了,而且一下就下了十八个道士。

可想而知此次事件的严重性。

“我师傅推演出就在这几日,快则今晚,慢则后日,这扶桑便会出现大变故。”

“什么变故?”

“据我师傅所说,布洛人卷土重来。但是如果只是单单一个布洛人完全不成问题,靠大离的边军就可以应付下来了。但是我师傅还推出,这回如果不加以阻拦,那么大离国土甚至有彻底沦陷的可能。不过具体会发生什么,师傅说他也推演不出来。这才派遣我和我的师弟们下山,助这扶桑一臂之力。”

净衍小道士脸上露出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沉稳和气度。

“妖邪?”

陈沧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净衍小道士点点头,回答道:“未必,除了妖邪以外还可能有其他的修士参与其中。”

“其他的修士?他们不要命了吗,胆敢参与到凡人的争斗当中!不对,你的意思是妖邪和修士联手,准备一起攻陷扶桑?”

“没错,师傅也是这么猜测的,只不过究竟是什么人谋划了这一切,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并不了解敌人的情况,敌人很可能也不了解我们的情况。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藏在暗处,蓄势待发,等到那些修士和妖邪出手的瞬间我们再出手,力图一击必杀。”

净衍小道士皱起了眉头,一脸冰冷地说道。

“那这件事情你和宁王打过招呼了吗?毕竟这边境军事完全由他一人说了算。”陈沧生仔细询问道。

“已经派人和他说过了。”净衍小道士点了点头。

“宁王就这么相信你们?他堂堂一个大离王爷,凭什么会相信你们这些道士的话。”陈沧生有些不信。

“实话跟你说,其实宁王是属于自己人,和我们灵苍山道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至于什么关系我就不能告诉你了,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净衍小和尚这般说道。

陈沧生是万万没想到宁王周瑾居然还和灵苍山道门有所联系。

“那我还有个问题,那人脸大妖和宁王有关系吗?”

陈沧生始终担心宁王就是人脸大妖那背后的依靠,若是两者真是狼狈为奸,那人脸大妖残害那么多无辜的生命,陈沧生也必定要其付出代价。

如果真的能够证实一切的始作俑者,或者说人脸大妖的帮凶就是宁王周瑾,那管他什么大离王爷,陈沧生可不在乎,一剑斩了便是。

“有关系,但是他们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说到这个,这次的事故我们与宁王必须要通力合作,才能够抵挡得住敌人的入侵。所以在这个时候,我希望你不要唱反调,虽然你的实力很强,但是战场并不是你一个七境斩妖人能够独立左右的,我希望你能够配合好我。”

净衍小道士也是担心陈沧生到时候不听指挥,提前将丑话说在了前头。

“那你得告诉我,宁王有没有残害无辜的人的性命。”

陈沧生冷声质问道。

“没有,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大离的安稳罢了。”

净衍小道士连忙解释道。

他看陈沧生这个样子,生怕陈沧生一个冲动和宁王闹起来,那样的话对整个局势可是大为不利。

“那就行,我听你的安排,你让我杀谁我就杀谁。不过我话可说在前头,我只负责妖邪和那些修士,至于那些凡人我是不会动手的。”

“你放心,我们的敌人本身就不是那些凡人。凡人之间的争斗,自然会由凡人解决。”

陈沧生听了这话才算放下心来,点了点头。

“时间紧迫,现在你们就先跟着我走,和我的师弟们还有宁王碰个头,商量一下对策。”

“行,慈悲我们走。”

“好的小师叔。”

……

陈沧生和慈悲跟着净衍小道士朝着扶桑的军营而去。

此时已值深夜,可是军营里仍旧灯火通明,来来往往的士兵显得异常忙碌。

俨然一副战时的状态。

军营的大门口已经有一名中年道士在等着,看到净衍小道士走来,赶紧迎了过来。

“大师兄,你终于回来了,其他的师兄弟都已经到齐了,就差你一个了。”中年道士急切地说道。

“怎么了?情况怎么样了?”

看着中年道士这副焦急的模样,净衍小道士连忙追问道。

“宁王此前派出去的探子按道理应该早就回来了,可是这都过了整整两个时辰了,派出去的探子一个回来的都没有。”

净衍小道士皱起了眉头,回答道:“这么严重,那看来敌人已经开始采取措施了,只不过就现在这个情况,对方似乎已经知道我们有所防备了。”

“前面带路,大家聚在一起商量商量对策。”

净衍小道士说道。

“没想到你年纪不小,辈分还挺大。”

陈沧生揶揄道。

刚才那中年道士在净衍小道士面前那副恭恭敬敬的模样,着实让陈沧生有种违和的感觉。

看那个年纪,中年道士都可以做净衍小道士的爹了,甚至就算当爷爷也不是不可能。

“师傅作为灵苍山道门的掌门,只有我一个亲传弟子,所以门内与我同辈的道士都只能称呼我为师兄。”净衍小道士解释道。

“那你可真是占了一个大便宜。”

陈沧生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表扬起了净衍小道士。

净衍小道士并没有搭理陈沧生,而是边走边说道:“刚才我师弟的话你也已经听到了,情况危急,敌人随时可能发起进攻。我们必须提早做出应对的措施。”

“嗯。”

陈沧生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嬉笑打闹的时候,收起了刚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他也确实很好奇,将要面对的敌人究竟是什么人。

在中年道士的带领下,几人走入了军营中一顶巨大的帐篷中。

走入帐篷后,发现帐篷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除了身穿和净衍小道士一般的道服的道士外,还有就是军中的高级将领以及陈沧生的老熟人了,就是宁王周瑾。

宁王周瑾对于陈沧生的到来也有些愕然,但是看他是跟着净衍小道士的,自然就询问起了净衍。

“小师傅,这位是?”宁王走到净衍小道士的面前,指着陈沧生询问道。

“这是我寻来的帮手,阴灵司当代司空陈沧生陈司空,这位是他的师侄,慈悲姑娘。”

净衍小道士向众人介绍起了陈沧生和慈悲。

“原来如此,见过陈司空。”

宁王周瑾丝毫不托大,主动和陈沧生打起了招呼。

陈沧生有些惊奇,他不相信此前人脸大妖的事情宁王周瑾丝毫不知情。

但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什么事情的没有发生过一样。

若是他真不知情那就算了,但是如果他明明知道这件事,却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可想而知此人的城府深的可怕。

不过这倒也正常,生在皇家,都是环境使然。

“小姑娘你好。”

宁王周瑾又转而朝着慈悲打起了招呼。

慈悲微微一笑,算是回应了。

主要是慈悲现在对于宁王的定位有些模糊,一时之间分不清他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

“快快落座,我们来商量一下对策。”

宁王周瑾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围绕着营帐内一个巨型的沙盘,众人分坐下来。

就在陈沧生刚一落座的时候,突然感觉怀里有股温热的感觉。

下意识将十二司命盘取了出来,却发现此前跳动光芒的那一块此刻地光亮更甚以往,上面那个类似于闪电的图案疯狂跳动着。

“难道说……”

陈沧生哪里会不明白这一幕代表着什么,难不成十二脉中雷脉的传人此刻也正处在这军营当中,甚至有可能就是这营帐中的其中一人!

慈悲也发现了这一幕,凑过脑袋来,附在陈沧生的耳畔说道:“小师叔,这人是不是就在这群人当中。”

陈沧生赞同地点点头,压低声音说道:“我估计也是,你看看究竟哪一个人的体型和你之前看见的神秘人比较接近。”

慈悲听完开始环顾四周。

这营帐中只有一堆道士和一堆军中的将领。

军中的这些将领个个长得魁梧高大,看那体型应该不是此前出现的神秘人。

而那些道士的年纪参差不齐,最大的看样子可能都是五六十岁了,最小的则就是那位灵苍山道门掌门首席大弟子净衍小道士了。

不过这些道士其中倒是有几名年轻的道士和之前那神秘人的体型有些类似。

慈悲对着陈沧生指出了几名她觉得身形有些相似的年轻道士。

陈沧生也是默默将这几人记了下来。

不过陈沧生现在倒是明确了一点,这净衍小道士真不是个东西!

看来这十二脉的雷脉传人已经成了灵苍山道门的道士,他不仅知道那神秘人的身份,而且看来那神秘人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师弟!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推测,毕竟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雷脉传人就在这一群人当中。

十二脉司命盘的反应和之前有所区别,之前在见到宁王周瑾的时候,虽然有所闪烁,但是那光亮相较于这次还是非常微弱的。

并且陈沧生还想起来,在漠北楼与宁王周瑾面对面的时候十二脉司命盘似乎没有任何反应。

这样一来宁王周瑾就可以确认不是雷脉传人了。

但净衍小道士说这雷脉传人和宁王周瑾倒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联系了。

“此前我接到灵苍山道门的消息,知道了布洛人将要卷土重来,并且此次事件并不是单纯的两族之间的斗争,还会有一些可怕的敌人出现。”

宁王周瑾清了清嗓子说道。

“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我就作出了反应,派出了许多探子出城探查情况,可是到现在已经好几个时辰过去了,按道理早就应该回来了,可是这些探子迟迟没有出线。”

“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很大的可能性,这些探子已经遭遇不测了。”

宁王周瑾的语调变得低沉起来,似乎对于这些探子的损失非常痛心。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除了知道敌人是布洛人以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消息。对方来了多少人,是谁人带头,什么时候发动进攻,还有就是那些更为可怕的敌人究竟是谁,以及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对于这些问题我们一无所知。”

“所以,我们现在最急切需要的就是关于敌人的消息,但是普通的探子看样子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我们需要有人能够前去探查情况,收集更多的信息。只有这样,才能做出万全的准备。”

宁王周瑾打量了一圈众人,这般说道。

“王爷,让我去吧!”

一名军中的高级将领站了起来,主动请缨。

谁知宁王周瑾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你跟着我的时间也不短了,虽然你确实练就了一身武艺,上阵杀敌对上普通人你肯定没什么问题,但是有些敌人不是你可以处理的。”

“净衍小师傅,不知道灵苍山能不能安排一位师傅出城探查消息,只有你们这些修士才能够有机会收集到更多的消息并且全身而退。”

宁王周瑾将目光望向了还没椅子高的净衍小道士。

此时净衍小道士坐在高高的椅子上,两只腿悬空挂着。

发现众人都随着宁王周瑾的话而看向自己,想了想回答道:“我其实本身也有这个想法,但是潜伏探查着实不是我们的强项,况且此次我们十八人下山之前,掌门师傅已经传授了我们一门阵法,十八个阵眼缺一不可。若是这战突然打起来,我们的实力说不准就会大打折扣了。”

净衍小道士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毕竟这阵法只有十八人都在的时候才能发出最大的威力。

“那该如何是好,除了你们之外我手下也没有可用之人了。”

听到净衍小道士拒绝了自己,宁王周瑾显得有些懊恼。

可是下一刻,在场的所有人似乎都想起了什么,齐刷刷地将目光转向了坐在角落里的陈沧生。

陈沧生被众人的目光吓了一跳,刚才脑子里一直在盘算着雷脉传人的事情,也没有听清都说了些什么。

冷不丁的一群人望向自己,陈沧生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你们都看我干嘛。”

“陈司空,你斩妖人不仅实力强大,并且潜伏能力极强,你就不要推辞了,这位置非你莫属!”

净衍小道士跳下了椅子,走到陈沧生的身旁,用手拍了拍陈沧生的大腿,语重心长地说道。

“什么位置?”陈沧生一脸疑惑。

“我们想要你作为探子去打探消息。”净衍小道士回答道。

“不去不去。”陈沧生死命摇了摇头,两军交战,并且连对方的底细都不知道,这贸然前去万一丢了小命怎么办。

“雷脉……”

净衍小道士拖长了声音,笑嘻嘻地说道。

没办法,陈沧生有把柄被净衍小道士握在手里,一脸无奈地说道:“行行行,我去我去,老子真是欠你的。”

“那我就代替大家多谢陈司空了。”

净衍小道士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7176.html

(0)
上一篇 2022-07-30 06:19:30
下一篇 2022-07-30 08:13:2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