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我姐贾元春》元春水君毅菁春徐安逸_红楼之我姐贾元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红楼之我姐贾元春》是作者“可乐鸡架”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元春水君毅菁春徐安逸,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都只记金玉良缘,木石前盟,又有谁怜爱原应叹息诸春景,待重来贾元春还未进宫,贾菁春穿越到了红楼里
一个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一个凭着半部红楼苟活,一场突如其来的逗疫,使得贾元春还未曾进宫便草草地搬离了贾府出府避痘,一同前往的还有邢夫人女儿贾菁春
从此后两人的命运便紧紧地拴在了一起,一同改写了原(元)应(迎)叹(探)息(惜)的命运!
自此开启了原应惊叹息的花式整活……

小说:红楼之我姐贾元春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可乐鸡架

角色:元春水君毅菁春徐安逸

热门网络作者“可乐鸡架”的新书《红楼之我姐贾元春》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一番波折就这般看似云淡风轻地揭过去了,但李纨在贾家众人心中的印象却悄然地发生着变化……之前看她为人处世总是一派娴静温婉,从容不迫的样子,以为她是个绵软的性子,容易被人拿捏,谁成想却是个厉害的角色!不说其他,单就今日又是自罚下跪,又是撞柱求死的戏码,一个节妇之名怕是跑不掉了,从此以后李纨在贾家的地位算是超然了,毕竟谁又能不敬一名节妇呢。想到这里贾元春眉头微皱,想要上前说上两句,王夫人一把将她拽住,对躺在病床上的李纨道:“纨儿啊,天色已晚,你也累了一天,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你放心,一切由我和你婶娘做主,你只管安心养病便是。”说着也不等李纨回话,头也不回地拽过贾元春就往外走。贾元春被王夫人拽了个踉跄,再被冷风一吹,心思也通透了起来,何必与她再多费口舌,不过就是个可怜人罢了。想明白这一点,贾元春收起对李纨的不满,转身又去劝慰母亲,待回到自己房里一番洗漱过后,已是丑时二刻,躺到床上好一会儿才昏昏睡下……

评论专区

头号偶像:挂逼太恶心了,没有一分的努力和一丁点的脑子,不停地扔挂,既然都这样了,直接掉一大堆钱出来满足主角和作者的**,然后不就可以全书完了?脑子没有的玩意,写出来自嗨的么?还写什么书

混在三国当军阀:主角前期烧杀抢虐无恶不作,后来居然变成圣母狗,你敢信?

冰火魔厨:玄幻文。(-13)

《红楼之我姐贾元春》元春水君毅菁春徐安逸_红楼之我姐贾元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插图1

《红楼之我姐贾元春》在线阅读

第4章 甄氏女被封贤德妃

一番波折就这般看似云淡风轻地揭过去了,但李纨在贾家众人心中的印象却悄然地发生着变化……

之前看她为人处世总是一派娴静温婉,从容不迫的样子,以为她是个绵软的性子,容易被人拿捏,谁成想却是个厉害的角色!

不说其他,单就今日又是自罚下跪,又是撞柱求死的戏码,一个节妇之名怕是跑不掉了,从此以后李纨在贾家的地位算是超然了,毕竟谁又能不敬一名节妇呢。

想到这里贾元春眉头微皱,想要上前说上两句,王夫人一把将她拽住,对躺在病床上的李纨道:“纨儿啊,天色已晚,你也累了一天,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你放心,一切由我和你婶娘做主,你只管安心养病便是。”说着也不等李纨回话,头也不回地拽过贾元春就往外走。

贾元春被王夫人拽了个踉跄,再被冷风一吹,心思也通透了起来,何必与她再多费口舌,不过就是个可怜人罢了。

想明白这一点,贾元春收起对李纨的不满,转身又去劝慰母亲,待回到自己房里一番洗漱过后,已是丑时二刻,躺到床上好一会儿才昏昏睡下。

睡至朦胧时,忽而梦到前世的种种不堪……

那年梨花开得正好,大捧大捧的梨花挂满枝头,洁如雪,白如云,通透自然,如梦如幻,一阵风吹过漫天如飞雪飘落。

那时,她正一手抚着肚子,一手接着空中落下的花瓣,满心欢喜地站在梨树下等着皇帝的到来,迫切地想在第一时间告诉他自己有孕的消息,全然不知危险正一步一步地向她靠近……

“贾女官来得倒早,等急了吧。”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皇……”贾元春笑容满面地转过头,刹那间,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眼前之人,面色蜡黄,一袭明黄色绣五爪金龙的常服让他穿得两袖微荡,一双枯瘦的手停在她身前,吓得她连忙躲闪,随即,想到来人是太上皇,忙又跪下道:“太上皇在上,凤藻宫贾氏有礼。”

“一家人不必多礼。”太上皇借着搀扶动作,一把将她揽入怀里。

“太上皇你这是何意?”

“何意?我都这般了,还能何意?”说着他将手摸向了她的面颊。

“太上皇你放手,你放手,我是你弟媳,你不可胡来。”贾元春一时有些怔忪,随即,忙挥开手,死命地挣扎道:“你再不放手,我可要喊人了!”

“你喊啊!我已经将周遭之人全部调开,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经过。”太上皇有恃无恐地将手伸向她的衣裙道:“即便真让你喊来了人又当如何?我可是太上皇,钧泽那小子还能因为你弑兄不成,左不过就是圈禁罢了,倒是你……若被人看到的话……”

太上皇未尽之意,贾元春听懂了……她浑身颤抖地哭求道:“太上皇,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我已经是个有身孕的人了,求求你,求求你,……”

太上皇闻言,抓着她的手忽地顿了一下,复又疯狂地大笑道:“那又如何,我做都做了,还管那许多,我只管及时行乐便是。”

贾元春拼命地挣扎着,哭喊着,求饶着……可喉咙里却发不出一丝声响来,只嘴唇不停地蠕动着:“不要,不要……”

此时守在脚踏旁熟睡着的闲书闻得声响,急忙披上衣裳,举着拨亮了的烛台撩开幔帐探看,这一看不得了了,只见床上躺着的贾元春睡得极不安稳,满头大汗打**鬓发,双手更是死死地掐在脖颈上,掐得面色通红,样子十分可怖,仿佛随时都能将自己勒死。

看得闲书连忙爬上床,将贾元春双手掰开,轻声摇晃道:“姑娘……姑娘快醒醒……姑娘……”

贾元春被摇得“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床顶一动不动,看得闲书立时捂住嘴巴,生怕一不小心尖叫出声吓到了自家姑娘。

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贾元春看清了身边的人,放心地吐出一口气。

守着她的闲书见状小心翼翼地道:“姑娘,您衣服**,我给您拧块帕子擦擦身子吧?”

贾元春喘着粗气摆摆手“什么时辰了?”

闲书探头向外间的多宝阁上的自鸣钟处看了眼“卯时一刻了。”

说话间,抱琴听到动静进屋询问道:“姑娘,您可是醒了,要起吗?”

贾元春神情恍惚地一只手攥紧身下盖着的锦被,一只手按住心口,良久,才平复了心中的惊恐道:“起吧。”

随着这声起吧,抱琴领着一众小丫头进了旁边的耳室。她们有的倒水,有的拿衣服,有的撒花瓣,只一会儿工夫耳房那边就准备好了,抱琴过来搀扶贾元春过去沐浴。

贾元春坐在浴桶里怔怔地看着对面放着的西洋穿衣镜,镜中的她容貌精致,琼鼻秀口,一双眼睛水光潋滟、顾盼生辉。

就是这双眼睛让她攀上了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使她年纪轻轻便入选凤藻宫,又加封贤德妃,一度独得皇帝恩宠,可谓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谁成想转瞬间便如大厦倾覆……

贾元春将头深深地埋进水里,水中隔绝了所有声音,也隔绝了她那段痛苦不堪的记忆……

“唰”的一声,贾元春从水中探出头来,抹了把脸上的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仿佛要把压在心底最深处的恐惧、屈辱、不甘和悲愤全都一股脑儿地呼出来般,良久,待气息平稳道:“进来吧,我要起来了。”

话音方落,屏风后面等着伺候的贾元春的抱琴闲书走了进来,她们伺候她梳妆打扮,动作轻快娴熟,片刻后,穿衣镜中便映出一个一身孝服的女子。

贾元春随手抚了下头上的佩戴的凤头玉簪子喃喃道:“既然重活一世,自然要好生筹谋一番,方不负白来这人间走这一遭。”

“姑娘您说什么”抱琴不解地看向她,见她不语地摇了摇头,又道:“姑娘,真的不用些胭脂?您脖子上的红痕(指痕)总要遮一遮吧?”

贾元春摸了摸颈项上的勒痕,点点头,抱琴立即找来铅粉往她脖子一擦,不一会脖子上的红痕便被抹平,闲书这时又找来一个手捧镜子给贾元春照过来,见她满意的后,扶着她坐到了炕桌旁准备用饭。

知画掀起帘子,领着周瑞家的进来道:“姑娘,周姐姐来了。”

“给姑娘请安。”

“周姐姐快别多礼,过来坐。”说着便让旁边伺候的闲书给周瑞家的递了个脚凳,让她坐到自己脚边,待她坐下后又吩咐抱琴:“给周姐姐来碗面茶,暖暖身子。”

“姑娘快别忙了,奴婢吃过早饭来的,这会子儿是领了太太差,来您这儿听候差使的。”

贾元春闻言眉梢一挑,拿着调羹慢条斯理地搅动起手中的面茶,似是在想事情,周瑞家的也不敢打扰,好一会儿,她才道:“周姐姐说笑了,我少不更事的,哪里就真能操持起这般大事来,只不过是多听长辈们的吩咐便是,只是长辈那里可商量出什么章程来,是循着惯例操办,“还是破例为之?”

周瑞家的听得越发恭敬道:“姑娘说的是,昨日老爷到夫人房里递了两万两银子,说是大爷的后事只管往体面上操办,不够再去寻他要即可,再不能让大爷委屈了,倾我所有便是。”说完将银票送上。

贾元春看着面前的银票,唇角划过一丝嘲讽,人死了倒是大方起来了,随即,端起面茶掩饰道:“既然往体面上办,那不知停灵几日?”

“老爷说了,若依他之意,自然是要停够七七四十九天方休,可如今朝廷诸事纷乱,不如就停七日即可。”

贾元春闻言点了点头,心说,是了,这般行事才是他那谨言慎行的父亲所为。

“都通知了哪些亲友过来吊唁,可有拜帖送上?”

周瑞家的笑着从衣袖里抽出十几份拜帖递给旁边伺候的抱琴,见抱琴递上后才道:“姑娘说得不错,昨日都收上来了,粗一算有百十来家,可上得了台面的人家也就十几家,这里面说要来的还都是些小辈,还都不是公侯伯家的世子爷们,都是些次子庶出的人家。“就连那些侯夫人都没有几个说要来的。”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些事贾元春前世早就看淡了。

若如今他们贾家有那么一两个能说上话的重臣,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光景,又或者她还是宫里的贤德妃,想来荣国公府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贾元春拿起个拜帖,边看边说道:“如今是多事之秋,京城各处都是得天花痘疫死的人家,这时发丧难免让人以为是得了疫症死的,他们不敢来也是人之常情;再则我哥哥又不是贾家世子爷,又没什么一官半职,平时又只和那些读书人来往,侯门世子爷们又怎会冒这样的风险前来。”

周瑞家的小心翼翼地提了句:“别人不来倒也罢了,四王八公中,那四王也没有拜帖送上,好歹在咱们也是休戚与共的人家。”

“慎言!”贾元春闻言“唰”地下将拜帖扔在炕桌上道:“说什么四王八公,不过贫民百姓说着凑数的话,真以为咱们这样的人家就能攀得着那些凤子龙孙吗?咱们在人家眼里不过是一盘菜,人家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哪有顾得上咱们的道理。”

“以后这样的话姐姐莫要再说了。”说完贾元春就后悔了,毕竟是自己母亲身边第一得用之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她怕是挂不住脸,尤其是见了周瑞家的满脸羞红地站在那里呐呐地称是,她越发过意不去了,可话已出口又无法收回,便捡起刚丢下来的拜帖细看。

这一看唬得她“咦”了声道:“这里怎么会有甄家的拜帖,甄家不是在金陵吗?怎么能赶来吊唁?”

“……”

周瑞家的愣了下神儿,随即想到什么道:“甄家一个月前就到京了,说是这次京中爆发疫情多亏了甄家献上的灵药才得以控制,甄家献上了灵药有功于社稷,特封甄氏女为贤德妃……”

“嘭”的一声响,贾元春手上的拜帖瞬间砸下,“哗啦”一下,桌上的面茶应声洒了,整整一碗热腾腾的面茶全都洒在了贾元春的腿上。

“姑娘?姑娘您没事吧?快……快找太医……”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7137.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22:14:12
下一篇 2022-07-29 22:14:2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