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修老墨余香《无相星墟》_(吴修老墨余香)小说全文

[db:摘要]

小说:[db:名称]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老墨余香

角色:吴修老墨余香

[db:详情]

评论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吴修老墨余香《无相星墟》_(吴修老墨余香)小说全文插图1

无相星墟》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第6章 打便打了

“姐”

吴修怯生生的喊了一句。

来人正是吴修的姐姐吴楠脂,此时吴楠脂还是一身戎装,风尘仆仆,想来是赶了很久的路。

她并没有理会吴修,只是冷眼看着李然的那名护卫,一言不发。

那护卫权衡再三之后,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带着李然离开了。

“李太傅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吴楠脂没有理会那名护卫,收起手中的长枪。一言不发的向外走去。

吴修和宋子安灰溜溜地跟在后面。

“小国公,我先回去了,就不陪你了,你多保重。”

吴修连连摆手低声说到。

“快点滚!”

宋子安转瞬间从吴修的视野里消失。

第一次看到了健步如飞的宋子安,吴修不由得瞠目结舌,低声笑骂道。

“这死胖子潜力巨大啊!”

一路默不作声的跟着吴楠脂,出了红袖苑的大门。吴楠脂转身一把抓住吴修的衣领用力一掷,吴修整个人被隔空抛到马背上。吴楠脂翻身上马,向着国公府奔去。

趴在马背上的吴修,内心有些无奈,二境巅峰武夫的实力,果然不是他一个刚踏入捻气初境的玄师可以抗衡的。

吴楠脂策马扬鞭,只是马鞭时不时的会落在吴修屁股上一下。

感受到屁股上传来的疼痛,吴修闷不吭声,以袖遮面。

骑马的吴楠脂内心却有些惊讶,若是以前,马鞭还没落到吴修身上时,他就已经哭爹喊娘的求饶了,今日反倒有些骨气。于是她中的马鞭也落在吴修屁股上的次数越来来越少。

吴修从未像此刻这样觉的红袖苑离国公府如此远,屁股上的疼痛倒是其次,主要是太丢人了。沿街的路人不停的指指点点,有些掩嘴偷笑,有些放声大笑,更有甚者竟然为吴楠脂呐喊助威。

“将军好样!”

“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北苍有如此将军何愁不兴。”

……

吴楠脂骑马刚好与先前逃跑的宋子安擦肩而过,吴修瞥见宋子安那肥硕的脑袋,张大嘴巴,一脸惊讶。从宋子安的嘴型吴修看出了两个字。

“我靠!”

黑暗的一刻钟,吴修终于到了国公府。

国公府的一众仆人,看到这个架势,皆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依旧各忙各的。

吴楠脂揪着吴修的领子,把他提到了正厅。坐在正厅品茶的吴天禄看到这一幕,立刻放下茶杯起身向前。

“脂儿,怎么回事,你弟弟又犯什么错了?”

吴楠脂将吴修向前一推,开口说话时语气缓和了不少。

“您还是自己问他吧!”

说完还用脚踢了踢吴修。

吴修被吴楠脂这一脚踢的一个趔趄,吓得吴天禄赶忙上手去扶。

站稳的吴修,一脸无奈开口讲述事情的原委。

“今日我去红袖苑,遇到了李然,他恶语相向,我忍不过便动手打了他。”

听到吴修打了人,吴天禄哈哈一笑无所谓的说到。

“无妨,打了便打了。”

吴修闻言一阵无语,而后又小声说道。

“打的有些重。”

听到吴修说打的有些重,吴天禄收回笑脸,表情平静的问。

“打死了?”

吴修轻轻摇头。

“没有,不过废了他的命根子,怕是以后不能人事了。”

听到吴修的话,吴天禄又是一脸笑容。

“费的好,爹早就看那个小混蛋不顺眼,强抢民女不说,身上还背着几条人,废了他也是替天行道,你放心其余的事交给爹便是,不是什么大事。”

一旁站着的吴楠脂看着面前的父子二人,一阵的头大。

“爹,我先去休息一下。”

看着一脸风尘的吴楠脂吴天禄有些心,这个养女为吴家付出太多太多。

“好,你去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我们一家人好好团聚一下。”

吴楠脂离开后,吴修也回到自己的小院。

相较于吴家的一片祥和,皇宫深处和太傅府气氛却颇为紧张。

皇宫深处的太平殿内,衣着随意的赵承弼一手托腮,一手捻着一颗白子思索着要落在哪里。他的身边站立着一个一身黑衣如同鬼魅一般的人,这人静静的等待赵承弼落子。

一盏茶的功夫后,赵承弼手中的白子才缓缓落定,他缓缓开口。

“确定了?”

黑影微微躬身,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

“确定了,应该是玄师初境的实力,他用玄气斩断了太傅李季的独子李然的命根子。”

赵承弼闻言捻住黑子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行了,你退下吧。”

黑影闻言,应承一声便化作一阵黑雾凭空消失。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赵承弼手中的黑子才落定。他抬头对着门外轻声呼喊。

“韩司叩”

一个须发皆白的公公轻轻推门而入,佝偻着身子走到赵承弼的身边。

“老奴在。”

赵承弼手捻白子看着棋盘上的残局。

“你去告诉李季,小孩子的事让小孩子自己解决。”

老太监韩司叩缓缓开口。

“陛下,就这一句话?”

见赵承弼轻轻点了点头,韩司叩躬身行礼之后退着走出太平殿。

今日下午太傅府传出的哭声响彻邻里。李季坐在儿子的床头,面部阴沉似水。

“郭太医,小儿的身体可还有挽救之法?”

郭姓太医,看着躺在床上哭的如同村妇一样的李然,深深的摇摇头。

“已经尽力而为了,碎的太厉害无法补救了。”

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李季握紧拳头狠狠的捶在木头之上。

“小杂种,敢伤我儿,我李季定要你加倍偿还。”

转头看着躺在床上哭泣的李然,李季心疼的同时还有一丝很铁恨铁不成钢。就在这时老太监韩司叩走了进来,撇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李然,望向李季缓缓开口。

“陛下口谕,小孩子的事让小孩子自己解决。”

躬身行礼的李季,抬头看着韩司叩,心中疑惑的问道。

“就这一句?”

韩司叩淡淡回应。

“就这一句。”

李季再次躬身行礼。

“臣领旨,韩公公,小儿身体抱恙,恕李某不能远送。”

“李太傅请自便。”

说完这句话之后韩司叩转身离开。

李季转身走到床边握紧儿子的手,轻轻开口。

“然儿,你放心如今有了陛下的口谕,我定要那小畜生以死谢罪,你不是喜欢那小畜生的姐姐吗?为父定想法把她弄来做你的侍女。”

躺在床上的李然依旧大声哭泣,并没有理会李季。

看着哭泣不止的李然,李季走出房门,召集府上三位客卿。

“诸位来我李府已有多个年头,如今我儿遭人迫害,恳请三位出手相助,今夜夜袭国公府取了那小畜生的狗命。”

三位男子微微拱手,为首一人开口说道。

“太傅放心,我等定不负太傅所托。”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7057.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18:40:50
下一篇 2022-07-29 18:41: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