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程阳)全文免费阅读-(林夕程阳)全集阅读

[db:摘要]

小说:[db:名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日见稀少的发丝

角色:林夕程阳

[db:详情]

评论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林夕程阳)全文免费阅读-(林夕程阳)全集阅读插图1

少将你别跑》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第6章 自控能力哪家强?

第二天一早,肖燃准时出现在程阳的营帐外等林夕。林夕出来以后又装作偶遇的样子。

肖燃:林喜早啊

林喜:早。

肖燃:那个,那个你昨晚是在程将军的营帐里过夜的?

林喜:嗯。

肖燃:睡了一张床?

林喜顺口回答:没,程阳哥哥睡在另一张榻上。

肖燃:哥哥?程将军是你哥哥??亲哥哥??

林喜:不是亲哥哥,哎你大早上好多问题啊。

肖燃:不是,我是想说,你们住在一起不方便,要不要我单独给你要个营帐。

林喜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不说她是个小兵哪有这么大的特权住单独营帐,肖燃又哪里来的特权给她要,军营只有有级别的校尉才有资格享受单独的营帐,或则是得了疾病的人,她无病无痛的:“肖燃,别胡闹了,我又没怎么样。”

肖燃:哎不是,我是觉得吧。。。。

程阳:林喜。过来

林喜回头:好这就来。

肖燃拉住林喜:哎,我和你说的单独营帐你考虑下。

林喜:不必麻烦了,我要想要的自己会努力。谢啦~

说完就回了程阳的营帐。

林喜:程将军找我?

程阳:无人的时候不必这么叫我。

林喜:不了,这里是军营 ,不是家里。况且我有自己要做的事情。

程阳:好~,不过现在小喜最要做的就是过来吃饭。

林喜:将军这不合规矩。

程阳:这是命令。

林喜坐下,程阳把她爱吃的东西放进她的碟盘里。

程阳:林夕,叔伯们还不知道你在这吧,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他们一声。

林夕一口粥喷出来。

程阳:嗯,他们也担心很久了。严叔伯和战叔伯被你气了好久,还和我父亲说等你回来要关你禁闭一个月,不准你吃东西,好像说每天给你一个馒头饿不死就行,好像还要每天对着零食罚跪只看不准吃,少一个还要罚家法。我赶紧写信告诉他们你在这吧,然后把你送回去,你应该能少被罚一点。说着起身就要拿纸笔

林夕赶紧拉住:程阳哥哥,三思,三思。这太恶毒了,这么回去我肯定死的很难看。一定都是战叔伯的主意,她最知道我弱点了。程阳哥哥……林夕一副绝望的表情。

程阳:是战叔伯的意思,不过他大多都是说说的。一般都不会动手。

林夕立刻想起不知道多少次,战叔伯的烂主意被严叔伯加倍执行的场面。甚至感受到了暴风雨向她奔来。哭丧了起来:“程阳哥哥,说吧,什么要求我答应你就是了”。

与其说他战叔伯的鬼主意,倒不如说程阳打三寸一打一个准。“约法三章。第一,不准再让这个军营里除了你以外的第三个人知道你是女子。第二,不准告诉任何人你逃婚的事。第三,不管谁问你,你都要告诉他们我是你的未婚夫。”

林夕有些迟疑,第一第二自然没问题。这第三他确实有些不太想“程阳哥哥,第三个我们换一个好不好?”

林夕:就总觉得,我,那个。。

程阳:哎,楚将军今天约了我做边防部署研讨,他亲自做的边关沙盘就在大帐,我还想着带谁过去看看,好像有人从听说这东西就惦记着吧?(林夕小时候在学习兵法的时候严叔伯有和她说过做工最精准的沙盘当属楚将军的。)

林夕:成交,带我去。

程阳对这个答案一点也不意外。笑嘻嘻的带着林夕去。看到被程阳带进来的林夕楚将军有些意外,但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程阳的父亲定安侯可是北国第一的将军,骁勇善战,擅长谋划。而程阳虽然陪着混球三皇子过来,但军事天赋是早有耳闻,他带人过来的自然不会计较什么。营帐内除了那个边关地形沙盘外还有三名副将和两名先锋。今天他们是要重新调整布防的。林夕看着那个沙盘看的认真,沙盘的山川河脉,山形走势没一会就刻在了她的记忆里,并且清晰的记住了现在的布防重点,脑中过滤出布防目的,似有所思,紧皱眉头。程阳看着林夕,像是在欣赏此刻的林夕一样,旁边的人连叫了他两声他才有反应。

一人道:程小将军您看,从这边的山体走势来说,我们是非常容易守住这里的,但是过了这里前后都是平原,一旦这里被突破我们就非常被动。但是要是把兵力调配前方,我们可能会出现很大的人员损伤,这样虽然可以对敌方进行打击,但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退回来后只能以山脉之势死守。短期还可,如果被敌人拖延耗时,那我们就会形成相当被动的局面。人员不接,物资不足,敌人可以直接冲进我们的大本营。所以我们现在分散所有兵力,这三处处处设防。但这样平时还好,一旦敌人来犯,分散了我们的兵力不说根本起不到护卫的作用。

楚将军:是啊,程小将军,这就是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想居于优势,但却不能发挥其效用。

程阳看着沙盘:那以机关代之如何?我们在高处设置机关暗箭,如果敌军进入,我们可在具有优势的地方以机关和少量将领伏击。大部分人,主力军则在入口逼停围打。一个是不敢使他们轻易的进攻,另外则可以优先解决掉先锋部队。

一副将:可行。

另外几个副将要么拍起了马屁要么就照葫芦画瓢说些有的没的。就开始询问中午吃什么的问题了。

楚将军设宴,几个副将和程阳一起吃,林夕自己回到程阳的营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沙土,根据自己的记忆搭起了沙盘。等程阳回来的时候,沙盘已初具模型,虽没有楚将军的精细,但关键点位绝不含糊。程阳从小就知道林夕对于这些东西十分敏感。但第一次见她把这东西做出来也是吃惊的。

程阳:小夕,动作这么快!

林夕:将军,你看,这个可以吗?

程阳: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做这东西?

林夕:之前和魏叔伯(林夕的6位叔伯之一,最擅长绘制山川地形)学的,不过他回来的次数太少,我学的不精,将军就勉强看着,回头我找东西再做精化。

程阳有些失望,他基本是每天与小夕在一起的,却还是错过了很多可以陪她一起完成的事儿。

程阳:那在家怎么没见你做过?

林夕:家里有魏叔伯做好的。严叔伯看不上我做的。小的时候和小朋友出去玩捏东西,我模仿着捏了一些,被严叔伯发现后罚跪三天,一个月不准吃零食,我就再也不喜欢弄这东西了。

程阳:我怎么不知道?

林夕:那次你好像和伯母去你外婆家了吧。后来我也忘记了。哎 将军看下,有没有什么改进的地方。我再修补一下

程阳擦了擦林夕脸上的沙土“没了,很厉害了”

林夕:那就好,这样你就可以做布防了。

程阳:小夕对今天的布防有什么看法?

林夕:我可以说吗?

程阳:自然,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林夕:以地势来看,高处是绝对的优势,程阳哥哥之前说的办法我觉得是可行的,不过几次过后敌人可能会补足劣势,比如强化先锋部队,或者以牺牲先锋部队发动猛攻。我觉得我们的布防可以更机动一些。在前方山脊按上眼睛侦查敌方部队结构,眼睛示警。我们可随时调整作战方式。如果他们安排的是防山势优势进行攻打的方案,我们大可放他们的先锋部队进入我们后方,当他们后方部队顺势而入之时,用机关断其后方让前锋部队形成孤立无援之势,我们便收缴先锋部队。如果他们集体而攻,眼睛可化为机动队在他们进入低谷之时,开始围合敌方后方,前方则以强弩拖延时间,待眼睛的机动组到达指定位置以火油围剿,介时火油,机关,强弩就可将敌军困于其中。

程阳:嗯,甚妙。

林夕:嘿嘿~谢少将军夸奖。

肖燃:林喜,出来,出来,大喜出事了,快出来

林喜来不及和程阳说,就急着出去了。见林喜出来,肖燃赶紧拉着她就走。“快快快,就差你了”

林喜:“出什么事了”

肖燃: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老大(大喜)不是说等他好了,请我们喝酒吗?酒已经买回来了,就差你这个酒鬼了。

林喜:有酒?

肖燃:“你小点声,别被发现了,可没有那么多可分的”

林喜:快快快。

进到了后勤保障的营帐,里面早就准备好吃食和酒水

大喜:小喜啊,你可来了。我们以为你跟了少将军不要我们了。

林喜:嘻嘻,你不是说你是老大罩着我吗?老大永远是老大,说着拿起碗倒了一碗,敬大喜后一饮而尽。

大喜:哈哈哈哈哈,就是喜欢小喜这副爽快的样子。我看你认的不是老大,是酒吧。

林喜:也没说错,有酒就是老大。

肖燃:是啊,是啊,如果没这酒,我和林喜俩指不定还得打成什么样子,还好老大当时以酒劝和,让这酒鬼停下来。说完一手搂住了林喜的肩膀。

林喜:你还真记仇。老大,酒,我还要。

肖燃:拿过酒给她倒上,怎么一喝酒和孩子似得。

大喜:呦肖燃,懂事了,居然给林喜倒酒,你每次都是和他抢的。怎么突然有种成就感

旁边人:这有什么成就感

大喜:老父亲的成就感,把一对天天打架的兄弟给养的和谐友爱

肖燃:去你的,别瞎说。我家老头可记仇了,很容易传他耳朵里。再说我和林夕的样貌怎么看都不像你能养出来的

大喜朝他的背就削了一下:嫌弃我把酒给我。

林喜抱着酒坛子死活不撒手。

肖燃:哎哎哎,你喝我的,不准喝林喜的,你自己找酒具,别用林喜的。你别喝了,给林喜。

大喜:肖燃你今天护林喜护的有点过分了。你是不是有啥把柄在他手上。

肖燃:我才没有!小声嘟囔了一句“有也是她有”

程阳在营帐里整理林夕未完成的沙盘,虽然他不愿理林夕和肖燃一起做什么,但不希望束缚了林夕。强忍着明明非常不情愿的心里默认林夕出去。然后用意志力暗示自己小夕有自己的空间自己整理沙盘就好,直到第不知道多少次,护卫提醒他是否用膳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林夕出去2个时辰了。一股怒气噌的一下冒了出来。直奔后勤营去了,打开帘子的那一刻,林夕在肖燃的怀里,被肖燃搂的严严实实的。火气更大了,上去薅起肖燃扔到了一边,旁边喝的开心的林夕还没等反应过来直接被扛在肩上走了。到了程阳的营帐,程阳把她放了下来,林夕还在迷糊,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无辜表情让程阳更气,对着林夕的唇吻了上去。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林夕并不排斥,甚至还有些喜欢。程阳并没有太过分亲吻了一下就离开了,谁知道林夕好死不死的来了句“好甜,软软的,还要”程阳怎么控制的住啊,就这样林夕终于在自己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把自己卖了。亲了一会的程阳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办,夕,我真的是输给你了”

林夕两眼没什么聚焦,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没输,甜的,酒,程阳哥哥上上次我生辰你给我带的酒甜甜的好喝,我还要”

程阳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头:“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在家,你要是不逃婚早就喝到了”

林夕: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程阳:我告诉你你就不跑了?

林夕:我会偷了酒再跑

程阳虽然知道小夕逃婚的原因,但是听他这般说心还是像被割了一刀。“夕,我们不逃婚了好不好。”

林夕:不好

程阳:为什么?小夕和我在一起不好吗?

林夕:好。可是,我不喜欢那个郡主。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

程阳看着林夕,林夕并没有见过几次郡主,为何会讨厌她“小夕告诉我,为什么不喜欢郡主?”

林夕: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程阳看着这个状态的林夕,基本上也不可能再说出什么原因了“好好好,不喜欢,程阳哥哥也不喜欢她,我们都不喜欢她好不好”

林夕钻进程阳的怀里“城阳哥哥可以喜欢她的,就只有我不喜欢她。”

把林夕放在床上的时候,林夕已经模模糊糊的快睡着了,可是被放在床上的林夕死活不肯放开手,程阳只能侧身倒在她旁边“哎,我的小夕到底要我在自控上有多高的造诣才可成全我”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7053.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18:40:45
下一篇 2022-07-29 18:41:1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