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影视:疯批男主他没有心》(红妶羡竹心)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红妶羡竹心小说全文

[db:摘要]

小说:[db:名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羡竹心

角色:红妶羡竹心

[db:详情]

评论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综影视:疯批男主他没有心》(红妶羡竹心)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红妶羡竹心小说全文插图1

综影视:疯批男主他没有心》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第3章 魇兽,红线

红妶在润玉的璇玑宫酣睡,一连两日不曾醒来,外面早已天翻地覆,她却丝毫不知。

润玉未归,魇兽终日守在天枢殿外,它想等红妶醒来,但终究还是错付了。

时间到了第三日,魇兽实在是忍不住了,跳着脚撞开殿门,红妶四仰八叉地躺在榻上,睡得是昏天黑地。

魇兽一跃来到床边,探出脑袋用力地顶着红妶的后背,哼唧个不停。

“别闹。”红妶眼不睁,反手推开魇兽的脑袋,翻个身打算继续睡。

魇兽透亮的眸子里升起怒火,四只蹄子齐齐往后退,蓄力,一跃而起。

一声尖叫自天枢殿传去,璇玑宫维持了数千年的平静一朝被打破。

片刻后,红妶捂着高高肿起的右脸走出了天枢殿,眼含热泪,满脸委屈,“魇兽,你随谁了?下手真重……大殿下多温柔的人啊!”

一花一兽四目相对,眼神里皆是不善。

不过提到润玉,这天都大亮了,怎的也不见他回璇玑宫呢?

“魇兽,你家殿下呢?”红妶问完话,暴躁不安的魇兽安静了下来。

红妶恍然意识到了什么,轻叹一声,道:“我竟忘了,你还不会说话,我可怜的小魇兽。”

话虽是这样说,但红妶没来由的生出了优越感,手上不断抚摸着魇兽的小脑袋,此等待遇除了她,也就只有润玉了。

这一回魇兽出奇地大度,没有从红妶的手下跑开。

“看在你如此乖巧的份上,今日之事我原谅你了,绝不会告诉殿下。”

虽然这脸还是很疼,但谁叫她善良大方呢,怎会跟一头小兽计较。

红妶心大,在璇玑宫没等回润玉,拉着魇兽出去找,落星潭,布星台,藏书阁,一一去过,皆没有发现润玉的身影。

天宫御花园

红妶寻了块安静地儿,泄气般地坐在玉阶之上,长臂伸出揽过魇兽,胡乱揉捏起它圆滚滚的身子。

魇兽死命扭动着身体,想要从红妶的魔爪中挣脱出来,最终却是徒劳。

它卧趴在地,一动不动开始装死。

红妶拍拍魇兽的背脊,噘着嘴说道:“你家殿下待你可真好,把你养的白白胖胖,自己瘦的像根竹竿,怕是好吃的都紧着你了。”

哪像她……

一个人在栖梧宫艰难打拼,吃不饱,穿不暖,还总被孔雀公主和火神殿下轮番打压,身心受创。

“若有一日我出息了,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搬出栖梧宫。”红妶言辞甚笃,信心满满,仿佛一定能成。

魇兽为她而喜,欢快跳跃,一跃落入花圃中,用嘴衔花,逗乐了红妶。

只可惜这园中花并非真花,转瞬消散,再美丽也不过刹那。

“你真傻,整个天宫的花除了我是真的,其余都是浮云所化,一摘就没了,当不得真。”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说的便是天宫的“花”。

可魇兽不管这些,打着圈儿地在花圃扑腾,糟践了这原本甚是违和的美景。

平日这里往来的仙神不少,红妶怕被人发现,连忙施法将魇兽从花圃里弄出来,抱着它撒腿就跑。

“谁啊,毁了这好好的花园!”

听到这句话,红妶更不敢回头了。

从御花园出来,红妶和魇兽开始了漫无目的地游荡,路过姻缘府门口,竟被一仙使拦住了去路。

红妶本想绕开他去,可那人颇有种死皮赖脸的架势,无奈,她只得停下,出声问道:“不知仙使有何要事?你现今挡着我的路了。”

见红妶主动搭话,对面的人满脸激动,喜滋滋地说道:“仙子也是来找月下仙人求红线的吧。”

红妶略微皱眉,薄声道:“并非。”

月下仙人丹朱,一尾红狐,掌管姻缘,管人管妖不管仙,诸仙姻缘不在他的管辖之内,求红线一说,不过是那些仙使仙姑吹捧出来的罢了。

那仙使又道:“既是如此,那不知仙子可否收下在下手中的红线?”

红妶还未有反应,姻缘府里冲出一团红影,一把夺过仙使手中红线,怒声道:“这红线老夫不给了,你以后也莫要来了。”

“月下仙人,你这……”仙使脸色煞白,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来。

“走走走,以后都别来姻缘府了,老夫看上的侄媳妇,岂是你一小小仙使能够肖想的?”

月下仙人为了他自认为好的姻缘,丝毫不留情面地轰走了他的客人。

红妶扶了扶额角,不敢苟同月下仙人所说,摆摆手也要离开。

丹朱眼疾手快,一把拉住红妶的袖襟,问道:“你要去哪儿?”

“不知道。”

栖梧宫中的那位涅槃不知何时结束,夜神大殿又找寻不到,她只好带着魇兽游历天宫了。

丹朱见红妶神情懵懂,眉头一蹙,惊道:“你难道不知道旭凤遇险之事?”

“遇险?!”红妶惊得瞪大了眼睛,实则内心毫无波澜。

听到此等“好”消息,她开心还来不及。

可听完丹朱讲完故事原委,红妶又变得忧心忡忡。

栖梧宫之主,火神二殿下,天帝嫡子旭凤在涅槃的关键时候遭人暗算,意外坠落下界,不知去向,燎原君在现场拾到一枚灭日冰凌,天后意指润玉为凶手,将其关进了婆娑牢狱。

这样也就说得通她为何找不见润玉了。

掐指算算日子,旭凤出事那晚,她宿在了璇玑宫,润玉被关是在第二日……

“我竟然睡了三日!”红妶惊呼出声。

这一睡她仿佛错过了许多。

丹朱用朽木不可雕也的眼神小小鄙视了一下红妶,评说道:“左右也才三日,你如此睡得,也难怪凤娃会说你懒惰成性,要严加管教!”

“他,他也就只会说我了。”

他一火系大宗师非要来管教她一水系昙花小仙,修为不长进就算了,还总闹笑话,丢脸的人还不是他。

丹朱摆摆手,不甚在意,话锋一转说道:“方才有消息传来,说是旭凤在忘川击退魔族,已经平安归天,现今应在九霄云殿,你好歹也是栖梧宫的人,不如就同老夫一起去吧。”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7047.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18:40:33
下一篇 2022-07-29 18:40:5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