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尘然梁翰)《我真不想当皇孙啊》_李尘然梁翰全文阅读-笔趣阁

[db:摘要]

小说:[db:名称]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男儿带吴钩

角色:李尘然梁翰

[db:详情]

评论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李尘然梁翰)《我真不想当皇孙啊》_李尘然梁翰全文阅读-笔趣阁插图1

我真不想当皇孙啊》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第7章 臣先做个表率

金殿内,武德皇帝看着底下的朝臣再一次为了赈灾和边境求援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这几乎成了每日朝会的主题,每次谈到这个问题,总会有不少人持不同的意见一个个舌战群儒,后果就是商量了几天也拿不出一个具体可实施的方案。

如果放在以前,看到这一幕武德皇帝肯定会感到头疼和愤怒,可如今心里已经有了方案,武德皇帝用一副看戏的心态看着这些朝臣吵得面红耳赤,不仅没有觉得不爽,反而莫名的觉得有些喜感,竟然不自觉的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虽然底下吵得激烈,可是众人都是千年的狐狸,站在大殿上自然随时随地都会关注陛下的一举一动,所以武德皇帝刚刚那么一笑,整个大殿内顿时所有人都看着武德皇帝,刚刚还激烈的争吵一下子就停止了。

意识到刚刚似乎有些失态了,武德皇帝略微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故作威严的重新坐直身子,然后环视着底下的群臣佯怒着说道:“吵吵吵,一天到晚就知道吵,吵了这么多天了连一个可以实施的办法都没有,这里是金殿,是商量国家大事的地方,不是菜市场,你瞧瞧你们一个个的样子,还有一点官员的模样吗?你可知道你们一天不商量出办法,就会有一批百姓因为你们的不作为而受难。边境的局势也会因此而拖延?朝廷养着你们,关键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扛起责任吗?”

被武德皇帝劈头盖脸这么一顿骂,群臣却没有一个敢反驳,毕竟这几天的确没有商量出什么可行的办法,尤其是户部,一直都被武德皇帝诟病,既然都不能为朝廷保证国库的资金,那户部存在的意义在哪里?

当然了,面对皇帝的责骂,这些老油条也习惯了,反正骂一顿又不会少一块肉,原本大家以为今天还会是像前几天一般,最终寥寥散场,却不想,这个时候户部侍郎梁宏仕却突然一步走了出来。

嗯?这长宁侯这是要做什么?

不少人都抱着好奇的目光盯着从队列中出走来的长宁侯梁宏仕,只见梁宏仕对着武德皇帝恭敬的鞠了一躬,随后朗声说道:“回陛下,臣有事启奏。”

“准!”武德皇帝大手一挥说道。

长宁侯梁宏仕站直了身子,缓缓的把之前跟武德皇帝商量的对策仔仔细细的说了出来,一开始大家听得还不以为意,随后一个个就瞪大了目光,最终都咬牙切齿的盯着梁宏仕。

尼玛,这办法怎么听着是想要他们在场的这些人掏钱填补国库的空虚?

这长宁侯真不是东西啊,大家的钱都是好不容易搜刮到的,家里上上下下几百口人,上千奴役要养着的,生活已经不易了,你怎么还能想出这么恶毒的法子来搜刮大家的积蓄呢?

不少人当场就想要跳出来反对,可是看陛下听的很满意的样子,又没有人敢当这个出头鸟,只能用恶毒的目光瞪着提出这个想法的长宁侯。

长宁侯并非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目光,只见他说完一大堆,又缓缓的开口道:“当然了,这国债并非无偿借款,朝廷可以确定好一定的利息,在约定好的日期给予一定的补偿,这样做不仅缓解了国库的压力,而购买国债的人又能得到实际的好处,简直就是一举两得啊陛下。”

听到借钱给朝廷还有利益,不少人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可是更多的人还是觉得这个计划不靠谱,总觉得像是朝廷要割他们肉一样,毕竟能够有这么大能力补充国库空虚的,指望那些普通的百姓肯定不行,说到底还是要那些大家族大贵族才行,而他们大多数人都站在此时的金殿里,按照长宁侯的说法的确不错,这钱也不是白借的,最后不仅可以拿回本金还能得到一定的利息,只是在场的人多多少少都了解一点朝廷的税收,虽然每年国库收到的银子不少,可是需要用到的地方更多,更别说朝廷连年征战,国库基本一直处于空虚状态,真的买了所谓的国债到时候朝廷没有钱还怎么办?

这个顾虑是大家都有的,所以长宁侯说完并没有一个人吭声。

武德皇帝把底下人的神情都看在眼里,他心里冷哼一声,脸上对长宁侯刚刚说的办法表现出浓浓的赞许之色。

“好,长宁侯不愧是朕的肱股之臣啊,令诸公头疼了许久的问题竟然被长宁侯解决了,朕觉得这个办法不错,诸位你们认为呢?”

武德皇帝已经表达支持了,底下的朝臣一个个都苦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陛下,老臣觉得长宁侯此举过于理想化了,赈灾需要多少钱?而大军支援所花费的钱财更是天文数字,尔等皆是清流之辈,家中即使略有财产,可也仅仅是满足温饱,即使有心购买国债,可是远远达不到可以朝廷所需要花费的数字,而若是希望百姓购买,更是无异于割他们的血肉,老臣就算豁出去一张老脸,去请求一些有资产的商人购买,可也是杯水车薪啊,还请陛下明鉴。”礼部文选司郎中龚子敬一脸正义的从人群中走出来,毫不犹豫就批判长宁侯的办法并不实用。

武德皇帝面色古怪的看了看龚子敬,随后讪笑道:“龚爱卿刚刚是说自己清流之辈?家中无多余的钱财?”

龚子敬重重的点了点头:“臣乃是文选司郎中,正五品,俸禄月俸十六石,家中有十二口人,虽然温饱没有问题,可是并无什么存款,还请陛下明鉴啊。”

武德皇帝都快被气笑了,对着身边的大太监马无常使了一个眼色,马无常立马就懂了陛下的意思,鞠了一躬退出了金殿。

众人好奇马无常突然出去做什么,却也不敢开口询问,没一会,马无常便匆匆的赶了回来,顺便还递了一张纸给武德皇帝。

武德皇帝先是瞥了一眼,随后直接把纸揉成一团丢在龚子敬的脸上。

“好一个清流啊!龚爱卿刚刚说自己家中勉强度日?可为何朕所知道的是你担任文选司郎中这么多年,收受贿赂高达三万五千多两,其中还不包含十五幅名人字画,七八件古董珍宝啊?你告诉朕,这就是你所谓的清流?文选司的职责乃是考校文官之品级与其选补升调的部门,本应该为国挑选人才,可你却利用职务之便大行贪污之风,你说的话跟你做的事完全不一样,平日里贪污了这么多,当朕需要你帮助的时候,你就迫不及待第一个站出来表现自己的清高,你是当朕是瞎子嘛!”

龚子敬哆嗦着从地上捡起刚刚陛下丢过来的纸团,缓缓打开之后上面都详细记录了自己贪污的经过,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当今陛下可是对于犯错的人可是从来不会心软的,一想到陛下的手段,龚子敬直接吓得裤子都**。

“陛下,臣……臣知错了,求陛下饶命啊!”

没有为自己辩解半句,龚子敬知道既然记录都这么详细了,若是自己还喊冤枉的话那就是在把陛下当傻子耍了,所以果断的就求饶了。

“饶命?朕这么信任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朕的?若是朕饶了你,那今后其他人贪污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心存侥幸呢?”

“臣真的知道错了,臣愿意献出所有家财购买国权,且看在臣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给臣一次机会吧!”

武德皇帝冷笑一声:“想花钱买自己的命?你的那些钱都是贪污得来的,并非是你的,等你死后朕自然会抄了你的家,何须你来购买国债,直接充公不就好了。”

武德皇帝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直接直白的说了出来,这把群臣吓得,一个个都低着头没有人敢站出来为龚子敬求情。

“带下去,好好查,查完之后按律处置!”武德皇帝似乎都不愿意多看龚子敬一眼,直接挥手吩咐道。

大家看着龚子敬被拖下去,一个个都不敢抬头去看武德皇帝的表情。

陛下太狠了啊,这龚子敬就是想要反对一下长宁侯的意见,直接被陛下雷霆手段给收拾了,不仅落得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就连家产都全部充公。陛下这摆明了是跟长宁侯提前商量好的啊,不然绝对不会这么坚持。

而龚子敬也算是倒霉,陛下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人杀鸡儆猴,他偏偏第一个跳出来成为了那只鸡,只是这些证据是不是找的太快了,前后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龚子敬犯罪的证据全部就到手了,是陛下原本就在查龚子敬,龚子敬正好撞上来了,还是说不光是龚子敬,其实陛下掌握了朝堂上所有人的证据?

这么一想,不少人都心生忐忑,若是陛下掌握了所有人的证据,那么这个时候谁跳出来反对下场绝对不好过,指不定就跟龚子敬一样了,到时候不仅小命不保而且家产全部充公,这可比自己主动购买国债损失更大啊。

陛下这是打定了主意会让我们乖乖购买国债啊,有了龚子敬的例子,谁敢跳出来反对?除了几个真正的清流,在场大多数人谁的身上是干干净净的,真的要查绝对都能查出一点蛛丝马迹,只是陛下虽然严厉,可是也懂平衡之道,只要不触及陛下的底线,乖乖听陛下的话那么陛下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若是真的把陛下惹得不开心了,那么下场绝对不好过,这些年被陛下下旨处死的人可不少啊。

眼见时机差不多了,长宁侯梁宏仕知道又到了自己出马的时候了。

“陛下,这国债是臣提出来的,臣自然需要当一个表率,臣愿意出五千两购买国债,以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

好家伙,一开口就是五千两,要知道按照这个时代的购买力,这五千两等于后世的三百多万,以朝廷给的俸禄是肯定拿不到这么多钱的,不过长宁侯的妻子乃是南益马家的嫡女,马家又是一流世家,所以长宁侯府肯定是不差钱的,当然了,在此时的金殿上,长宁侯府也只能说是一般,只是有了长宁侯的表率,其他人就要以此为标杆了,陛下心里是有杆秤的,大家有多少家底陛下心里多少有个数,你地位比长宁侯高,官职也比他高,背景更是比他大,就连长宁侯都出五千两,你难道能够比他出的少?这不是不给陛下面子吗?

武德皇帝听到长宁侯梁宏仕的话,立马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长宁侯果然深得朕心,朕没有看错你啊,不仅替朕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而且还第一个主动购买国债。马无常,替朕拟旨,赐长宁侯麒麟服,以表朕的心意。”

马无常立马躬身:“是,老奴遵旨。”

其余人一个个都气的眼睛都发红了,这长宁侯明显与陛下提前商量好的,这什么好处都被长宁侯拿了,而他们却还要憋屈的掏钱买国债,万一今后国库没钱,那他们这笔钱就是打水漂了,难道真的还能厚着脸皮问陛下拿吗?

梁宏仕此时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臣谢陛下恩赐,不过臣也不敢居功,国债的办法,乃是微臣次子与他的好友忘忧酒馆的老板李尘然小友一起想出来的,而首功应该是那个名叫李尘然的少年。”

武德皇帝眼睛一弯,心里微微有些得意:“不错不错,天下英才何其多也,困扰了朕这么多大臣的问题,竟然是一个小儿解决的,此子不凡,朕记住他了。”

在场的除了马无常并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李尘然的身份,听到陛下对于一个酒馆老板竟然如此夸赞,都在心里暗暗的感叹这个少年还真是运气好啊,竟然被陛下在朝堂上反复提起,可惜只是一个商贾,要不然今后能步入朝堂的话恐怕要一飞冲天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965.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18:35:41
下一篇 2022-07-29 18:41:2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