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茗真景晨衣《有请舔猫重生》热门小说_(司茗真景晨衣)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db:摘要]

小说:[db:名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景晨衣

角色:司茗真景晨衣

[db:详情]

评论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司茗真景晨衣《有请舔猫重生》热门小说_(司茗真景晨衣)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插图1

有请舔猫重生》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第4章.提醒

司茗真。

优秀顶尖的学生自会被记忆深刻。

校长浑厚的笑过,问起她的高中生活。

闲聊许多,司茗真说出了正题,“我的妹妹,初一三班的司云芷,您知道吧。”

校长拉了个长长的‘奥…’字,给了肯定的评价,“很乖的孩子,成绩也一直不错。”

“她可能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校长一惊,这怎么可能呢,谁能有这胆儿。

“她胆子小不会外说,我想请您多留意下,无论是在教学楼后还是洗手间,校长,麻烦您了!”

她前世就看过云芷被霸凌的视频,不止巴掌烟头,更是**。

还就在司云芷中考前放出,其心可诛,那年云芷缺考两门,进了私校……

之后,司云芷重度抑郁,严重到只能靠药物维持生活,数次在死亡边缘游走。

她不清楚云芷是从什么时候被人欺负的,与众人一样因为视频惊吓才知道,只是早提个醒总没错。

挂断电话后,校长惊起一头冷汗,若这是真的,那司家不得吃了他们。

司家那在临城商圈是无人可代的翘楚,百年豪门,明里暗里的势力都过于复杂。

校长、几个老师连夜调起最近监控,还真的有!

洗手间,她几乎是被三个女生拽进去的,出来时明显在哭,外套下不知是伤了哪儿。

为首的女生家境也算不错,可跟司家比也太搞笑了些。

鸡蛋碰石头?

处理的很快,第二日那人便被请家长转学了。

午间吃过饭后,司茗真斜倚栏杆,接到了这样消息的电话,“谢谢校长了。”

校长又致歉几句才挂。

没有那些人,云芷会少些烦忧吧。

她可爱的妹妹还会回来吗?

眼睛突然被一双手从后蒙住,故意压低的声音,“猜-猜-我是谁。”

司茗真摸上遮视线的嫩手,心无悬念笑道,“让我猜…”

她故意停顿着,声音渐渐放小,“嗯…是不是那个81的假小子…”

“哼!”颜芮欢羞恼放手往下捏了一把。

没料她来这一手,司茗真惊出了声,好在声音不大,周围也没什么人。

等等,楼梯处走出的身形…

温尧!

他那是什么表情,好像与平日无异,又好像添了几分笑意。

神采奕奕的含情桃花眼,让人心神荡漾。

颜芮欢是背对着楼梯口的,见她神色怪异,狐疑看去,就见温尧三人组走来。

回看司茗真已经背过身,不再看那边了。

是谁呢?

“真真…?”她也趴上栏杆,凑近司茗真耳朵小声问,“你刚刚在看谁啊?”

“嘘”司茗真示意她噤声。

待那三人走过,司茗真松了口气,“我那同桌,怪吓人的。”

“有吗?”颜芮欢挠着脑袋,想不通他温温淡淡的哪儿吓人了。

司茗真玩着手机,校论坛有了不少关于转学生三人的帖子,都是些图和告白。

此时离上课还早,她和颜芮欢出去买了冷茶喝,再回来,七班窗外已经围了很多女生。

什么这个送你,那个送你的。

她莫名烦躁喊了一嗓子,“都走开!”

那些女生们面面相觑,也不想得罪这大小姐,小声嘀咕着不满离去。

“真真,厉害哦!”颜芮欢拍着她腰大赞,两人走进教室,也因刚才的事惹了不少注视。

孙昊然是班里的调皮鬼,他起哄道:“学委护人心切啊!”

“下次有人围你,我也帮你赶走。”

“别别,那可不行。”孙昊然连连摆手,可别挡他桃花。

走到三排,颜芮欢突然提议,勒同不在她们一起去后面玩。

她的话与温尧站起几乎同时进行,司茗真选择回位睡觉,昨天不是王欣曼和司鸿吵架了,变成了她。

她一手支着脑袋,回想昨晚司鸿怒骂她没用的场景,还真不是滋味呢。

饶是前世,他对自己低过声也没重过话。

就因为温尧,她骗司鸿说自己和温尧处不好关系,温尧讨厌自己。

司鸿居然想对她动手,还好她临时挤泪哭的十分委屈,才免了小脸受罪。

“爸爸,温尧说…他说见多了我这样的货色…呜…”

司鸿看着可爱的宝贝女儿哭的梨花带雨,心都跟着软了。可是这样的机会实在太难得,混个脸熟也是好的呀,居然惹了温尧厌烦,叫他如何是好。

司鸿长叹一声,还是让她尽量和温尧处好关系。

处不好了。

不成仇人就成路人!

司茗真暗下了决定,余光飘向右边。

他也在睡觉,还垫了垫子,讲究。

露了个圆润的后脑勺对着她,蓬散的发自那一个优美的璇儿仿佛开出朵花,往下的碎发就很清爽,脖子白嫩又好看,凸出的骨节让她不禁想摸一摸。

在她手微动时,后背就被人用书角随意戳了下。

她回头正对上那双坏笑的眼睛,崔砚坐她后面观察已久,冲她挑了挑眉。

司茗真故作淡定,“有事吗?”

“加个微信呗,学委。”崔砚将手机平放桌上,转了个向。

司茗真也没多想,扫过发送验证消息,简单三字:司茗真。

“好了。”

司茗真回身将外套揉了揉枕在胳膊上睡起觉。

她知道崔砚想干什么,无非就是提醒她不要妄想温尧而已,也不知道是谁后来三天两头劝她别想不开,让她一定再等等。

她想的心烦意乱,却也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那种神情,眼中流出的怀念,好像不是在看温尧,像要透过他看另一个人一样。

如果让司茗真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被他的敏锐观察力吓到。

崔砚把玩手中转动的笔,试图解释这个复杂的女孩心,如果真的不想被家里安排,又为何有那种神色?

“莫不是看上人家了?眼睛都要掉了,快来上号。”路阳刚结束一局游戏,打趣完给他甩了房间链接。

后面有几个男生想凑关系的围上求带,很快五人开了一局。

没进去的,也还在旁边凑着看,不时冒上几句,“这操作666。”

崔砚抬了抬眼皮,出言提醒,“小声点。”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26937.html

(0)
上一篇 2022-07-29 18:35:18
下一篇 2022-07-29 18:36:3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